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小说_慕贞贞冉离安小说菠萝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92 ℃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小说_慕贞贞冉离安小说菠萝

慕贞贞冉离安小说

菠萝 著

连载中免费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是菠萝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冉离安慕贞贞,主要讲述的是慕贞贞和冉离安结婚三年,三年里,慕贞贞面对的是无尽的冷漠,每次缠绵,冉离安都选在了慕贞贞的排卵期,慕贞贞本以为冉离安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要个孩子,可直到冉离安的挚爱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慕贞贞才发现,原来这一切不过都是一场梦而已....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是菠萝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冉离安慕贞贞,主要讲述的是慕贞贞和冉离安结婚三年,三年里,慕贞贞面对的是无尽的冷漠,每次缠绵,冉离安都选在了慕贞贞的排卵期,慕贞贞本以为冉离安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要个孩子,可直到冉离安的挚爱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慕贞贞才发现,原来这一切不过都是一场梦而已....

免费阅读

  冉若菲早已站起身来,走到冉离安的身前,将他从宁羽婷的身边拉开,用十分霸道的语气说道:“哥,你怎么什么女人都往家里带?”

  冉离安宠溺地摸了摸冉若菲的头道:“菲菲,别乱讲。”

  冉若菲仰起头道:“哥,我没有乱讲!你带个这样的女人回来,贞贞嫂子该有多难过啊!”

  冉离安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慕贞贞一眼,她低垂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侧脸,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

  冉询皱眉道:“行了,别闹了!离安,你快些把人送走!”

  他和慕贞贞的父亲慕嵘是几十年的好友,无论如何,在这个家里他不会让慕贞贞太难堪。

  “乖,别闹了,我今晚再去陪你。”

  冉离安柔声劝慰着宁羽婷。

  “离安……呜呜……”

  宁羽婷居然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

  宁羽婷这一哭,冉离安立马就缴械投降了。

  他温柔地替宁羽婷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心疼地道:“好了好了,不哭了,你今天就跟我留在这里吧!”

  冉离安转头看向冉询道:“爸?”

  冉询知道,冉离安决定的事情,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也难以改变。

  罢了罢了,随他去吧,不要太过分就好。

  宁羽婷得到了能够留下来的许可,立马转涕为笑。

  她悄悄看了一眼声声讽刺她的冉若菲,想着她是冉家的千金小姐,是冉离安的妹妹,于是咬咬牙忍了。又将目光转移到了慕贞贞的身上,她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冷笑。

  关于慕贞贞的一切,她早已打探清楚了。

  不过是个被男友劈腿,闺蜜背叛,继母逼婚,才让她嫁给冉离安的可怜虫罢了。

  冉离安应该还像三年前一样,只爱她宁羽婷。

  而他对慕贞贞,只是因为家族利益,所谓的恩爱,也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装出来的。

  想来,成功取代慕贞贞成为冉太太,简直是易如反掌。

  想到这里,宁羽婷的嘴角勾起一抹快意的笑。

  晚饭很快就做好了,一家人都坐在饭桌上,宁羽婷向冉离安的身边又坐近了一点。

  她不断地往冉离安的碗里夹着菜,那亲密的样子,仿佛她才是家里的女主人一

  看见碗里摆着的一大块扣肉,冉离安微微皱了皱眉。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被慕贞贞捕捉在眼里。

  她知道,冉离安是不太喜欢吃肉食的,尤其是这种肥肥的扣肉,这下……

  “离安,你多吃点嘛。”宁羽婷还在撒娇。

  谁知下一秒,冉离安微微皱了皱眉,却还是将那一块扣肉送进了嘴里。

  慕贞贞的眼神一黯,为了心爱的女人,他还真是什么都肯干。

  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她却只觉得食之无味。

  吃过午饭之后,冉离安先是淡淡看了慕贞贞一眼,然后便一把打横抱起宁羽婷,向楼上卧室走去。

  慕贞贞也不死心的跟着上了楼,她倒是要看看这两个人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进门刚坐定,宁羽婷娴熟地跨坐在冉离安的大腿上,笑眼如丝的道:“离安,虚假的婚姻游戏你还没玩腻吗?”

  冉离安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慕贞贞,她像是没有听见宁羽婷的话一样,依旧面不改色地看着杂志。

  冉离安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不止一次地在心里问过自己,这个女人,她究竟有没有心?

  可他不会知道,她的内心,其实早已风起云涌。

  宁羽婷将手臂缠绕在冉离安的脖颈上,妖娆地笑道:“离安,你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场虚假的婚姻游戏,将我娶回家?”

  冉离安笑了笑,将宁羽婷轻轻地放在了沙发上,温柔地道:“听话,别闹。”

  慕贞贞以为她是能忍受一切的,她能忍受冉离安对她的冷漠,能忍受他对她一切的不在乎。

  但当他把别的女人搂在怀中,用温柔的声音哄着时,她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捧着杂志的手微微颤抖,鼻子也酸酸的,眼中泪意翻滚。她状似平静的放下手中的杂志,快步去了洗手间。

  关上门,慕贞贞终于抑制不住,失声痛哭。

  以前,无论他怎么伤她都好,她都可以承受得住。

  但是现在,他亲手带着别人来,将她已经结痂的伤口揭开。

  他怎么能这么残忍?

  待哭够了,慕贞贞便起身走出洗手间。

  却在开门的一瞬间,她感觉天旋地转,晕倒在地……

  醒过来时,慕贞贞发现自己躺在卧室的床上,冉离安正坐在她身边,往日冷漠的眉眼间竟然好像有焦急之色。

  他是在为她担心吗?

  她定了定神,隐含期待的再次向冉离安看去,却见他还是那副淡漠疏离的样子。

  慕贞贞自嘲着,她刚刚居然以为冉离安会担心她。

  “有哪里不舒服吗?”冉离安冷冷地问道,语气里没有丝毫关心,倒像是在嘲弄她。

  慕贞贞紧咬着下唇摇了摇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掉落出来。

  “你刚刚在哭?”

  冉离安用冷淡的语气问道。

  慕贞贞别过头,不想看冉离安那张冷漠的脸。

  “慕贞贞,你有什么好哭的?嗯?”

  三年来,他很少看见她软弱的模样,她向来都是一副强装坚强的样子。

  慕贞贞转过头来,看向冉离安英俊淡漠的脸,苦笑着问道:“冉离安,虚假的婚姻游戏好玩吗?”

  冉离安的表情微微一怔,随即又嘲讽地道:“好玩?你觉得好玩吗?我还以为你没有心呢。”

  “相比我来说,没有心的人应该是你吧。”慕贞贞反驳。

  冉离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慕贞贞,你不要忘记,当年在契约上签下名字,可是你自愿的,我并没有强迫你。”

  慕贞贞没有忘记,她怎么可能忘记。

  当时心如死灰的她签下的那一纸契约,犹如卖身契。

  慕贞贞冷笑道:“为你生下孩子,就能分到家产,还能自由选择是否离婚。这样的条件,确实很诱人。”

  她说谎了,她永远不会告诉别人,更不会告诉冉离安。

  当初签下那一纸契约,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曾在她被众人围堵嘲笑时挺身而出。

  于是当她知道她要嫁的人就是他时,她才毫不犹疑地签下了那一纸契约。

  可是到头来……

  冉离安冷漠的口吻打断了慕贞贞的思绪:“你是不是以为,只要在契约上签下名字,只要履行了契约上的条款就行了。而对于你的丈夫,你可以随意冷淡,丝毫不付出感情?”

  感情,他对她谈感情?

  慕贞贞抹去了脸上的泪痕,冷笑着道:“那你呢?冉离安,你又在这段婚姻中付出过感情吗?”

  “你觉得我没有?”

  冉离安挑眉反问。

  “如果你对我这个妻子,哪怕付出过一丁点的感情,我们都不会落到如今这般境地吧。”

  慕贞贞苦笑着,她心里的痛,冉离安永远不会懂。

  “呵,慕贞贞,你真的是没有心。如果不是宁羽婷的出现,你对我永远都是那副冷漠的样子。”

  冉离安表情淡淡,像在阐述一个事实。

  “冉离安,我想你误会了,我对你,对她,都没有任何的兴趣。”

  慕贞贞恢复了平淡的语气,语气里没有丝毫波动。

  冉离安的心像是被狠狠扎了下,他好看的眉头紧紧皱起,语气冷的好似极地的寒冰:

  “慕贞贞,如果作为妻子,你连最起码的嫉妒都没有,那这段婚姻也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了。”

  慕贞贞彻底呆住了。

  他说这话的意思,是要和她离婚了吗?

  离了婚,他就能另娶他人了是吗?

  冉离安起身离开了房间,只留给慕贞贞一个冰冷的背影。“离安,你怎么了?”

  看着冉离安脸上隐隐的怒火,宁羽婷小心翼翼地问道。

  “离安,是不是那个女人又惹你生气了?离安……”

  “羽婷。”

  冉离安打断了宁羽婷的话语,他的语气也不似以往那般温柔,而是带着点严肃的意味。

  宁羽婷被冉离安的严肃吓到了。

  “羽婷,慕贞贞她毕竟是我的妻子。以后在她面前,你给我收敛一点。”

  宁羽婷没有想到,冉离安居然会为了慕贞贞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

  他不是应该对慕贞贞毫不在意的吗?

  “离安……我……呜呜……”

  宁羽婷的眼眶又红了起来,她知道只要她使出这杀手锏,冉离安必定不会再对她多加责怪。

  毕竟,她是他的初恋啊。

  而且,他也曾发誓过,只爱她宁羽婷一人。

  “离安,我只是太想你了,才跑到家里来见你的,没想到反而惹得贞贞不开心了,对不起,是我不好……”

  “羽婷,不是这个,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事情。”

  宁羽婷怔了怔。

  “离安,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和她,难道不是契约婚姻,没有爱情吗?”

  冉离安皱眉,没有再回答宁羽婷的问题。

  “走吧,我送你出去。”

  冉离安拉着宁羽婷的手,牵着她到了院子里,唤来司机将她送回家去了。

  “爸,妈,我们先回去了。”

  冉离安向赵颂芝和冉询告别。

  准备去楼上卧室带慕贞贞一起回家,推开门,却发现她早已不在。

  “哥,贞贞嫂子她刚刚就走了,你没看见吗?”冉若菲站在他身后,凉凉的开口。

  “什么?你怎么不拦着?”

  冉离安的心情突然变得焦灼起来。

  这里是打不到车的,她又没开车来,她是想要走回家去吗?

  冉若菲一脸无辜:“贞贞嫂子她走得急,我拦不住。”

  冉离安迅速奔下楼,发动了车子。

  慕贞贞一边走着,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

  刚刚她没想那么多,就想快点逃离那个令她难受的地方。所以脑袋一热就跑出来了。

  而现在走在路上她才想起,这个地方是打不到车的。

  她也不想回头,于是便漫无目的地朝前走着。

  走在外面,她的心情起码能轻松些。

  冉离安,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对她如此冷漠,刚刚的意思却是要求她要对他付出感情,甚至去爱他?

  汽车鸣笛声突然响起,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唰”的停在了慕贞贞的身边。

  “上车。”

  一如既往冰冷的声音。

  慕贞贞不为所动,她觉得冉离安没有这么好心送她回家。

  “你是想走回去吗?”

  冉离安皱了皱眉,似乎有点不耐烦。

  慕贞贞终于还是上了车,她坐上了副驾驶位置,扣好了安全带。

  两个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话。

  到家时已经傍晚,慕贞贞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

  “要,我陪你吗?”

  冉离安磁性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慕贞贞下车的脚步一顿,这是打了一巴掌,又想给个甜枣吗?她没有理会,径直进了别墅里。

  汽车再次启动,这次,冉离安不再有丝毫停留。

  翌日。

  结束了一天繁忙的工作,慕贞贞准备打车回家。

  在公司的门口,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她的身前,慕贞贞疑惑地朝驾驶座上看去。

  居然是他——许遥之。

  “好久不见,贞贞。”

  许遥之干净温暖的笑容一如从前,照耀得慕贞贞心里暖暖的。

  “遥之哥哥,你怎么回来了?”

  他不是应该还在欧洲的吗?

  “回来办点事情,顺便过来看看你。”

  慕贞贞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

  “上车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西餐厅里,许遥之温柔地替慕贞贞铺好餐巾。

  “贞贞,你最近过得好吗?”

  许遥之还是和记忆中一样帅气出众,西餐厅里的女孩子时不时的都会偷偷看过来几眼。

  “我……还可以,挺好的,你呢?”

  “我也很好,就是有点想你,贞贞。”

  慕贞贞心下一暖,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记得她的。

  “贞贞,我听说你结婚了?”

  “嗯……”

  听见慕贞贞的回答,许遥之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失落。

  慕贞贞当然知道许遥之在想什么。

  他们自幼相识,青梅竹马。

  当时年幼的她以为,自己会一直跟这个对她无比宠爱的大哥哥在一起。

  长大之后,就嫁给他,就那样幸福地过一生。

  谁知道直到后来家中变故,母亲离世,父亲娶将美艳的继母娶回了家。

  许遥之也因为家族安排,远赴欧洲留学深造。

  他们从此分道扬镳。

  她在这之后经历的种种变故,许遥之都不知道。

  他更不会知道,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天真可爱的慕贞贞了。

  “许哥哥,我去一下洗手间。”

  慕贞贞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有点尴尬,她想走开缓解一下。

  洗手间里,一个女人正对着镜子补妆。

  女人收起了化妆镜,转过头,刚好与慕贞贞对上。

  “慕贞贞?”宁羽婷喊出了慕贞贞的名字,语气里满是戏谑,“你怎么在这里?”

  慕贞贞没有理会宁羽婷的提问,径自走向了洗手间格子里。

  世界真小,在哪里都能遇见不想遇见的人。

  难道她是和冉离安一起来的?

  思及此,慕贞贞在这个西餐厅里一秒也待不下去了。

  回到座位上时,慕贞贞拉起许遥之的手就要走。

  “贞贞,怎么了?”

  许遥之有些不明所以。

  “这么急着要去哪儿?”

  熟悉的声音传来,冉离安他果然在这里。

  慕贞贞转过身,看见了冉离安有些怒意的脸庞。

  “慕贞贞,你就这么饥.渴,丈夫一晚不回家,你就跑出来勾搭男人了?”

  许遥之皱眉:“贞贞,他是……”

  “我的丈夫。”

  慕贞贞回答了许遥之的提问。

  看见慕贞贞拉着许遥之的手,冉离安的怒意越发浓烈了。

  “离安,别生气嘛,为她,不值得……”

  宁羽婷的手紧紧攥着冉离安的衣角。

  冉离安不动声色地拉开了宁羽婷的手,走到慕贞贞身前,将她拉着许遥之的手用力扯了过来。

  “跟我回家。”

  “我不回去。”

  慕贞贞拒绝了冉离安,她无视了冉离安脸上的怒火。

  她不想再做一只软弱而任他摆布的绵羊。

  “你说什么?”

  冉离安居高临下地看着慕贞贞,语气凌厉逼人。

  “我说,我不回去。”

  慕贞贞抬起下巴,看着他怒意翻腾的眸子,又重复了一遍。


标 签总裁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 慕贞贞 冉离安 菠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