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叶明珠莫褚寻小说_浮生凉夏叶明珠莫褚寻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50 ℃
叶明珠莫褚寻小说_浮生凉夏叶明珠莫褚寻

浮生凉夏

叶明珠莫褚寻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莫褚寻叶明珠的小说《浮生凉夏》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明珠的人生因为爱上了莫褚寻这个男人而被彻底改变,容颜尽毁,骨肉分离,这一桩桩无法改变的事实正在一步步将她逼上绝路,而把她送进地狱的,恰恰就是她爱的这个男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莫褚寻叶明珠的小说《浮生凉夏》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明珠的人生因为爱上了莫褚寻这个男人而被彻底改变,容颜尽毁,骨肉分离,这一桩桩无法改变的事实正在一步步将她逼上绝路,而把她送进地狱的,恰恰就是她爱的这个男人.....

免费阅读

  从港城去深海市的路程不长,通关手续却十分繁琐复杂。叶明珠一路狂奔到车站,却因为没有身份证而进不了车站入口,还差点被站岗的协警抓去问话,吓得她仓皇从人群里逃出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倏然阵阵晕眩传来,她走到没人的墙角跟站定,背靠墙壁缓缓滑坐下来。

  没有身份证,她没有办法离开港城。

  这座城市没有她一席之地,现在,连可以证明她是人的身份都没有。叶明珠嘴角浮起一丝浅笑,说不出的薄凉,不知是在笑这个世界,还是在笑愚蠢的自己。

  她靠在巷子里,透过窄小的缝隙看向外面的火树银花,那是另一个世界,与她无关。她像一个濒死的看客,冷眼看别人的欢声笑语,一双眼看得又酸又酸,有什么液体控制不住的沿着眼角滑下来,她微仰起头,把不该掉的憋回去,鼻子一吸,化作喉咙深处无法吐出去的痛。

  有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警惕扶着墙壁站起来,多年来的遭遇让她无时无刻保持戒心,立即沿着小巷的另一边跑去。她右腿跑得不利索,一拐一顿的,膝盖处刺骨般抽疼,一跑动就像被人拿着铁锤敲打钉子,一下一下敲在血肉里,疼得令人发指。

  初时疼得令她跑两步就要停下来歇一会,后来就习惯了,基本上跑得速度与常人无异。但她现在还发着烧,脑袋晕晕的好几次眼前都晃过虚影,身上的力气一点点被抽空,一路跑去越来越慢,她不得不冲向街道拦住辆出租车。

  司机被骤然冲过来吓得踩住急刹,把头从车窗里探出来看着前面那个披头散发的疯女人,啐了一口:“神经病啊,走路没眼睛是不是?想死滚远点别找爷晦气!”

  对方气势汹汹,叶明珠顾不得其他的,拍拍车门,“麻烦让我上车,马上!”

  那司机闻言,狐疑扫她几眼,压根没有开门做生意的意思,“想坐霸王车?”这疯女人是从哪个旮旯角里冒出来的。

  叶明珠已经紧张地语无伦次,后面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没有时间再去废话。慌慌张张从身上掏出两张红色纸币塞到司机手里,满脸惊恐惧怕,脸色惨白:“这些都给你,给你……我上车了。”不理会司机不屑的眼神,她一个箭步冲向后座拉开车门坐上去,着急忙慌催促道:“快走!”

  “我说,你不会做了什么坏事被人追击吧?”司机像是见惯这种场面,嘴上说着速度却不慢,毕竟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引擎发动声响起后,车子如离弦的箭往前冲去。

  叶明珠没有吭声。

  她紧紧捏着拳头,任凭手心冷汗泛滥,一双晦暗的眼左右飘忽不定。

  司机一个急转弯,叶明珠从座位上晃了下,立即敛神,“怎、怎么了?”

  “我靠!你都招惹些什么人啊,这些人简直不要命了。”司机也被吓出一身冷汗,从后视镜上看到后面的女人缩成一团,战战兢兢望着前方,感觉自己这趟生意真是亏大了。

  “没办法,他们追上来了,这一百你拿回去。”司机把两张红钞抽出一张心疼不已丢给她,叶明珠还没来得及给出反应,他一个急刹车停在路口,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把冷的浑身颤抖的叶明珠丢下去。

  “司机,你想干什么?快让我上车,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她没想到会发生变故,双手抖得厉害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塞给他,“求求你了让我上车,求求你了……”

  她嗓子本就难听,这一连贯说话更是粗哑得厉害,喉咙火辣辣的疼。

  司机恋恋不舍看了眼送上门的钱,一咬牙冲进车子,甩上车门狂飙而去。

  钱虽眼红,但也要有命花才行。

  司机是个老江湖,这港城别的没有,就是龙虎太多,尤其是那种吃人的。一不小心就会得罪哪方权贵。他能混到如今就是比别人多长几个心眼。

  叶明珠就这样被他丢在半路上。

  这条路是前往高速的更加偏僻,来来往往的车辆一眨眼就消失不见。叶明珠蹲在路边杂草丛里,将自己缩成一团,慢慢垂下脑袋,恨不得让自己跟着路边的杂草融合在一块。

  几辆黑色路虎疾驰而来,又齐齐在她前面停下。莫城从车上下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仿佛与泥土融合在一起的女人。

  五年来,他第一次见到她。

  如果不是车子里另一人喊了停车,他恐怕会错过这一幕。

  “叶小姐,别来无恙?”莫城走到她身边,语气冷漠得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含任何感情。

  叶明珠缩得更低微,根本不敢抬头看去。

  她以为躲在这里,那些人就会以为她被带走了。没想到……

  比这更没想到的还在后面。

  见她不回话,莫城也不客气,他根本不可能是客客气气跟她打招呼。当即便道:“我送叶小姐回去。”他口气强硬,走过去就要扶起她。

  叶明珠如临大敌激动的拍开他的手,“你别碰我!”

  莫城没想到她突然剧烈反抗,竟被她推开几步远。叶明珠疯疯癫癫张牙舞爪挠他掐他,披散着头发像个疯癫女人又跳又叫,推开他后又往高速公路上冲去。

  莫城眼皮一跳,眼看着她冲向车行道上,立即追上去。

  叶明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认得莫城,这个保镖就跟他的主子一样,她怕他,所以要逃得远远的。

  只要能逃出去,无论去哪都没有关系,哪怕是地狱。

  她毫不犹豫冲向了地狱。

  一双强有力把她从高速路上一辆重型货车的车轮下狠拽回来,下一秒,重型货车从跟前呼啸而过,强烈的风卷差点把她吸进去。叶明珠瞪大眼睛,身体僵直,一瞬间从脚底凉到了头顶。

  耳畔,传来比地狱更可怕的声音:“让你死在车轮下,未免太便宜了。”

  她面无血色……脑子一团浆糊开始发酵,身上全部细胞都在叫嚣着恐惧,灌了冷风,又高烧不退,叶明珠脚步踉跄了一下,倏然眼前一黑,毫无意识瘫倒下去。叶明珠是被冻醒的。

  梦里冰天雪地万物萧瑟,她以为是梦,惊醒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就身处寒天腊月里的玄冰洞中,被冰雪霜冻包裹,刺骨刺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涌至,发狠将她侵袭。

  六月精阳,七月流火。

  港城的六月到七月之间是一年最燥热的时段,即便夜里都能把人热得脱掉一层皮。在这环境下,她觉得冷,本身就不正常。

  她伸手在额头上碰了碰,果然还在发烧。呵,果然不正常。

  站在对面的修长男人,头顶上微醺的灯光洒在他身上,依旧赶不走那一身寒气。冷酷的薄唇微抿,漠然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眸底覆盖了冰雪,冷得彻寒彻骨。垂在身侧的手指夹着一根点燃的烟,烟雾袅袅,烟味乱窜,整个空间变得紧迫逼仄,让人透不过气来。

  叶明珠模模糊糊见到他的身影,但脑袋实在疼得厉害,她没有心情再去细看,抓过旁边一个枕头昏昏欲睡。下一秒,一只大掌猛地攫住她的下颚,叶明珠下巴抽疼了下,脑里似有一道惊雷劈过,立即把她吓醒了。

  “还想睡?”莫褚寻捏住她的下颚左右摆动了下,盯着她斑驳丑陋的脸,有一刹那好像面对一个陌生人。他挑挑眉,不以为意,就算是陌生人他也无所谓,谁让她叫做叶明珠。

  “想睡的机会多的是。”他居高临下打量她,冷笑:“宁夏还在医院里睡着,你可不能睡着了,要是睡着了,我找谁算账去?”

  听到宁夏这个名字,叶明珠身体颤抖了一下,他感受到她的颤抖,指尖的力气加重,“怕了?你知道沉睡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是什么体验吗?你知道明明还活着但却醒不过来是什么感受吗?”

  他眼瞳猩红,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掐得她下巴血一般的红。

  叶明珠僵着一动不动,任他宰割,晦暗无神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什么,但很快又消失不见,快得莫褚寻抓不到。

  她抬头,目光怔怔望着他,没有焦距的那种看待,喉头滚动了下,然后她就听到自己沙哑难听的声音响起:“呵呵……呵呵呵……”

  莫褚寻怒火攻心,掐住她的脖子按床上,纤细的脖子白得几近透明,青色血管肉眼可见,他用力掐下去,是真的没有留情地想要掐死她。

  叶明珠双眼翻白,条件反射伸手去攥住他的手,但她的力气怎么可能是莫褚寻的对手,脸色先是涨得通红,然后是紫色,再然后是快要濒死的青白……一口气哽在喉咙里无法呼出,她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前这个要杀死她的男人。

  起初的挣扎之后,是死寂的平静。

  她放弃反抗,弱弱垂下双手,安然等待死亡降临。

  其实,她是想求饶的,如果有用的话,她愿意跪下来求他,求他放过她,让她自生自灭,以她的能力,其实熬不了多久就会死的,就不用脏了他的手。

  但她说不出一个字来。

  只能赴死。

  意识慢慢脱离,她干脆闭上眼睛,不想临死前看到的最后一眼是他。

  许久许久,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莫褚寻忽然松开手,俯身弯腰在她耳边说:“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你。叶明珠,你该生不如死。”

  她苍白着脸,睁开眼睛,就看见他残酷的眼冷酷的脸,“宁夏还活着,你这条贱命应该留给她解决。至于现在……你逃了五年,还记得等着你的监狱吗?”

  她举起双手,“那把我关进去吧。”反正逃不掉,总比面对他好。

  “太晚了。”莫褚寻站直了身体,整理了下领带,脸色铁青:“我现在改变主意,你能越狱一次,就能第二次,你可真行啊叶明珠,连监狱那种地方都困不住你,那好,我给你换个地方,绝对比监狱那个地方好一万倍。”

  他挑起一抹笑,衬着阴冷的面孔愈显狠戾,“港城最风光无限的叶大小姐,当然就应该待在最璀璨光辉的地方。之前那个地方,你还喜欢吗?喜欢的话,我让人送你回去,那种地方,就适合你,如何?”

  看似询问的语气,实则强硬无法让人抗拒。

  叶明珠瞬间着急了,“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喜欢万众瞩目的地方吗?我就好心把你送上去,让全港城的上流社会都来看看,曾经风光璀璨的叶大小姐是怎样颠倒众生,风华绝代。”他凝视她那张疤痕交错的脸,嘴边溢出来的词语一个比一个讽刺:“就是不知道,叶大小姐如今还有没有这个本事……”

  叶明珠如遭雷劈。

  她听懂他的意思,莫褚寻是要把她送回地下城,让她的身份在那种地方曝光,让全港城认识她的人都来看看,她如今落得什么下场。

  什么都好,赴死也好地狱也罢,她全都接受,唯独这个,她无法接受。

  她刚逃出两步就被莫褚寻粗暴拽回来扔在床上,冰冷坚硬的铁板床磕得她后背剧烈的疼,叶明珠咬了咬唇,再次跳起来要逃,结局没有变化,莫褚寻轻而易举把她抓回来,眯着眼打量惶恐不安的她,俊美的容颜上波澜不惊:“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不然后果……”

  “我知道,我不反抗,只求你能放过我。”叶明珠抖着唇瓣,飘忽的眼睛不知在想什么,倏然间曲起膝盖跪下来给他磕头,一反刚才的强硬,嗫嗫嚅嚅求饶:“莫先生,你大人有大量,我就是个不值得一提的小角色,我有什么不对请您高抬贵手,不要跟我一般计较,我给您跪下磕头,求求您饶了我……”

  她哑着声音,真的一下一下磕在地板上,砰砰砰的磕得又大又响,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她爬到他笔直的裤筒下,“莫先生,以前是我不对,我死不足惜,你就放过我,让我自生自灭死在角落里眼不见为净……”

  “叶、明、珠!”

  莫褚寻俊脸上青筋毕露,攥紧的拳头关节泛白,发出阵阵细微声响,一双眼盛满怒火,恨不得现在就将她掐死。

  叶明珠,她还记得自己是叶明珠吗?

  曾几时起,那个嚣张跋扈的叶大小姐,就这样毫无廉耻自尊给别人下跪磕头?曾几何时,她卑微低贱得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标 签言情 浮生凉夏 叶明珠 莫褚寻 叶明珠莫褚寻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