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云生傅怀洲小说_那只嫁入豪门的雀莺北风江上寒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48 ℃
沈云生傅怀洲小说_那只嫁入豪门的雀莺北风江上寒

那只嫁入豪门的雀莺

北风江上寒 著

连载中免费

沈云生傅怀洲小说叫什么名字,那只嫁入豪门的雀莺最新章节,以沈云生傅怀洲之间的故事为主线的小说《那只嫁入豪门的雀莺》内容上浑然一体、辞无所假,是大神作者北风江上寒的作品,主要概述了:一只小雀莺成为了沈云生,嫁给了傅怀洲,前世沈云生有自己的记忆,傅怀洲是个好人,好人傅怀洲表示,起初他没怀好意,不过后来他想当人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沈云生傅怀洲小说叫什么名字,那只嫁入豪门的雀莺最新章节,以沈云生傅怀洲之间的故事为主线的小说《那只嫁入豪门的雀莺》内容上浑然一体、辞无所假,是大神作者北风江上寒的作品,主要概述了:一只小雀莺成为了沈云生,嫁给了傅怀洲,前世沈云生有自己的记忆,傅怀洲是个好人,好人傅怀洲表示,起初他没怀好意,不过后来他想当人了。

免费阅读

  如此有安全感的话,让直播间变成大型柠檬精现场。

  “我也想让怼怼带我吃鸡!”

  “楼上加一!不过我们得先欧过这个小哥哥。”

  “那没事了,告辞。”

  李清岳找到云生的时候,对方身上已经穿着三级甲,正抱着枪蹲在地上,像只蘑菇精。

  “哥哥你来,我捡了好多东西!!”云生说着就把见到的东西全部掏出来,语气雀跃“哥哥快捡,捡了就不会死了。”

  李清岳点开箱子里的东西默不作声,这是什么品种的欧皇?他默默丢下手里的枪捡起云生给他的东西。

  “天呐,这是什么欧皇?”

  “我其实一点都不酸。”

  “我看看毒圈在哪。”李清岳点开地图发现他们还在安全区,已经是第二次缩圈了,这把有点欧啊。

  不得不说云生落得地是真得好,饶是李清岳也没法让自己掉落在这么好的地方。

  “哥哥左边那个树旁有人,我听见脚步声了!”

  李清岳顺着云生指的地方开枪,干净利落“好了,死了。”

  “哥哥好厉害!!”

  “是你观察的好。”

  到决赛圈的时候,李清岳发现安全区就在他们后面,跑一段距离就能到。

  “这次不用跑du,运气真好。”

  “跑du是什么啊?”

  “看见地图上的红白圈了吗?红色就是du白色的安全区。”

  “那我们是安全的,但是哥哥鸡在哪里呀?”云生问道,他没有在附近看见养鸡场,那等会怎么吃鸡呢?

  李清岳被这个问题问到了,他不知道该如果回答半天就说了句“没有鸡。”

  “没有鸡为什么叫吃鸡?”云生语气有点委屈,这不是在欺骗鸟吗?

  李清岳无奈哄着说道“你等下我去打电话问问,为什么叫吃鸡。”

  “怼怼那无奈的语气我好了。”

  “我也好了。”

  “怼怼是在宠小朋友吗?”

  李清岳看见这条弹幕,看了眼坐在他旁边坐的端端正正的云生“是小朋友。”

  “啊啊啊啊我也想当怼怼的小朋友。”

  云生听见这句话反驳到“我不小啦,我很大的。”他起码有好几十岁了。

  直播间观众听见云生这没有任何可信度的反驳,在评论区调戏到“小朋友都喜欢说自己大。”

  洛星移没想到地下停车库看见刘梓幸,几天不见对方显然憔悴许多,脸色惨白眼睛下方青黑,金真不是说人消失了吗?

  “洛星移,你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他哀求着洛星移仿佛把他当做救命稻草,那天之后他被人抓起来灌药丢进会所里,等他醒来的时候周围躺着他不认识的人,衣服散落,身上可疑的痕迹都在告诉他昨天发生了什么,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拍了照片发在网上。

  没有被遮挡的脸,白床单下斑驳的身体,就那样曝光在网络上,公司第一时间和他解约,留下高昂的违约金。

  事情发展太快,

  听见这话洛星移忍者恶心为难地说道“我也没办法救你啊。”

  刘梓幸以为洛星移会救他,失去光彩的眼睛突然亮起来“你和周子程不是很熟吗?你去找他,你帮我求求求他好不好?”

  不提周子程还好,他和周子程的关系才刚刚缓解,让他为了这种小事找对方这是在害他吧?“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去找周子程?”

  “不是你让我做的吗?事情暴露了你应该救我的啊。”刘梓辛说得太理所当然,他自己也觉得洛星移是该救他。

  他试图抓住洛星移手臂却被人躲过,对方嫌弃的拍了拍被手指蹭到的地方,他也懒得和对方装“事情做不好你还想要我救你?你在做什么梦。”

  刘梓辛被他这幅嫌弃虫子一样的目光刺到了,为什么要嫌弃他,是因为他脏了?猛地抓住对方胳膊,神情几近疯狂破釜沉舟地说道“洛星移你别以为你对沈云生做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们是一条绳是上的蚂蚱,你不能不救我。”

  “你知道那又怎样。”

  他厌恶的掰开刘梓辛手指,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关上车门前对刘梓辛说道“别再来烦我。”

  “你以为你能藏多久!”

  喊完这句话刘梓辛瘫软在地上,完了,他当初就不应该去找沈云生麻烦,谁能知道他背后的人那么厉害,那可是傅怀洲啊。

  洛星移不会还不知道沈云生背后是什么人吧?也对那天知道这件事的很少,他拿出手机登录微博。

  既然你不仁义,就别怪我把你之前做过的事情曝光,别怪我拉你下水。谁能想象洛星移表面里有礼貌温柔都是装出来的,但凡公司里出现一个比他好看有潜力的人都会被对方想尽办法“除掉”。

  他们是一丘之貉,所以他把洛星移拉下水,是在救他啊。

  李清岳就带着云生做了一个小时的直播,上午时间短,中午还需要吃饭。

  云生窝在沙发里给傅怀洲发微信,已经一个上午没看见傅先生啦,

  李清岳则在厨房做午饭,他常年一个人生活,父母长居国外基本不管他。做直播也是因为懒不想与外界过多交集,这就造就了他有个好手艺。

  “云生吃香菜吗?”

  “吃的哥哥!我不挑食!”

  傅怀洲还没饿,虽然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他不打算去吃午饭工作还没做完,今天小家伙有直播,他要快点做完早点回家。

  “傅先生吃午饭了嘛?今天哥哥下厨做了好多好吃的。”

  傅怀洲点开微信是云生给他发的消息,看见消息内容视线被后面那句话吸引住,已经在那呆了一个上午,还一起吃午饭。

  傅怀洲有种他被遗忘了的错觉。

  “还没。”

  “那等去吃吗?”

  他故意的,想引起云生担心,想让对方关心自己。

  “不饿,不想吃。”

  “不吃饭会生病的,傅先生要好好吃饭哦。”

  “可是我不饿。”

  他执拗般的重复不饿两个字,云生看着这两个字他觉得傅先生太辛苦了,肯定是因为工作忙时常忘记吃饭时间,小说里都这么写的,时间长了会得胃癌然后就会躺在医院里,结束生命。

  他不想看见躺在床上的傅先生,他要怎么样才能劝傅先生好好吃饭,云生皱起眉,因为太担心脸都揪成一团。

  傅怀洲没想到云生会给他打电话,电话一接通,云生极为严肃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傅先生要好好吃饭,不然会躺在病床上死掉的!”

  是他装得太过了吗?

  小家伙好像都快急死了。

  对方想尽办法劝自己吃饭,刚刚还不怎么饿的胃现在好像有点饿了,含着笑心满意足的回答道“嗯,我现在去吃饭。”

  刘梓幸在围脖曝光洛星移的那条动态一个晚上被转发人数破千万,网上最不缺乏的就是跟风吃瓜的人。黑子兴致勃勃往洛星移身上再泼点脏水,粉色则等得内心焦急。

  一个晚上过去洛星移公司和经纪人都没出来表态,黑子们跳的更欢,连粉丝都隐隐约约觉得这些事情是洛星移做的。

  她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就算是假的都快被说成真的了!于是粉龄比较大的人开始带头说话“我们不要再骂刘梓幸,也不要骂黑粉了,不能让他们抓住把柄!要相信谷歌是无辜的!”

  “我们不能让哥哥寒心。”

  “我们要相信哥哥,哥哥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怎么又是沈云生,不是退圈了?”

  “楼上沈云生貌似没有退圈。”

  洛星移也想不到刘梓幸那么迫不及待地拉他下水,金真本来想第一时间澄清,他拒绝了,这是一个机会,让他大伙的机会,所以他任由自己被骂了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中午才发围脖。

  “@刘梓辛V抱歉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你的影响那么大,那天见你精神不好我应该带你去医院看看。”

  “最近身体不适没有及时作出处理,让你们担心了。谢谢星辰们在最后时刻都愿意相信我,谢谢你们。”

  洛星移一连发两条动态,只字未提刘梓幸说的那些事,只是用一句精神不太好糊弄过去,较为担心的粉丝们看见那条身体不适的围脖,心揪成一团。

  “哥哥要注意身体啊!”

  “哥哥怎么了生病了吗?”

  洛星移一连发两条动态粉丝满意了,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去锤黑子。

  有一条评论引起大家的注意,让人觉得细思极恐。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是刘梓幸因为那个事情受打击,幻想出来的一系列事情吗?或者说这些事其实都是刘梓幸自己做的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脑子立刻清醒过来,方才还在可怜刘梓幸的人现在也忍不住大骂起来。

  “我没记错的话那件事情刘梓幸也在台上?”

  “对!我想起来了他就站在沈云生旁边!”

  “那沈云生岂不是做了替罪羔羊?”

  “我要给沈云生道歉。”

  “我也要,我还骂过他让他去死。”

  “沈云生对不起。”

  网上的风向从洛星移有没有做过这些事变成了刘梓幸嫉妒洛星移陷害对方,沈云生是其中替罪羔羊,沈云生对不起的话题被刷到热搜第一。

  洛星移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自己辛辛苦苦买了那么多热搜结果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可他却不能多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自己的努力毁于一旦,就当免费给沈云生洗白好了。

  云生可不知道他从开始的人人喊打变成了现在的小可怜他现在正在李清岳家里学如何做饭,经过昨天傅先生不想吃饭的事情,云生打算以后去给傅先生送午饭。

  但是他没想到送饭的那天在傅怀洲身边看见了别的人,他们站在一起般配极了。

  晚上回到家里,就见小家伙怀里抱着电脑兴高采烈的跑过来“傅先生!今天有好多人给我送礼物!哥哥说这些礼物可以换成现金。”云生说完昂着头看向傅怀洲“但是要绑定银行卡,绑定傅先生的卡,钱就给傅先生了,一点点的攒总会还完的!”

  傅怀洲有种自家多了一个小朋友的感觉,小朋友不知道自家有很多钱还想如乌鸦喝水半一点点一点点搬运来钱财,添进他的银行卡里。他起初他只是出于心血来潮,想把这个对他有依赖性的小家伙养在身边,教他如何更好地在人类世界生存,原以为对方会像之前那些妖怪一样不屑学这些。

  却不曾想对方意外地乖巧听话,就连自己说的话也是百分百信任,傅怀洲想他好像要脱离初衷了。

  中午脱离掌控有意识的想让对方担心自己,甚至在知道对方去了另外一个人类家里,之后产生地想让对方待在家里哪也不去地想法。种种迹象表明,他开始动心了。

  现在还不能让小家伙知道,如果太早会把对方吓到的。

  “傅先生路上小心呀~”

  云生站在玄关处笑着送傅怀州上班,等傅怀脚快踏出别墅大门,云生像是想起来什么般对着傅怀州说道“我今天也会想傅先生哒!”

  “我也会想云生。”

  傅怀洲走后云生就让司机把他送到李清岳家里,他今天要干一件大事!他要给傅先生送午饭。

  昨天已经做失败了很多次,今天一定可以成功的。

  “切成块,正方形。”

  “这样对么?”

  云生抬着头期待地看向李清岳,面前是被他切的大小不一却都是正方形的萝卜丁。李清岳看眼萝卜丁,再看向云生那双充满夸奖的眼神,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只好昧着良心说了句“还行。”

  最后云生只做出来比昨天稍微好看些的炖牛肉,他盯着饭皱眉,真得要把这个送给傅先生嘛,傅先生要是嫌不好看不吃怎么办。

  “哥哥傅先生会嫌弃我做的饭吗?”

  李清岳回想了一下两人相处模式“不会他高兴还来不及。”

  还真让李清岳说对,拿到小家伙亲手做的饭菜的傅先生的的确确开心的要命。

  “怀州。”

  柳眉舒打开傅怀州办公室门靠在那里,眉如翠羽,肌如白雪齿如含贝,是个能让男子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容貌。

  他们相识几百年,早已习惯对方对自己容貌毫无反应的态度。

  可到底是心有不甘,那人都死了几百年连记忆都忘记了,她还是无法打动这个人得心吗?喜欢她一下又会怎样。

  柳眉舒能这样毫无阻拦到他的办公室里来,应是使用了妖术,让旁人没法注意到她。傅怀州不太喜欢柳眉舒这随意使用妖术的行为,可狐狸就是狐狸,不会遵守规则。

  “怎么有时间来这。”

  “想你了啊,我前几年去趟国外现在才回来,第一时间就跑到你这里来了。”柳眉舒俯身手撑在傅怀州办公桌上,朝着对方抛了个媚眼。

  因为身体微倾露出她外衣内低领裙子下丰满的胸脯,向下滑去是那盈盈一握的窄细腰肢,右手搭在傅怀州肩膀上,姿态妖娆勾搭人。

  傅怀州轻微皱眉拂去她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他不太喜欢别人离他这样近,身上的香水味使他难以忍受。

  从认识柳眉舒那天起,这个人便是这个样子。柳眉舒是狐狸精,摆尽姿态勾搭男人是刻在骨子里的,傅怀州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傅怀州只当是狐狸天性,却不知对方一颗心都在他这里。

  “切。”柳眉舒起身,拢好外衣“勾搭你那么多次给我个眼神会死吗?好歹我身材也不差吧?”

  “嗯。”

  柳眉舒听见,眉目中流露出喜悦“那你看我一眼?”

  傅怀州没接话,翻动桌子上的文件,明天双休他可以教教云生怎么变回原形,顺便摸摸对方可爱的羽毛。

  “算了,难得来见你不请个饭?”

  她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拼个凑合也只算半个朋友,在他身边配了几百年却不如一只长的花哨的鸟,明明是她先认识傅怀洲的啊。

  罢了,那只鸟已经死了。

  她何必跟个死东西计较,活着的人才会有机会。

  而楼下,云生抱着保温桶走进傅怀洲的公司,他偷偷来的连司机都没带过来。

  刚踏进人类圈子的小雀莺并不知道傅怀洲是这栋楼最大的股东,更不知道见身份如此大的人是需要提前预约。

  前台小姐注视着云生,星眸皓齿,睫毛轻轻扇动着,穿着粉色卫衣浅牛仔色背带裤,这个外貌总会让人想到隔壁邻居家比自己小很多岁的弟弟,乖巧惹人喜爱。

  怀里抱着粉色保温桶,她想应该是哪个被母亲差遣来给父亲送饭的。

  “姐姐知道傅怀洲在哪层楼嘛?”云生不太适应直接喊傅先生的名字,所以说得有些磕绊,

  前台小姐先是愣了愣,随后笑着礼貌地回答道“在顶层,但是总裁只有预约了才可以见,抱歉小朋友不能放你进去呢。”

  “预约那是什么东西?”云生话音落下,见前台不理他盯着他背后,他顺着视线扭头看去看见从电梯口走出来的两个人,女子中长波浪卷发,五官美得妖艳单单只是远远看就能看见对方好似能勾人的眼睛,穿着红色长裙外面黑色大衣。她挽着那人的手,不知道在说什么,眼睛弯了弯。

  巧的是,傅先生今天穿的黑色西服两个人极为般配。

  觉得他们般配的不止是云生,前台工作的小姐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那些话落在云生耳朵里总感觉心里涨涨的,不太舒服。

  他不明白这种情绪是什么。

  “这不会是总裁夫人吧?”

  “她长得好好看,难怪总裁被她拿下了。”

  “小朋友你看总裁身边已经有别人了,你就别单恋一棵树了。”

  刚刚和云生说话的前台小姐,好心的劝云生,这么可爱的小奶狗来喜欢她多好啊,比总裁好多了,总裁虽平时看起来很温和,但怎么看也不像是柜啊。

  可马上她就被打脸了。

  云生被说的不明不白他来送饭的,他没有单恋傅先生,但眼下好像不用了。那就明天再送吧,明天做的肯定会比今天这个好看,这样想着云生就打算离开。

  却被叫住“云生。”

  傅怀洲自然看见了云生,他松开被挽着的手,快步走向云生神色温柔,像是在询问偷偷跑出去被抓到的小朋友般问道“怎么来了?司机送你的吗。”

  经之前那个公司的事情,傅怀洲担心小家伙出门又会不会被什么人骗走。

  柳眉舒话还没说完就见对方脚步略急朝别处走去,抬眼看去,柳眉舒愣在那里,那张脸又如此清晰地出现在她眼前。

  不对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已经魂飞魄散怎么还会有活下来的可能,可世上又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她神情惊愕,久久才回过神来。

  今天在前台工作的人,有幸看见了什么叫冰雪融化,那瞬间在她们眼里高不可攀的总裁,突然间离她们很近。

  “我来给傅先生送饭。”云生说着把保温桶往怀里紧了紧,试图把保温桶藏起来,傅先生还是不要看见他做的饭好了,毕竟做得不好看。

  “怎么想起来给我送饭?”

  被这么一问只能老老实实回答,他还不会撒谎“因为前天傅先生没有好好吃饭,不吃饭会生病的。”

  他如此的担心这个人不要生病,甚至忘记他们是妖,不会轻易生病。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希望他不要生病就像是曾经看见这个人过病入膏肓的样子。

  听罢傅怀洲低声笑了笑“这么担心我的吗?那你天天还往外面跑。”

  嘴里这么说着心里想的却是,最好是哪里都不要去,待在家里等他回家。

  哦,天呐她们听到了什么?几个在前台工作的小姑娘互相对视,都在对方眼睛里看见了“你没幻听这是真的。”这八个字。

  几个小姑娘激动的浑身颤抖。

  她眼里的傅怀洲高贵神秘,即使认识几百年也没让他看似温柔实际上冰冷的心融化半点,那双疏离的眼睛在看向你时会让你产生你们好像从未认识的错觉。

  可是现在那双眼睛正温柔的看向另一个人,几百年前的场景在她眼前重新出现。

  “怀洲,不给我介绍一下他是谁吗?”柳眉舒轻笑,摆足了我们认识许久很熟悉的态度。

  云生皱起眉,往傅怀洲身边靠了靠,他总觉得这个漂亮姐姐不太喜欢他,是他的错觉吗?可她刚刚还和傅先生有说有笑。

  不会是把他当做情敌了吧,可是他和傅先生不是那种关系呀。

  “是家里新来的小…朋友。”傅怀洲本想说是家里新来的小妖怪,但奈何周围有人,只好说是小朋友。

  平平淡淡的小朋友三个字,被傅怀洲说的柔情似水,十分宠溺。

  “我只是暂住在傅先生家里的,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云生想他不能让傅先生和对方的关系弄僵,小说里情侣之间闹别扭都是因为第三者,可他发现即使自己这样说了也没有半点效果。

  殊不知那些前台小姐一个个面色绯红,早已脑补出各种情节的小说剧情,还叫小朋友是太甜了,她们没想到总裁也能这么接地气的撒狗粮。

  撞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握紧,指甲快要陷进肉里,内心嫉妒的发狂,面上却还要故作不认识,还要装作她是温柔可亲的大姐姐。

  “是吗,真可爱。”她笑了笑想伸手去揉揉云生的头发,却被对方躲过,她愣了愣随后淡然一笑掩去眼中神色“小朋友好像不怎么喜欢姐姐呢。”

  云生躲在傅怀洲身后,眼睛警惕地看向柳眉舒,这个漂亮姐姐好像真的不喜欢他,明明不想摸自己却还要伸手,那他也不让对方摸好了。

标 签言情 那只嫁入豪门的雀莺 沈云生傅怀洲 北风江上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