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夏沐厉靳寒小说_霸总的绝色小妻夏沐厉靳寒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14 ℃
夏沐厉靳寒小说_霸总的绝色小妻夏沐厉靳寒

霸总的绝色小妻

夏沐厉靳寒 著

连载中免费

夏沐厉靳寒小说《霸总的绝色小妻》在本站可以畅快阅读全文了,这部最新的总裁豪门言情小说又名《念你情深意长》,网络作家马语孝为我们带来这部受读者欢迎的现言好书,夏沐厉靳寒小说全文精彩内容概述:前世的夏沐被厉靳寒困在身边,每天经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这个男人的心仿佛是铁做的,因为一场误会就可以把她压在床上整整七天七夜,最后她被他囚禁起来,重回一世的夏沐还会遇见厉靳寒吗……更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夏沐厉靳寒小说《霸总的绝色小妻》在本站可以畅快阅读全文了,这部最新的总裁豪门言情小说又名《念你情深意长》,网络作家马语孝为我们带来这部受读者欢迎的现言好书,夏沐厉靳寒小说全文精彩内容概述:前世的夏沐被厉靳寒困在身边,每天经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这个男人的心仿佛是铁做的,因为一场误会就可以把她压在床上整整七天七夜,最后她被他囚禁起来,重回一世的夏沐还会遇见厉靳寒吗……更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网~

免费阅读

  书房内亮着昏黄的光,将一切笼罩在一种颓废之中。

  夏沐看着已经消失了半个月的男人……

  不知是不是光线太暗的原因,他看上去有些憔悴,周身散发着安静至极的气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夏沐觉得自己大概出现错觉了。

  她对厉靳寒的状况一点都不关心,即便他要死了,都跟自己没关系。

  “厉靳寒,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去维也纳。”夏沐的声音冰冷而坚定,带着一如既往的恨意。

  这个男人一消失就是半个月,刚回来就要她去维也纳,往后余生永远不准再入境华夏国。

  呵,他永远都是这样霸道……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厉靳寒身子靠着椅背,仿佛依旧是那个帝王一般的男人,“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自由吗?”

  他轻轻攥着双拳,忍着心口那里爆发的剧痛,继续开口:“只要你答应去维也纳,我便将自由还给你。”

  夏沐闻言,心口那里有什么一点一点澎湃起来。

  十六岁那年,她被厉靳寒强硬带到这里,整整九年,她被他困在身边九年了。

  她不止一次逃走,却始终无法逃离他的魔爪,如今,他却说要给自己自由。

  只是一瞬间,夏沐便知道这只是假象而已。

  她看着厉靳寒的眼神多了一丝丝嘲讽,“厉靳寒,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闻言,一直站在厉靳寒身边的苏律忍不住开口:“小姐,先生这么做是想保护您啊。”

  这里太危险了,先生安排好了一切,将您送到最安全的地方,即使从今以后先生不在了,他依然是您今生最大的保护伞。

  夏沐却冷笑了出来,仿佛听到了这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保护我?厉靳寒,伤我最深的人难道不是你吗?在你身边这九年,我生不如死,是你毁了我,毁了我的爱情,是你夺走了我的自尊和自由,是你亲手摧毁了我最宝贵的一切,现在你又想给我换个囚笼,是吗?”

  女孩的控诉字字诛心,厉靳寒一直挺拔的身子,肩膀不由轻颤起来。

  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俊颜之上突然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下一秒,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

  那血,是乌色的。

  夏沐先是一愣,这画面真的吓到了她,她不由倒退几步,耳边这时响起了苏律撕心裂肺的声音,“先生!”

  厉靳寒怎么了?

  夏沐倒吸了一口气,几步上前,这才看清楚厉靳寒那张脸已经毫无血色,犹如一张白纸。

  他看上去真的像是要消失了一般。

  夏沐心底有什么汩汩流过,像是预感到了什么,突然问道:“厉靳寒,你快要死了是不是?”

  “夏小姐!”苏律的声音里没了往日的尊敬,看着夏沐的眼神带着一丝丝的控诉。

  厉靳寒抬了抬眸,迎上夏沐的视线,“你希望……”

  我死吗?

  可终究,他没有力气问出来了。

  而答案,他早已知晓,在知道她对自己下毒的那一刻……或许,是更早的时候。

  夏沐却知道厉靳寒想要问什么。

  她希望他死吗?

  没错,她希望他死!

  夏沐的眸底燃起了憎恨的火苗,“是,我希望你死,厉靳寒,我希望你不得好死!”

  她大喊了出来,因为过于激动,眼泪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

  “在你身边这九年对我来说就像地狱一样,厉靳寒,你就是魔鬼,如果可以,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你,现在你终于要死了,我也终于自由了……”

  “夏小姐!”

  苏律看着怀里奄奄一息的厉靳寒,一个从来不曾哭过的男人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先生?先生为你做了那么多,那么爱你,你以为你给先生下毒先生不知道是吗?他只是不说,怕你成为整个厉家的敌人,如果不是先生让我……”

  “你说什么?”夏沐满脸迷茫。

  什么下毒?

  她从来没有给厉靳寒下毒。

  可是……

  下一秒,夏沐忽的想到了什么,神色之间的迷茫瞬间变成了难以置信。

  难道是……

  她不可置信地摇头,一步一步倒退,厉靳寒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带着难以割舍,他想要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却已经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她正在一点一点退出他的人生。

  终于,她的身影消失在了他模糊的视线里。

  沐沐,再见。

  “苏律,替我护她……一世周全。”

  ……

  夏沐一路来到萧纪堂的公寓,有件事她必须弄清楚。

  可是门一开……

  床上痴缠在一起的男女先是一愣,下一秒萧纪堂便恢复从容,十分淡定地放开了身下的夏汐,拿过一边的睡袍套上,几步来到夏沐的面前。

  “厉靳寒已经死了?”萧纪堂问得很有把握。

  厉靳寒不死,是绝对不会允许夏沐有机会来找他的。

  夏沐的大脑一片空白,直到闻到了萧纪堂身上那股恶心的味道,她的大脑才恢复运转。

  她深爱的男人,竟然和她的堂姐背着她,他们都是自己挚爱的人啊!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小沐,你别生气呀,今天是你恢复自由的日子,我和纪堂也是替你开心,事先替你庆祝一下。”夏汐穿上睡衣走到萧纪堂身边,笑得无邪。

  “贱人!”夏沐又痛又恨,抬手就朝夏汐的脸抓过去,手腕却在半空中一紧,被萧纪堂紧紧攥住,紧接着被用力甩了出去。

  她顺着那股力道撞到了一边的柜子上,然后跌倒,痛得伏在地上无法站起身。

  头上这时响起了萧纪堂残忍无情的声音,“夏沐,你才是那个贱人,我从未爱过你,我爱的人从始至终都是小汐。”

  夏沐听到这句话,已是肝肠寸断。

  他从未爱过她?

  萧纪堂居高临下看着夏沐,笑得冰冷,“我可没有厉靳寒的本事,竟然会爱一个白痴爱到连自己生命都可以牺牲的地步。”

  夏汐也笑了出来,“是啊小沐,我还真是羡慕你呢,厉靳寒明知道你在他的食物里下毒,竟然还把你留在身边。”

  “不过那种毒是慢性的,厉靳寒发现的时候,已经无药可治了,就算杀了你也没用,还不如继续把你留在身边折磨你。”萧纪堂说得讽刺。

  慢性毒药……

  夏沐终于明白,厉靳寒突然死亡,确实是因为中毒。

  她恨厉靳寒,恨他毁了自己的一切,恨不得杀了他,可却从未真正想过要厉靳寒的命。

  “是你们,你们利用我!”

  这一刻,夏沐什么都知道了。

  她深爱的人,她一直视为亲生姐姐的人,一直在利用她。

  是萧纪堂让她在厉靳寒的饮食里下药,那药也是萧纪堂给她的,他还说那是催眠的药,只要厉靳寒被催眠了,就会放了她。

  原来,厉靳寒的死真的跟她有关。

  夏沐心口一痛,呼吸不得。

  厉靳寒,我恨你,可我也对不起你。

  萧纪堂忍不住为夏沐拍手,“你终于聪明了一次,厉靳寒死了,他的家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很快就会下去跟你的父亲团聚了。”

  爸爸?

  他们杀了爸爸?

  夏沐心跳一滞,痛到极致,一口鲜血忽的喷出口中。

  夏汐厌恶地往后退开一步,声音也冰冷了一分。

  “夏沐,你爸已经死了,你要是孝顺呢,就别等厉家的人动手,自己解决吧,像你这种废物,活在世上也没什么用,我不妨告诉你,你爸爸当年贪污公款,因此家族地位急转直下,就是我收买了你那个亲爱的后妈从中动的手脚,他还妄想翻身,我看你还是下地狱陪他翻身吧。”

  “啊!我杀了你们,我杀了你们!”夏沐嘶吼出声,猛地站起身,拼尽全力朝萧纪堂和夏汐冲了过去。

  “纪堂救我!”夏汐尖叫出声。

  混乱之中,萧纪堂一脚踹到了夏沐的小腹上,没有一丝怜惜。

  厉家和萧家做了这么多年的对手,如今厉靳寒解决了,这个女人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况且她在自己家族没有一丝地位,身子还被厉靳寒玩弄过,这样的脏女人留在世上只会成为他的污点。

  思及此,萧纪堂心底杀气升腾,一把拎起夏沐,用力推了出去,夏沐的额头重重地撞到了墙壁上,顿时,鲜血四溅。

  她顺着墙壁倒了下去,渐渐模糊的视线死死盯着那两个人。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让这两个人血债血偿!

  一道沉重的力量压下来,夏沐猛地睁开双眼,一个满脸挂着猥琐笑容的男人映入了她的眼帘。

  “滚开!”夏沐本能地挣扎,还来不及多想什么。

  猥琐男笑得轻蔑而又下流,“装什么清纯?是你们花钱雇我上你的,现在又想当贞洁烈女?”

  夏沐一怔,这句话听着有点耳熟。

  套房的门在这时从外面被推开,夏沐闻声看过去,一下子便撞进了一双漆黑盛满阴冷的眸子里。

  厉靳寒!

  他不是死了吗?

  等一下,她不是也死了吗?

  原来真的有重生一说。

  怪不得她觉得一切有点熟悉。

  她的重生也够操蛋的了。

  前世她被厉靳寒困在身边,天天要死要活想要厉靳寒放了她,今天就是宁韵兰说帮她找个男人制造出轨的假象,给厉靳寒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这样厉靳寒就不会要她了。

  却没想到这个猥 琐男收了钱,又起了色心,在跟他撕扯的时候,厉靳寒进来了。

  虽然她根本没和猥 琐男发生关系,却还是承认了,只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让厉靳寒跟她分手。

  夏沐记得清清楚楚,上一世,厉靳寒看到这幅画面确实怒火滔天,但是没有跟她分手,而是强硬地带着她去登了记,把她压在床上整整七天七夜,最后她被他囚禁起来……

  而宁韵兰,就是她亲爱的后妈。

  “你爸爸当年贪污公款,因此家族地位急转直下,就是我收买了你那个亲爱的后妈从中动的手脚。”

  夏汐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心底恨意升腾,夏沐眸色变冷了一分……

  现在想来,这个猥琐男敢对她下手,也是宁韵兰在背后教唆的。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继续傻下去了。

  收起短暂的回忆,夏沐猛地将身上的猥 琐男推开,冲下床朝厉靳寒跑过去,躲到他的身后,颤抖的声音带着哭腔,“靳寒,救救我!”

  这一瞬间,夏沐很明显感到周身被一股冰冷的气息包围着,冷得彻骨。

  厉靳寒生气了。

  前世,她很害怕这样的厉靳寒,但现在她不能害怕。

  比起那些将她当成傻逼一样利用的仇人,厉靳寒真的好太多了。

  厉靳寒微微侧头,垂眸看着夏沐,那双狭长的眸子里一片幽暗。

  虽然知道现在不能怂,但夏沐的心跳还是加快了一些。

  他是不是怀疑了?

  却还不等她开口解释,那个猥琐男已经啐了一口,指着夏沐的鼻子怒道:“你特么说什么呢?是你花钱让我上你……”

  “你胡说!”夏沐吓得浑身是汗。

  她偷偷瞟了一眼厉靳寒,果然,男人的脸色更黑更可怕了。

  咽了口口水,夏沐连忙说道:“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副尊容,我会花钱让你玷污我?要上也是我老公上我!”

  厉靳寒:“……”

  微微怔了一下,厉靳寒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突然性情大变的女孩,冰冷的视线落到了猥琐男的身上,薄唇微启,寒声开口:“苏律。”

  下一秒,厉靳寒的特助苏律便走进来,直接将猥琐男拽了出去。

  门关上的那一刻,外面传来了猥琐男杀猪一般的惨叫,夏沐吓得一激灵。

  前世,宁韵兰就一直跟她说,厉靳寒这个人心狠手辣,跟在他身边绝对没好下场,她那个时候还是傻逼,对宁韵兰的话深信不疑,总是想方设法逃离厉靳寒。

  不过,虽然宁韵兰只是想给她洗脑,不想让她背靠厉靳寒,但话是没错的,这男人确实可怕。

  厉靳寒之所以会过来,就是宁韵兰带来的,宁韵兰教她出轨好让厉靳寒来捉奸……还真的捉到了。

  前世夏沐死鸭子嘴硬,这一世,她选择为自己辩解。

  “靳寒,我……我们交往已经两年多了,所以今晚我在这里开了房间,但是我不好意思叫你过来,就让阿姨带你来了,却没想到我会被那个登徒子跟踪,我跟他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厉靳寒垂眸看着夏沐,在女孩的眉间,他能看出她情绪的变化……她感到自己过于轻率,继之以小心翼翼,而后又是对自己此番行为的一丝羞赧。

  只一眼,厉靳寒就发现她的不对劲。

  她之前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不肯留在他身边,所以厉靳寒并不相信面前这个女孩心思真的像她所表现出来的那般。

  他的眼神太过深邃,让人看不出一点情绪来,却轻而易举能将人看透一般,这让夏沐紧张起来。

  她硬着头皮问道:“你生气了?”

  厉靳寒并未言语。

  夏沐提了一口气,暗自心道今晚一定要将厉靳寒麻痹过去,否则她就会被厉靳寒压在床上七天七夜,想想就发怵。

  就在夏沐小脸上露出要说话的表情时,厉靳寒那双寒眸突然变得更加深邃。


标 签言情 霸总的绝色小妻 夏沐厉靳寒 霸总的绝色小妻夏沐厉靳寒小说 夏沐厉靳寒小说全文免费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