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伏家南狮师哥师弟by晒豆酱_蒋白伏城小说晒豆酱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082 ℃
伏家南狮师哥师弟by晒豆酱_蒋白伏城小说晒豆酱

蒋白伏城小说

晒豆酱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大神晒豆酱所写的校园纯爱新书《伏家南狮师哥师弟》主角是蒋白和伏城,小说讲的是伏城是南狮伏家班第四代传人,第一次出狮便是送走最爱的父亲兼师父,两年前还弄丢了和他一起习武长大的师哥蒋白,虽然伏城失忆记不得蒋白是谁,但他的身体还是想保护蒋白,看冷漠寡言的失忆校霸和粘人的炮灰忠犬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网络大神晒豆酱所写的校园纯爱新书《伏家南狮师哥师弟》主角是蒋白和伏城,小说讲的是伏城是南狮伏家班第四代传人,第一次出狮便是送走最爱的父亲兼师父,两年前还弄丢了和他一起习武长大的师哥蒋白,虽然伏城失忆记不得蒋白是谁,但他的身体还是想保护蒋白,看冷漠寡言的失忆校霸和粘人的炮灰忠犬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师哥这是怎么了?伏城赶紧挤过来看看。

  盐味瞬间包围蒋白,又是这个感觉。脚底像有无穷深的水位,漫上来,无孔不入侵占神经。

  “师哥你怎么了?”伏城问。眼里的关心带有温度,把熟悉冰冷的蒋白烫了一下。

  “不认识你。”蒋白一把将人推出几米。

  伏城再往前一步,方才那一推刚好推在锁骨钉上,钉口瞬间发红。“师哥。”

  “我他妈不认识你!”蒋白一拳砸在门上,左半脸被痛感扯开,皮肤仿佛脱离。师哥师哥,谁他妈是你师哥。

  伏城还要往前,蒋白扬起手,吓得伏城缩着脖子靠边站了。他一这样蒋白更燥,装什么飞机耳,你是人,又不是猫。

  徐骏和宿舍教导员一起回来,抱着新生的校服和统一配给,刚好与站在门口死人似的蒋白打了个照面。

  武校的宿舍教导员不是普通宿管,手里没几下功夫,压不住这帮野猴子。但张霖是最好说话的一个教练,硬气功出身,练少林那一套拳法。长得又帅,小班开设影视武打课,经常带学生上节目、当群演。

  “干什么呢?”张霖问。这帮臭小子,18不到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身高,主意大得很。

  “让他滚。”蒋白挂着汗珠,很少有情绪波动的脸微微皱拧,“要不我换宿舍。”

  “你换?你打了几个宿舍了,自己说说?当学校是通关副本呢?”张霖把校服给了新生,“小朋友,重德确实和咱们正山有过节,但你转来了,就是正山的学生,大家好好相处。你看,你们几个形象挺好,以后有机会跟我跑跑剧组。你在重德练什么的?”

  新生没说话,这外型可以进影视武术小组,但是这不搭理人的脾气,确实该收拾。

  “棍法,拳法,刀法,会不会?叫什么?”张霖又问。

  “重德,伏城,什么都不会。”伏城只看着蒋白,眼神敷在师哥脸上揭都揭不掉。

  “什么都不会?”张霖捏了捏伏城的肩头,少年的身板,成年人的硬度,年龄刚好卡在成人的岁数上,“什么都不会,你上武校干什么?就因为喜欢武术?”

  “我喜欢个几把。”伏城把脸一瞥,倔得很不识时务。

  骂教练的学生多得是,张霖并不意外,这样倔的性格进武校,再难收拾也能管好。“行,小子,往后有你吃苦的地方。”

  教导员就这样走了,徐骏心情更糟。炮仗炸油田,这集我看过。“给你,正山是半军事化管理,脸盆毛巾拖鞋的码放你学我,少惹事。”再转身看蒋白,“怎么样,你没事吧?我陪你去医务室?”

  蒋白没动,脸色从激怒的红变成白,推门进了浴室。

  浴室每个宿舍都有,非常小,刚好够一人站立,上面一个莲蓬头。刷牙洗脸就不能在这里,要去公用洗漱间。他脱了衣服站在水柱下方,任凉水冲刷左脸,用冰凉的水给痛感降温。

  住院那几个月疼起来用冰袋,但好久没这么剧烈。仿佛15岁的蒋白在身体里勃然大怒,用柳叶刀往自己额角砍了一下。

  水没温度,镜子也不凝雾气,照出一具即将成年的身体。从小习武,没有一丁点赘余的皮肉,肌群贴着筋膜往上排布,贴胯骨长到胸口。

  拉伸起伏的背肌隐隐瞄着白边,很难发现。但是用手摸,就能摸出那些白边是洗过的纹身。

  15岁的蒋白为了学打拳去深圳交换学习,临走时在一所拳馆纹了一只白泽。但时间来不及了,只勾了边。出事之后要做核磁共振,那个蒋白做的事,由自己承受后果。

  因为用了含有磁化物质的药水,核磁过程中,纹身的地方像躺在烙铁上。所以蒋白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纹身,把15岁的那个傻逼蒋白办的蠢事洗掉。

  傻逼,15岁纹什么身,牛逼你别摔失忆。

  纹身洗干净好像就利落了,再也不用想以前。蒋白冲了很久,冲到腿脚冻麻木才出去,脸上的疼痛终于放过自己一马。

  那个伏城睡自己上铺。床栏晾着洗好的运动白袜,黑暗里圆寸的颅顶顶着统一发放的绿色毛巾被。

  蒋白又看见了锁骨钉,和即将出现的小梨涡。

  伏城睡觉还挂着家钥匙,钥匙头垂在胸口剑突上,左脸一个涡。“师……”

  “闭嘴。”蒋白盯着那个涡,“不认识你,不是你师哥。”

  伏城又趴了回去,看着他不再说话。蒋白躺回床上,等着犯困。

  几米外是徐骏的手机光,武校会没收手机,但这个网瘾少年偷偷藏了另外一部。借着这点光,蒋白看清了上铺的床板,压平的木纹像是什么图案,其实什么都没有。

  再往旁边看,是那双洗成一半干净的白袜子。其中一只踩过操场的土,印上了脚底板的轮廓,洗成了灰色。

  大王每次从楼下回来,都能踩一地的梅花爪印,全是土。

  连袜子都洗不干净。蒋白翻身侧躺着,就是睡不着。偏偏上铺那个也不老实,没完没了翻身鼓涌。他伸腿往上一踹,床板震起来,上铺瞬间老实了。

  伏城在上铺捂着胃,换了床睡不着。独身一人来到正山,他想同学,想老师,想师弟邱离和青让。原以为失忆症只是忘记过去,性格不会变,可看到校门口的处分单时,他几乎不敢信。

  师哥从不打架,品学兼优,最不让老爸操心。可……伏城抓着钥匙串,轻轻嘬自己的纹身。可他再变,还是师哥。

  武校早起晨练,凌晨5点半吹哨,一刻钟洗漱,一刻钟叠方块被,床单拽成一丝褶没有。6点再打铃,所有人到跑道上站齐,正山武校的口号一喊出来,8公里跑步开始。

  可高二3班的队伍有些不一样,第二排的大排头穿对家学校的校服。不服管教的样子,让全校总教练胡一虎想去拎棍子。

  武校有戒棍,但很少用了,胡一虎就是正山毕业的学生,散打专业班的教练。他上学时候都是真打,不听话、敢喊累,直接挨揍。

  所有学生绕操场跑步,一个穿重德校服的男生背着手深蹲蛙跳,一边跳,一边自己报数,整整齐齐300个。

  蒋白右侧空出一个位置来,没人吵他,头也不疼了。

  跑完步,他和徐骏出校门买早点,付雨爱喝花生豆浆,他们排长队等现磨出锅。买完送到1班门口,亲手交给她。

  可每回付雨都有一个很微妙的皱眉,让蒋白想不明白。好像她并不是高兴。

  离上课还有一会儿,蒋白到教学楼的天台坐着,吹风,抽烟,看烟一支一支烧完。戒不了,就是想抽。

  再回班,很远他认出一个人影,小圆寸,平宽肩,扁胯骨,穿靛蓝色校服,一张脸倔得很要命。

  伏城今天决定改名,不叫伏城叫扶墙,大腿抖得很搞笑。“师哥!”

  蒋白飞速转身,坐回教室第六组。左边是窗和薄荷草,草上多了一只小腻虫,他掐着虫子屁股给摘下来,狠狠扔出去。

  武校的课时只有一半,上午文化课,下午全部是练武时间。课间休息时那身靛蓝总想往这边凑,蒋白瞪回去一眼,他就怂巴巴地坐回原位。只有徐骏理他,没人理他时,他就扯出脖上那根裤带,专心玩钥匙。

  蒋白不想看他,干脆趴下睡觉。

  中午吃完饭是午休,伏城站在队伍里等解散。队伍散开一秒师哥就走了,没等他,他也没追上。

  “师哥!师哥你等等我啊。”他又追几步,帽子突然被人拽住了,动弹不得。

  “叫这么亲切,跑我们正山来认亲的?”李丛撞他两下,“找靠山也别找蒋白啊,你是他什么人啊?”

  伏城攥住帽尖上的手。“我是他师弟,关他妈你什么事?再不放手撅折了你。”

  “呦,我们还真不怕你动手。”李丛还笑着,一条胳膊猛地抡了过来,抡得他两眼冒金星。等他看清对面,重德那小子丝毫不惧,分外嚣张。

  “再惹我,我让我师哥过来打你。”伏城甩起拳头。

  蒋白在伸展阳台抽烟,抽完回到239,徐骏拍着他说:“告诉你一件事,大事。”

  “怎么了?”蒋白脱上衣。

  “你抽烟的功夫,炮仗和李丛打起来了,真是一惹就炸。”徐骏特别无奈,“李丛动手了别人还客气?咱们班的分啊,分啊……”

  蒋白脱了鞋躺好,不去想这些身外事。

  “我怀疑那小子脑袋也有问题,神叨叨的。”徐骏偷偷拿出手机,“逮着你就喊师哥,他师哥到底是谁啊,真和你这么像?”

  “不知道。”蒋白闭上了眼。

  徐骏坐回下铺,靠着墙练压小胯。“我大胆预测一下,他再不收敛肯定还要挨收拾,本身就是带着血雨腥风来的。一句好话不会说,这是惹了李丛,还没惹金丞呢。惹了金丞,操场上裤子给他扒了。”

  蒋白突然睁开了眼。

  午休哨吹响,楼道瞬间安静。徐骏收好手机闭目养神,刚有点困意门就响了,然后是一步一沉的脚步声。

  “小漂亮回来了?你没事吧?”徐骏睨了一眼。看样子打得不轻,走路成问题。

  妈个鸡,有本事单挑啊。伏城一步一瘸往里走,捂着胯骨,颧骨擦出两道浅浅的血口。重德的校服明显让人扒了,还踩了几脚,背后落满练武鞋的印子。

  “没事吧?”徐骏又问,“我这是关心你,有事班长带你去医务室。”

  伏城没理徐骏,走到了铺前,缓了好半天才伸手抓床梯。

  蒋白躺在下铺,他一伸手自己就看到那个JB,黑色的,还是花体字。

  可能腕子也叫人掰了,都掰红了。蒋白盯着那个JB,觉得它像一个戳,盖着什么东西。

  好像是疤。是疤,用刀割的,一条深一条浅。

  小梨涡没出现。

  伏城歇了几分钟,提起一口气往床梯上爬,上去一只脚再上一只脚。鞋又被踩掉了,两个黑肉垫似的脚趾轮廓在袜尖上。

  可能因为早晨罚了300个深蹲蛙跳,也可能是打完架两眼发黑,他一个不小心脚底打滑,直溜溜地往下掉。

  徐骏啊了一声,啊还没啊完已经准备起身。他是不喜欢重德的人,但没坏到能亲眼看他摔死。可两床相距两米,接不住。

  然后他看到蒋白这个死人,像回光返照一样弹了起来,在炮仗落地之前接住了他。

  蒋白居然去接,简直震撼我妈。徐骏彻底惊讶,刚刚那瞬间,死人蒋白的眼神好像活了,是特别亮。接得动作迅速,位置判断准确无误,仿佛练过几千万遍徒手接炮仗。

  自己干什么呢?蒋白再一次头疼要炸,左眼估计要疼瞎。再睁眼,怀里多了一个人,小梨涡终于出来了。


标 签校园 伏家南狮师哥师弟 晒豆酱 蒋白伏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