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小说_苏苒之秦无之昔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08 ℃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小说_苏苒之秦无之昔

苏苒之秦无

之昔 著

连载中免费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免费阅读,苏苒之秦无小说最新章节,主角是苏苒之秦无的小说《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作者是之昔,他的作品不蔓不枝,最后总有那么一个点睛之笔做结尾,精彩章节概述:苏苒之穿书了,成为了嫌弃少年仙君的无脑女配,当父亲弥留之际将她交给秦无之后,苏苒之开始攻略秦无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免费阅读,苏苒之秦无小说最新章节,主角是苏苒之秦无的小说《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作者是之昔,他的作品不蔓不枝,最后总有那么一个点睛之笔做结尾,精彩章节概述:苏苒之穿书了,成为了嫌弃少年仙君的无脑女配,当父亲弥留之际将她交给秦无之后,苏苒之开始攻略秦无了。

免费阅读

  然而天公不作美,人越是期待什么,事实就越让人失望。

  紧接着的四天不仅没下雨,日头还特别大,明晃晃的,照着人眼晕。

  “这样不行,明天就是原著中女主拿我簪子的时间了。”

  苏苒之今儿接的是在书院扫洒的活儿,不算太累,一般只需要上工半天,下午便可以自由蹭课。

  就算这样,忙碌了一上午的她颊边都被汗水浸湿了。

  她收工时一边规整着用具、一边在心里算着时间。

  可不管怎么算,时间都很紧迫。

  苏苒之想:“今天下午要是再不下雨的话,我怕是要彻底把凤钗拱手让给女主了。”

  有那位护短的长老在,她根本守不住发簪和火灵之气的。

  有那么一瞬间,苏苒之甚至觉得老天爷都在帮女主——明知道她的眼睛在雨天会展现特殊能力,却一连七天都不下雨。

  “难道说,必须按照原著剧情走,不能扭转?”

  “不,肯定有转机——”

  正在苏苒之皱眉思考时,一同做工的圆脸姑娘拍了拍她的肩膀。

  “那个……外门是你夫君吧,他好像在等你。”

  苏苒之赶紧转头一看,果然能看到一抹玄色的衣角。

  她给圆脸姑娘到了谢,把水桶放好后,擦了擦手出去了。

  -

  圆脸姑娘看着苏苒之和秦无一同远去的背影,眼神中充满疑惑:“我怎么感觉她没有传闻中那么嚣张跋扈、不通人情呢?”

  亏她刚刚提醒苏苒之的时候还做了好几秒的心理准备。

  苏苒之不知道,圆脸姑娘回去后给她夫君说了这件事:“她干活虽然不熟练,但也绝对是认真的。而且最后还给我道谢了,跟小凤、丫丫她们说的完全不一样。”

  “盈儿,多吃点肉,补补。”

  圆脸姑娘叫周盈,她看着碗里的红烧肉,说:“相公,你怎么又岔开话题!我还在说苏苒之的事情呢。”

  她相公国字脸,看起来颇为稳重老成。

  但老成的相公面对年纪不大、喜欢钻牛角尖的小妻子,依然时不时的无奈一下。

  国字脸男人见妻子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看着自己,解释说:“虽然我不掺和你们女人家的事情,但苏苒之我是知晓的,因为她夫君是秦无。”

  周盈点点头:“嗯嗯。”

  “秦无今年才不过二十二,年初时他的演武场排名是第十位。”

  周盈还是向着自己夫君的,她说:“相公你也不差啊,第十六,很强了。”

  天问长外门弟子共有一百二十多位,演武场排名每年一换,能进前二十都很强。

  国字脸男人摇摇头:“我今年三十七岁、排在第十六位,秦无不过二十二岁,这中间的差距是你想象不到的大。”

  周盈忽然想到了什么,说:“不对,你之前不是说演武场排名只对弟子自己公布,其他人无权知晓吗?”

  国字脸男人脸上表情凝滞了一秒,才悄声说:“我今年年初在演武场修炼,不小心睡过了,回家时路过管事的屋子,听到管事在给内门长老汇报说秦无实力很强。”

  周盈:“……”

  国字脸男人都说了一半,索性直接说完:“后面我还听到一句,说是天问长每一位三十岁以下、演武场排名在前十的弟子,最后都能成功‘踏仙途’,进入内门。”

  作为修士,只有成功‘踏仙途’了,才算真正走上了修仙这条路。

  才有资格去寻求那飘渺的长生。

  不过,国字脸男人没说的是,他感觉秦无最近展现出来的实力,比年初那会儿更强了。

  ——秦无应该距离外门弟子‘灵满外溢’的大圆满境界不远了。

  国字脸男人推断,他可能用不了十年就能修炼至圆满,然后成功‘踏仙途’了。

  然而,他们都不知道,秦无早在五年前就修炼到了‘灵满则溢’的境界。

  原本他可以一举冲破周身十四条经脉上的三百六十一个穴位,直接踏仙途。成为内门弟子。

  但秦无当时总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对。

  于是他强行压住自己的境界,不断的接外出任务进行历练。沈姑姑就是他当时历练途中随手救下来的。

  两年后,秦无总算意识到,自己是心境还没修炼到家。

  ——真正的踏仙途,应该是心境和外在修炼齐齐到了一个突破的境界,水到渠成的踏仙途。

  而不是拼命用灵气冲击穴位的踏仙途。

  因此,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不断的外放、吸收灵气,让自己的身体处于一种偶尔虚弱、偶尔强横的状态。

  在反复的过程中不断体味自己的心境变化。

  也算修心了。

  -

  不等周盈询问‘秦无强是强,可这跟苏苒之有什么关系’。

  国字脸男人就给她喂了一块肉,说:“他们这些能踏上仙途的人,跟我这种凡人不一样。一旦成功沟通天地踏仙途了,那夫妻之间就会被天道牵绊,修炼虽然还是各修炼各的,但若是其中一方造孽了,那就会反噬道侣。”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妻子一眼:“所以,秦无成亲肯定不会娶她们口中那种不分是非、善妒、还飞扬跋扈的女人。”

  因为,这样不分是非的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毁掉一个修士一辈子的心血。

  这也是很多能踏仙途的人不愿意成亲的原因。

  他们不想因为别人的过失而毁掉自己成仙机缘。

  演武场的管事肯定跟秦无说过成亲利弊,但他依然选择了娶苏苒之。

  这不就从侧面证明苏苒之心眼儿绝对不坏、不毒吗?

  周盈匆忙的吞下嘴里的肉,“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害她听信了大家的话,一直都把苏苒之当洪水猛兽一样避着。

  国字脸男人苦笑,“我哪知道你会信她们的话?分辨一个人值不值得交往,难道不应该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心去判断吗?”

  再说,他虽然钦佩秦无,却也没想着让妻子去抱秦无妻子的大腿。

  作为男人,他能保护自家夫人一辈子衣食无忧。

  周盈词穷:“……”好吧,不跟老男人讲大道理。

  国字脸男人叮嘱道:“盈儿,切记,这件事不能说出去。”

  “我知道我知道,反正我平时也不跟她们小群体一起玩耍,跟苏苒之接触就更少了,不会说的。”

  -

  苏苒之中午吃完饭,没有再拿着凤钗一直研究。

  甚至还拒绝了秦无问她下午要不要一起去书院听课的要求。

  “我想去菜园那边的石板上练字。”

  说是菜园那边,其实距离菜园有好长的路,都快下山了。

  秦无没勉强她,主动收拾了碗筷:“好。”

  菜园边有一条小河流淌而过,用河里的水灌溉浇水也很是方便。

  下游还有一块大部分地方比较平整的石板,苏苒之偶尔来了兴致,会过去练字。

  舞剑和练字是爹爹从小教她的技能。

  每每她想偷懒,爹爹都在旁边举个鸡毛掸子守着她,练好了才准她玩。

  现在爹爹不在,苏苒之肯定还是要找时间练的。

  此前舒玉和甩鞭姑娘来找麻烦的那天早上,她就来练过字。

  她把毛笔和砚台放在竹篮里,用帕子盖上,就跟秦无一起出门了。

  临分开前,始终闷不吭声的秦无再次开了口:“如果有什么事,直接去书院找我。”

  他也看出了苏苒之的心不在焉。

  苏苒之闷闷的点了点头,她想笑笑说没事的,但她发现自己根本扯不出一个笑容。

  这会儿,已经不是凤钗三两银子的问题了。

  苏苒之想,如果这次自己必须跟女主撞上,当了她又蠢又惨又穷的对照组。

  那下一次估计也会莫名其妙的走剧情。

  明明想避、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让人很窝心。

  苏苒之说:“练字会让我心态平和,我去练练字就好。”

  “嗯。”

  -

  苏苒之半蹲在石板边,单手拿着墨块,一下、一下的开始研磨。

  周围依然炎热,但有溪水、蝉鸣、鸟叫相伴,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苏苒之拿起了笔,沾饱墨水,没有像练字那样舒缓的写,而是手臂快速挥动,一个劲气十足的狂草出现了——‘静’。

  静心。

  越是到这种紧迫的关头,就越是不能着急。

  不然连最后一丝翻盘的机会都会丧失。

  苏苒之不知道写了多少个‘静’字。

  她也不知道多少次掬水来冲洗掉满满一石板的字,然后重新再写。

  不知不觉中,字体由最开始的狂草,逐渐转化为了笔锋锐利、棱角分明的柳体。

  可仔细看去,这跟柳体又有些许不同。

  笔法中夹杂了苏苒之自己对‘正气’的理解。

  此刻分明十分炎热,但苏苒之连汗都没出一滴。

  她现在进入了一种十分玄妙的状态。

  先破后立,不过如此。

  一阵山风吹过,拂动着苏苒之的发丝。

  她恍然未决。

  苏苒之这会儿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笔尖上——那里不知何时居然变成了金色!

  虽然她从未接触、也从未见过这种场景,但这金光因她而起。

  苏苒之感觉到,自己内心跟天地产生了一丝共鸣。

  “这就是功德。”

  “是我的功德。”

  隐隐地,苏苒之还察觉这丝功德的源头在幼狐身上。

  苏苒之来不及细想,直接从怀中掏出发簪,她不需要懂,只需要本能的把笔尖点在凤钗上。

  “用我的功德裹住里面的火灵之气,就算是内门长老,也发现不了!”

  苏苒之很显然是想避开被夺凤钗这个大剧情的。

  但如果避不开,被强迫走剧情,她也不虚!

  现在,她倒是有些期待明天在土地庙会发生什么了。

  苏苒之拿着凤钗。

  这会儿她笔尖上金色的功德已经把凤钗从梢到尾、从上到下,覆盖的完完整整。

  虽然她依然看不见里面的气,但此刻因为有了功德的包裹,苏苒之能稍微感受到内部那灼烧、滚烫的热浪。

  “原来这就是火灵之气。”

  此刻,苏苒之还没从刚刚那玄妙的状态中出来。

  她只是觉得蹲得腿麻了,再加上心里惦记着的事情终于有了着落。

  心境平和下来、心态也跟着放松,便直接席地而坐。

  如果有人在这里,恐怕会惊讶的发现,石板上的水渍和墨迹根本没有接触到苏苒之的裙裾。

  就好像苏苒之身边有一层看不见的气浪,把水墨轻柔的扶开来一样。

  然而苏苒之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依然一手执笔,一手拿凤钗。

  一心感受凤钗中的火灵之气。

  “根据原著描写,明日应该是女主的师父先发现了我这凤钗里的火灵之气,直接拿去助女主突破。”

  那这岂不是意味着,凤钗里的火灵之气可以让一个修行半吊子的人,直接踏上仙途?!

  苏苒之想:“秦无比女主修为高,这要是给秦无突破,作用一定比给女主大。”

  抱着这个想法的苏苒之完全没注意到被功德包裹起来的火灵之气颤抖了一下。

  它好像在害怕,或者悲怆着什么。

  但也就只有轻微那么一下。

  随即就被凤钗给束缚、封印住了。

  -

  苏苒之把凤钗插在发髻间,双目定定的看着笔尖还剩余的小半金色。

  在她的注视下,功德缓缓消退,笔尖也恢复之前的黑色。

  但苏苒之能感觉到,那功德并没有消失,而是回到了自己身体里。

  她捏着笔,尝试再次凝聚功德,却始终不得要领。

  笔尖再无任何变化。

  “难道说,我凝聚功德跟笔没关系?”

  她又尝试着在指尖凝聚,但依然没有反应。

  就连双目间都凝聚不了。

  苏苒之放弃尝试了。

  苏苒之不过是刚刚才得知自己体内居然有功德,至于怎么凝聚,怎么应用,她完全不得要领。

  不过,苏苒之也不气馁。

  她放下笔,抬手在眉骨处搭一个凉棚,心道:“我今儿方才知晓,此前因为我改了幼狐命运,才获得了一缕功德。这已经是意外之喜。”

  至于这功德怎么用,怎么再获得更多的,她有的是时间慢慢研究。

  “有机会我一定要继续帮助幼狐。”

  这是她对这些功德的答谢。

  -

  秦无今儿下午少听了一堂课,早早的从书院出来。

  他还是不放心,打算去菜园那边看看小妻子。

  半途中遇到了眉间挂着浓浓愁色的李大哥。

  就是上次给他们家送鸡蛋的李大嫂的夫君。

  李大哥原名李四柱,他是天问长三十多年前开山门、招收弟子时被选进来的。

  此前他是大安国赛东省五羊府的农户之子。

  秦无还记得他七岁时候,李大哥介绍自己时说:“我四柱属土,本来一辈子就该耕地种田,哪想到居然被测出有修仙机缘,就跟随天问长的李长老上山了。”

  但很明显,他也只是有修仙机缘而已。

  因其天赋不够,如今三十九岁了还没成功踏仙途,一年后就得下山另谋出路。

  这是天问长的规定,但凡外门弟子四十岁以上还没成功踏仙途的,都得下山回家。

  除非被选中成为管事。

  李四柱见到秦无,也不藏着,直接跟他说:“今儿外门总管事找我了,说最近外门的所有管事位子都没空缺,就算我在外门风评还行,明年也可能留不下来。”

  留给外门弟子当管事的职位本来就少,之前留任的管事不走,他们就算是想留,也留不下来。

  他垂着头,叹气:“你嫂子还一直以为我会当仙人啊,平时回家啥活儿也不让我干,天天给我炖肉,催我修炼成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交代。”

  要是苏苒之在这里,绝对会想,之前李大嫂可不是这么跟她唠嗑的。

  嫂子说的是李大哥天天只知道修炼,不知道心疼人。

  但不管怎么说,两口子说起对方的时候,眼里都是带着自己都不易察觉的温柔的。

  这就是夫妻。

  秦无思考了一下,说:“还有一年,有机会。”

  李大哥摆摆手:“不用安慰,我扛得住,我在这外门就跟你能说得上话,这话也只能跟你说说,哎。”

  -

  秦无没再说什么,拐弯去菜园找妻子。

  快到苏苒之平日练字那儿的时候,苏苒之的身形还被花草树木遮掩着呢,她哼的小曲儿就先传了出来。

  单单凭这唱曲儿的声音,就给人感觉苏苒之现在心情不错。

  秦无有些诧异,分明午时那会儿还愁云压顶啊。

  不过,小妻子心情能恢复就比什么都好。

  他拨开肆意生长的野草、树杈走过去。

  苏苒之这边已经收拾好了砚台、洗干净了毛笔,装在篮子里准备回家了。

  转头看到他后,苏苒之眉梢微微挑起,歪着头看他。

  秦无默了,上前两步接过妻子手中的竹篮,小声说:“来接你。”

  ——七天前午时下暴雨,秦无在门外等妻子下工,那会儿苏苒之问他‘来接我的’,他沉默着过去了。

  今儿是实在避无可避,闷葫芦只能说话了。

  -

  晚上休息前,苏苒之面朝着秦无,说:“你明天有什么计划?”

  “书院。”

  这就是去书院听课的意思。

  苏苒之当真觉得秦无自制力是真的强。

  居然能风雨无阻的每天不是去书院、就是去演武场,回家后也都在修炼的。

  至于接活儿赚评分,他五年来外出拼命了那么多次,已经攒了不少,够他一两年的开销。

  不然把新婚妻子抛在家,自己一个人外出做任务,也不太合适。

  苏苒之今儿动用了功德,虽然白天没什么感觉,但这会儿睡觉时,她感觉自己比往常要困一点。

  应该还是损耗了一部分体力和精力。

  她只来得及嘟囔一句“我明天不做工”,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不做工,应该就接触不到女主一行人了吧。

  秦无那边叹了口气,良久传来轻轻一声:“好。”

  然而,直到半夜,他眼里也没有丝毫睡意。

  他想,心境到底什么时候能突破。

  苒苒年纪还小,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候,确实不该整日做工了。

  -

  秦无并不知道,此刻,大安国首都。

  已经入睡的钦天监的老道突然睁开眼,眼底一片震撼。

  “魔气?!不对,算不出方位,跟今天午时的清气一样,算不出方位!”

  大安国突然多了一位不知名的仙人,这是好事。

  毕竟若是大安国受强敌侵犯、气运有损,仙人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但这魔气……

  怎么也出现在大安国了啊?!

  同时,一只巨大的凤鸟嘶鸣一声,凤眸里满是凌厉:“魔,千年前不都诛尽了吗?”

  他想扇动翅膀飞高了巡视魔气,但却只能飞几米高便摔下来。

  原来,他翅膀上的羽骨已经被根根除去!

  “我恨魔!”这么说着,他眼底却惧意更浓。

  要不是因为魔,他堂堂上古大妖,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地步。

  除了人、仙之外,妖族虽然经常作恶,但也被人族所容纳。

  因为,妖可以有自主意识,控制本性,可以从善。

  但魔不一样,魔只会勾起人、妖、仙心中最阴暗的想法,一旦有魔气溢出,那么此地必将大乱。

  这会儿,除了钦天监和凤鸟外,不少深山老林里隐居的老怪物也都察觉到了魔气。

  就连天问长的大长老也察觉到了。

  但若是修炼没到家,比如掌门和其他长老,便感觉不到这突如其来、又突然消散了的魔气。

  大长老算了整整一晚上,也没算出这魔气到底因何而起,又躲藏在何处。

  他绝对想象不到,魔气就在他天问长门派里。

  -

  苏苒之早上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不对,准确来说是‘哐哐哐’拍门。

  “这屋子里有鼻息,别装了,快开门。”

  她昨天动用了功德,一晚上睡得特别沉,一个梦都没做。

  这会儿醒来倒是精神饱满。

  她问:“谁啊?”

  “内门李长老叫三个女子跟随他去捉妖历练,就差你一个了。”

  苏苒之:“???”

  果然强行走原著剧情。

  她下炕穿好衣服,头发随意的绑起来,净了脸后开门:“这位大哥,我一届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只会缝缝补补,我还是不去捉妖了吧。”

  来人态度强硬:“不行,这是咱们内门长老今早临时刚下的要求。给你们算三十评分,全都得走。”

  这捉妖说的好听,其实就是让三个弱女子当诱饵。

  不过有长老出手,肯定可以护大家周全就是。

  此前天问长的力堂也出过类似任务,一般都给20-30个评分不等。

  接的人还不少。

  苏苒之这是被迫接活,她说:“大哥给我通融些时间,我刚起,吃点东西垫肚子。”

  “行吧,给你一盏茶的功夫,一会儿去院子口等着,千万别让长老等你!”

  “是,大哥,我晓得。”

  虽然苏苒之之前想过把凤钗埋了,等剧情过了再挖,但难保埋了之后还是会被女主给挖出来。

  毕竟这剧情要强行走,她暂时还真的没法抗衡。

  就跟今天要去‘捉妖’一样。

  结果都是她得去土地庙。

  她赶紧刷了牙,拿起一块饼子开始啃。

  临走前,苏苒之想了想,还是把凤钗带上了。

  这上面的功德她是可以感应得到的,身体里的功德她根本感应不到,也不知道怎么调用。

  还是拿着保险一点。

标 签言情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苏苒之秦无 之昔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