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陌予予御戮延小说_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陌予予御戮延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61 ℃
陌予予御戮延小说_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陌予予御戮延

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

陌予予御戮延 著

连载中免费

陌予予御戮延小说免费阅读,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全文无删减,陌予予御戮延是小说《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中男女主角,小说情文并茂、浑然一体,今天小编为你们带来这部小说的完整版阅读:陌予予心有所爱,可在表白前夕却救下了御戮延,一切冥冥之中自有注定,陌予予就这样走向了命运的分叉口。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陌予予御戮延小说免费阅读,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全文无删减,陌予予御戮延是小说《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中男女主角,小说情文并茂、浑然一体,今天小编为你们带来这部小说的完整版阅读:陌予予心有所爱,可在表白前夕却救下了御戮延,一切冥冥之中自有注定,陌予予就这样走向了命运的分叉口。

免费阅读

  陌予予倒吸一口气,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怎么有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

  御戮延心中狂喜,但表面上还是一副心如止水,虚弱无力的模样。

  “算了,我先扶你上去休息吧,你房间在哪?”陌予予上前一步,伸手穿过御戮延的咯吱窝,将他扶了起来。

  “二楼。”他抿着唇角回答道,非常自然地将身体的重量压在她身上。

  “太重了,御戮延,你也用点力,我要不行了。”陌予予停下来喘了口气,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

  御戮延见状,便将自身的重量悄悄往自己边上来了一点。

  陌予予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将这座大山搬到床上。

  “你先休息,我去做点吃的上来。”陌予予说着便转身离开房间。

  她一走,御戮延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掏出手机飞快在上面按了一串号码。

  “今晚谁都不准过来。”他一说完,不等那边回答,便直接挂断电话,丢开手机,迅速下床走到门边,见陌予予已经下了楼,于是便蹑手蹑脚地走下楼,走到厨房边。

  只见陌予予动作娴熟地淘米,洗菜,切肉……

  约莫半个多钟,她终于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正附着在自己身上,她顺着那道视线望去,清秀的眉间顿时皱起。

  “不是让你休息吗?怎么又下来了?”她皱眉上前,嗤怪地看着他。

  “我饿了。”御戮延一脸自然,说得无比坦荡。

  “那你先去沙发上坐着,瘦肉粥马上就好了。”

  御戮延一听,眉毛瞬间皱起,“我不喝粥。”

  陌予予挑眉,“你现在只能吃清淡的,不喝粥,那就喝白开水,你自己选一样吧。”

  他黑眸瞪大,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像个受了欺负的孩子一般指责道,“我是病人,你不能这么对我。”

  “就因为你是病人,所以你才要听我的话。”陌予予不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指着客厅的方向,“去坐着,好了我端过去。”

  御戮延见情况已经无法扭转,于是便转移话题,“还是我来吧,你手嫩,小心被烫到。”

  “刚才我在忙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话啊?行了,你要是真不想喝粥,那就饿肚子吧。”

  “那我就饿肚子吧。”御戮延巴不得不喝那黏黏糊糊的粥。

  陌予予蹙了蹙眉,不悦地看了他一眼,有点生气,“那我也饿着。”

  气氛顿时变得安静起来,御戮延沉默地看着陌予予,从来没有人能威胁他……也没有人敢轻易威胁他,因为那些威胁过他的人,下场都惨不忍睹。

  但是现在,他竟然变得犹豫不决,一方面不想让她越界,可是想到她饿肚子的模样,又觉得揪心。

  权宜之下,御戮延还是妥协了。

  不就是喝粥吗?就当吃了碗猪食好了!

  “把粥端过来吧。”他转身朝客厅走去,觉得不对,于是又回头加了一句,“两碗。”

  “好。”

  陌予予笑着转身,旋即笑容僵住,她怎么有种在给别人帮佣的错觉?

  陌予予端着一个托盘从厨房的方向走了过来,托盘上俨然放了两小碗粥,和两幅餐具。

  御戮延正躺在沙发上,见她出来,便爬起来,走过去将她手中的托盘接了过来。

  “诶,你伤口不是还在痛吗?还是我来吧。”陌予予说着便将握着托盘的手紧了紧。

  “没关系,我可以。”御戮延的手也没放开。

  陌予予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真的没事?”

  “没……不!”御戮延急忙改口,立马松开手捂住受伤的胸口处,可面露痛色地哀嚎道,“伤口好像又疼了,是不是发炎了……”

  陌予予眉头一皱,急忙快步走过去将托盘放在客厅茶几上,再小跑过来扶住他,“走,我们先到沙发上,我给你看看。”

  御戮延\虚弱\地嗯了一声,配合着陌予予将自己押到了沙发上。

  她熟练地解开他胸前的扣子,露出白净却健壮的肌肉,明明是男人,皮肤却比女人还白皙,真是不让人活。

  御戮延眯了眯眼,看着她娴熟地在自己胸前忙活的模样,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

  “你经常给别人处理伤口?”他问道,眉宇间夹杂着不悦。

  “以前做过。”陌予予简短地回答道,专心致志地将他胸前的绷带解开,仔细看了看,“幸好没发炎,而且恢复得很好,明明今天早上还血流不止呢,你的愈合能力很好啊。”

  御戮延还在纠结她刚刚的话,心中憋闷不已,想到她用这双柔嫩的小手在别人身上摸来摸去,他就不由来一阵怒火。

  “御戮延?”陌予予都将绷带缠好了,他还是一言不发,而且还黑着脸。

  “不吃了,你爱走不走。”御戮延甩开她的手,脸都快黑成炭了,怒气冲冲地就走上楼。

  陌予予一头雾水,愣愣地看着他咚咚咚地上楼。

  “怎么好像生气了?”她不解地咕哝了一声,“不过看他这么生龙活虎,应该是没事了。”

  陌予予这样想着,便立马起身,迅速收拾了一下客厅,匆匆忙忙离开这栋豪华别墅。

  “爸爸妈妈不知到了没有?”陌予予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有些担心地打了个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怎么没人接?”陌予予奇怪地蹙了蹙眉,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师傅,麻烦你再开快点。”陌予予朝前面吩咐了一句,便继续打着父母的电话。

  “喂,您好。”电话终于接通了!

  陌予予心中一喜,旋即一个咯噔,那不是妈妈的声音,“你是谁?”

  “请问您是这部手机主人的女儿吗?”

  “是的。”陌予予心跳倏然没了章法。

  “请您过来市中医院一趟,您父母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正在急诊室抢救,现在急需进行手术,需要家属签字同意。”

  “我同意!护士姐姐,请你们快救我爸爸妈妈,我马上带钱过来,先救我爸爸妈妈……”陌予予握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口水吞咽的声音充斥在她整个脑海中。

  挂掉电话之后,陌予予坐在后座上六神无主,急冲冲跟司机说了声市中医院,她立马给学长打了个电话,现在也只有学长能帮她了。

  虽然父母有医疗保险,但是不知有没有带在身上,为了父母的生命着想,陌予予还是决定先求救。

  陌予予匆匆下了车冲进医院的时候,祁安已经帮她交了手术费,站在手术室外等候。

  陌予予一路上心跳都是乱的,直到见着祁安的那一刻,她脑子才平静下来,瘫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

  “小予,没事了,伯父伯母不会有事的。”祁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看见她惊慌无助的小脸,他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学长,谢谢你。”陌予予呼吸有些紊乱,微微颤抖着的声音夹杂了些许鼻音,令人心疼。

  她心中是无比自责的,要不是因为她生日还不回家,父母就不会为了过来看她而出车祸,她还陪着一个陌生人,连父母电话也没接。

  “学长,钱我会尽快还你的……”陌予予忽然抬起头,对祁安说道,但话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

  “小予,我们先不说这些事,等伯父伯母醒来再说。”祁安轻揉了一下她的脑袋,眼神温柔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

  陌予予清亮的黑眸中蒙着一层水雾,学长的声音永远那么温柔,无论什么时候都在为别人考虑。

  “谢谢。”陌予予咬了咬下唇,不知该怎么感谢他才好。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手术室的灯还亮着,陌予予觉得每一秒钟都是煎熬,幸好有学长时不时的安慰,不然她真的撑不下去。

  “叮”

  一声清响,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祁安眼疾手快地抓住陌予予的手腕,走到医生面前。

  “医生,我爸爸妈妈怎么样了?”陌予予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待会就可以去看她了。”

  “谢谢医生,谢谢……”陌予予心中一落,旋即又提上来,“她(他)?”

  医生点了点头,“女病人受伤并不是很严重,家属请放心。”

  “那……我爸爸呢?”陌予予手有些发抖,不安地看向医生。

  这时,手术室对面传来了一声开门声,另一个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陌予予艰难地回头,见到医生脸上的愁容时,她的呼吸都停滞了。

  “谁是病人家属?”医生四处望了望,看到陌予予呆滞的表情,于是叹了口气走了过来。

  “病人送过来时已经失血过多,加上他死死抱着女患者不放,全身多处受伤,抢救无效。请家属节哀。”

  她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吞咽口水的声音,呼吸的声音,一喘一喘的……

  “小予,小予……”祁安学长的声音似乎有些着急,不断在自己的耳边回响,可惜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医生!”

  “放开她!”

  黑暗完全侵蚀之前,她好像听见了学长的叫喊声,还有一个陌生暴怒的吼声。

  陌予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她猛地坐起身来,望四周环顾了一圈,发现御戮延正坐在一张豪华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自己。

  她呆愣了两秒,脑中一道亮光闪过,失去意识之前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

  “爸爸……没了……”她小声地呢喃着,表情呆滞,眼神空洞,像失去了灵魂一般,缓缓将自己抱住,蜷缩成一团。

  “小予,还有我在,别怕。”御戮延心中一疼,感觉千万只蚂蚁啃食一般,怜惜地抱住她的身子,将她裹在怀中。

  陌予予氤氲着水雾的双眸微微抬起,迷茫地看着他。

  他紧了紧她的腰身,大手捧住她的小脸,柔声问道,“小予,知道我是谁吗?”

  陌予予迷茫地眨了眨眼,猛地将头埋在了他怀里,小手紧紧抓着他胸前的衣服,小声抽泣起来。

  “乖,还有我在,你不是说我们是亲人吗?我会永远保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伤害。”御戮延将下巴抵在她头上,像是立下誓言一般,坚定却又柔和地说道。

  大概是哭累了,陌予予停下哭声,脸上的水光被他擦干,她推了推他的手,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要去医院。”她的声音异常冷静,没了之前的不安慌乱。

  御戮延沉默了一会,就在陌予予等不到他回应,准备自己一个人走时,他忽然站了起来,大手裹住她的小手,一言不发就往外走。

  也许是照顾到她在车上,御戮延开车速度还算平缓。

  看着她死寂一般的眸子,他心狠狠一抽,第一次感到这么慌乱,怕她出什么意外。

  “谢谢你。”车子在市中医院门口停下,陌予予终于回过神来,声音没有丝毫起伏地对御戮延说了一句,便打开车门欲图下车。

  他眉宇间闪过心疼,迅速将她按了回来。

  “还有什么事吗?”陌予予转过头迷茫地看着他问道。

  “等我。”他丢下这一句,便从另一边车门下车,绕过车头来到她身边,伸出长臂将门打开,解开她的安全带,一举将她横抱下车。

  “一起进去。”他放她下地,结实的大手搂在她娇弱的腰身处,才没让她恍惚的脚步露馅。

  祁安还守在她母亲的病房里,见陌予予进来,轻声起身,刚想示意她出去说,就看见她身后跟随进来的御戮延。

  一抹精光飞掠过他的黑眸,祁安淡淡看了他一眼,稍稍低下目光,柔声对陌予予说道,“小予,伯母已经没事了,你可以放心。”

  “有你在就不太放心了。”御戮延幽幽冒出来一句,凌厉的目光直指祁安。

  陌予予没有发现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径直走到病床前坐了下来。

  “出去。”祁安瞥了御戮延一眼,小声说道。

  御戮延也冷剜了他一下,从鼻间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深深看了看安静的陌予予,这才跟着祁安的脚步出去了。

  “小予还是个单纯的小女孩。”祁安淡淡地看着他,声音低低的没有一丝温度。

标 签总裁 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 陌予予御戮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