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ABO偏就不离婚小说_郑行姜增易脑花海带苗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06 ℃
ABO偏就不离婚小说_郑行姜增易脑花海带苗

郑行姜增易

脑花海带苗 著

连载中免费

网络作者脑花海带苗写作言之有序,条理清晰。他所创作的小说《ABO偏就不离婚》,讲述了郑行姜增易之间的爱情故事。《ABO偏就不离婚》小说试读:一场意外,郑行被姜增易标记,带着这个标记生活了八年,后来再遇,姜增易已经成了斯文败类,不声不响侵占他的生活,以及全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网络作者脑花海带苗写作言之有序,条理清晰。他所创作的小说《ABO偏就不离婚》,讲述了郑行姜增易之间的爱情故事。《ABO偏就不离婚》小说试读:一场意外,郑行被姜增易标记,带着这个标记生活了八年,后来再遇,姜增易已经成了斯文败类,不声不响侵占他的生活,以及全部。

免费阅读

  郑行昨晚在alpha的怀里挣累了,也就睡了,醒来后自然还是在alpha的怀里。

  姜增易的帅脸就在咫尺之间,迷迷糊糊之时,郑行呜咽一声摆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背靠在alpha的胸前,圆润的某处真巧抵在他的小腹上。

  白日里,再冰冷的omega,在睡梦中都变得乖巧柔和。

  不属于自己的热量源源不断的从身边扩散,郑行立马清醒,尚还未睁眼,脑子里却已经回放着昨晚的画面。

  腹部呼吸停止,姜增易知道郑行醒了。

  他轻抚他的脸颊,温柔而带有一丝痞气。

  “早啊,老婆。”

  郑行顺势睁眼抬腿踢去。

  占了一晚上的便宜,也该占够了吧。

  谁成想alpha精准的抓住他的脚踝,手恶劣的伸进他的睡裤里游走,感受他滑嫩的肌肤,而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双臂,举过他的头顶。

  “大早上这么运动有点激烈了,老婆要是想运动,老公我肯定是全力配合。”

  他故意咬重了“运动”两个字。

  身体动不了,犹如砧板上的鱼肉,omega只能用嘴来说,他头发蓬乱,慵懒的愠怒:“你还没闹够,是吗?”

  omega被气的脸鼓鼓的,alpha的私欲得到满足,怡然自得的逗弄起这个气成球的小河豚:“你说现在要是闹够了,我们后半辈子那可怎么办?”

  “我管你下半辈子呢!”

  没有被牵制住的那一只腿屈膝,全身仅有的力气集中于一点,给予姜增易吃痛的一击。

  很高兴听到alpha响彻云霄的惨叫,姜增易下半辈子过的怎么样难以预见,但是可以预见的是他下半身子至少得痛上几天了。

  姜增易的身子立马卷成虾子,牵制omega的手自然松开,浑身冒出冷汗,顾橙这一腿肯定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

  “郑行,你他喵还想不想要孩子了!”

  孩子?

  真的是入戏太深,他竟然以为自己会再次怀上他的孩子?

  面对姜增易的指控,郑行冷哼,逃脱了束缚,他如风卷残云一般洗漱完毕,推开房门,临走时全然不在乎还缱绻在床上的alpha。

  “阿行,早餐准备好了。”

  早起的郑父,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早饭。

  换上皮鞋,郑行打开开门。

  “先不吃了。”

  “这才七点,那么早出去干什么?”

  “给你找儿媳妇去。”

  经过一夜的思考,他决定了,他要去找顾橙告白,他要跟顾橙在一起,他就不信,如果他有了omega,有了心爱的伴侣,他的父亲真的会让他结婚。

  对于这个姜增易,他是一点耐心都没有,这场闹剧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

  没头没尾的来这么一句,郑父知道儿子是真的气上头了,生性淡漠的omega,哪曾这么的失态生气过。

  “这孩子说什么胡话。”

  半晌过后,郑父才看到蓬头垢面的alpha穿着不合身的睡衣出现,衣服皱皱巴巴像腌了多年的橄榄菜,因为疼痛,体态还有些弯曲。

  “阿易,我听到昨晚你们那屋的声音了,昨晚你们……”

  姜增易凭着玻璃倒映随手抓了把头发,清楚郑父是在担心他儿子的清白,他只好揽过郑父的肩为他拉开椅子安抚道:“放心吧,西叔,什么都没发生……”

  郑父就势坐下:“可是,我看阿行气呼呼的就出去了。”

  “过几天就会好了,我想他只是还不能接受自己要结婚的这个事实。”

  提起结婚这件事,郑父一点都没有欣喜的感觉,满脸愁容的端坐在餐桌前,背脊完成了一个问号,无奈的叹息。

  “唉,阿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明知道阿行那孩子不喜欢你,还是硬生生让他跟你结婚,你也知道阿行这孩子倔啊,可是我就是怕我真的只剩下……”

  郑父欲言又止,混浊的双眼里没有姜增易的倒影,尽是一望无际的绝望。

  姜增易为他倒来豆浆推到郑父面前:“西叔咱别说这个,我相信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郑行没有去地产公司,而是直接去了总公司,先去会见了乔旭魏,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丝不漏的报告给了他,随后,他去找了顾橙。

  那个他要告白的对象。

  但是,事实注定他要失恋了。

  在他看到被标记过的顾橙,闻到他身上乔旭魏信息素的味道,他一切都明白了,这段喜欢注定是没有结果。

  不过,在最后的时刻,他选择为自己保留了尊严,没有告白,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匆匆退场,以后也不会打扰,他认了这个结果,这一切早有征兆,毕竟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同性向的omega谈何容易。

  林林总总没有见过顾橙几次,他对于顾橙仅仅是悸动和好感的阶段,还不至于深爱,及时抽离,长痛还是不如短痛。

  整理好心情,离开顾橙的家,他遇到了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他敲敲那人的车窗:“你怎么在这?”

  姜增易坐在主驾驶位上:“我要是不在这,怎么能看到我的未婚妻在背着我幽会他喜欢的人。”

  那语气酸溜溜的,好似一个深居简出的深闺怨妇,而郑行则是那留恋与花丛不知归家的花心omega。

  郑行冷哼。

  早上的那一脚还是踢轻了,要是重点,他就不能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望着姜增易公文包露出医院特制药袋的一角,他心中不由自主的咯噔了一下。

  “你今天去医院了?”

  姜增易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的公文包,若无其事把那一角给掖进去。

  “嗯。”

  郑行的眼睛眯起来了。

  “是因为我那一脚?”

  姜增易又把公文包换了个拿法:“是啊。”

  郑行不由自主的反问,可气势已经自觉收敛:“我……我下脚这么重吗?”

  好像……似乎有那么重,今天早上,他下床后从洗漱完再到出门这少说有十几分钟,而这十几分钟里,姜增易一直都在床上躺着,那表情和冷汗,看起来不像是装的。

  “同为男人,你说呢?”

  问他?

  平时他被裤子的拉链夹到都能钻心痛的直不起腰,如果他要是被别人这么来一下,百分之百会脸色煞白的躺在地上了。

  郑行歉疚的揉揉鼻子,目光集中在地面瓷砖连接处,不敢直视姜增易的双眼:“医生怎么说?”

  如果真的出了问题,该支付的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他会尽数支付,这件事情他占主责。

  姜增易瞥见郑行的凝重表情,趣味的说:“医生说差点就坏了,我就在想,那玩意要是坏了,也就坏了吧,大不了我们姜家就没有后了,但是要是你守了活寡,过不上性福的生活,那可就是我的错了。”

  原本郑行是在很认真的听他说,可他越听越不对劲,如此轻松自在的论调,他真的受伤了吗?

  “你到底有没有事!”

  他一抬头,果然是迎上一张笑盈盈的脸。

  “当然是……没有。”

  郑行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无趣。”

  郑行在前快步走,姜增易在后面不紧不慢道跟着:“不过,医生也说了,让我的omega多穿点衣服,以免出现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放心,他今晚绝对会裹成一个木乃伊。

  “西叔,我们回来了。”

  郑父正在趴在地上,拿着一个木棍对着沙发底下一阵扫荡,全神贯注,以至于姜增易一出声,把他吓得一颤抖。

  “是你们回来了,吓死我了。”

  郑行把外套扔在沙发上,卷起毛衣袖子:“父亲,你在找什么?我来跟你找。”

  郑父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裤子上的土,扶着腰把木棍放在一边。

  “没有什么。”

  姜增易进了屋后,跟郑父使了个眼色,便拿着公文包进了郑父的房间。

  姜增易不在,郑父靠近郑行身边坐下,小声问道:“阿行,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

  如此客套的话,让郑行有些许不适:“父亲,我们父子之间用不着这么见外。”

  郑父面露难色:“你可不可以借我一些钱?”

  “多少钱?”

  他每个月都会给他父亲五位数以上的钱作为生活费,每次他的父亲都对他说给的太多了,现在为什么还要跟他要钱?

  “十五万。”

  “父亲,你要这些钱干什么?”

  十五万,对于郑行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钱,但是对于一个一年退休金还没有十五万一半多的人来说,这虽不是什么天文数字,但也是一笔不可小觑的款项。

  “是不是太多了,要是没有十五万,十三万也行,要不然十万,十万也可以。”

  “十五万并不多,但是父亲你得告诉我,您要拿这些钱去做什么?”

  他不心疼这十五万块钱,但是有些犯罪团体总是喜欢盯上那些退休老人,用话术哄骗他们,让他们拿出毕生的积蓄去购买那些所谓高收益零风险的理财产品。

  被骗钱是小,万一他的父亲为此气出问题来,他可不想责备自己一辈子。

  “现在退了休,想买点理财产品玩玩。”

  郑行轻笑。

  果然……

  “父亲想买什么理财产品?我对于这方面也有些研究,正好能用的上。”

  一听到郑行问的如此的细致,郑父转了口风。

  “那就算了吧。”

  说完,郑父又去了厨房,为他们准备晚饭去了。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郑行不禁自责。

  看来是他真的是太忙了,以至于忽视了自己父亲的生活,所以才会让那些犯罪分子有了可乘之机,等这件事情过去,他就请几天假,回去好好陪陪他的父亲。

  起身之时,正巧看到沙发腿附近有一个白色药片,郑行弯腰将它捡起放在手心。

  这是什么?

  方才他父亲找的是这个东西吗?

  是药片吗?

  他的父亲从什么时候开始吃药了?

  药片上面阴刻着品牌的名称,郑行有了不好的预感,掏出手机搜索起上面的字迹。

  看到搜索页面出来的结果,这彻底把郑行的心扔进了冰窟窿。

  止疼药……

  这是专门用于治疗癌症的止疼药。

  他的父亲为什么要吃治疗癌症止疼药了……

  双手颤抖的,郑行魂不守舍风回到房间,火速了联系了自己在B城医院的朋友,十五分钟后,郑父的病历单出现在了郑行的邮箱里。

  吸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跳,祈祷他刚刚的搜索都是错的,许愿他所捡到的药片,不过是自己从外面无意中带来的。

  但是病历档案却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

  肝癌二期。

  郑父每次到医院诊断,所开的药剂都清晰的罗列在上面,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一都是郑父到医院报道的日子,时间连续,非常配合医生的化验,只不过病情不容乐观。

  在时间安排上,五天后,他将进行第一次手术,任何手术都具有一定的风险,或许他的父亲就是考虑了这个所以才会匆匆来见他。

  他父亲今天所提到的十五万,恰好是这一台手术的全部费用,想必漫长的治疗一定是花光了他毕生所有的继续。

  思及至此,眼泪在他的眼中徘徊。

  他怎么会这么傻,这些天他父亲的表现分明是在为他的身后做打算。

  姜增易进入房间,站在郑行的身后,而omega过于集中注意力,什么都没有听到。

  姜增易看到病历单,沉声说:“你都知道了。”

  短短的五个字,郑行却立马回神,吸一下鼻子合上笔记本电脑,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你早就知道了?”

  “嗯。”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姜增易坐在郑行旁边,正经模样与平日里对待郑行有着天壤之别。

  “七个月前,西叔的体检显示他的某项指标偏高,而我爸是医生,他看了体检报告后,执意带着西叔进行了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检查结果当天就出来了……”

  检查结果就是,郑父罹患肝癌,已然出现了腹痛的情况,只是郑父只当自己是年老体弱,肠胃失衡罢了。

  郑行美眸圆睁,大脑一片空白,口中喃喃自语:七个月,居然已经七个月了,这七个月他还回过两次家,可是他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西叔不让我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你。”

  此言一出,郑行勃然大怒:“你明明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我父亲这一个亲人,他是我的父亲他就是我的全部,倘若我今天没有发现这个药片,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他理解他父亲的想法,但是他作为儿子,难道非要等到他的父亲病入膏肓,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他才可以知道这个姗姗来迟的消息?

  “你今天去医院根本就不是去看病的,你是为我父亲买药的对吧。”

  怪不得他一回来就拿着公文包钻进了他父亲的房间。

  姜增易抓住他的肩膀,这个时候的郑行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击的溃不成军,眼圈通红,这个人的神行支离破碎。

  “给西叔一点时间,西叔只是没想好该怎么对你说。”

  郑行抖落他置于身上的手:“你要我如何给他时间?你知道我究竟有多害怕这次是我跟父亲的最后一次见面。我问你,父亲让我们结婚,是不是和父亲得了癌症有关?”

  姜增易揉搓自己的太阳穴:“是,西叔知道你一直以来喜欢的是omega,但是现如今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omega谈何容易,他害怕他百年之后你过得不幸福,所以他选择把你托付给我,毕竟我是被他看着长大的。”

  半晌过后,郑行认命的叹息,如释重负道:“好,我知道了。”

  他做了这辈子最大的一次决定,先不计较这个决定的对错如何,至少他做了这个决定,他未来绝对不会后悔。

  摆好表情,他还是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去出现在他的父亲面前。

  “父亲。”

  郑父系着围裙围着锅炉打转,油烟机声音轰鸣他嗓子不好,只能关上油烟机后再说话。

  “阿行,你是不是饿了?饭快准备好了,你和阿行先在外面等一会。”

  郑行走到郑父身边,情绪低落道:“父亲,你先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阿行,你有什么话要对我……阿行,你眼睛怎么红了?”

  手一抖,一小颗花菜从锅铲掉落下来,郑父连忙拿来抹布擦拭。

  趁着郑父收拾的时间里,郑行擦干眼角的眼泪:“没事,刚刚收拾东西,被灰尘眯了眼。”

  郑父将信将疑:“是吗?我记得我今天早上把书房擦的干干净净的。”

  “父亲,您是明天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天下午三点的。”,郑父自然以为是他的儿子是想来送机:“不用那么麻烦,你就老老实实上班,明天我早点出门,倒两次公交车就到机场了。”

  “我想和您明天上午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郑行低头掩去苦笑。

  “婚配部。”

  听到这个地名,郑父看起来没有很高兴,而是茫然而又小心翼翼的问:“是要跟阿易登记结婚吗?”

  郑行点头。

  “是。”

标 签言情 ABO偏就不离婚 郑行姜增易 脑花海带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