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之嫡女归来小说_郁嘉宁元凤修小说仙鲤鲤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13 ℃
重生之嫡女归来小说_郁嘉宁元凤修小说仙鲤鲤

郁嘉宁元凤修小说

仙鲤鲤 著

连载中免费

元凤修郁嘉宁小说全集免费重生之嫡女归来大结局番外篇,《重生之嫡女归来》是仙鲤鲤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元凤修郁嘉宁,主要讲述的是侯门嫡女郁嘉宁幼时被人抱错,十三岁那年才回到侯府,她从小养在乡间,无才无德,心思单纯,最后落得个被那假千金蒙骗害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刚回府之时,这一次她步步为营,发誓定要将她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元凤修郁嘉宁小说全集免费重生之嫡女归来大结局番外篇,《重生之嫡女归来》是仙鲤鲤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元凤修郁嘉宁,主要讲述的是侯门嫡女郁嘉宁幼时被人抱错,十三岁那年才回到侯府,她从小养在乡间,无才无德,心思单纯,最后落得个被那假千金蒙骗害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刚回府之时,这一次她步步为营,发誓定要将她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

免费阅读

  郁嘉宁忽然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穆凌云?三姐姐,你提到他做什么?”

  郁清妍笑得灿然:“你腹中孩子是穆凌云的,他是璃王的手下,自然算不得奸夫,准确来说,应该是家贼才对。可怜璃王殿下一片好心,收留了穆凌云,想不到到头来,这只白眼狼竟然害了王爷。”

  “你……你在说什么?”郁嘉宁惊愕不已,什么时候她的孩子竟然变成穆凌云的了?是她的错觉么?她怎么觉得郁清妍盯着自己的眼神,竟充满了恨意。

  “四妹妹,你还是这么的蠢,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是听不明白。”

  郁清妍起身,绕着她慢慢踱步,“璃王殿下早年征战受伤,伤了腿无法行走,更无法与你行夫妻之事。你不堪寂寞,便水性杨花的勾搭了璃王的属下穆凌云。为了和他在一起,你还狠下心肠毒死了璃王。四妹妹,你可真歹毒呢!”

  “我没有!”郁嘉宁立马否认。

  可是,郁清妍却摇头笑笑,继续说:“你当然是不会承认的,不过,陛下早就派人在你房间里找到了你同穆凌云的往来书信,还在穆凌云家中,找到了你的小衣。

  不仅如此,璃王府的红豆也站出来作证,说你和穆凌云早就暗通款曲,有了首尾。你的罪状如今京城谁人不知?人证物证聚在,只差你的认罪口供。不要再折腾了,你就认了吧……”

  “你、你……”

  郁嘉宁不敢相信的睁大双眼,她仿佛从来都没有看清过眼前的郁清妍一般,“什么书信,什么小衣,都是假的,假的!!”

  “你总算聪明了一回,”郁清妍笑容更盛,“你可知道,为了仿制你的字体,我花了多少时间和心力?”

  “郁清妍,是你害的我?!”郁嘉宁终于明白了过来,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郁清妍冷笑着,“十三年前,既然你我抱错,互换了身份,你就不该恬不知耻的回来,同我争抢永平侯府嫡亲小姐的身份!”

  郁嘉宁摇头,“我何时同你争什么了?况且,我回到侯府之后,父亲、母亲从来没有告诉外人你的真实身份,你始终是侯府的嫡亲小姐!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郁清妍眼底的阴毒、冰冷叫郁嘉宁遍体生寒,难道……这些年的姐妹情谊,都是她装出来的了?

  “废话!谁要跟你这个蠢货姐妹情深?!每次同你说话,都叫我无比恶心!”

  郁清妍面色扭曲,“明明我才是侯府高高在上的嫡亲小姐!你这个蠢货算个什么东西!除了你身上那点可怜的侯府血脉,你有什么地方是比得过我的?!”

  但偏偏!她骨子里流淌着的,是最卑贱的农妇血脉。她如何能接受?怎么能不恨?!

  所以……她要毁掉郁嘉宁!向所有人证明,她就算没有侯府血脉,也比郁嘉宁这个蠢货更担得起“侯府嫡女”的尊贵名号!

  “你以为当初谢家公子为何要悔婚,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未婚先被休的下堂妇?”

  “你以为当初姑母为何会让你嫁给那个半死不活,被太医断言活不过一年的璃王,几乎是强行推着你去守活寡,被人耻笑你贪慕虚荣?”

  “你以为陛下是如何得知了你同穆凌云之间根本不存在的丑事,还在你们两人的家中找到了证据,坐实了你水性杨花、通奸杀夫的滔天罪名?”

  郁清妍如同胜利者般,慢慢悠悠的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她高高在上的看着郁嘉宁可怜的模样,最后灿然一笑:“怎么样,我的好妹妹,姐姐待你可好?”

  “你,你疯了,郁清妍你就是个疯子,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郁嘉宁猛然站起,用尽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拼死朝郁清妍冲了过去。

  然而——

  “啪!”

  郁清妍眼疾手快一个巴掌,直接就将脆弱不堪的郁嘉宁打翻在地。

  “说你蠢,你还永远都是这么蠢,就你如今这幅模样,还想伤我?真是好笑!”

  郁清妍说着就抬脚狠狠踩在了郁嘉宁的脸上,用鞋尖儿一点一点的在她的脸上碾着。

  “我!我就是死,也不会承认我没有做过的事情的!你永远也别想拿到我的认罪口供!”郁嘉宁愤然怒吼。

  “哈哈哈哈!”

  郁清妍笑着从怀中摸出一张早就写满了“罪状”的纸条,自然的笔迹就是郁嘉宁的。

  郁清妍蹲下来,看着郁嘉宁那张依旧美得引人的面庞,“只要是我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了!”

  “唔!!”

  胸前忽然一阵刺痛,郁嘉宁低头就看到一把锋利的匕首赫然刺在了她的心房之上。

  很快,她的意识就开始模糊。

  迷糊间,她看到郁清妍划破了她的手指,在那份罪状上按下指印。

  郁清妍疯子一般在她的脸上、身上横七竖八的划了一刀又一刀,最后,甚至变 态的剖开了她的肚子,将什么东西从她的肚子里生生掏了出来!

  郁嘉宁看得清楚,那血肉模糊的一团,分明已经长出了小小的手和小小的脚。

  那……那是她的孩子!

  撕心裂肺的疼痛,叫马上就要咽气的郁嘉宁忽然大笑起来,神色近乎疯狂:“郁清妍你害我如此!我郁嘉宁就算是死,也绝不入轮回!我定要成为厉鬼,拉着你跟我一起陪葬!!”

  凄厉的诅咒,在风雪中不断回荡,激得人心底发寒,遍体生寒……冬日的冷风,不断灌入郁嘉宁空空荡荡的腹腔之中。

  冰冷与寒凉如同绑在郁嘉宁腿上的千斤巨石,将她的身体一点点拽向深渊。

  郁嘉宁的周围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声响。

  难道这就是人死之后的感觉?

  不知过了有多久,郁嘉宁忽的觉得,似乎有人在轻轻推动她的身体,甚至,她的眼前也出现了点点光亮……

  “姑娘!糟了!糟了啊!眼瞧着都要错过时辰了,这可怎么是好啊!”

  焦急的声音传入耳中,郁嘉宁艰难的睁眼,惊诧的发现自己竟然在一辆马车里!

  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被关在大理寺的天牢里么?她不是被郁清妍一刀刺中胸口死了么?

  郁嘉宁还没搞清状况,婢女画棠就眉头紧锁的看向她,噼里啪啦倒豆子。

  “姑娘!怎么办啊!咱们马车不知怎么的,现在了还在王家巷子里,估计咱们是赶不上诗会开场了!要不待会儿到了永芳斋,婢子就去说,姑娘你身子不适,不能参加诗会,咱们回侯府吧?”

  永芳斋?诗会?王家巷子?

  这几个熟悉的词,叫郁嘉宁心底一跳,脑子里莫名冒出了个大胆的念头。

  然而,还不等郁嘉宁开口说话,另一个婢女,阿凌,却极其不满的瞪了画棠一眼。

  “画棠,你瞎说什么呢!姑娘回到侯府都快一年了,处处都落得小家子气、登不上台面的样子。如今连参加个诗会,都忽然身体不适了,若是传出去了,大家肯定会觉得咱们姑娘是怯场,不敢了,多丢人啊!还有!这次的诗会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姑娘可得好好把握,在诗会上出彩才是!”

  “阿凌!”画棠狠狠瞪了阿凌一眼,脸都气红了。

  是,姑娘被夫人从乡下接回侯府已然一年,却什么也没有学会。侯府里多少下人都对姑娘指指点点、私下讥讽,但是,她和阿凌是姑娘的贴身婢女,明明该护着姑娘,怎么能把这种话当着姑娘的面说出口?

  还有!什么叫机会难得须得把握?

  今日到永芳斋的那些贵家小姐,哪一个不是等着看姑娘的笑话?

  就算她们现在匆匆从王家巷子赶去永芳斋也是来不及的!到时候,不还是失了礼数,见笑于人,让姑娘当众难堪么?!

  然而——

  “你懂什么!”

  阿凌眼睛一剜,语气逼人:“永芳斋的诗会,可是三姑娘好不容易才替咱们姑娘求来的机会。三姑娘这两三个月,天天都来教姑娘诗书,前几日,还夸咱们姑娘的诗文不错呢!姑娘只要抓住了这次的机会,在永芳斋出彩,便是迟了一小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着阿凌字字句句都在替郁清妍帮腔的话,郁嘉宁低低的笑了笑。

  她勾起的唇角带着无限的讥讽和冷意,因为,此时此刻,她终于确定,她重生了。

  没错,重生。

  她虽然死了,但现在却又活了。

  回到了自己的十四岁,被人从甜水村接回京城一年之后的春天。这个时候的她,还是那个无才无德,心思单纯的乡下丫头。

  在永平侯府跟着最好的嬷嬷、夫子学了一年,却连最基本的字都写不好。

  无数次被郁清妍暗中算计,父母厌弃,兄弟姐妹不认同,族人无视,被整个京城的人当作笑话,被郁清妍衬托得如同泥地里最不起眼的尘埃。

  不过,不要紧……

  郁嘉宁眸光一点点的冷了下来。

  她重生了,她不再是那个会随便相信人的傻子了。

  “姑娘?”

  郁嘉宁那冷冷的目光,瞧得阿凌周身一僵,姑娘怎么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可想到三姑娘的交代,阿凌又不得不继续说:“姑娘,你说怎么办吧。三姑娘待你这么好,就连你身上穿着的这身衣裳,都还是三姑娘特地准备的。咱们可不能做那白眼狼,白白浪费了三姑娘的一番好意吧?”

  郁嘉宁低头,伸出手来,海棠红的衣袖,将她本就泛黄的双手,衬得愈发黑沉、粗糙、如同干枯的柴火。想来,她如今的脸色,应该也是黑沉得可怕吧?

  这便是三姐姐,为她精挑细选的衣裳!

  想让她在诗会上丢尽脸面的特地安排!

  想到上辈子诗会里发生的那一件件事情,郁嘉宁眸光一凝,朱唇浅勾,说:“诗会当然是要去的。”

  只不过……郁嘉宁不动神色的握了握双拳,这一次会出丑的人会是谁,那可就说不定了……

  “……”

  郁嘉宁不喜也不怒的样子,莫名让阿凌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了,可,她仔细一瞧,又看不出什么异样。

  阿凌轻轻摇头,算了,不过就是个连她这个婢女都比不上的蠢丫头罢了,根本就不值得上心。

  ……

  马车晃晃悠悠到了永芳斋门口的时候,诗会已然开始,永芳斋的大门都已经关上了。

  画棠瘪着嘴,“姑娘,咱们真的要进去么?”若是这个时候去叫门,所有人都会知道她们迟了。

  郁嘉宁却神色如常,只将帖子递给阿凌,“你去叫门。”

  “哎!”阿凌一脸欢喜的接下帖子,几下从马车里跳了下去。

  “姑娘……”画棠还想劝几句,可郁嘉宁却忽然发问,“还有其他衣裳么?”侯府的姑娘出门,一般都会多带几身衣裳以备不时之需的。

  但画棠不明白,姑娘忽然问这个做什么。

  “有还是没有?”

  “有的!”

  画棠赶紧翻出来几件衣裙,有青绿的、湖蓝的、鹅黄的。虽然比不上三姑娘准备的这身海棠红衣裙华美,但胜在与郁嘉宁的气质很贴合。

  郁嘉宁挑了其中一件鹅黄的,吩咐:“替我换上。”

  说着,还将自己头上郁清妍准备的繁复而多余的发簪、发钗给取下来不少,只留下两支简单的白玉发簪,耳朵坠一对红宝石耳珠。

  一番收拾之后,画棠都有些呆住了,“姑娘,你……”怎么短短一瞬间的时间,姑娘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当然,是好看的那种改变!

  与此同时,去递帖子的阿凌也回来了。她一边笑着撩帘子,一边说着:“姑娘,咱们可以进去……”

  可是,她嘴里说了一半的话,在看到郁嘉宁的装扮后,如同吞了苍蝇一般,梗着喉咙里,不上不下,难受极了。

  “姑娘,你这是?”


标 签古言 重生之嫡女归来 郁嘉宁 元凤修 仙鲤鲤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