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权少宠妻悠着点陆柔傅时深小说_权少宠妻悠着点程宝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40 ℃
权少宠妻悠着点陆柔傅时深小说_权少宠妻悠着点程宝

权少宠妻悠着点

程宝 著

连载中免费 前妻带着三个缩小版的他出现在他的婚礼小说

以陆柔和傅时深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权少宠妻悠着点》作者是程宝,小说讲的是陆柔在电梯初见傅时深,便想尽办法撩拨她心弦,事后她穿上高跟鞋翻脸不认人,做事行为傲慢无理的陆柔让很多人对其恨之入骨,谁都知道她是朵危险的曼陀罗,美但却令人致命,可偏偏霸道总裁傅时深不信邪非要将陆柔占为己有.......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陆柔和傅时深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权少宠妻悠着点》作者是程宝,小说讲的是陆柔在电梯初见傅时深,便想尽办法撩拨她心弦,事后她穿上高跟鞋翻脸不认人,做事行为傲慢无理的陆柔让很多人对其恨之入骨,谁都知道她是朵危险的曼陀罗,美但却令人致命,可偏偏霸道总裁傅时深不信邪非要将陆柔占为己有.......

免费阅读

  傅时深拿了过来,揣回了兜里。

  成熟俊美的面容,看不出情绪起伏。

  “……”

  陆柔眼里闪过一丝惊愕,片刻后,她整理好情绪,对缄默着与她相对而站的男人道:“男洗手间,我……不打扰你,方便了。”

  她轻轻一笑,镇定的转身出去。

  卫生间里静了下来。

  傅时深从西装口袋里抽出的大手,握着的是刚才她还给他的手绢。

  半湿的灰色丝质手绢,上满还残存着一抹浅浅的口红。

  显然是刚才陆柔擦脸时,不小心留下的。

  男人眸色暗沉,微动的薄唇,低喃的是两个字:陆柔。

  ——

  陆柔平缓着呼吸,重新回的包厢。

  没有人多提刚刚的话,开了生日蛋糕,陆柔借故有事先走,乔越看出她没说实话,却没阻拦。

  反倒是苏筠红娘当上瘾了,非要让蒋旭阳送她。

  走廊里,陆柔甩开他想要挽着她的手,彻底冷了脸:“蒋旭阳,你不恶心吗?”

  蒋旭阳跟在她的身侧,没有因为陆柔的冷漠而退却恼怒。

  耐着性子,情深款款的跟她解释道歉:“柔柔,昨晚我是一时气话,不是真心的。我跟你道歉,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说那种混账话。你就原谅我一次行吗?我真的很爱你。”

  他认真的表情,让陆柔感到恶心。

  蒋旭阳追她两年,在她众多追求者里不算最起眼出众,胜在恒心不错,她倒也信了他有几分真心,答应跟他试试。

  唯一的条件是,她要一步步来。

  蒋旭阳不能逼她做她不愿意的事。

  当时,蒋旭阳一口答应。

  本以为蒋旭阳至少,也要等三个月才会对她下手。

  可惜,她看走眼了。

  半个月就忍耐不住想给她下药。

  不得手就口不择言。

  这种男朋友,她消受不起!

  陆柔停下了脚步,她转身朝蒋旭阳看了过去。

  蒋旭阳也跟着停了下来,长廊里人不多,偶有走过的。

  高档的餐厅,隔音效果还算好,走廊寂静。

  蒋旭阳舔了舔唇,颇有些紧张的看着陆柔:“柔柔,我是真心跟你道歉的,我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勉强你任何事。你打我骂我怎么样都行,别跟我分手,行吗?”

  陆柔抬起漂亮的脸蛋,双颊的梨涡深艳丽,看的蒋旭阳几分痴迷。

  “蒋旭阳,难为你能说出这种话来。你不嫌恶心,我都嫌你恶心。我跟你分手了,不会跟你复合,别再找我。”

  那魅惑红唇,说的话,瞬间让蒋旭阳变了脸:“陆柔!”

  陆柔没看他铁青的脸,转身就走。

  蒋旭阳慌了,连忙追上去,抬手就拉住了陆柔的手腕,被迫她停了下来。

  陆柔被他烦得头疼,深吸了口气:“你松手!”

  蒋旭阳不放,反而抱住了陆柔,将她紧紧地箍在怀里。

  “蒋旭阳,你放开我!”陆柔被他圈在怀里,他力气太大,勒的陆柔肌肤生疼。

  陌生男人的触感,她头皮一阵发麻,胃都在翻滚。陆柔气的浑身发抖,用力想要把他给推开时,一旁包厢的门,倏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蒋旭阳跟陆柔皆是一顿,出来的是一个身材欣长的男人。

  似是随意的将门关上,落在蒋旭阳抱着陆柔的手臂上的凤眸轻眯,迸发出危险之意。

  单手抄袋,他几步过来,抬手便抓住了蒋旭阳的手腕:“放开她。”

  男人沉着脸,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气息,危险冷漠。

  一看,就是不好惹。

  蒋旭阳还没反应过来,陆柔却趁机将他推开。

  往后退了几步。

  拉开跟蒋旭阳的距离。

  蒋旭阳手腕被傅时深握住抽不开,铁青着的脸黑如炭,怒道:“你干什么?她是我女朋友!少多管闲事。”

  傅时深挑起一眉,视线落在陆柔的身上:“是吗?”

  他单手抄着袋,气定神闲的模样,高深莫测地只是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陆柔有些惊讶会在这碰到傅时深,而她又是这么狼狈……

  她不动声色,淡道:“是前男友!”

  “陆柔……”蒋旭阳气结,下意识想要上前。

  意识到他的举动,‘多管闲事’的傅时深握着蒋旭阳的静脉处的长指用力,蒋旭阳疼得面容扭曲,痛叫了出来。

  男人性感的喉结滚动,俯视着他:“滚。”

  蒋旭阳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不甘的看向陆柔。

  陆柔神色平静,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蒋旭阳,冷漠,无情。

  ——

  安静下来的长廊,傅时深跟陆柔相对站着。

  陆柔轻咬着唇内侧的软肉,眸色复杂的盯着眼前这个高大深沉的男人。

  跨在手里的包往臂弯里滑了进去,睫毛轻颤,陆柔道:“谢谢你又替我解围了,我先回去了。”

  她轻笑着说完,还没等她走,傅时深却喊住了她。

  陆柔挑眉,不解地问近在咫尺的傅时深:“还有事?”

  傅时深道:“等会。”

  陆柔一愣,不知道怎么想的,还真的听他的话,站在门口里等他。

  一分钟左右,傅时深臂弯里搭着一件黑色西装外套走了出来。

  包厢门关上的同时,陆柔隐约还看到了里面有几个人,同样在看站在门口的她。

  不过门关的太快,她没看清楚。

  眉头轻皱,她还发着愣,傅时深磁性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我送你。”

  陆柔想也不想,张口就拒绝:“不用。”

  傅时深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不紧不慢道:“你的前男友兴许还在下面,你一个小女子,可不是他对手。”

  陆柔下意识看了眼之前的包厢,乔越跟苏筠随时会从里面出来。

  权衡再三,她点头应允。

  电梯里她低着头不语,傅时深也沉默着。

  初见时,相同的情况。

  仍旧历历在目。

  那晚一时冲动,她没想过还会跟傅时深见面。

  不想,原来景城是这么小……

  七分钟后。

  陆柔坐的是傅时深的车,黑色的宾利慕尚。

  冷硬,昂贵。

  像极了它的主人。

  男人专心的开着车:“地址?”

  陆柔看着车窗外往来的车辆,漫不经心:“景和园。”

  男人没再出声,也没有八卦任何一句,关于陆柔前男友的事。

  车一路开在景和园,陆柔住的公寓门口停下。

  他借着保护陆柔的借口,一直将陆柔送到了门口才肯罢休。

  倒是没碰到蒋旭阳。

  公寓门前,她扬眉提醒着没有意思要走的男人:“现在,你可以走了么?”

  傅时深眼眸轻眯,没动。

  陆柔玉指把玩着他衬衫的纽扣,轻抬起的眉眼,魅惑的像个狐狸精:“他总不可能还呆在我屋子里吧?呵,他可没钥匙。”

  她毫不掩饰的讽刺,讥嘲。

  都是成年男女,还有过那种关系。

  傅时深坚持把她送回来,陆柔不是个傻子。

  但她并不准备,把419的对象发展成长期。

  也没有那么重的口味,能跟睡过的男人当朋友。

  男人面不改色,淡定开腔:“不请我喝杯水?”

  陆柔敛了笑意:“我看你,也不像是缺一杯水喝的人。419过后的规矩,想必……”

  话还没说完,在他纽扣上的手倏然被男人握住:“缺。”

  冷硬的字音,截断了她后面所有的话。

  陆柔愕然,她这是被他讹上了?

  寂静的长廊里,灯光倏然暗下,男人手撑着门沿,俯身将她包围在一个角落里。

  越发凑近的炙热气息呼在她的耳廓,富有磁性的声音混不正经:“419,我是头一次,还真不懂规矩。”

  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笼罩她,陆柔耳根子红的发烫。

  短暂的发愣,下颌被男人长指挑起掐住,陆柔漂亮的眼睛微睁紧缩,饱满的红唇便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吻住,含住……

  黑暗中,他眸色炙热,暗沉,对她毫不掩饰,让陆柔慌了慌。

  男人的大手落在她的腰侧,将她扣在了怀里,寸寸收紧。

  驱入的长舌,在她唇齿里搅拌。

  霸道的吻,狂野,又不失温柔。

  是与他冷峻的外表,截然不同。

  呼吸交融,他抽过烟,嘴里都还残存着淡淡的尼古丁味道……

  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待过她,他是第一个……!

  她脑袋里一团雾,是空白的。

  心脏莫名的慌乱,让她一丝害怕。

  陆柔抬手,使出吃奶的劲,将他推开:“够了!”

  拔高的声音,在安静的长廊里,尤其突兀。

  傅时深蹙眉,怀中香软的人儿逃离,空了的手,在半空中滞了几秒后,男人抄进西装裤袋里。

  他不语,视线从始至终都在陆柔的身上。

  在等她开口。

  陆柔平复好急速的呼吸,神色冷漠:“今晚的事,谢谢你。但我不打算,以身相谢。也希望,以后见到我,也请当不认识。”

  坚决与他划清界限。

  傅时深轻眯着凤眸,俊美的脸庞高深莫测,并不意外陆柔一番话。

  陆柔没等他开口,故作镇定摁了密码锁,毫不犹豫进屋。

  门不轻不重关上,将傅时深隔绝在外面。

  背靠着米白色的门扉,陆柔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身体顺着滑落,坐在了地板上。

  时间一点点流逝,外面没有动静。

  她刚太乱,没仔细听,也不知道他是走了,还是仍旧站在门外。

  无论是哪种,陆柔都不打算去深究。

  一直到手机响起,陆柔才从思绪中缓过神来。

  从地上起身,陆柔脱了高跟鞋,走到沙发坐下,将手机从包里拿出。

  来电显示,是乔越。

  背靠着沙发,陆柔玉指摁着眉心

  犹豫再三,她滑动接听键。

  这回,是乔越,不是苏筠。

  “小柔?”

  磁性沉雅的声线传出,陆柔平复着气息,从容不迫询问:“大哥,有事吗?”

  两条纤细长腿歪着放在沙发,她随手拿过枕头,抱在怀里。

  乔越一向直白,没有任何的铺垫便开了口:“陶然居里,你脸色不好。跟蒋旭阳,怎么回事?”

  八年,乔越对陆柔性格了若指掌。

  刚才饭桌上,碍于苏筠跟蒋旭阳,乔越并未多言。

  却不代表他没看出,她隐忍的勉强和不悦。

  陆柔轻抿红唇,垂着的眼皮静静看着枕头上的纹案,淡道:“就吵架了,我心情不好,没有其他事。”

  “小柔……”

  陆柔道:“大嫂在一旁吧?很晚了,我……睡了,你跟大嫂早点休息。”

  心里烦乱,她并不是很想说话。

  尤其是这个话题。

  乔越默了几秒:“这几天有空,回来看看小宝?前天开了口,喊了妈妈。”

  小宝两个字如同一记石锤狠狠敲着她的心脏。

  指甲近乎陷进掌心,她脸色惨白,近乎喘不过气来。

  “小宝的存在,大哥知道你还释怀不了。”乔越微顿,声音深沉:“她才三岁,是你女儿。”

  陆柔闭了闭眼睛,精致绝美的脸渐渐失去血色,她艰难的吐字:“周末吧。”

  故作平静淡定的语气,乔越听出她话中的颤抖。

  其他的事情,乔越不会勉强逼她。

  但在这件事情上,他不能。

  “嗯。”

  几十秒的静默后,乔越最后的一句话是:“别勉强自己,大哥希望的是你幸福,不是将就或者欺瞒。”

  电话挂断后,陆柔沉默。

  她坐在沙发上,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的漫不经心,却又无法忍受嘴里没点东西。

  小宝两个字,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她是她的女儿,她爱她,有着无法割断的羁绊血缘。

  可她又无法面对这个造就她多年阴影,父不详的孩子……


标 签总裁 权少宠妻悠着点 程宝 陆柔傅时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