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by鬼酉蜡烛_李锦余霍采瑜小说鬼酉蜡烛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31 ℃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by鬼酉蜡烛_李锦余霍采瑜小说鬼酉蜡烛

李锦余霍采瑜小说

鬼酉蜡烛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李锦余霍采瑜的小说名是《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是由鬼酉蜡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锦余一朝穿书成了里面的反派暴君,只有等到男主篡位,才能假死脱身。为了赶紧离开,李锦余立志当一个昏君,甚至给男主封了个摄政王,将所有政事都丢给他,乖巧等待篡位,然而这摄政王越来越忠诚是怎么回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李锦余霍采瑜的小说名是《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是由鬼酉蜡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锦余一朝穿书成了里面的反派暴君,只有等到男主篡位,才能假死脱身。为了赶紧离开,李锦余立志当一个昏君,甚至给男主封了个摄政王,将所有政事都丢给他,乖巧等待篡位,然而这摄政王越来越忠诚是怎么回事?

免费阅读

  卯时的天还未大亮,宫阙上的杏黄琉璃瓦沾染了一层薄薄的晨露,反射着细微的光芒。

  太和殿内等待早朝的官员们整整齐齐地站成几排,屏息侯着皇帝的驾到。

  比平日迟了大约两盏茶功夫,不少大臣都有些焦虑了,才听到御前内侍姗姗来迟的尖细嗓音:

  “陛下驾到!”

  大臣们慌忙站直身体,垂下头来,一言不发。

  陛下这些年脾气愈发暴虐,动辄因为小事便对臣子大发雷霆,轻则革职,重则斩首。如今还能站在这里的无一不是小心翼翼、谨言慎行之辈。

  内侍报声之后没多久,当今圣上便自后殿走了出来,坐到了玄玉雕金皇位上,之后便一言不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大臣们微微有些疑惑:往日里陛下都会随口问几个问题,随后便不耐烦地把政务交给丞相和将军,今日怎地一言不发?

  殿内一时沉默了下来。

  文臣之首的丞相轻轻咳嗽一声,御前内侍赶紧喊了一声:“有事起奏!”

  大臣们觉得今日的早朝有些诡异,谨慎地没有发声。

  素来早朝也没有他们发声的机会。

  见无人应答,高台皇位之上的皇帝说了一句:“那便散了吧。”

  与平日里冷漠强硬的声线不同,有敏锐的大臣听到陛下今日说话声音似乎有些怯懦,声线竟然还有些微的打颤?

  有大胆的大臣退出太和殿时,忍不住悄悄抬头打量了一下坐在皇位上的那位皇帝。

  景昌帝少年继位,如今尚未及冠,眉眼清晰,相貌极佳,一身宽大的黑底鎏金云纹帝袍穿在身上,衬得陛下愈发风采夺人。

  此时的陛下以手扶额,斜靠在黑金龙纹的皇位上,手指垂下半遮住眼眸,竟然有一丝莫名的柔弱感。

  ——可惜,如此锦绣风姿,内里却是个暴虐昏庸、贪图享乐的……

  察觉自己这想法有些大逆不道,这臣子赶紧收起了心思,低着头加快脚步跟在同僚背后离开了。

  ……

  看着大殿里的人都退出去了,李锦余才悄悄松口气,强自撑着挺直的脊梁悄悄松懈了下来。

  不过还不能松懈,还有这么多人在呢!

  扫过身旁恭恭敬敬伺候着的内侍,李锦余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气,硬憋出气势:“回去吧。”

  如今能留在景昌帝身边的内侍,大都见识过景昌帝暴虐的一面,自然不敢有任何迟疑,赶紧安排龙辇,送陛下回寝宫。

  挥手让所有的宫人都离开,最后退去的内侍把殿门合上,偌大的融光殿里只剩下李锦余一个人,瞬间就冷清得不似人间。

  李锦余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走到龙榻之前,一头扑了上去,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扮演一个暴虐的皇帝实在太为难他这只小仓鼠了。

  在床榻上趴着,李锦余恨不得就这么把自己埋起来一辈子。

  就是没有尾巴感觉有点不太习惯。

  李锦余本是一只宠物仓鼠,每日在主人的照料下幸福地啃坚果,不知怎地竟然开了灵智,成了精。

  本以为开了灵智也和以前不会有什么区别,没料到成精之后还要面对天劫。

  沉迷吃喝玩睡、从未正经修炼的仓鼠毫不意外被天劫劈了个粉碎。

  再一睁眼,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另一个时空,变成了皇帝。

  习惯了四只爪子爬来爬去,猛然用两只手走路,李锦余还觉得格外不习惯。

  但更重要的是,他穿的这个身份是一本小说里的反派暴君。

  还是宠物仓鼠时,它时常趴在沙发扶手上,啃着花生,跟着饲主一起看小说。

  景昌帝就是最近在看的那本小说中的大反派。

  这位少年皇帝继位之后贪图享乐且残暴不仁,耗尽国库兴修行宫楼台、酒池肉林;动辄处死身旁的宫人甚至朝堂上的臣子,就连生母太后的劝谏都不肯听从。

  若非朝堂上有文武两位顶梁柱撑着,大荻朝迟早要被他败完。

  在原著之中,景昌帝在位十年横征暴敛,朝野浮动、边关不稳,沉湎酒色,强取豪夺引得无数人痛恨万分,百姓无不怨声载道。

  而男主霍采瑜的亲姐姐便被景昌帝看中后强行纳入后宫,不久便被折磨而死。

  如此君王,人心背向,霍采瑜一怒之下揭竿而起,燃起叛乱之火,夺位登基成新帝,肃清朝纲,还江山一片朗朗乾坤。

  至于景昌暴君,自然下场无比凄惨。

  得知自己就是荻朝的景昌帝后,李锦余整只鼠都傻了。

  呜呜,他只想做一只普通的仓鼠,不想当暴君!

  他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幻化成原型逃走,管他什么暴君还是昏君,溜之大吉就是了。

  然而马上李锦余就发现,自己抱着逃离皇宫的想法时,身体僵硬、难以行动,也没法变回仓鼠原型,仿佛被什么东西限制住了一般!

  成精之后,李锦余对天道有了些感应,体会了一下便明白过来。

  天道这是要他好好当这个暴君呢!

  不但不让他跑,还要他不能露馅!

  李锦余苦恼地抓着头发,感觉鼠生都失去了希望。

  纵然他开了神智,也不觉得自己能够扮演好一个人类,而且是暴君这么高难度的角色!

  只是天道爸爸不会理会一只小仓鼠的心思。

  穿过来的第一个晚上,李锦余就缩在绣金龙纹瑞珠被褥中担惊受怕。

  纠结到天亮,宫人们来伺候皇帝更衣早朝,李锦余才给自己打足气——没关系,既然自己都成了精,早晚也要幻化成人的,现在就是提前了一点,就当体验人生百态了。

  他没有接收到任何原身的记忆,只能硬着头皮根据自己零星看到的小说内容来假装皇帝本人。

  还好景昌帝本人喜怒无常、积威甚重,有些异常之处也无人敢质疑,到下早朝为止都没出什么大问题。

  只是上了个早朝,把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下子都散干净了。

  ——大殿上有那么多人!

  ——乌泱泱一大片!

  李锦余天性胆小怕生,纵然成了精,胆子也就从芝麻大变成了米粒大而已,坐在皇位上简直生理性不适。

  倘若一直要面临这样的状态,那怎么受得了!

  垂头丧气地在床上趴了一会,李锦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内侍有些颤抖的嗓音:“陛下,可要传膳?”

  传膳?

  李锦余呆了片刻,眼神骤然亮了起来。

  吃饭!

  啊,他还没吃饭呢!

  记得小说设定的大荻朝习惯是上完早朝再用早膳,他一直在紧张怕自己穿帮,完全忘了还有这回事!

  “传!”

  景昌帝对享乐的追求与他对政事的上心程度完全相反,不过是一个早膳,精巧细致的花样完全超乎李锦余的想象。

  不光闻起来香得让人口中生津,外形上也格外漂亮,颜色多彩,圆润可人。

  李锦余稍稍咽了口口水,挺着腰,先让内侍们都散了:“我……朕不用你们伺候,下去吧。”

  拿起青白玉箸准备布菜的内侍手一僵,有些惊慌地看了皇帝一眼,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陛下喜怒无常,以前常有内侍莫名惹怒陛下,也是这样被陛下斥出,当天便被侍卫带走,当场丢了性命……

  ——难道今日陛下嫌弃他伺候得不好?

  小内侍手几乎都要抖起来,放下玉箸,不敢辩驳,跪下来,额头紧贴大理石地板不住磕头,声音微微颤抖,不抱希望地求饶:“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另外几个内侍也一起呼啦啦跪了下去。

  李锦余吓了一跳,迅速后退缩回龙榻上,惊得差点口吃:“你、你干什么?”

  也幸好内侍们正处于惊恐之中,没听出异常。

  看几个身着蓝灰色宦服、年纪明显还没有十五的内侍们磕头磕得“咚咚”响,李锦余有些不忍,稍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大着胆子道:“朕没有怪你们,下去侯着吧。”

  小内侍本以为这次定然要和那些前任们一样,没想到竟然侥幸被饶过性命,惊喜地抬起头,额头红了一片,脸上还挂着泪水,一迭声感激涕零:“谢陛下!谢陛下!”

  他们也不敢再多说,怕再度惹怒陛下,恭敬地站起身,弯着腰倒退出去了。

  李锦余看着最后一个人离开,茫然中也觉得有些不是滋味——怎么看起来这几个人类比他这个仓鼠还要胆小?

  只是面前食物的香味夺回了他的注意力,他迫不及待拿起一旁的玉箸,生疏地学着以前饲主们用筷子的方式。拨弄了几下还夹不起青花瓷盏里的虾仁,李锦余愤愤地丢下玉箸,拿起了舀汤的白瓷勺。

  ——唔,好吃!

  ……

  一顿美味的皇宫早膳抚平了李锦余惶恐不安的心情。

  倘若一日三餐都是这种极致的享受,那似乎扮演人类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李锦余啃着作为膳后点心呈上来的焦脆酥糕,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可惜现在人类的躯体没有腮囊,不能把这美味的点心多存一点。

  李锦余拼命努力吃得肚子溜溜圆,才满是不舍地看着剩下大半的食物被撤下去。

  美味的食物要被丢弃,实在是太虐待他的仓鼠本性了。

  冷静下来之后,他开始沉思起自己的将来。

  天道爸爸不让他跑,那他自然跑不掉,想活下去就只能继续扮演景昌帝这个暴君身份。

  以他对天道的感应来看,想必自己走完原著中暴君的剧情,就可以自由地变回仓鼠精了。

  原著中的景昌帝死在男主霍采瑜手中,他虽然现在被限制在人类的躯体里,法力倒还剩下那么一点,这些人类也不懂法术,最后假死脱身应该不成问题。

  这样一来,他就躲在皇宫里每天吃吃喝喝,等着男主来造反就行了!

  听起来好像和被饲养的生活没什么区别嘛!

  李锦余豁然开朗,舒服地咽下最后一口点心,又喝了口有些温凉的贡茶,吸口气酝酿了一下情绪,才吩咐内侍进来收拾残羹。

  等几个内侍收拾得差不多了,李锦余才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我……朕想知道,有个叫霍采瑜的人,他在吗?”

  必须先确认清楚现在剧情到哪了。

  最好直接就是大结局!

  那几个内侍身子一抖,脸上均浮现出一丝想要强忍、又没能忍住的惧怕。

  皇帝的问话不能不回。一个内侍低头恭敬地道:“陛下宽心,霍采瑜大逆不道、不敬皇恩,已按照陛下吩咐处了刑打入内狱,决计活不过今夜。”

  李锦余手一抖,茶杯差点没有拿稳。

  ——咋回事?

  ——男主要被他搞死了?!


标 签穿越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 李锦余 霍采瑜 鬼酉蜡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