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她是高岭之花by要要子_许文茵谢倾小说要要子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46 ℃
她是高岭之花by要要子_许文茵谢倾小说要要子

许文茵谢倾小说

要要子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许文茵谢倾的小说名是《她是高岭之花》是由要要子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美冷弱白天鹅x又痞又横大狼狗。主要讲述的是:谢倾打遍天下无敌手,是京城里的小霸王,无人敢惹,直到某天他许文茵,仿佛美玉无瑕的高岭之花,他不可抑制地心动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许文茵谢倾的小说名是《她是高岭之花》是由要要子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美冷弱白天鹅x又痞又横大狼狗。主要讲述的是:谢倾打遍天下无敌手,是京城里的小霸王,无人敢惹,直到某天他许文茵,仿佛美玉无瑕的高岭之花,他不可抑制地心动了……

免费阅读

  许文茵又做了梦。

  梦里是铺天盖地的火光,不绝于耳的惨叫。

  她瘫倒在草堆里,浓烟冲得睁不开眼。

  胃里一翻腾,吐出了一口血。

  远处的太极宫上,黑烟笼罩,猩红仿佛冲上云端。

  她呆呆看着,唇瓣颤抖,瞳孔战栗,浑身感官唰一下清晰起来——率先闻到的是一股恶臭。

  一垂头,倏然对上一双瞪大而僵直的眼珠子。

  自己正压在一具尸体上。

  她脸色陡然一白,缩起身急急后退,可下一瞬,又停住,她的背脊撞上了一条大腿,是人的腿,身体不知去了哪里。

  她再也忍不住,俯下.身,捂住嘴一阵干呕,可什么也没吐出来。

  没吐出来是当然的,整整两日,她什么也没吃。

  太极宫北门被六千大军所破,她运气好,正巧坐车从西门而出,幸免于难。

  可母亲还留在宫里,她急忙想调头返回,却受乱军冲撞,磕了脑袋昏厥过去。

  再醒来时,已被一辆运尸体的牛车载到了城郊乱葬岗。

  而岗外就有兵马巡逻,她一步也走不出去了。

  短短三日,长安城化作了人间炼狱。

  谁。

  谁来救救她。

  耳边充斥了数不清的铁蹄、喊叫声。

  在那其中,似乎夹杂着一道轻微的脚步声。

  很近。

  越来越近。

  近得……好像就在她身前。

  许文茵一怔,来不及抬头,一只手伸过来,勾住她的下颌,微微一抬,力道轻缓,与周围这片血光格格不入。

  许文茵怔愣望着那只手的主人。

  他立在她身前,身着银甲,面容模糊。

  那只捏住自己下巴的手冰冷如霜。

  他拇指微动,擦过她的颊边,替她拭去一滴滚落而下的泪珠。

  她仍怔怔地看他,看见他缓缓启唇,冲自己说:

  “我来接你了,阿茵。”

  -

  “茵娘?”

  “茵娘,你发什么呆呢?”

  许文茵倏地从思绪中回神,发现围坐在身侧的几个贵女都在看她。

  她方才又因想起前日做过的梦,发了呆。

  见许文茵不答,一小娘子索性拿团扇掩了嘴:“看来茵娘是半点也不在意严小世子的,亏得咱们还替她瞎操心。”

  心里腹诽到底是从襄州那穷乡僻壤来的乡巴佬,没见过世面得很。

  眼下离元夕尚有段时日,许家却忽然隆重设宴,不外乎就是为了许文茵。

  为了让这个重回长安的嫡次女能迅速融入京城名媛圈。

  为了让她与广平伯府的严小世子相看。

  众贵女心知肚明,就是心底不屑,也不会真出言讽刺,她们都是看碟下菜的。

  唯独就有个不会看碟的还在说:“咱们的确是瞎操心,就算世子为人不着调,严家的门第可在那儿摆着呢。”

  意思就是说许文茵攀权附贵。

  广平伯严家的亲可不是谁想结就能结的。

  如此好的亲事,被个从襄州来的女人抢了去,眼红的自然要说上一嘴。

  许文茵闭着眼都能看见酸水往外冒,只她心思还放在那个梦上,心不在焉地回:“的确,世子乃名门之后,配我着实可惜。”

  “哼,你知道就……”

  “不若一会儿袁家姐姐随我去见见世子,古有毛遂自荐,今也能有袁五自荐,你觉得呢?”

  她一双杏眼抬起来,吐字温软,细声细气,说的话却怎么听怎么叫人不舒服。

  这些被恭维惯了的京城小娘子哪儿见过这样的人,登时睁圆了双眼,脸涨得微红。

  “你!”

  “二娘子,夫人唤你呢。”

  一言未说完,许家婢女碎步进了水榭凉亭。

  许文茵认得她,是母亲魏氏身边的大丫头。

  “劳烦湖月姐姐来唤我。”她正好坐在长椅末端,起身携了湖月的手,回眸:“你们聊,我去瞧瞧母亲唤我做什么。”

  “哦,对了。”一顿,看向袁家娘子,一双潋滟水眸微微弯成月牙:“袁家姐姐别急,等我回来,咱们再接着说。”

  留下后头被这话气歪了鼻子的袁家娘子,她轻慢跟上了湖月。

  走下水榭,湖月带她走的道却不是去魏氏屋子的方向。

  今日设宴的缘由,许文茵自己也一清二楚。

  许家这等旧姓华族,端的是一个礼教严苛,全然不如那些新贵们放得开,就算是相看也要避开了人目。

  她们走进了一条石板小路,头顶绿荫遮盖,远处的人声越来越远了。

  湖月在前边拐了几个弯,将她领到了一处静谧小院入口:“二娘子,婢子就在外头候着。”

  许文茵知道那个什么严世子八成就在里头,一颔首,拢了拢身上的银狐披风,一个人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不住人的小院,挨着墙种了一圈的梅花。

  许文茵前几日才回许家,还从没见过这幅光景,一进去便叫眼前大片大片的桃红惊得微微睁圆了眼。

  她稍站了站,正要往前,不远处却传来古怪的动静。

  沉闷的,一下接一下砸落,还伴着人呜呜咽咽的闷声。

  听起来离她并不远。

  可这院子是用作相看的,照理,不会有外人。

  她心跳顿了一拍,往旁几步,将身子掩在梅花树后。

  那头的动静越来越大,肆无忌惮地夹杂了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两个人的。

  除了严家世子外,还有旁人在?

  许文茵恹恹,只觉麻烦,犹豫须臾后,终是伸出手,在繁密的枝丫间扒出了一条缝。

  可还没来得及一窥究竟,方才肆无忌惮的男声突然间拔高一个调,隔着老远杀进她耳畔——

  “骂啊!刚才不是骂小爷我骂得挺欢么?现在混过来蛋了?”

  嚷嚷着这话的,却不是严家世子。

  是远处背对她而立的一个红袍少年。

  金冠玉珠束发,脚踩暗纹云靴,腰间坠着白玉琉璃。

  正悠悠晃着手腕,一双眉挑得老高,给那张本就生得极好看的脸徒添了几分英邪。

  她原本要见的严世子,瘫在墙边,高肿着脸,呜呜咽咽地直叫唤。

  一看,嘴还被一块抹布给堵了。

  难怪没法出声。

  约莫是从严六的神色里看出了点不服,红袍少年一撩衣摆蹲下,又一拳招呼在他脸上,打得严六头往后仰,发出一记短促的惨叫。

  他的鼻血溅出来染红了少年的手,少年嫌弃地咋咋舌,反手在人家衣服上擦了个干净。

  看人已经焉头巴脑地瘫地上不动了,他这才将抹布从人嘴里扯出来,“爷才揍了三拳你就不行了?啊?你会不会打架啊?不会打就把鳖脑袋缩紧点,少在小爷跟前蹦跶来蹦跶去,丢人现眼,废物一个。”

  严六是骂也骂不动,打也打不过,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痛,只能认怂,嘴一瘪呜呜呜地哭起来:“十三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回,我再不敢了!”

  可惜谢倾从来不是个好说话的人,不仅不好说话,还横得可以。

  听了这话眼皮都没抬一下,手一伸,连衣襟带人把他拽起来,“哦,不敢?你说说你不敢什么了?”

  好似他敢多说一句屁话就要揍他个半身不遂。

  严六只得卵足了劲哭:“呜呜呜我,我再不敢骂您是败家玩意儿了!”

  谢倾挑挑眉:“然后呢。”

  “下回见着您我一定绕道走,绝不招……哎哟喂!”

  谢倾抬手赏他一对熊猫眼:“谁他娘跟你扯这个了,搞了半天你还不知道小爷为什么揍你啊?”

  严六确实不知道,他原本是跟着下人来在这儿等许家二娘子的,谁知却撞上谢小霸王从天而降,半句话没说,扬起一拳就把他打了个眼冒金星。

  他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就被堵了嘴,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缘由。

  谢倾还揪着他的衣襟,分明生得唇红齿白,手上力气却大得吓人,别说反抗,衣服都快叫他扯烂。

  “爷问你。”

  “问问问,十三爷尽管问!”

  谢倾敛敛眼皮,莫名安静一瞬才问:“你刚……说许家二娘子什么?”

  “啊,啊?”

  严六没听明白,对上他微冷的目光,忙颤颤地答:“说,说她是从襄州来的……”

  “然后呢。”

  “肯、肯定乡土气重得很……”

  “继续。”

  “我就是一头撞死也不会娶那种土包……哎哟!”

  他又被谢倾踹了一脚,痛得五官扭成一团:“哎哟十三爷,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不说这种话了!”

  他面上哭得期期艾艾,心里也是真的悔,后悔啊。

  谢十三风流满京城却从没听说过他对哪个姑娘上心,瞧今日揍自己这架势,摆明了不是心血来潮看他长得欠揍。

  严六是不会骂人,打架也菜得像只鸡,但他又不傻!

  要是早知道那个许家二娘子居然被谢倾这祸害给看上了,他说什么也不会点头要来相看。

  这下半条命都要搭进去了!

  他哭得抽抽搭搭,正想开口求饶,却见谢倾手上动作忽然顿住,一转头,看向不远处那片梅花林。

  眼底泛着莫名的冷意。

  这院中的梅花开得盛,层层掩映,烂漫似锦。

  一眼望去,从花瓣间隙中似乎能看见对面有一角鹅黄衣裳刹那间闪过,一下就没了踪影。

  “十、十三爷?”

  谢倾垂眸瞥眼自己手上的血,有几分狰狞,忽然就没了兴致,回头踹严六一脚:“趁小爷我还没一拳把你揍个屁滚尿流赶紧滚犊子,看见你就烦。”

  抛下这句话,他转身大步离去。

  “娘子,二娘子,等等婢子。”

  湖月在后面追着许文茵,可喊了几声也没见她回应。

  方才二娘子脚步匆匆从院子里出来,脸色竟苍白得吓人。

  湖月只觉不好,以为是在里头出了什么事。

  可一看,许文茵那件鹅黄色的衣裳上干干净净,半点褶皱也没有。

  她问了几句,许文茵皆没答话,拂开她的手不管不顾就往前走。

  擦肩而过时,隐隐听见她低喃了一句:“梦里的莫非都是真的……”

  湖月一头雾水,来不及回头查看,连忙追了上去。

  她心里倒是把这事记下,回头要报给太太。

  等到宴散,她赶忙去了魏氏的屋里,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魏氏沉着脸一拍桌子:“严小世子在梅园里被人给打了。”

  湖月面上唰一下没了血色。

  二娘子方才神情那般古怪,难不成就是因为撞见了严小世子被打?

  “太太可知是谁打的?”

  魏氏冷脸反问:“放眼整个长安城,敢得罪严家的能有几个?”

  而有那等家世,又狂得敢出手把人打了个要死不活的,又有几个?

  湖月一僵,不由自主就想到了一个人。

  放眼整个长安,的确也只有那个人敢横成这样。

  “太太,那,那可如何是好……”她的声音都在抖。

  世子在许家出了事,就算不是许家人干的,她们也得担责,且有了这一出,只怕许家和严家的相看是彻底打了水漂。

  魏氏不禁揉揉眉心。

  严家虽是新贵,可也是有权有势的新贵,比那些不成规矩的世家可好了太多。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亲。

  她会发帖给谢倾纯粹出于礼节,谢十三向来不爱出席这类宴会,又是京城出了名的混不吝,魏氏不想落人口实,只道他不会来,这才发了帖。

  可谢倾不仅来了,还打了严小世子一顿。

  但在这之前,她从没听说过谢倾和世子有什么过节,否则就是得罪谢家,她也绝不会给谢倾发帖。

  怎么会突然在宴上打起来了?

  这事是宴散了后魏氏才从下人嘴里听说的,当时听完只觉一个双目发麻,差点没背过气去。

  都顾不上手里头的事,赶紧叫人派车把严六送回了伯府。

  严小世子是广平伯的嫡子,当今太后的亲侄子,谁受伤也不能他受伤。

  这等大事,瞒也瞒不住,魏氏之后还得派人登门赔礼。

  照谢倾的显赫家世,严家只怕不敢怪责他,指不定转头就会把气撒在许家身上。

  若是这样,许家的脸是彻底丢完了!

  魏氏思及此,脸色愈发往下沉,湖月在旁边忐忑地等她吩咐,半晌,终于听她沉沉开口:“茵姐儿呢?”

  湖月忙答:“二娘子应当是回屋去了。”

  说罢,又想起方才许文茵的古怪,不敢隐瞒,一五一十都说给魏氏听了。

  魏氏听完,脸色并不好看。

  许文茵六岁时便随许老太太南下去了襄州,时隔十年又被送回长安。

  老太太此举,就是为了让她能在京城里头寻门好亲事。

  严家和谢家比,的确是谢家门第要显赫得多得多。

  可照理说,才回长安的许文茵根本不会认识谢倾,谢倾出手打人的原因也不该在她。

  魏氏思及此,眸中掠过一丝讽意,“去将茵姐儿给我唤来。”

  谢倾在二人相看的院子里揍了严小世子,还被许文茵撞见了。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标 签言情 她是高岭之花 许文茵 谢倾 要要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