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热门推荐彦兮钟子渝小说_琴瑟和鸣彦兮钟子渝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40 ℃
热门推荐彦兮钟子渝小说_琴瑟和鸣彦兮钟子渝

琴瑟和鸣

彦兮钟子渝 著

完本免费

小说《琴瑟和鸣》的主角是彦兮钟子渝,是作者木木倾心创作的古言玄幻小说。琴瑟和鸣小说主要讲述了:禹国候府有本古乐谱,上面记载着禹国千年以来所有罕见琴曲,而更甚者则说上面琴曲皆为散人所作,若学会乐谱上所有曲子,便可如同散人一般,驱万兽,控天下!十年后禹国地境一座边城门外,彦兮目光望着这座城门,神情有些恍惚。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彦兮钟子渝免费阅读完整版,彦兮钟子渝小说大结局,琴瑟和鸣彦兮小说目录,彦兮钟子渝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琴瑟和鸣》的主角是彦兮钟子渝,是作者木木倾心创作的古言玄幻小说。琴瑟和鸣小说主要讲述了:禹国候府有本古乐谱,上面记载着禹国千年以来所有罕见琴曲,而更甚者则说上面琴曲皆为散人所作,若学会乐谱上所有曲子,便可如同散人一般,驱万兽,控天下!十年后禹国地境一座边城门外,彦兮目光望着这座城门,神情有些恍惚。

免费阅读

  彦兮轻笑,“那就没错了,我问你,十年前,你是如何得知禹国侯府有乐谱消息的?”

  十年前禹国侯府突然被疯传有一古琴谱,消息在一晚上便传遍整个开晋城甚至整个禹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禹国侯府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人上门打探消息,直到夕月节侯府被灭满门,传言才逐渐停止。

  而当初这个消息,就是从刘宇口中说出来的。

  刘宇十年前在开晋当职,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侍卫。短短十年,就从侍卫做到了如今的一城之主,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彦兮说什么都不会相信。

  刘宇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一直呆滞的眼神居然开始晃动几下,彦兮连忙举起短笛又吹了几下,才压制住了刘宇。

  刘宇傻愣愣的,好似反应不过来一般,“十年前,消息?禹国侯府?”

  “想起来了,是有人给我说让我故意散播这个消息的。他当时先给了我一大笔钱,好多钱,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彦兮瞳孔一缩,看着刘宇,“那个人是谁?”

  刘宇始终面无表情的看着彦兮,“是开晋城的……”

  就在刘宇开口的瞬间,突然一支暗箭,飞穿过房屋的窗户,直向彦兮射来,彦兮反应过迅速一闪身躲开,看向暗箭飞来的方向,冷喝一声,“是谁?”

  窗户外面一片寂静,彦兮像是想到什么,猛然回头。却看到刘宇的身体已经笔直的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那支暗箭,正射中了他的眉心。

  彦兮双手死死搅一起,心中有不甘,这十年她虽身在尧国,却也时不时找人回禹国打探消息。刘宇,是她让玖白在禹国查了将近三年才找到的关键人物。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彦兮冷哼一声,恶狠狠的警告令人后心发凉。

  吴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却是没有停住自己往前奔袭的步伐。

  第二日,刘宇暴毙消息传满了整个通封城,彦兮对那下手之人无从寻找,却忽然传来外实逃跑的消息。

  根据下面传来的消息,彦兮领着暗卫玖白一路向北边摸去,花费了整整半天的功夫,最后停在一间稍显破旧的宅子。

  一个男人正坐在茶桌旁,这个人的气势非同一般,强烈的压迫感让人不自觉退避三舍。

  男人着了一身黑色华锦丝衫,神色清冷,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一双乌黑至极,深邃不已的眼眸,多看一眼,就仿佛要沉溺其中。恰到好处的眉,直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彰显他的神秘与妖冶。

  女子却及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这个男人,禹国的九皇子钟子渝,所有人都以为是个废物,然而只有他的暗影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恐怖。

  她毕恭毕敬的走到男人面前行了一个礼,“暗影见过主子。”

  男人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事情怎么样了?”

  “回主子,全都已经办妥,当年指使刘宇撒播彦候府的主谋已经查到,刘宇也已顺利解决。”

  钟子渝点点头,“你在信上说,你在通封发现有人也在查十年前的事?”

  “是,属下暂时没有查到这些人的来历,不过在刘宇死的时候,有一个姑娘在场。”

  顿了顿,她小心打量了一下钟子渝的神色,方才道:“这个姑娘会以笛声控人,属下猜测。。。”

  “有人来了。”打断女子的话,钟子渝眼睛向外一看,微微皱了下眉。

  “夫人,可愿意出来同我们谈谈?”

  门外,彦兮扬声问道。久久的寂静无声,如果不是还能感觉到人的气息,可能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对着一团空气说话。直到彦兮打算推门而入的时候,房间内终于有了动静。

  那道紧闭的木门突然由内至外,被人推开。彦兮紧盯着出现在门口的人,却不曾想,这是个脸上带了精致面具,一身黑色锦衣的男子。

  彦兮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非同一般人的气势,心里隐隐有些发沉。怎么会?玖烯玖月不是打探的外室下落吗?

  “能找到这里,看来你还有点本事。”钟子渝轻笑一声,眸中似有几分赞赏?

  彦兮只觉心里咯噔一声想,身子已经条件反射的弹开三尺远,回眸一看,只见那男人手里赫然握了一柄短剑,若是她方才反应满了只怕多少要被伤到。

  这男子能在这想来是比他们先一步找到外室,怎么,他也在调查十年前那件事吗?!“阁下这是何意,我并无冒犯之意。”彦兮微微一笑,神色自然。

  面对这种比自己强太多的敌人,就绝对要保持镇定,不能让他小看了自己。

  “呵呵。”钟子渝扯了一下嘴角,突然冲上前去,手中短剑,赫然刺向彦兮。

  彦兮堪堪躲开这一击,后背已然被冷汗打湿,这男人当真好强!两人来来回回打了几十个回合,就在彦兮主动出击刺向钟子渝的时候,他忽然转身上了房顶,居高临下的看着彦兮。

  似乎是觉得彦兮有些好玩,钟子渝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下。

  彦兮抬头看着这个带着面具一身冷酷的男人,眼神微眯,打量了一下四周,刚才和玖白赶过来的时候发现这周围并没有人家,这里实际上就是一座荒宅。在往北边一些便是通封城的边境,是个乱葬岗。

  彦兮嘴角一笑,收回匕首,拿出腰间的短笛,对着钟子渝站的方向便吹了起来。

  “困兽曲!”钟子渝的眼神骤变,看向彦兮的目光带了几分震惊,她竟然也会?

  困兽曲,乃是臻品两千年前,散人以琴驭万兽,保天下平安时,所奏之曲。当时散人奏乐之时,恰有一琴师,之后便记录了下来。几千年来,虽世人都知有困兽曲,却实难有人吹奏出来。

  彦兮的笛声还在继续,钟子渝站在原地,忽然后方传来一阵气流,钟子渝刚转身,是一只乌鸦正直直的朝自己俯冲过来。

  钟子渝闪身躲开乌鸦,却发现自己身后有还一大群乌鸦正在袭来。

  ‘哇、哇!’原本空寂的宅院瞬间被这群乌黑哇哇叫的乌鸦占满。

  彦兮看了钟子渝一眼,又即刻吹响短笛,顷刻间,所有的乌鸦如同中邪一般,全都嘶鸣着冲向钟子渝。钟子渝瞬间就被乌鸦团团围住,像是一个黑色包围圈。

  彦兮依旧站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就在她以为事情结束,正打算放下短笛。却忽然一段乐声自乌鸦包围圈中传来。

  原本把钟子渝团团围住的乌鸦,在听到这段声音之后逐渐散了出去,慢慢露出了最里面的钟子渝。

  彦兮看过去,只见那个男人眼眸半敛,手里拿着一片竹叶,放在嘴边,对着那些乌鸦缓缓吹着,原本被彦兮控制的乌鸦像是一只只清醒了一般,朝着来时的方向散去。

  “清心曲。”彦兮放下短笛,看向钟子渝,“你是谁?为何会吹清心曲。”

  钟子渝缓缓的抬起眼眸,把竹叶放在手心,任由它随风飘去。

  答非所问的说道:“想知道十年前的真相,便去开晋。”

  然后就像没有听到彦兮的话一般,一个转身消失在夜幕之中。

  彦兮愣在原地,想起自己幼时刚学习清心曲时爹爹对自己说的话。

  “兮儿,清心曲实则不难,但贵在心诚。能吹响清心曲之人,都是内心至真之人。如若那天,兮儿遇见了能吹清心曲的人,一定要与他结交。”

  “爹爹,那兮儿也会清心曲,兮儿也是内心至真之人,为什么不让那人来结交我呢?”

  彦霖笑着慈爱的拍了拍自己女儿的头,“兮儿还小,有些事你长大了就会懂了。”

  三日后,九皇子府上的书房。

  彦兮和玖白一路躲避九皇子府侍卫,偷偷听到了九皇子所处的位置,正是书房,此刻两天正爬在书房的房顶,偷偷的揭开了房顶上的一块琉璃瓦。

  书房内,一个身穿一袭贡品玄衣柔缎,绾着冠发的男人触目而立,额头两旁散落着几丝碎发,悠闲的在风中荡漾,平添了几分不羁。

  绾上带了一上好的玉簪,不浓不淡的剑眉下藏着一双锐利的丹凤眼,鼻若悬胆,薄薄的唇颜色偏淡。男子手里原本拿着的笔顿了一下,嘴角微微勾起,更显的邪魅无拘。

  彦兮盯着这个人,莫名觉得有些熟悉,正要想起来的时候,却突然被一个略微带着调侃的声音给打断。

  “二位半夜来访,不下来喝杯茶吗?”

  彦兮和玖白顿时互看一眼,思忖了一下,彦兮抛给玖白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便翻身跳下房顶,大大方方的进了书房,玖白紧跟在后面,却突然被一个闪出来的人影拦住了去路。

  “我家主子和你主子有事商量,闲杂人等就不用进去了。”

  “是你!”

  彦兮听到动静后回头,就见着拦在玖白面前人,正是刘宇那名外室。又想了想自己刚才看着房间那个男人时突然冒出来的熟悉感,瞬间反应过来,这个九皇子,就是那日在通封带着面具的男人!

  “玖白,你在外面等着我,无妨。”

  彦兮一边推开房间的门,一边向玖白开口。不远处那俊美男子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她走进来。

  “你是禹国九皇子,钟子渝?你如何会的清心曲?”


标 签古言 琴瑟和鸣 彦兮钟子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