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宁衍吴恙小说_缘浅情深宁少强宠小娇妻木兮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25 ℃
宁衍吴恙小说_缘浅情深宁少强宠小娇妻木兮

缘浅情深宁少强宠小娇妻

木兮 著

完本免费

《缘浅情深宁少强宠小娇妻》是木兮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宁衍吴恙,主要讲述的是父亲公司一夜破产,吴恙从天堂坠入地狱,未婚夫和好友的同时背叛,更是将她推入了绝望的深渊,可宁衍的出现,成了她黑暗世界里的一道光,两人在彼此试探与情感的纠葛中,开始了漫长的一生....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缘浅情深宁少强宠小娇妻》是木兮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宁衍吴恙,主要讲述的是父亲公司一夜破产,吴恙从天堂坠入地狱,未婚夫和好友的同时背叛,更是将她推入了绝望的深渊,可宁衍的出现,成了她黑暗世界里的一道光,两人在彼此试探与情感的纠葛中,开始了漫长的一生....

免费阅读

  宋君沉思了许久,似乎在与自己的内心做着激烈的争斗。

  吴恙又抽了一张纸,开始抹起了眼泪。

  “既然如此,便照你说的办,你别哭了。我回去便重新起草一份文件,给你传真过来。你签字就可以了。”

  宋君无可奈何,收拾好东西离开医院,一路上便开始惆怅,就是因为心软,他在律师这条道路上,走得异常坎坷。

  现在,又再次拜倒在眼泪之下,如何向宁衍交差还是个大问题。

  ……

  “胡闹!”

  办公室里气氛凝重,宁衍端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皱。

  一旁的宋君委屈得像个孩子,用手绞着衣角,“衍哥,她确实可怜,这是唯一能解决的办法了,反正达升项目不是挺棘手的,你就让她试试,反正不管怎样你都没损失。”

  宁衍头也不抬的说道,“我不过出差数日,你就给我把事情处理成这样,舒伯也容着你胡来。达升项目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舒伯,送表少爷回家。”

  这个吴恙,宁衍倒开始对她好奇了。

  达升项目涉及多家地产集团,她在这个时候,盯上达升有什么企图?

  是时候,与她谈一谈了。

  医院,吴恙已经收拾好准备办理出院。

  刚出大门,一辆黑色的林肯加长轿车便停在了吴恙眼前。

  “吴小姐,宁总请您过去和他见面。”下来的人是舒伯,吴恙朝舒伯微笑着点了点头,便上了车。

  虽早就料到宁衍必定会与自己见面,可此刻的吴恙还是开始紧张起来。

  宁衍混迹商场多年,与刚出社会不谙世事的宋君自然不可相比。

  要糊弄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隐秘,最后终于在一家叫月雅的私人会所停了下来。

  吴恙百思不得其解,约她谈事为何要来这么隐秘的会所?

  思考间舒伯已将车门打开,恭声说道,“吴小姐,宁总在里面等您。”

  带着疑虑,吴恙推开了走廊尽头紧闭的那扇房门。

  出人意料的是,里面竟然不止宁衍一人!她只觉得胸口涌来一阵寒意,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宁衍头也不抬,只指了指身边的椅子:“来了?坐”

  待她坐下,宁衍便向坐在对面的男子介绍到:“张总,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起的吴恙,吴小姐。”

  张总?那个从周子意手里买走自己别墅的人?她诧异的转头看向宁衍,他什么意思,她越来越不明白了。

  宁衍不顾她探寻的目光,接着说道:“吴小姐可不是普通的女人,我看,张总要给她个不低于经理的职位,才不算埋没了人才。”

  经理?他的意思是,要让自己在这家叫月雅的会所上班?

  吴恙慌了神,她在宋君那里费尽口舌,才换来接触达升项目的机会,现在宁衍将她安置在这里,她的苦心不都白费了?

  “宁总,您是不是……”吴恙正要开口,宁衍一把握住她的手,嘴上带着笑容,手却微微用了力,“吴小姐是嫌弃我给你安排的职位低了?”

  宁衍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此刻不是她谈条件的时候,她赶紧说道:“当然不是,能留在月雅为张总和宁总做事,是我的荣幸。”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定了,吴小姐明天便来上班吧。那我就不打扰宁总了。”言毕,张总便带上门离开了包厢。

  吴恙一把甩开被宁衍紧紧握住的手,质问道:“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哼,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吴恙才是,你接触达升想要干什么?”宁衍拿起桌边的毛巾,嫌弃的擦了擦刚握过她的那只手。

  他在厌恶她?

  “我……我不过是在被你逼得走投无路之时,耍了一点小聪明。在拿下达升项目之前,我不会在这里上班的。你替我做不了决定。”

  吴恙知道,当日对宋君编造的谎言,必定已经被他看穿,索性将话摊开了,说个明白。

  倒没想到她竟会如此坦诚,宁衍微愣,而后冷笑道:“你家破产可不是我的杰作,我也没逼你未婚夫背叛你,更没逼你撞上我的车。”

  “还有,我替你做不了决定?你自己去看看合同,只要我不将项目交给你,你完成不了一样要给我打5年的工。用在别人身上的那些小手段,我奉劝你在我面前,还是收起来比较好。”

  果然是在商场混迹多年的人,每句话针针见血,几乎把她的脑袋都戳出一个个窟窿。

  合同?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吴恙这才意识到,现在人为刀俎她为鱼肉,自己哪里会是他的对手。“你要我替你做什么?”

  宁衍从手边拿出一份文件递向她:“不愧是吴年灏的女儿,果然聪明。既然如此,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这家会所你也见到了,来这里的都是商业界的大人物,我要你,收集这份名单上所有集团,在这里和政府相互勾结的证据。”

  张氏地产,万业地产,广岸建筑,恒远集团。这些都是地产业的翘楚,宁衍难道想通过拉倒这些公司,让宁氏一家独大吗?

  可是他为什么要选她来做一件这么重要的事。恒远集团,周子意,原来如此。

  这可不是个轻松的差事,若是稍有不慎被发现,这些公司不会有一个放过她。

  吴恙想起他用毛巾擦手时,那厌恶的表情如当日周子意看自己一般,心里便开始刺痛起来。

  她理了理掉落在眉间的碎发,眼神直勾勾的盯向宁衍:“宁总,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宁衍扬起嘴角,邪魅一笑,“噢?赌注是什么?”

  “若是我赢了,我们的五年合同一笔勾销,若是你赢了,我再赔上五年。”

  “有趣,赌什么?”

  “我们二人谁先爱上对方,谁便输了。”“吴恙,那你,可得在我这里耗上十年了。”

  二人谈完事情已经是凌晨,宁衍为吴恙安排了一处他平常去得少的公寓,让她先住着,宁衍一同随司机先送她回来。

  二人并排坐在后座,都沉默不语,气氛尴尬异常,吴恙轻轻咳嗽了一声,试图打破这僵硬的局面,轻笑说,“咳,那个,听说最近有个当红的影星与你在传绯闻。”

  白了吴恙一眼,宁衍说道,“听说恒远集团的公子,周子意下个月与夏琳琅订婚。”

  他果然知道什么东西最能戳到自己的痛楚,就像最有经验的农夫,遇到蛇一打便打中了七寸。

  吴恙转过头去不再理他,自己是疯了才会想到要与他搭话。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吴恙逃一般下了车,宁衍散发的强大磁场实在让她有点应付不过来。

  她想不通自己为何要与宁衍打这样一个赌,或许是因为自己被周子意伤得彻底,所以便笃定自己不会再轻易爱上任何人吗?

  吴恙不愿再想,也想不明白,毕竟对于未来,她有太多的麻烦要处理。

  今天是吴恙第一天去月雅上班,她早早便收拾好出了门。

  名义上她可是宁衍带过去的人,若有差错传到他耳朵,那到时候,还不知道他会如何讽刺自己。

  老天似乎偏偏要与她作对,平日从未堵车的路段,今天却堵得像马蜂窝。

  吴恙看了看时间,该死,要来不及了。

  此刻的车流依旧岿然不动,一眼过去都看不到尽头。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又无计可施,马路上唯一能前行的,竟是平常最瞧不上的电动车。

  管不了那么多了,比起丢脸,宁衍的恶言恶语更为可怕。

  吴恙随手招了一辆电动车,报了地名便急匆匆的出发了。

  所谓冤家路窄,吴恙搭着车子等红绿灯的时候,旁边停着的一辆崭新的宝马车,缓缓摇下了玻璃。

  夏琳琅穿着一条雪白的连衣裙,戴着一颗闪亮的钻戒,端坐在驾驶座,珠光宝气神气活现得像个公主。

  吴恙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着并不合身的西装,头发也被风吹得乱七八糟。

  两人如今简直是云泥之别。

  “恙恙,见到老朋友怎么连招呼都不打呢?你去哪儿,我送你吧,子意今天给我买的新车,你看这么冷的天,你身体弱可别感冒了。”

  夏琳琅尖起嗓子,向她喊到。

  无耻,吴恙在心里骂到,她今日不愿与夏琳琅多做纠缠,索性埋起头不去看她。

  夏琳琅嗤笑一声,再也没有任何的掩饰道,“怎么了?干嘛把头埋起来啊,和你爸一样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啪”一声脆响,吴恙反手就给了她一耳光,既然对方如此了,吴恙也没什么好顾忌的,直接骂道,“贱人,要是没有我爸,你和你爸早就投胎去见阎王了,你算什么东西,敢在这里侮辱他!”

  这一巴掌吴恙用足了力气,自己胳膊都震得发麻,夏琳琅来不及反应,脸上瞬时便印了5个鲜红的手指印。

  说她吴恙,她忍忍便过去了,可要不是当年她父亲收留了饭都吃不起的夏琳琅父女,如今哪里还有她在这里趾高气扬的机会。

  “你干什么!”周子意突然从后面那辆车里冲了出来,把吴恙推了个趔趄。

  吴恙不敢置信的看向他,“我干什么?你没听到她羞辱我父亲吗?”

  周子意皱紧了眉头,眼神里的厌恶一览无余,“我只看到你凶神恶煞的冲过去打了琳琅一巴掌,我们三人认识这么久,你们二人的性格品行我还不清楚吗?”

  周子意的话如同一根根细长锋利的针,直直的插到她的心里,把心脏都给搅了个血肉模糊。

  她一直不曾了解,自己在他心里竟然一直是这样嚣张跋扈的人。

  事到如今,也没有必要再做无谓的解释了。

  吴恙觉得眼睛酸胀得厉害,眼泪也忍不住就要夺眶而出,可是,至少不能在他们二人面前哭出来。她再不顾他们二人的眼光,坐上之前的摩托车,扬长而去。

  因在路上耽搁了不久,果不其然到会所的时候,已经迟到许久。

  众人皆被吴恙的样子吓住,一头乌糟糟的头发,眼睛红肿得像个桃子,妆也被吹得左边白一块,右边黑一块的。

  而比她现在这模样更恐怖的,怕是只有宁衍阴沉的脸了。

  今日他本来不准备过来月雅的,这家会所他虽然有着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平日却只管收钱,不曾插手管理。

  如今他安排吴恙过来,她第一次上班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似乎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他的火便不打自来。

  “顶着这幅模样过来,是给谁看呢?”宁衍不动声色的喝着手里的咖啡,眼皮也不抬一下。


标 签总裁 缘浅情深宁少强宠小娇妻 宁衍 吴恙 木兮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