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墨昀云清枫小说_女太子竹子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42 ℃
墨昀云清枫小说_女太子竹子

女太子

竹子 著

完本免费

《女太子》是竹子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云清枫墨昀,主要讲述的是一朝被迫入轮回之路,墨昀成为了北栀国的太子,虽是女儿身却以男儿身份示人,云清枫贵为风霖国九王爷,权倾朝野无所不有,可偏偏却对墨昀情有独钟,对于他来说,男儿身又如何?只要是他喜欢的,流言蜚语他都不在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女太子》是竹子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云清枫墨昀,主要讲述的是一朝被迫入轮回之路,墨昀成为了北栀国的太子,虽是女儿身却以男儿身份示人,云清枫贵为风霖国九王爷,权倾朝野无所不有,可偏偏却对墨昀情有独钟,对于他来说,男儿身又如何?只要是他喜欢的,流言蜚语他都不在乎....

免费阅读

  房顶之上,微风拂过发丝飞扬。墨昀一手按至胸口,颠簸一天,胸腔之内似有灼热之感,压制轻咳一声,不由微蹙了眉心。

  而那男子见此强忍着想要冲出去到那人身边的冲动。

  “你怎么了?”苏舞听人轻咳一声,侧目瞧人状况询问道。

  “无事。”墨昀瞧着苏舞,四目相对。对墨昀而言心中无一丝波澜起伏,但对苏舞而言却是起伏不定。

  “滚!”一声暴怒从房中传来,隔开二人视线。

  墨昀嘴角笑意加深,想来他应该已经发现自己不行了 :“就现在,行动。”

  墨昀用内力以掌风将屋内烛火尽数熄灭,屋内昏暗一片。只见一披头散发身着白色长袍的女子,伸着双手,飘向屋内:“花朔,你还我命来,你害我害的好惨……”回音荡荡,慎人的紧。

  床榻之上,花朔扯着被角,蜷缩在一侧,口里嚷着:“别过来,别过来,你的死不能怪我,不能怪我……”

  那所谓梅儿的鬼魂,飘进人几分:“既然你不承认,那我只好拉你去地府,由阎罗审问你的罪行,让你上刀山下油锅,永世不得超生,你是说还是不说……”

  花朔双膝跪在榻上,连连磕头求饶:“不要,不要,我说,是我见色起意将你绑来,糟蹋了你。你不从我就殴打你,有一次疏忽让你跑回去,而你们没有声张,这让我又大了胆子,三番四次得去找你。而且我还知道你怀孕了,再堕胎的第二天本该修养的。而我又把你给那什么了,导致你血崩险些丧命。”

  “原来你还知道你那次便险些害我丧命,而今日你竟杀了我。”

  “不,我只是知晓你今日去药房买药,而又贼心再起,又将你给糟蹋了,见你身下见红就跑了,谁知你竟然死在了药铺,求求你了,我说的句句属实,不要带我走。”花朔连连磕头,砰砰做响。

  门外墨昀冷笑连连,再其身旁的县令更是冷汗直流,墨昀见人将话全部说出,拽着县令推门而入,指尖微点烛火,屋内通明,而那“女鬼”正是苏舞所扮。

  “梅儿姑娘的死因是因为他。”墨昀直指榻上已经傻眼的花朔。

  墨昀顿而又道:“因为他残暴不仁,心生邪念至梅儿姑娘惨死。梅儿姑娘险些因血崩而死,好在保住一条命。却因失血过多,而落下命根。而他又贼心大起,糟蹋了梅儿姑娘,且有击打过头部的迹象,导致脑内淤血而亡。”

  墨昀看像一侧畏畏缩缩的县令:“县令大人,以为该如何处置?”

  县令忙拱手鞠着身子陪笑:“下官哪担的起您一句大人,真是折煞下官了。”

  县令对门外府兵招手道:“来人,带走,真凶以查获。”

  墨昀负手而立,静默瞧着花朔被人带走:“县令大人,我的人是不是可以放了。”

  “自然,自然,还请您移步,下官令人备些薄酒给公子压压惊,”县令一脸讨好的笑,甚是引人反感。

  “不必,县令大人这顶乌纱帽可要戴牢些。”墨昀侧目瞧人一眼,一语罢了。出了门,而苏舞随其身后。

  县令在墨昀离去后,跌坐在地:“完了,全完了。”

  墨昀将苏舞送回城主府,此时夜幕早已降临,空留月光映照。

  “今日一事,在此谢过,天色已晚,早些回府安歇。”墨昀拱手一礼,今日之事她对自己也是有所帮助理应一个谢字。

  “你去哪里?”苏舞见人未有一同回府的意思,却不知为何感觉心中空落落的,好似今日一别,此生都无缘再见一般。

  “接了朗便去城外,若车轴按好,就连夜启程。保重,后会有期。”墨昀打马而去,寂静的夜空留马蹄声回荡。苏舞注目墨昀离去,直至瞧不见那身影,方进门去。

  墨昀与朗在府衙门口碰面。朗见到墨昀唤一句人:“主子”

  “没事就好,走,去城外。”墨昀见朗一切安好便安了心,二人并驾而去。

  城外

  马车一应物品堆放一处,兵将看守。而马车车轴由工匠逐一换新。墨昀瞧着进展,约摸着时辰,今夜怕是要留宿在此了。

  “公子!”冯副将见墨昀近前拱手一礼,

  “怎么回事?”墨昀瞧人淡言出声。

  “车队一路东行,却突遇数十余人,黑衣装束。同之前应该是一伙人,只不过这次人数明显是上次的两倍之多,而这次再打斗过程中,末将觉人意图是纠缠我们,然后好破坏车轴,使马车不得行进,从而拖延时间。是末将大意,末将领罚。”冯副将单膝跪地,颔首郑重道。

  “你先起来,领罚也不是在这,看样子今夜是得留宿了,冯副将你告知众兵将,留人守夜,其余人休息。”

  “是!”

  “你也休息吧,今日又发生太多事了。”墨昀拍了拍朗肩,旋身飞上一棵树枝,靠卧上面。瞧了瞧天边圆月,但愿一切安然无恙。拢了拢衣襟,微阖眸子。而某一处,同样的树上,一男子坐在树枝上,静默得瞧着墨昀,但眼中的贪念尽显。

  似是目光太过灼热,墨昀猛然睁开眸子,扫视四周。明明感觉一道灼热的目光,为何消失的全无那。在三番确认无事后,又闭了眸子。

  距墨昀不远处的林间,两名男子伫立从中。一男子身着白衣锦袍,妖孽面容。一身着黑衣素锦,面带银色半遮面具。只露出光洁白皙的下颌,足以见得面容也是佼佼者,二人周身气息让人琢磨不透。

  “你是谁?”二人注目许久,云清枫率先打破沉静。一袭白衣再月光映衬下为他平添一分出尘之气,只是此时那张黑的透彻的脸破坏了这一气息。这人竟敢打那小子的主意,绝对留不得。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我是谁。”黑衣男子独孤翎瞧着云清枫,唇角微勾似笑非笑。眸中杀意尽显,张扬狂傲,这个人不能留。

  “不敢已真面目视人,怕是不生不死之人,可悲。”云清枫杀意四起,嗤笑道。

  云清枫再二人周围结出一层结界,不能打扰那小子休息。云清枫周身气息浮动,体内真气狂肆,幻化一把深紫利剑,直刺独孤翎。

  独孤翎掌心凝结一团黑气之物,包裹着利剑,将其吞噬。“还不赖,只可惜是一把半实体的剑。还差那么一点,不过这一点足以要了你的命。”

  独孤翎周身浮动黑色气息,将其包裹在内,以风之速向云清枫击来。

  云清枫掌吸空气之中流动的真气,真气以漩涡之势纷纷涌来,真气暴涨似有横空破竹之力,双掌对击那人攻势。

  “砰”一声巨响,结界应声而破,好在有结界所护,否则会波及数余里。

  云清枫擦拭唇角一丝血迹,瞧人笑道,虽为笑却是皮笑肉不笑:“你也不过如此么。”

  独孤翎脸色变黑,只是被面具遮挡让人瞧不清。只言一句,无一丝情绪起伏:“那老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向着你。”

  墨昀察觉空气之中的真气波动,告知朗一声,便寻了去。有一个声音一直告诉自己一定要去看看,否则会后悔的。

  “如此你便更不能活。”独孤翎结出结界,自丹田之处调动真气,掌心黑气愈发浓郁,压迫之感犹生,强悍之度更剩之前两倍。“去死吧。”

  云清枫极速吸取着真气,约摸着自己能否接下这一掌,这家伙不容小觑。

  墨昀寻到就见二人打斗,额头倏痛不止,似有几篇画面闪过。下意识喊道“住手。”声音由内力传出,响彻云霄。

  墨昀此时极为痛苦的捂着额头,掠步朝二人奔去。凝结真气击打结界,而那结界却是纹丝不动。

  二人听得喊声,纷纷侧目瞧向墨昀,匆匆只一眼。独孤翎将手中攻势打至结界,既然她喊住手,那便暂且不杀他,来日方长。猛然收减几分真气,反噬的厉害,强忍胸腔一丝血气翻涌的感觉。

  云清枫见人收了手,将吸取的真气汇入丹田,化为己用。

  结界破裂,墨昀滑下 身子,刚刚动用内力,胸腔灼热难耐。云清枫接住墨昀,渡真气给人。

  独孤翎毫不掩饰的爱意,瞧着墨昀。自己的内力太过刚烈阴狠不宜就她,就让他救她。

  墨昀靠在云清枫怀中,止不住的晕意,昏睡过去。

  独孤翎留恋地瞧了一眼墨昀,掠身飞去。留下一言:“下次来我一定不顾一切将带走你。”

  云清枫冷冷瞧一眼那人离去的方向,打横将人抱起,闪身回车队所在之处。

  “公子,我们抓到一个可疑的女子。”冯副将抓着苏舞走过来,见人怀中昏睡的墨昀,一脸警惕的瞧着云清枫:“你是谁?公子这是怎么了?”

  “少废话,你家公子需要舒适的地方休息。”云清枫没给人一个正脸,冷言着吩咐道。

  “这里”冯副将将苏舞丢给一旁兵将,听了那人的话,鬼使神差的引人进了营帐。

  云清枫将墨昀放在铺好的床褥上,便听着苏舞叫喊。

  “墨公子,墨公子,我是苏舞啊!你怎么了?”苏舞朝着营帐喊道,想要跟人进去,却有兵将拦着:“放开,别逼我动手。”苏舞见那几名兵将不为所动,掌劈人颈间,见人全都倒地,快步入了营帐。

  “你怎么进来的,来人”冯副将见苏舞进来,讶异三分,对外唤道。

  “我是你们家公子的朋友。”

  “我不管你是谁,没有我家公子的允许就不行。”

  “那他那”苏舞指着云清枫道。

  “滚,都滚出去”云清枫听着二人言语,不耐地暴了粗口。苏舞他自是知晓,本对她亲近墨昀,而不悦,没想到竟跑来这。

  “你谁呀,本姑娘偏不出去,你能怎样?”苏舞一身兵将服侍,叉着腰吼道。

  床上的墨昀似被惊扰一般,微蹙了眉头。云清枫见此侧目瞧了一眼苏舞 :“我不打女子,但你扰了他休息。”

  云清枫拽着苏舞肩头将人丢了出去,而后又将冯副将也丢了出去。苏舞刚好落在要进营帐的朗怀里,朗对人一笑:“舞儿姑娘。”朗将人放下,进了营帐,见昏睡的墨昀。似是询问在询问云清枫:“主子,这是怎么了?”

  “滚,别扰他休息。”云清枫未瞧人,只言一句。天知道那场战斗惹得他有多火大,尤其是在见到墨昀因着动用内力而旧伤复发,唇角溢出的血迹,有多刺目。

  “云公子,这么大的火气。”朗打量着人,看样子他应该就是主子提到的云公子。

  云清枫听人着一句,抬头瞧人。见是朗,淡言:“内伤复发。”

  朗近人身前为墨昀把脉,了解人伤势如何,才放下心来。

  “对了,舞儿姑娘你怎么回来这?”朗看向跟在自己身后进来的苏舞。

  “我?我当然是要跟着墨公子,他去哪我去哪。”苏舞这一句话,让众人摸不到头脑,这是表达爱意?好像也不算是,可这又是什么那?

  “不行!”同时响起一言,却分自两口。一声音似有压制的怒意,而另一声声音微弱。墨昀与云清枫又一次默契的同言,说完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

  墨昀刚醒过来便听见苏舞的话:“舞儿姑娘,我们不便带你。我们去的是边关,不是去游玩,而且这一路的危险未可知。”

  “那你为什么带他就不带我?”苏舞指着云清枫,见他在苏舞身边就很不爽,而且刚刚竟敢丢我,我不能在,他也不能在。

  云清枫回眸瞧了苏舞,四目相对,一股浓浓的火药味,自二人目光中传开。

  墨昀轻咳一声,打破二人视线:“朗送舞儿姑娘回去。”

  “是,主子,舞儿姑娘请”朗近人身侧请人的动作。

  苏舞对墨昀皎洁一笑,再视线落到云清枫身上时狠狠瞪人一眼,随着朗出了营帐。

  帐内又只余二人,墨昀与云清枫。一瞬寂静无言,墨昀揉了揉还有些胀痛的额头。

  “头痛?”

  “是,再见到你与那男子打斗时就胀痛不止。”墨昀也不知为何,似乎这其中有什么再等待着他去发现。

  “止痛的。”云清枫递给人一粒丹药,墨昀接过服下。云清枫见此打趣道:“不怕我下毒?”

  “你不会。”墨昀瞧了一眼云清枫,笃定的语气。“就算是为了那个条件也不会。”墨昀闭了眸子。

  云清枫未言,只是那一句你不会,让他心头一窒,这是所谓的信任么。

  “主子,主子,舞儿姑娘不见了。”朗急匆匆的进了营帐。

  “不用找了,出来吧!”墨昀缓缓睁了眸子,唇角微勾,对外淡言。

  “你怎么知道我在啊?”苏舞从外面走了进来。

  “想跟着?”墨昀问道,见苏舞猛点头。又瞧了一眼云清枫,温和一笑,轻轻点头,算是默许:“一路危险未知,让朗照顾你的安全。”

  某女很是乐呵,而某男却是黑了脸。

  “朗,车轴换的差不多了吧,随我出去瞧瞧。”墨昀掀开被褥起身就要往外走。云清枫拿过单披披人身上:“夜寒。”

  墨昀点点头,瞧了一眼云清枫,意味不明。出了营帐在外走了一遭,见无事便回了营帐。墨昀走这一遭是为稳军心,证实自己以无事,避免有心之人借机滋事。

  “大家准备休息吧,天微凉便启程。”墨昀重回被褥里,他需要休息,头昏昏沉沉的。

  苏舞与朗也寻了位置安歇,唯有云清枫坐在墨昀身边。

  墨昀见此问道:“你怎么不睡?”

  “我不睡,你需要休息,我来守夜,你可以安心睡了。”云清枫给墨昀掖了掖被角。

  墨昀点点头便闭了眸子,不知不觉就沉睡过去。墨昀也不知为何有云清枫再就会莫名的心安。这一夜是这么久以来,最为安逸的一夜,而墨昀却陷入了梦魇。


标 签古言 女太子 墨昀 云清枫 竹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