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声入我心宋然声乔笺小说_声入我心傅周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23 ℃
声入我心宋然声乔笺小说_声入我心傅周

声入我心

傅周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是宋然声乔笺小说《声入我心》在本站可以直接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宋然声乔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这部现代言情契约婚恋小说是由作者傅周独家创作,《声入我心》全文精彩内容概述:乔笺原以为她会和竹马修成正果,走入爱情的圆满殿堂,却不料那人早已有了新欢,还为了前途陷她于不义。乔笺是出道已久的知名影星,而宋然声是叱咤商界的薄情商人,在她心灰意冷之际,死对头宋然声却突然向她求婚,他是真的爱上了乔笺吗?还是别有索取?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宋然声乔笺小说《声入我心》在本站可以直接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宋然声乔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这部现代言情契约婚恋小说是由作者傅周独家创作,《声入我心》全文精彩内容概述:乔笺原以为她会和竹马修成正果,走入爱情的圆满殿堂,却不料那人早已有了新欢,还为了前途陷她于不义。乔笺是出道已久的知名影星,而宋然声是叱咤商界的薄情商人,在她心灰意冷之际,死对头宋然声却突然向她求婚,他是真的爱上了乔笺吗?还是别有索取?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网~

免费阅读

  乔笺正在拍一场夜戏,补妆的时候,她趁着这个时间眯着眼睛小憩,不到五分钟,她手机就响了。助理张琳琳一看来电显示,便站起身附在她耳边轻声地叫醒她,说:“是宋立声先生的电话。”

  乔笺按下接听键:“立声。”

  宋立声在电话那头问:“你在拍戏吗?大概什么时候能拍完?”

  “嗯,大概还要过一个小时。”已经是秋天了,晚上的天气有些凉,乔笺觉得手指有些冰,但是心里是温热的,因为忙碌,他已经许久没有给她打电话了。

  听到宋立声那边的通话背景有些嘈杂,乔笺问他:“你在哪儿?”

  “在陪客户。”宋立声欲言又止,“乔笺,你拍完戏后能过来一趟吗?我有个客户是你的影迷。”原来是这样,乔笺沉默了一瞬,正想答应,却又听到宋立声迟疑地说,“如果不方便就算了吧。”

  “我拍完戏就过来。”她说。

  乔笺其实已经很累了,今天将近二十个小时的拍摄,从凌晨到现在,如果没有助理泡的咖啡,她真的会撑不下去。

  工作结束时已经是深夜一点,乔笺叫司机把自己送到宋立声那儿。

  私人会所——

  宋立声在门口等她,远远地,乔笺便看到他站在那里,他今天穿着深蓝西装,里面套的是同色衬衫,一条暗红格领带,很是保守的一套,穿在别人身上或许显得有些刻板,可是他穿上,偏偏衬得他眉目俊朗,气质沉稳。

  宋立声看到乔笺来,似是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地领她进去。包厢里一拨人在打牌,另一拨人在唱歌。看到乔笺来,这些人就开始起哄:“宋总果真没唬人,看来那个项目,你是非拿下不可了。”

  这时,一个大肚子、秃顶,头皮油光锃亮的中年男人迎了上来,脸上是喜不自胜的表情,他朝她伸出手,说:“乔小姐本人比在电视里看到的更美。”

  乔笺疑惑地偏头望向宋立声,宋立声靠过来些,嘴角带笑,不动声色地在乔笺背后轻轻地拍了一下。以前也有类似的情况,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意思是他有事需要她帮忙应付。

  “这位是凯乐的陈总。”宋立声向乔笺介绍。

  乔笺会意,对着陈总展颜一笑,手握上他的,说:“陈总您好。”她本来就很美,皮肤细腻瓷白,五官无一不精致,尤其是眼睛,似深蓝湖面盛着星光。

  陈总的眼神有些发痴,这实在是令乔笺有些不舒服,她笑着抽离了手。陈总回过神,笑眯眯地望着她,说:“说起来,我是乔小姐的忠实影迷呢!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乔小姐一起唱首歌?”

  虽说是询问的语气,但是看这阵仗是无法拒绝的,乔笺颔了颔首。

  陈总点了首《知心爱人》,音乐响起,有人把灯光适时地调暗了下去,暧 昧顿起。

  宋立声把话筒递给她,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无奈地朝她笑了一下,仿佛是在说抱歉。

  乔笺了解他所有的过去,没有人能比她更清楚,他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多么不容易。她接过话筒,宽慰似的朝他笑了笑。

  非常老旧而俗气的歌,陈总唱得投入,闭着眼睛自我陶醉,唱着唱着,他的腿蹭了过来,手也貌似无意地落在乔笺腿上。她不动声色地挪开,可是那人变本加厉,靠坐过来。

  乔笺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乔笺心里清楚,他肯定还会有更过分的举动。她又不敢表现得太反感,因为他是宋立声的客户。她朝宋立声的方向望过去,想向他求助,她看了许多眼,可是宋立声要么垂着眸喝酒,要么侧着头跟其他人聊天,而其他人,则暧 昧又戏谑地望着她。

  好在乔笺向来八面玲珑,以给陈总倒酒的借口,站起身与他拉开了一些距离。她强忍着恶心,唱完这首歌,随便找了个借口,起身走出包间。

  乔笺走在铺着厚地毯的走廊上,所有的委屈和心酸涌上了心间,他们少年时期就认识,后来他创业,她也一直陪在他身边,以他们之间那样的情分,宋立声又怎么能这样?

  “乔笺!”宋立声也走出了包间,自她身后喊她。

  乔笺没有理会,一言不发地往大堂走,宋立声叫她,她也不应。

  宋立声跑上前,拉住她的手臂:“生气了?”

  乔笺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才转过身看着他,眼圈红得厉害。

  “对不起。”大堂的灯很亮,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眼神清澈得像能透过星光的河,他眼中满是歉意,“我没有办法,这个客户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宋然声对我步步紧逼,现在是关键期,我不能让他看笑话。我只是想做出成绩让他们看到。”

  说起这个,宋立声的眉宇间满是忧郁之色,似乎还是很多年前那个身世尴尬的少年。

  宋立声的身世,以前是个禁忌。当年宋立声的妈妈李希文爱上一个有妇之夫,怀了孕生下了宋立声,宋立声七岁的时候,那人的妻子知道自己丈夫出轨后便自杀了,李希文受不了谴责,带着宋立声回了家。

  周围的人瞧不起李希文的作为,连带宋立声也被人瞧不起,就算宋立声成绩优异,为人谦和有礼,他也总是被人排挤。所以,他看上去总是那么寂寞,他总是垂着眼睛,低头走过长巷,看起来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样子。

  乔笺是他唯一的朋友,他们一起在小院里长大,直到有一天李希文故去,宋立声的生父接他回家。

  可是到了宋家,他同父异母的大哥宋然声如何会给他好脸色看?宋然声的母亲因李希文而死,所以这些年,他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压宋立声。

  眼前的宋立声已经褪去了那时的青涩,眼神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乔笺望着他的眼,心里又开始密密地涌上心疼。其实她都知道的,这些年他受了太多的苦,或许这一次是真的被宋然声逼得没有办法了。乔笺突然就原谅了他,爱一个人的软肋无非就是看不得他示弱。

  乔笺跟宋立声走了回去。

  看到乔笺回来,陈总亲自给她倒了酒,递给她:“这瓶酒花了我好几万,就是为了让乔小姐赏脸。”

  这一次,宋立声倒是挡在了她身前,赔着笑:“陈总,不好意思,她不会喝酒,这瓶酒我请,我替她喝。”

  这是宋立声的底线,自从两年前,乔笺陪他去应酬喝醉了酒,差点被别人占了便宜,宋立声在饭桌上都不会再让乔笺喝酒。

  他果然还是在乎我的,乔笺想。

  陈总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宋立声这时倒也不顾陈总的脸色了,他接过酒杯自罚三杯,本来气氛有些不对,但是他这样豪饮,又引得众人鼓掌起哄。

  等全部应酬完,已经是凌晨三点,生意谈成了,宋立声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送她上车时,宋立声有些醉意,刚刚那群人逼着他喝了不少酒。

  “谢谢你,乔笺。”宋立声眼神有些迷离。

  “我们之间不用说那两个字的。”说完,乔笺又嘱咐宋立声的助理,让他送宋立声回家。

  张琳琳下车来扶她,闻到她身上的酒气,不禁皱眉,将她扶上车,等开了车,张琳琳才欲言又止地说:“明天还要拍戏呢,只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身体受得了吗?”

  乔笺闭着眼睛,头靠在椅背上:“没关系的。”

  张琳琳从乔笺一出道便跟在她身边,对她的事情十分清楚。她忍不住问乔笺:“值得吗?”

  暖黄色路灯光的一缕落到她眼睛上,又一闪即逝,乔笺睁开眼:“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我从来不去计较这些。”

  “那宋立声知道你那么喜欢他吗?”张琳琳突然问。

  乔笺愣住,她偏过头望着窗外,这座城市已然安睡,现在唯有路灯光陪着她,她是因为他才来这座城市的,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在这座城市里依然还是一个人。

  他知道她喜欢他吗?

  最终,乔笺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七点钟,乔笺便来到片场化妆。

  没过一会儿,张琳琳给她买来了早餐,她对乔笺挑了挑眉毛,一副八卦样,笑道卦:“听说于云清的那位今天要来探班。”

  乔笺这几年红得一塌糊涂,综艺、真人秀一档接一档,好的剧本更是挑到眼花,其中一个民国时期的剧本显得尤其别具一格,所以乔笺接了这个戏。

  这部戏是个大制作,国内知名导演、监制,道具服装无不精致,角色更是挑了又挑,都是些老戏骨,除了这个女二号于云清。于云清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小姑娘,科班出身却实在没有什么演技。后来,乔笺听别人碎嘴,才知道她是有人捧进来的。

  化妆师也停下手中动作,插嘴道:“我还记得于云清进组的那一天,带了四个助理,两个保镖,两个化妆师,这派头比当红小花还要足,第一部戏就演赵导的女二号,能傍上这样的金主,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乔笺也不禁好奇,究竟是谁那么大本事,能让严谨至严苛的赵欢大导演松口?

  乔笺很快便见到了这个人。

  拍完一场哭戏后,导演示意休息几分钟,乔笺穿过长廊去化妆间,廊角种着湘妃竹,竹叶被风吹得簌簌地响。

  天气很好,难得秋高气爽,天空瓦蓝,有鸽子在空中盘旋,有几只突然落在黑色的瓦片上。长廊尽头,有个人立在那里,穿着黑色风衣,他在看屋顶的鸽子,他很高,连乔笺都只到他肩膀。

  听到脚步声,那人转过头,那是一张令人惊艳的脸,真正的朗眉星目,乔笺都忍不住惊艳,只是那张脸透着些玩世不恭的味道。他突然朝她笑,乔笺正疑惑,身后却传来一声惊呼:“然声!”

  于云清像风一样经过她,猛地扑进他的怀里。

  原来他就是宋然声,很多年前,乔笺就从宋立声口中听说过他。

  宋然声是真正的名门望族之后,他的母亲是叶家的千金,叶家从辛亥革命开始就活跃于政界,叶家先人的功勋都写在了历史书上。宋然声的母亲是叶老爷子最小也是最受宠的女儿,当年她不顾叶老爷子的反对,执意下嫁给宋然声的父亲宋之闻,结果最后却是不得善终。

  而宋然声本人则以狠厉闻名于商界,乔笺以为这样的狠角色应该不苟言笑又稳重才对,可他偏偏是一副公子哥儿的模样。

  于云清在他的怀里撒娇:“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宋然声却只是漫不经心地笑。

  乔笺是知道宋然声对付宋立声的手段的,她不想与他有交集,于是目不斜视地经过他们。可等她从化妆间出来往片场走时,宋然声依旧站在那里,于云清早就不见了踪影。

  “乔小姐。”在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宋然声突然出声喊住她。

  乔笺转过身,朝他笑了笑:“宋先生认识我?”

  “乔小姐不也一样认识我?相信我们都是久闻其名。”长廊有些窄,两人对立着站在长廊的两侧,宋然声微微低着头,望着她,语气亲昵得像叙旧。

  “这么说来,宋先生今天是特意来找我的?”

  宋然声点了点头,眼神颇为玩味,说:“昨天晚上,乔小姐帮宋立声搞定了凯乐的那个暴发户,我一直在想你是使用了什么手段搞定了他。”不等乔笺回答,宋然声又自问自答,“一个女人,能有什么办法?能依靠的无非就是自身的资本。”

  乔笺气得脸色发白,手指掐入掌心,全身都在微微发抖,声音都是颤抖的,她说:“宋先生,别欺人太甚。”

  宋然声却是笑了,他微微弯下腰,凑近她的脸,在她的面前堪堪停住,说:“乔笺,我只是觉得你可怜,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可怜的人?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陪他交际应酬,可最后仍不能抓住他。乔笺,你以为你真的了解宋立声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乔笺警惕地望着他。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这么可怜。”意味深长地说完,宋然声转身离开。

  宋然声说的这些,乔笺自然是不信的,可还是被他影响了情绪,一整天都有些心绪不宁,状态不佳,NG了好多次。好不容易熬到收工,换了戏服,乔笺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乔笺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是我。”听筒那边传来宋然声的声音。

  乔笺第一反应是想挂掉电话,宋然声却好像猜到她的想法,不疾不缓地说下去:“想不想见一见宋立声爱的那个女人?我想你一定还不知道,其实,宋立声早就有了女朋友。”

  乔笺几乎是脱口而出:“怎么可能?”她只觉得滑稽,宋立声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这些年她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十分清楚,他是那样忙,忙着工作,忙着应付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有时候她打电话给他,他都因为忙匆匆说了几句就挂掉。再说,他怎么可能会瞒着她?

  “那我就带乔小姐眼见为实。”

  乔笺只觉得他像吐着信子的毒蛇,盘伏在潮湿的一角,只等着给她致命一击。

  宋然声是开着黑色迈巴赫过来的,他换了一套黑色西装,是Brioni的手工定制款,里面白衬衫颈部的扣子解开了一颗,没有打领带,却依旧显得矜贵不凡。

  “上车。”宋然声言简意赅。

  路两旁的梧桐树早就落了叶,枝丫光秃秃地横亘在黑夜中,乔笺站在原地没有动,灯光打在她身上,显得她有几分单薄。乔笺隔着挡风玻璃与宋然声无声地对视,她不知道宋然声究竟是什么目的,可是他这样言之凿凿,让她十分不安。

  纠结了许久,乔笺终于伸手去打开车门。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话的欲 望,车里的气氛很微妙,乔笺一直望着窗外。

  宋然声在商业广场附近停了车,广场高高的电子屏幕上放着最新上映电影的预告,广场上有许多情侣亲密地走在一起,脸上扬着幸福而灿烂的笑容。

  乔笺一眼就望见了宋立声。

  他们只是那么多情侣中的一对,站在宋立声身旁的那个女孩子有着大大的眼睛,笑起来时脸上露出两个梨涡,一脸的天真烂漫。有小贩过去兜售夜光气球,宋立声给她买了两个,那个女孩拿着气球在前面一跳一跳的,而宋立声在后面跟着,眼神温柔,一脸宠溺。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宋立声的样子,乔笺坐在车中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广场的屏幕突然切换画面,是那个女孩子的照片,笑着的、奔跑着的、沉思着的,可以看出拍这些照片的人是多么用心,最后所有的画面都化成光芒散去,又重新出现一行字:“曼曼,生日快乐!”

  乔笺也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这么多年,她一直陪在他身边,她在等,她一直在等,她以为他总有一天会看到她的喜欢,她以为只要她一直在他身边,那个位置终会是她的,可是不是。

  他什么时候有了喜欢的人?她一点也不知道。这么多年,难道他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她喜欢他吗?

  “很浪漫不是吗?”宋然声也不看她,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地敲,“猜猜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什么时候?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他们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还记得去年宋立声事业上遇到的危机吗?在你为了他的事业到处奔走,委曲求全的时候,他却舍得用卡上仅存的钱博徐曼曼开心,这些你都知道吗?”

  乔笺只觉得心在被一刀刀凌迟。

  “乔笺,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可怜的人?傻乎乎地为一个人好,可是你从来不知道他没有喜欢过你,甚至有了喜欢的人。”宋然声说出的话近乎刻薄。

  手指凉得可怕,乔笺觉得很冷,整个人像是被浸没在冰冷的海水里,四面八方的海水涌过来,带着冰凌,那些冰凌割裂她的每一寸皮肤,这么冷,这么疼,乔笺忍不住打起冷战。

  璀璨的灯光之下,宋立声走向徐曼曼,握住她拿气球的手,拢在手心,小心地哈着气,几乎虔诚地吻了吻她的手,而徐曼曼望着他眼波流转。

  红尘之中,他们是彼此相爱的人。那她呢,她算什么?她十多年的喜欢究竟算什么?乔笺望着他们的视线渐渐模糊。

  宋然声偏过头来望着她,开口,用很低沉的声音,像是诱哄:“你为他做了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最后你得到了什么呢?他一直在利用你拉拢客户,乔笺,难道你不恨他吗?”

  乔笺吸了吸鼻子,仰着头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她不能让宋然声看笑话:“宋先生,你未免太小看我了,我还不至于狭隘到那个地步,况且立声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宋然声也没有叫住她。

  宋然声看着她越走越远,走到路旁伸手拦住了一辆车,她很高挑,却显得有些单薄,明明很难过,在他面前却强装镇定。也不知道宋然声在想什么,他慢慢地垂下了眼眸。

  乔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关上门,她靠着门板在黑暗中发愣,眼泪被吹干了,脸紧绷绷的,绷得生疼。

  到了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宋立声有了喜欢的人,而那个人不是她。明明自己那么早遇见他,她陪他走过青春年少,走过刚开始创业的迷茫与艰辛,更陪他走过被宋然声打压时的狼狈。

  那些过往仿佛还在昨日,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宋立声会喜欢上别人。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她终究是不甘心。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乔笺颤着手拨出那个她早已经铭记在心的号码,很快电话接通。

  “喂。”是宋立声的声音。

  此刻焦灼的心反而完全冷静下来,她听到自己冷静的声音,好像是完全不在意这件事的语气:“立声,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我今天看到你和一个女生在一起。”

  宋立声只沉默了一瞬,轻笑了一声,笑着回答:“是啊。”接着他同她讲起他和徐曼曼相遇的过程。

  去年,宋立声去其他公司开会,她是对方的一名小职员,有点迷糊,以为宋立声是新来的职员,闹了一个不小的笑话。有时候爱情就是这样不讲道理,不经意地来,让你无法招架。

  他的话就像一把刀子,在她的心上慢慢地割,乔笺竭力忍住自己的眼泪,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量平静一些:“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是不是他知道这么多年,她其实一直喜欢他呢?一个女人这么多年毫无条件地为他付出,不是因为喜欢,那又是因为什么呢?他怎么可能猜不到,只是他自以为是地选择闭口不提。

  乔笺忽然有了一种冲动,她捅破这层纸,她想要知道他明确的回答。

  “立声,如果我也喜欢你呢?”这样孤注一掷,乔笺只觉得所有的血液都往面部涌了过去,她像一个等高考成绩的学生,而宋立声的答案就决定她的命运。

  可是她等了许久,宋立声都没有说话,他沉默了下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乔笺清楚地知道他的沉默意味着什么,他不爱她。

  打破沉默的是徐曼曼:“立声,你在跟谁打电话?我一个人搞不定这只傻狗,我给它洗澡,它老是跑。”

  乔笺将徐曼曼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宋立声应该是在徐曼曼的家里。

  “哦,一个朋友。”乔笺听到宋立声回答徐曼曼。

  原来在他心里,她只是他的一个朋友。听筒中有开关门的声音传来,应该是宋立声走到了阳台,因为她听到了“呜呜”的风声,好似宋立声的声音都夹杂着寒风,语气故作轻松:“乔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跟我的亲人一样,别开玩笑了。”

  乔笺被他这句话逗乐了,她笑出了声,连眼泪都笑了出来:“对,我在开玩笑呢,是不是吓到你了?”

  她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异常,宋立声好似松了一口气:“就知道你在开玩笑。”

  好不容易挂了电话,乔笺的嘴角才垂了下来,刚刚似乎是用了一生的演技,她整个人垮掉了一般。她将额抵在膝上,哽着声音自言自语:“立声,你为什么不试着喜欢我呢?我不想只当你的朋友。”可真正的喜欢怎么可能还要勉强自己呢?更何况,他甚至不让她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消息,这样防备着她。

  其实旁人早就看出来了,她的助理张琳琳曾经多次欲言又止,这么多年只有她在自欺欺人。

  可是现在让她放手其实也是不可能的,她爱他,不到头破血流,她是不会放手的。那如何去争取他?如何留住他?乔笺做不到祝福他和徐曼曼,怎么可能会祝福?那是她爱了那么久的人,怎么会舍得看到他和别人白头到老?

  她赤着脚,走到卧室的阳台,脚下是浮世的灯火,流下的眼泪被夜风再次吹干。能怎么办呢?不是没有过某些不好的想法,可是那样的事情她做不出,更害怕失去他,所以她只有等,等在他身边,等一个机会让他爱上她。

  无论多久,她都愿意,他已经是她的执念。

  眼睛红肿得厉害,偏偏还要拍戏,第二天,张琳琳给她用热鸡蛋滚眼睛。张琳琳问她:“昨天晚上怎么了?”

  “没什么,追了一部剧,看哭了。”乔笺勉强朝她笑了笑。

  张琳琳好气又好笑:“还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待会儿只能拜托化妆师尽量帮你遮住。”

  乔笺今天要和于云清演对手戏,两个女人上演争夺一个男人的戏码,于云清完全是新人,单独给她镜头还好,跟乔笺对戏完全不行,她根本不是和乔笺一个段位的。

  一场戏拍了又拍,赵导终于生气:“于云清,你这是什么演技!”

  于云清没见过多少世面,被他这么一吼,马上就撇着嘴,一副要哭的样子。或许是涉世未深,或许是仗着宋然声的宠爱,她竟然敢给导演摆脸色。赵导看到她这个样子火气更大,语气更加不好:“你有什么好哭的!”导演这样一说,于云清直接哭了出来,闹脾气走出了片场,工作人员哗然一片。

  导演直接气笑了。

  于云清应该是跟宋然声那边打了电话,没过多久,宋然声就赶了过来。

  赵导跟宋然声应该很是相熟,十分没好气地说:“真不知道你喜欢她什么,竟然还亲自跑过来。”

  宋然声勾唇:“小姑娘给我打电话哭得那么惨,我自然得过来一趟,绅士风度嘛。”

  赵导也笑:“也是,你宋然声怎么可能会轻易喜欢一个人。”

  自于云清跑出片场,赵导就宣布中场休息,乔笺来到后面的由片场临时改造的休息室。整个休息室都没有人,她关上雕花木门,一个人躺在躺椅上,才敢将疲态显露出来。

  很累,似在沙漠中跋涉了许久,乔笺将整个人都蜷缩在躺椅上,昨夜彻夜未眠,现在才有困意。可乔笺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便是宋立声与徐曼曼相视而笑的画面。心又似针扎般疼,眼泪又开始不可抑制,乔笺觉得自己不能闲下来,于是决定出去走走。

  乔笺披了外套便出去,经过长廊的时候,看见于云清的助理捧着粉红玫瑰,而于云清正在试戴一套蓝宝石制成的珠宝,高贵典雅,正适合于云清这样年纪的女生。

  乔笺知道这肯定是宋然声的杰作。于云清嘴角含着笑,眼里满是春光,一扫之前的阴霾,或许她是真心喜欢宋然声的,爱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来人的。

  片场其实在山上,是真正的民国旧宅,白墙灰瓦隐在青山中,随着时间的沉淀,旧宅显得越发古朴,转过青石板小路,乔笺迎面就撞上了宋然声。

  宋然声今天穿深咖色的羊呢大衣,显得十分年轻,他年纪本来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可有时候太锋芒毕露,让人忽略了他真正的年纪。

  “乔笺。”宋然声喊住她,同时不着痕迹地打量她略微浮肿的眼,他不难推测出她的心情。

  乔笺望着宋然声,只觉得自己并不能猜测出宋然声的意图,她知道这些年宋然声一直跟宋立声不对付,他昨天晚上是希望她因爱生恨迁怒于宋立声,从此投诚于他?可是乔笺更清楚宋然声的权势与地位,就算他顾忌宋之闻,他要是真的下定决心对付宋立声其实也是轻而易举的,他根本没必要这样多此一举。

  “你同我想象的不一样。”宋然声接着说。

  乔笺面色坦然:“宋先生希望我怎样?因爱生恨报复立声,还是一气之下同他老死不相往来?”

  宋然声挑眉:“这么看来,你一点也不恨宋立声。”

  “我为什么要恨他?”乔笺反问,眼睛看向远方的枫树,“他只是不爱我。”

  宋然声哂笑。

  乔笺知道他在笑自己,牙尖嘴利地反击:“宋先生虽然有过女伴无数,可是你绝对没有爱过她们,你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真正爱一个人。”

  “那我拭目以待,不知道到时候你知道宋立声做的一切后还能不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宋然声耸耸肩,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乔笺却喊住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为什么希望我恨他?”

  宋然声也不避讳什么,说:“怎样才能让一个厌恶的人痛不欲生?自然是毁掉他最重要的东西。宋立声最在意的是什么?无非是通过打拼得来的事业。如果我毁掉这些,你觉得会怎样?”

  最了解自己的人果然是自己的敌人,宋立声以前吃过没钱的苦,因为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他很没有安全感,被宋然声坑了后从宋家得到一笔可怜的创业资金,把这些年辛苦打拼的事业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宋然声每年都会给宋立声挖一个不大不小的坑,闹得宋立声鸡飞狗跳。去年宋立声被害得差点破产,若不是乔笺将所有的积蓄给宋立声,他根本就挺不过去,好在后来宋然声没有赶尽杀绝。

  “他以为自己真的强大了,拥有了一切,可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他发现他所有的一切都岌岌可危,蓦然回首,发现自己已经众叛亲离,一无所有,这样不是更有趣吗?”宋然声好像在说一个有趣的游戏一样。

  乔笺只觉得宋然声可怕,她是知道他的手段的,即使不是商界的人,她也听说过宋然声狠厉的手段——他曾经收购两家公司的手段在金融界广为流传,他想要做什么从来没有不成功过。

  这样的宋然声让乔笺害怕,她说:“宋然声,他毕竟是你的弟弟,不是吗?那些已经是上一辈的恩怨了。”

  宋然声转过脸,冷冷望着她,眼神冷得可怕,脸上的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情再也不见半分,像是换了一个人。

  “闭嘴!乔笺,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你听清楚,我绝对不会放过宋立声。”

  乔笺只觉得所有的血液都涌上头顶,宋然声这句话完全激发了她的保护欲,宋立声受过那么多苦,她怎么能忍心看到他所有的努力一夕之间被他覆灭?

  “宋然声,不管如何,我都会陪在立声身边,我不会让立声落到那个地步的。是,你手段高明,我们招架不住,大不了我陪他重新开始。”

  “所以乔笺,你这是在同我宣战?”在这里还没有人敢同宋然声宣战,圈子里的人都要尊称他一声“宋少”,人人都想巴结讨好他。

  “是。”乔笺说得坚定。

  宋然声倒是真正地笑了起来:“好久都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了,乔笺,我会给你一次机会选择,为你的勇气。只此一次,是不是与我为敌,你可得好好想清楚。”

标 签言情 声入我心 声入我心宋然声乔笺小说 声入我心傅周全文 声入我心宋然声乔笺小说大结局 傅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