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安雪洛墨染小说_狐后倾天下慕奚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49 ℃
安雪洛墨染小说_狐后倾天下慕奚

狐后倾天下

慕奚 著

完本免费

小说《狐后倾天下》的主角是安雪洛墨染,是由网络人气作者慕奚精心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递提供狐后倾天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他曾为了那个所谓的天下,于她,弃之不顾,置之不理。宁愿灭她全族,伤透她心,也要听一声“万岁无疆,千秋万代”,费尽千辛万苦爬到那个位置,转身,终因没了她,便是粉身碎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狐后倾天下安雪洛墨染小说完结了吗,安雪洛墨染番外,安雪洛墨染小说大结局,小说《狐后倾天下》的主角是安雪洛墨染,是由网络人气作者慕奚精心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递提供狐后倾天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墨染曾为了那个所谓的天下,将安雪洛弃之不顾,置之不理。宁愿灭安雪洛全族,伤透安雪洛心,费尽千辛万苦爬到那个位置,转身终因没了安雪洛,便是粉身碎骨。

免费阅读

  因洺容宫失火,宫中大乱,霎时人心惶惶,人人自危,生怕一个不小心,这纵火的罪名就扣到自己头上来了,宫中人人都可动的,独是这洺容宫的主儿动不得。单是人家家世显贵不说,她可是圣上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口中怕化了的心头至宝,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谁又敢掉以轻心,还不得事事更加谨慎小心着。

  太后那头传闻更是十万火急,自太后醒来之后,便日日跪在佛堂求安,沐浴素斋,还请了道姑做法,以求安稳。动静最小的便是虞贵妃那里,虞贵妃那晚虽是去了火场,也是第一时间赶去了皇帝那里,以示关心,不过她的那副模样一看便知是不情不愿的,旁人不曾留意,安雪洛却尽收眼底了,倒是觉得这女子有几分独特,面上虽是木讷迟钝,实则比谁都要来的聪明,知道独善其身,什么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都和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过了三两日,太医替墨染号完脉,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太后又差人送去了亲手所求的平安符,宫中气氛这才稍稍缓和下来,安雪洛日日住在那雪落阁中,现在外面的情况她也清楚的很,此刻,只要谁一个不小心,恐怕一失足摔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安雪洛心里终究放不下墨染,也不知他身体如何了,太医说无碍了,是不是真的就无碍了,那平安符果能保他平安吗?千言万语,总而言之,她放不下他。那怕是冒着赴死的风险,她也要去看他一眼。

  韶华殿外巡逻的侍卫比平日明显多了不少,平日都是二十人一队,共两队,今日已成倍翻了四队,分别巡逻东南西北四角,以防有刺客趁机掩入,毕竟此次大火到底是无心之失还是有人故意为之到而今为止还没有查清楚。

  “奴才见过贵妃娘娘。”

  王延喜是服侍墨染的贴身太监,已在他身边服侍不下十年之久,在宫中位分不低,安雪洛入宫日子不久,却知道这人万万使唤不得,自己虽然身为贵妃,不过空有个名号罢了。而眼前这王公公,在宫中早已经是根基深厚,断然不是自己这样新晋的贵妃随意摆弄得了的。

  “王公公,起来说话便好。”

  “是。”王延喜躬身从地上站起来,先是为面前这张妖颜一愣,却霎时意识到尊卑有别,忙启声回话。

  “皇上可好?”

  安雪洛微微皱眉,丝毫没有做弄贵妃的架子。

  王延喜未曾答话,只是面目突然扭曲起来,眉头皱成了八字,暗暗摇首。安雪洛见他的表情,已然明了七八分。

  “公公可否通融一番,本宫想进去看看皇上。”

  说罢,安雪洛从袖中掏出一对金镯,这金镯看似与一般匠铺打造的镯子无差,常年在宫中处事的人就清楚,这镯子实为少有,乃是数朝之前传下来的宝物,如今宫中已是罕见,安雪洛这一对,是安颂儒给她的陪嫁,不过活了这么多年,她早已看透钱财这些东西,吃穿不愁便好,何必奢求太多了。

  “公公日日在这里照看皇上倒是辛苦,这点儿心意,给公公打点些酒水药材,可好?”

  王延喜起先不以为意,细看之下,才发现了镯子金贵之处,忙松开了眉头,笑脸赔上来。

  “娘娘,倒不是奴才不让您进去,只是……”

  安雪洛自然知道他在为难什么。

  “只是皇上那头要是怪罪下来,本宫替你担待着便是,全说是本宫踹开了公公,非要进来的如何?”安雪洛低首一笑,“这下,公公的心可以放到肚子里了吧。”

  “是,是,娘娘这就请进去,进去。”王延喜听了这话更是连声说是,赶忙闪开了,让她进去。

  安雪洛推开半扇门进去,扑鼻而来的药香充斥着屋子,熏得她有些头晕。

  韶华殿很大,墨染的床便安置在东北角里,帘幕无重数,安雪洛也只能看到纱帘里躺着的身影。

  “臣妾见过皇上。”

  “咳咳……”墨染卧在床上,轻咳了两声。“你……洛妃,你来了?”

  “是。”安雪洛咬住嘴唇,其实,她自己也不知,自己此为会不会惹起他的怒火。

  “那…那…夜,是朕不好,朕……咳咳。”墨染的声音中遍是无力,让人听着便心底抽痛。

  安雪洛突然联想到那夜墨染对他的态度,冷若冰霜不说,更是透出不明意味的厌恶之情,此刻却是急于解释那晚的匆忙离去,实在是有说不出的不明,便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皇上,失火之事……”安雪洛故问失火之事,只看他如何作答。

  “朕知道,失火之事与你无关,你无须解释,无须……咳咳……”

  “臣妾何时解释了,臣妾不过是想问,失火之事可须彻查?”安雪洛听这话已然听出了刻意掩饰的意味在其中,看来这只狐狸倒弄人的本事不减当年啊,她更加认定了,这定是她的墨染,她日日夜夜牵肠不舍的墨染,只有她的墨染才会如此。

  墨染心头一震,这女子……卖的什么把戏。

  “无须!”墨染冷声呵道。“朕已明了此事。”

  安雪洛听这声音中气神十足,哪里有病患的样子,看来,这皇上抱恙……有戏看了,不是?想想那些年,她最爱做的事情,不就是戳穿那个鬼狐狸的鬼把戏吗?

  “那臣妾斗胆,皇上可否告知臣妾,此次失火一事到底是宫人无意,还是他人有心呢?”

  “你!咳咳……咳咳……”墨染暗惊,未曾想到她胆大至此,想必聪慧也不亚于常人,方意识到刚刚自己险些露了马脚,殊不知,这马脚早已被站着的人儿攥在了手里。

  “好了,皇上身体抱恙,臣妾还是先行告退了,皇上可要切记,火大伤身。”安雪洛俯身行跪安礼,不禁掩面轻笑。

  既然你不记得了,那我们就重头再来,一千遍一万遍,都无碍。

  “退下吧。咳咳……”这声咳嗽墨染可是真真的,他方才不知道是自己眼花了还是怎样,似乎看到跪着的人儿竟然在笑,那笑,似嗔似嘲,却不过一瞬,他当真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想到那样的笑容,心里不知是何滋味,有点恼火,又有些诧异,还有点……不明所以。总之,墨染那时心里是有不甘心的,咳了两声是真心的。他卧在床榻之上,清冷的容颜上浮现出淡淡冷意,“这下,该是两不相欠了罢。”

  洺容宫美艳的女子倚在红纱中,面色难看之至,青葱玉指掐着指尖,竟未发觉指尖已被掐出几道红印,突然,玉齿一抖,指尖愣是流出了扎眼的鲜血来。

  “啧……”女子手头一紧,眉头拧起。

  “娘娘,娘娘。”守在一旁的奴婢忙凑上来关心这位主子。

  女子美眸圆睁,厉声吼道:

  “滚,本宫的事情用不着你管,滚!”女子抬手抓起床上的玉枕砸到婢女脚下,那婢女见主子又发如此脾气,恐慌万分,叩首跪在地上。

  “滚,下去。”女子见她还不退下,火气更盛。

  “是,是。”那婢女连爬带滚的出去了,偌大的房间内,独留女子一人。

  女子即是那夜墨染拼死相互的女子—百里洺容,亦是当今的容贵妃。如今所居的这座宫殿已不是那一日失火的洺容宫了,太后已然下旨让她搬来这里居住,她便知道太后就是在等这么一个机会,就是见不得自己住那样好的宫殿。想到这里,洺容攥紧锦被,就差将锦被撕裂开来了。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的大火到底是何人所为,竟然给了自己这样好的一个机会,能够试得墨染真心了,这样看来,墨染如今已是死心塌地爱着自己了罢,心都在了,要想得到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吗?”

  扯着那锦被,洺容的心情较之前相比已经好了许多,又想到那个自己日思夜想都想得到的男人如今终于对自己上了心,搬一座宫殿也不为过,得到了他的爱,以后什么样的宫殿自己得不到呢?

  那日午后方下完一场大雨,空气凉凉的,花丝甜甜沁人心肺。安雪洛已连着在屋里呆了好些日子,对外一直托病,皇上那里不去,太后知她病了,到派人送了不少名贵的补品过来,日日的请安也免了。闷了这么些天,安雪洛只觉得再不出去自己就快要发霉长毛了,便趁着雨后初晴,风光大好出去走走。

  皇宫的后花园中生长着一种娇贵之株,却是只有荆国皇宫之中才有的花,名为萱蝶草,萱蝶花绚烂璀璨,盛开的时候好似彩蝶一般在风中摇曳,萱蝶草尤有一奇,若是能得到龙阳花,制成回心丹,已死的人吃了能起死回生,活着的人吃了,即可长生不老,永世不死,与天地同寿。可令人不解的是,从古至今,竟没有人能找的到龙阳花。所以说,这萱蝶花只能欣赏罢了,并无法制成传说中的仙药。

  走在鹅卵石的小路上,安雪洛感觉脚底硬硬的,石头微微硌人。迎面,只看到一个身影婀娜而来,素青色的长袍迎风飘遥。

  “是她?”安雪洛心叹真是好生不巧,在这儿都能遇上她,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莫非还沾了霉气不成?

  “贵妃娘娘,别来无恙,贵妃与皇上新婚燕尔,贫道还没来得及给你道喜呢。”蛇姬虽换上这一身道袍,饶是掩不住那一身安雪洛早已熟透的味道,太后崇尚道教,如今蛇姬可是太后身前大红人,故是在这宫中如仙人一般被供着,莫说是安雪洛这贵妃,就连太后见了蛇姬,也是毕恭毕敬着,不敢出言造次,若是惹恼了仙姑,人家稍稍施法,可就没你叫唤的份儿了。

  “道长见笑了,当初若不是你,如今我早就不知道到了哪里呢,那时还没有来得及谢谢道长。”安雪洛看着身边还有一扎人,便只能依照皇家礼仪来。

  “看来贵妃娘娘还真真记得贫道。”蛇姬一甩手中拂尘,拱手一笑。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说罢,她转头看向采卿,“采卿,本宫幼时曾唤过一场重病,若不是这位道长相救及时,几日恐怕就没有本宫了,如今本宫还有些旧话想与道长一说,你和她们先退下吧。”

  “是。”采卿听得这话对这位仙姑的敬慕之情更添几分,自是毕恭毕敬的退下了。

  “你不想知道这场毁了你洞房花烛夜的火是何人所放?”蛇姬纵是道人打扮,却也掩不住眸中妖异,旁人一退下之后,便是凶相毕露,丝毫没有了先前清逸隽雅的仙姑模样。她打量着安雪洛,暗妒为何到了人间,她还是那张万年不变的姿容,为什么,她永远都能以那样高高在上的姿态,却对自己的挑衅欺凌不屑一顾。

  “这场火并未曾对我有何影响,也未曾伤及与我有关的一切,我何必知道?”安雪洛心底早就已知这场火的元凶,只是还不明了起火的缘由,而自己对墨染前二十年前里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但蛇姬不一样,她在这宫中怕是已不知呆了多少年了。若能从她这里探出点儿什么来,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是吗?你就这样舍得放弃墨染,你就不妒恨他对那叫洺容的女子那样上心?”蛇姬的情绪微有起伏,她不解为何安雪洛能够看着自己深爱之人如此对另一个女人。

  “妒恨有何用?妒恨了,他就能爱我了,妒恨了,他就会一生一世陪在我身边吗?”安雪洛冷笑摇首,“毕竟,是我伤他在先,如今,我还能奢求什么,只求他一世安好便罢了。”

  “那你当真以为那叫洺容的女子能给他一世安好?”蛇姬轻蔑一笑,只是提到洺容二字时眸中冷意更深。

  “那是他的事情,与我无关。”安雪洛硬是狠下心,说了这样一句话,转身欲要离去。

  “我若说他根本就不爱洺容呢!”蛇姬见安雪洛便要离去,生怕失了一次大好机会,只能压下最后的筹码。

  “你。”安雪洛顿下脚步,回首,惊愕之情难掩于心,“你说什么?”她不相信一个人可以为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去舍弃自己的性命,在她看来,能够值得一个人舍弃性命去保护的,只有心头之物。

  “怎么?你动容了?你还是在乎他的,是吗?”蛇姬早料到她不会轻易舍弃爱他,果真如此。

  “我只想知道你方才说话的意思,你说,他不爱她,那他为何还要拼了命的护她?”她道。

  “你做人做了十几年,也总该听过歉疚一词,若说为什么,怕就是因为这歉疚二字了。”蛇姬说这话是故弄玄虚的意味很浓,就是要让安雪洛听着,就是要看着她求着自己,讨好自己。

  安雪洛怎又不知她的话外之意,可她又是真真想知道这其中缘由,自己的面子,与墨染相比,孰轻孰重,她莫不是最清楚的。

  “那我便随了你的心意,请告诉我,为什么?”她少用请求别人的语气说话,这是她为人十八年以来第一次以求人之意说话。

  蛇姬惘然,她惊错于自己的愚昧,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愚昧,却足够打击到自己,这个女人,就算在请求别人的时候,都能够赢得彻底,她的语气虽恳切,却丝毫没有卑微之色,凭心而论,这绝不是她蛇姬想要看到的,可自己也答应了她,这一次,又是自己输了。她极不甘心的开口:

  “数年之前,墨染行至皇山狩猎,险遇危难,为百里洺容所救,他回宫之后,便布告天下,立她为妃。”

  “这……?”安雪洛不免觉得事出蹊跷,以墨染的性子,遇上危难,若是他自己都解决不了,又怎能被一个女子所救?岂不荒诞。

  “哼。”蛇姬冷笑,“你也觉得可疑不是?”

  “那时璟斯哪里去了?”

  “那一日,璟斯托恙,回了妖界,就算他有千个万个想来,纵也是来不了的。”

  “那时遇上了什么?”

  “雪流沙。”

  安雪洛暗惊,皇山乃荆都第一山,半山之上终年为皑皑白雪覆盖,时而风雪大作,连月不开,若是遇上了雪流沙,能侥幸留住一名已是万幸,墨染此时为人身,那怕他脑子再怎样灵光,遇上雪流沙,也只有等死的份,这样说来,那百里洺容还真是救了他一命。

  “你告诉我这些,想要我帮你做什么?”

  “唤醒他的记忆罢了。”蛇姬的语气淡下来,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只是这个?”安雪洛听她这样的要求,难以置信的很。

  “恩。”蛇姬这一次并无所求,她知道若是要唤醒墨染的记忆,自己是肯定做不到的了,而能做到的,如今看来也只有安雪洛而已,虽然她知道,自己不说她也是会的,但是,她还是希望告诉她。

  “你不说,我也会的,只是,你为何要那样做?”

  “他既不爱我,也得记得我,至少,他得知道,我是爱他的,否则,我这一片心,可就真的错付了。”蛇姬黯然转身,手中拂尘微微掀起,青衣素影,丝毫不见了方才一身邪气,此刻,安雪洛看来,她像极了寻常人家的女子,竟对她有三分心疼。

  傍晚将至,安雪洛回了雪落阁,只是猜度今日璟斯那家伙免不了要来跑上一趟,这不,刚想着,就听到了那似邪似魅的声音。

  “妖后,你今日可想臣下了?”璟斯嘴角勾起七分,笑意很浓,看着便让人心底寒颤。

  “呸,你再说一句轻薄之话,小心我割了你的狐舌头,让你嚎都嚎不起来,这辈子都讨不到老婆!”安雪洛听他这话,不免发笑。

  “啧啧,最毒莫过妇人心,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啧啧。”璟斯连声感叹,目光中泄露出一点小小的鄙夷,“纵火的事情你知道了?”

  “哟,我看你的样子,你不也是信心满满的吗?”

  “果真是没有料到,皇兄他竟然还留了这一手来防洺容那个女人。”璟斯眸中有狡黠之色掠过。

  “怎么,你皇兄很不喜欢她吗?”

  “妖后,我若说皇兄喜欢她,你此刻,会不会杀了我?”

标 签古言 狐后倾天下 慕奚 安雪洛墨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