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当我被Omega攻了后郁亦乔溪明小说_当我被Omega攻了后顾槿弦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073 ℃
当我被Omega攻了后郁亦乔溪明小说_当我被Omega攻了后顾槿弦

当我被Omega攻了后

顾槿弦 著

连载中免费

《当我被Omega攻了后》是由作家顾槿弦所写的幻想ABO文,主角是郁亦和乔溪明,小说讲的是身为精英总裁的郁亦是纯正优质Alpha,只爱alpha男人的他却发现在酒吧看中的小狼狗竟是Omega,当郁亦准备抽身离开时,却发现乔溪明对他死缠烂打,当郁亦终于决定敞开心扉接受新感情时却发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当我被Omega攻了后》是由作家顾槿弦所写的幻想ABO文,主角是郁亦和乔溪明,小说讲的是身为精英总裁的郁亦是纯正优质Alpha,只爱alpha男人的他却发现在酒吧看中的小狼狗竟是Omega,当郁亦准备抽身离开时,却发现乔溪明对他死缠烂打,当郁亦终于决定敞开心扉接受新感情时却发现......

免费阅读

  B市,一间平常日子里只有几人的小酒吧,今晚却异常爆满。

  昏暗的灯光,劲爆的音乐,众人的目光却都停留在坐在吧台上喝酒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看起来价格不菲的黑色西装,裸露在外的皮肤白皙细腻,深邃的五官,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强势又生人勿近的气息,但眼尾却轻轻上挑,更显得惑人。

  “优质Alpha也会来这种小地方?”

  “你可别多嘴小心让他听见,你小命都玩完。”

  “哦哟,看看这几个劣质Omega,你们在这里看什么?以为他那样的人会看上你?”

  “还不赶快回家去,小心别人强,奸你,垃圾Omega。”

  听力极好的郁亦自然将这些都听了个清楚。

  他当然知道劣质Omega的处境,生育率极低,长相也不出众,稍微出众的早就被人当玩物包,养着。

  不出众的反到干着比beta还要脏乱的活才能得以生存,甚至还要防着Alpha的强,暴。

  毕竟基本法律不怎么管这些事情。

  有些迫不得已的摘除了腺体,只为更好的生活。

  郁亦好看的眉头轻微皱着,这里混杂着各种劣质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还有那些污言碎语,让他有些作呕。

  来到这里果然是他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在心底给抢了他合同的死对头李放安又记了一笔。

  心情不好时,郁亦会干什么,当然是抽烟喝酒再找人打一炮。

  本来他之前是想去他常去的Alpha酒吧。

  因为路上瞟见一个青年的侧脸,有一瞬间让他以为那个男人回来了,他的心跳都停了一下,一路跟随到酒吧门前。

  这间酒吧叫star,名字不错,这人应该有些品味。

  等他进了这里,却发现只有零星几人,放着舒缓轻松的音乐,而那个青年却不见踪迹,他还是留下来随便叫了一杯酒。

  但是他的到来,像是在平静的池塘中投下了鱼饵,没过多久原本寥寥无几的客人变得越来越多。

  就连音乐也像是起哄一般开始劲爆起来。

  随着周边的人越来越多,郁亦鼻息之间萦绕着的信息素也愈发让他觉得刺鼻。

  他隐隐约约觉得胃里有股翻江倒海的冲动,嘈杂的环境也更让他心烦意乱。

  松开握着酒杯的手,在口袋里掏出一盒烟,从里面随意地抽出一只直接点上了。

  重重吸了一口之后,郁亦漫不经心地吐出了一层烟雾,好像一切烦躁都随着他这一口烟消散。

  郁亦觉得自己缓解不少,正要站起身来往厕所走,抬头却见一名服务生站在自己面前直直的盯着他。

  嗯?普通Alpha?脸不错个子也高,信息素居然不那么刺鼻,这是要找他约 一炮?不如今天凑合一下?

  郁亦甚至已经等待面前的Alpha率先做出邀请。

  服务生却道:“先生,这里不允许吸烟,请到可以吸烟的场地吸烟。”

  郁亦拿烟的手一顿,他眉眼一弯,道:“好啊,我开房。”

  郁亦还没反应过来服务生说的是什么,嘴巴越过大脑率先开了口,却发现面前的服务生听完他的话后,脸色顿时有了变化,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郁亦掩饰掉眼中的情绪,轻咳一声回答:“抱歉,我本来是抽一口就去的。”

  “好的,先生,祝您今晚愉快。”服务生神色强做镇定地说道。

  郁亦从喉咙里闷出一声“嗯”,看着服务生转身离开了,他察觉到服务生的脚步比方才要快上一些。

  他嘴唇抿起,眼帘微垂,手指轻轻触碰香烟,盯着烟灰缓缓落下,就如同初雪一般宁静,与周围嘈杂的环境格格不入。

  接着,郁亦站起身,而关注他的人们自动给他让了一条路。

  郁亦站在洗手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伸出手从额头将刘海向后顺了过去。

  凑到镜子前,仔细看着自己,镜中人眉头皱着,脸色发白,神色有些复 杂,俯身起来,又重重吸了口烟后,将手中的香烟摁灭扔进了垃圾桶。

  解开两颗衬衫扣子,洗了一把脸,沾在刘海上的水滴顺着滴入锁骨处,让他有些发凉。

  再次盯着镜子中的自己,似乎面色好了一些,他微微蹙眉,只感觉今天诸事不顺,也该回去了。

  郁亦转身时,一个人突然撞进了他的怀中。

  郁亦一惊,眯起眼睛准备推开他时,怀中的人却抬起了头。

  这一刻,郁亦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了。

  要不是面前这人身上传来他极为喜欢的薄荷的味,都要怀疑是那个男人年轻的时候,他俩的眉眼像极了。

  五官轮廓同样分明而深邃,都长着一双锐利的鹰眼,但眼前青年的眸子却是冰蓝色。

  郁亦有些恍惚,但薄荷味又使他沉迷正要凑近点闻时,却被猛地推开,控制不住后退了几步,撞上了冰凉的大理石洗手台。

  接着,一声沙哑但语气饱含着无比厌恶的话语传入耳中:

  “滚开,别碰我。”

  一个劣质Alpha脾气还挺大,郁亦冷笑了一下,缓缓的又带着胁迫般威压的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

  面前的人微微颤抖起来,盯着他的眼里满是厌恶和恨意。

  这一瞬间让郁亦来了兴致。

  酒吧里的人群感受到这股压迫力大气不敢出一声,嘈杂的环境瞬间安静下来,只有音乐还在放着。

  他如同诱捕猎物一般一步步靠近,因为天性的压制,郁亦知道这人现在很难行动。

  在他触碰到这人时,这人却狠狠发力挣扎了起来。

  直接把郁亦撞了一个踉跄,他捂着发疼的胳膊,扯出一抹带着狠意的笑。

  啧,这死小子。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郁亦将这小子按在墙边,低头,嘴唇凑到他的耳边,缓声说道。

  等了半天都得不到回答。

  郁亦挑眉,接着一只手按着他,另一只手粗暴的捏着他的下巴,强迫这人抬头看他。

  却发现这小子眼神几乎是混浊不清,腿也在微微颤抖。

  嗯?这是被人下,药了?

  毕竟Alpha可是没有发 情期的。

  他摸了摸这小子的脸,凑上去轻轻咬了一口这小子的耳廓,极其暖昧的吹了一口气,将人拖回车里。

  郁亦开了房,直接将人甩到床上,去了浴室。

  等到他洗完,围着浴巾出来后,却发现床上这小子好像睡着了一样,又点上了一根烟,坐在床边仔细看这小子的样貌。

  手轻轻拨弄着他的刘海,抚平他皱着的眉头,却发现仔细一看其实根本不像,郁亦嘴角扯出一抹恶劣的微笑。

  有些恶作剧一样的将烟雾吐到这小子脸上,又转头弹弹烟灰,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回头却对上一双有些猩红的眼睛,床上之人传来的信息素,让郁亦神色微微有些变化。

  虽然很淡,但他对Omega的气味非常敏感,这是只有Omega才能发出的信息素,该死的这小子居然装Alpha。

  这明显是快要发 情了,他是不可能上一个Omega的。

  没想到居然还有长成这样的高大俊俏的Omega,说成是Alpha一点也不过分。

  只是一点气味但郁亦还是起了反应,现在还未完全发 情,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远离,然后叫人送来一只抑制剂。

  郁亦正要起身,却被身后之人按在床上,这小子凑到他的脖子处嗅着,有时还会轻舔一下。

  这Omega怎么回事,这是把他当做Omega了吗?

  还没等郁亦反应,这人却起身下床,摇摇晃晃地就要出门。

  这出门带着发 情期的气味,不得让其他ALpha艹死。

  郁亦立马下床阻挡这小子开门,却发现这小子嘴唇血迹斑斑,神色似乎已经有了些许清明。

  “你现在带着发 情的信息素出去会被其他Alpha强行标记的,我现在可以叫人带抑制剂过来,你不要担心我会碰你,我从来不上Omega。”

  这小子明显有些动容但看他的眼神还是有些不善。

  浴室的水声响起,想起那小子看他的眼神,郁亦笑出了声,发信息叫人送一只抑制剂过来。

  空气中还是飘散着那小子信息素的味道,郁亦的下 体硬的发疼,意识却依旧清明。

  他不可能对Omega有反应的,刻在骨子里的,都是那个男人带给他的。

  但现在他居然对Omega硬起来真是他未预料到的事。

  饱受煎熬的却不止郁亦一个,在浴室冲凉水的乔溪明,死死咬住嘴唇。

  他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自己出门明明打了抑制剂,现在却失效了,甚至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断片。

  引他发狂的正是外面那个男人的信息素。

  脑海中浮现小时候躲在柜子里看到的场景,满地的鲜血,那个恶魔的笑声,母亲的惨叫声,只因为母亲是劣质Omega。

  越来越无法冷静,心底隐藏的巨大恨意爆发出来。

  而屋内的郁亦被这突然浓烈的信息素弄得更是心烦意乱。

  他站起身来,去了床头拿跟烟点上,想缓解一下情绪。

  可还没吸上一口就被人猛地扑倒在床上,浴巾已经被蹭掉。

  两具火热的身体此时紧紧贴在一起,乔溪明低头狠狠咬住郁亦的肩头,郁亦闷哼一声。

  乔溪明感觉嘴里有了血腥味,让他恢复了一些神志,这才松了口。

  虽然这点小疼郁亦还是忍得住的,但还是让他有些生气。

  四目相对,却让他怒意一瞬间消退,脱口而出:“你想上我?”

  郁亦没有得到眼前之人的回答,但是他的眼神依旧很明确的在告诉他,他想上他。

  一个Omega居然想上他一个Alpha?

  但屋内薄荷味的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重,强烈的刺激让郁亦双眼有些发红,在他心中觉醒,脑海之间回荡着一句话:

  “想要...”

  于是郁亦抬头急切地吻上了乔溪明诱人的双唇,想更加深入时,乔溪明却猛然一把推开了他,甚至当着他的面擦了一下嘴。

  看着乔溪明那双勾人心魄的冰蓝色眼睛,即便这双眼睛如今在药物的侵蚀下变得有些蒙昧,但郁亦还是从中读出了一丝令他不满的味道。

  厌恶。

  那是发自心底里的厌恶之情,可郁亦,堂堂郁氏集团的总裁,最优质的Alpha。

  自分化完成之后就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在床上对他流露出厌恶的情绪。

  郁亦觉得应该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于是冷笑一声,开始疯狂宣泄自己的信息素。

  那是一种散发着玫瑰花香,却又充满凌冽攻击性的信息素,刹那之间便将小小的房屋完全填满。

  一时间,乔溪明就如同置身玫瑰丛中,任由那种芬芳粗暴的涌进鼻腔,同时又被无数锐利小刺刺痛着周身。

  倏然,郁亦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清凉的快感直冲大脑,让郁亦不禁有些恍然。

  他明白,这是乔溪明的信息素。

  屋内,热烈的玫瑰与冰凉的薄荷,两种截然不同的信息素相互排斥却又逐渐交融在一起。

  一如床榻上的二人逐渐吞噬殆尽的理智,两具肉体开始纠缠在了一起。

  这场性 事居然长达三天,在乔溪明的发,情期过去才彻底宣告结束。

  每次乔溪明在他身体,高,潮的时间都停留的无比长,甚至还咬上他的腺体处,让他有种在被人标记的感觉。

  醒来的郁亦依旧瘫在床上,呵,谁敢相信一个Omega居然靠艹了他三天度过了发,情期。

  都可以抓住送到铁床上研究了,这是他约过最荒唐的一个炮。

  揉了揉发疼的腰,点上一根烟,已经充到100%的手机,显示着早上9:42,还有几十个未接电话,尤其是他的助理盛由希打来的就占了大半。

  随意点了一条回了过去,没想到下一秒就接通了。

  “郁大总裁!您可想起小的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把我忘了呢!”

  电话那头传来盛由希阴阳怪气的声音,让他被烟呛了一下,叫了三天地嗓子更是有些喑哑,此时受到烟雾刺激,让郁亦咳嗽不已。

  盛由希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立马识相地噤了声,而郁亦咳嗽了一阵后也从电话里听到了带着担忧与关切的声音,“郁总,你没事吧。”

  “咳,我没事,我等会就去公司,需要签字的文件放在我办公室,我现在去处理。”

  郁亦又咳了一声,沙哑着回答完问题后便挂了电话,将手机随手扔到了一片狼藉的床上。

  自己也跟着成大字状躺了上去,良久才起身又重重吸了口烟。

  深深地吐出一口烟雾之后,郁亦便将烟摁灭,走进客房的浴室当中。

  为了将体内的东西都弄出去就已经用了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

  待到郁亦打理干净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此时的郁亦神智已经清醒了许多,看着那不堪入目的床单,精致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而私密处传来的阵阵刺痛更让他想将那小子送进研究院的强烈燃烧起来。

  大约一个半个小时之后,郁亦开车回到了公司,刚一进公司大门,他就看见盛由希满脸笑容地迎了过来。


标 签幻想 当我被Omega攻了后 顾槿弦 郁亦乔溪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