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天才少女逆苍穹小说_顾浔独孤玄小说顾浔独孤玄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44 ℃
天才少女逆苍穹小说_顾浔独孤玄小说顾浔独孤玄

顾浔独孤玄小说

顾浔独孤玄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独孤玄顾浔的小说《天才少女逆苍穹》是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顾浔所爱非人,落得个惨死荒野无人收尸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幼时,这一次她不信他人,只信自己,废材?她直接取代了渣姐成为天才少女。神器,丹药,萌宠,医书,通通信手拈来,看谁还能把她踩在脚底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独孤玄顾浔的小说《天才少女逆苍穹》是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顾浔所爱非人,落得个惨死荒野无人收尸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幼时,这一次她不信他人,只信自己,废材?她直接取代了渣姐成为天才少女。神器,丹药,萌宠,医书,通通信手拈来,看谁还能把她踩在脚底下!

免费阅读

  真是有趣,这还是头一回碰到一个完全不怕他的女人。

  顾浔却扭过头对洛风道:“给我金针,没有金针银针也可以。”

  洛风:“你凭什么使唤我,你……”

  独孤玄唇边的笑意扩大几分,整个人更显散漫:“给她。”

  越王殿下发号施令,洛风顿时无话可说,只能闷闷地转身去取了。

  金针取来后,顾浔直接去脱孤独玄的衣服,身后夜魅大叫出声:“住手,你这个……”

  一只金针嗖地飞来,直接封住了夜魅的哑穴,她杏眸圆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太吵了。”

  顾浔冷冷地收回目光,而后想接着脱独孤玄的外衣,却被他扣住细白的手腕,“丫头,你可知道看本王的身体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对上他邪肆的目光,顾浔木着脸道:“怎么,难道你要我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

  独孤玄眸中流转着精光,唇角勾起:“倒是个不错的提议。”

  他抬手一拂。

  砰——

  下一秒,两个身影由屋内被灵气扫向屋外,重重地砸到地上,紧接着门被关上。

  “来吧丫头,现在只剩下你和本王了,记住你的承诺。”

  承诺?

  顾浔嘴角抽了抽,弹指间,金针便飞入他几处大穴。

  夜魅先前的行动被越王殿下给限住了,摔出来以后身体便能自由行动,但是哑穴却被顾浔给封了,气得她当即拨了剑就要冲上前。

  “哎,别进去!”洛风火急火燎地将人拦下来,对上夜魅愤怒的眼眸,他只能叹气:“这事是咱们殿下默许的,你该不会想忤逆殿下吧?”

  忤逆殿下?

  这是万万不可能的,夜魅这才慢慢冷静下来。

  屋子里

  独孤玄周身几处大穴全被顾浔的金针封住,其余金针游走在四处,他明显可以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在追着那股邪恶之毒。

  两方交战,最受痛苦的还是孤独玄,他俊美的脸上逐渐生出了薄薄的细汗。

  噗——

  当体内那两股力量停止交战之时,独孤玄亦同时喷出一口黑血。

  那血对准的位置正好是顾浔站的地方,她飞快地侧过身,一脸嫌弃。

  独孤玄见状,嘴角抽了抽,这丫头真是……

  门外听到动静的夜魅直接推开门,拨了剑便架在顾浔的脖子上。

  孤独玄穿好了衣物,慢条厮理地整理着,未了拍了拍自己的衣角,俊美无双,仿佛刚才冒冷汗吐黑血的人不是他一般。

  面对架在脖子上的冷剑,顾浔并不惧怕,反而冷声地道:“毒已经暂时压制住,两个月以后才会复发。”

  闻声,夜魅和洛风一愣。

  “两个月?我们赤焰王朝最好的医师最多也只能替我们殿下压制一个月的时间,你居然……”

  顾浔望向穿戴完整的独孤玄,面无表情:“两个月以后我可以替你解毒,在那之前,送我去将军府。”

  凭现在这具身体的力量,根本走不出黄泉山脉。

  独孤玄似乎并不意外,如玉般的脸上露出慵懒的笑意,“好狡猾的丫头,早就算计好了吧?你叫什么名字?”

  “顾浔。”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屋子里的其他人同时一愣,洛风和夜魅更是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顾浔,赤焰王朝有谁不知道这个名字?出生便无法筑基的废物,也是未来的太子妃。

  听说那废物胆小怯懦,见人说话腰板都不敢挺直,可如今眼前这个,眼神坚毅不说,还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意,就好像从地狱中杀出一条血路的修罗少女。

  顾浔浑然不在意那些人对自己的打量,将一根金针对准了夜魅,“把剑拿开。”

  因为她刚才替越王殿下压制了毒性,这会儿越王殿下脸色看起来好了很多,所以夜魅对她的敌意便减少了一些,将剑收起,却还是冷哼了一声。

  一刻钟后

  一只飞行坐骑停在小竹屋前,外表是纯白色的老虎,凶猛高大,可是却长着一对巨大的翅膀。

  “这是开光十阶魔兽,送你。”

  独孤玄一开口,那十阶魔兽整只就伏了下来,不满地哼着气,居然要把它送给一个没有灵力的废材,它哈一口气就能把这个人类给喷死。

  站在后面的洛风和夜魅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淡定不了,这可是十阶魔兽啊,而且还是飞行魔兽,在赤焰王朝可是稀罕物,殿下居然就送给她了,明明只是见了一面的女人。

  原本以为顾浔会满心欢喜地收下,谁知道她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那老虎,然后道:“不要。”

  拒绝了?

  十阶魔兽哼出的鼻息更重了,愚蠢无知的人类,弱成这个样子,居然还不感恩戴德!

  独孤玄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一双墨色的眼眸深不见底,也不知他在想什么,下刻勾起唇道:“既然不要,本王留着也没用,杀了罢。”

  听言,顾浔微微蹙起眉看向这个俊美的男人,他的眼眸里闪着嗜血的光,分明就是无情的模样。

  而十阶魔兽在听了独孤玄的话之后,瞬间急了,这个人类可是强得很,一掌就能把它头盖骨拍碎。一着急,它马上匍匐在顾浔的面前,将自己身上的气息掩藏起来,可怜巴巴地看着顾浔。

  顾浔:“……”

  这只魔兽怎么回事?长着这么威猛的身躯,却用一种湿漉漉,弱小又可怜的眼神看着自己?

  见顾浔不为所动,十阶魔兽伸着爪子去蠢笨地触碰了一下她的衣角,然后又迅速收回。

  这个大陆但凡是修炼者都会有自己的契约兽,眼前这只十阶的魔兽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自然听得懂刚才独孤玄的话,所以现在它是想和自己契约。

  她没有灵力,有只强大的十阶魔兽保护她的确不错。

  思量再三,顾浔举起一根金针看着那十阶魔兽冷声道:“我可以跟你契约,但是回将军府之后你必须幻化成其他形态。”

  幻化成其他形态?吼!这个弱小的人类是嫌弃它不够威猛吗?十阶魔兽真想一爪子拍死她,感受到从独孤玄身上传来的威压,它只能无奈地哼哼两声。

  答应以后,顾浔终于和它订下契约,她也终于有了自己第一只契约兽。

  临走前,独孤玄突然将顾浔拽入怀里,俯身捏住她的下巴凑近,“丫头,可千万记着你的承诺,本王两个月后会找你索要。”

  话音刚落,一把匕首抵在了独孤玄的喉间。

  “离我远点。”顾浔冷声冷气地道。

  独孤玄薄唇缓缓翘起,他不仅没有放开她,俊美的面容反而朝她愈发逼近,而顾浔亦动弹不得,她眼神大变,该死的,他居然用精神力控制了她!

  “脾气这么大,将来怎么当越王妃?”

  越王妃?

  谁说她要当越王妃了?要死,这具身体为什么这么弱,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最后顾浔只能眼睁睁地瞧着他的俊脸越凑越近,最后薄唇印在了她的唇角,“不过没关系,越王妃脾气不大点也说不过去,丫头,以后你就是本王的人了。”

  他刚松开对顾浔的精神控制,顾浔抬手对着他的脸扇去,却被他扣住细白的手腕,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顾浔气得甩开他的手,翻身上了魔兽的背,直接离开。

  望着那丫头的身影,独孤玄唇边的笑容越扩越大,直至身后传来洛风小心翼翼的询问:“殿,殿下不会真的要让那丫头当越王妃吧?她可是和太子订了婚约的。”

  听言,独孤玄唇边的笑意消失,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森冷之色,“回吧。”

  将军府

  此时的将军府闹翻了天,顾若芊一回来就找顾将军闹翻了天。

  “爹爹,女儿好心带顾浔去黄泉山脉历练,谁知她竟趁着女儿没有防备之时想置女儿于死地,呜呜。”

  顾若芊的母亲聂秀云抱着她,手中的帕子掩泪,“可怜我的芊儿,好心竟然被当成驴肝肺,她看顾浔那孩子终日为自己不能筑基之事闷闷不乐,便想带她去练练手,即便是没有灵力以后也好防身,谁知她竟嫉妒芊儿从小是个天才,趁她没有防备之时想对她下死手,大人,这等不顾手足情份之人,今日不给个说法,我就带着芊儿收拾东西回聂家了!”

  顾天华听了这话以后深深地蹙起眉,“真有这等事?芊芊,你实话告诉爹爹,顾浔真的想杀你?”

  顾若芊眼角含泪,听言吸了吸鼻子,楚楚可怜地道:“是的爹爹的,当时有只魔兽袭击我们,女儿对付魔兽时想让顾浔在旁边学个几招,谁知道她拿了匕首就想割我的脖子,幸得女儿反应快,只伤了手臂。”

  说到这里,顾若芊掀开自己衣袖,白皙的手臂上果然有一刀极深的伤口。

  “还有女儿的脖子也破了点。”顾若芊又抬起下巴将脖子给顾天华看。

  顾天华一眼,果然看见她的脖子上有一点小小的划痕。

  “女儿不明白顾浔为什么这么做,便问了她,顾浔便说非常讨厌女儿,因为女儿生来就是赤焰王朝的天才少女,可她却连筑基都不能,所以就想杀了我。”

  说到这里,顾若芊又小声地说:“我猜顾浔就是很讨厌女儿吧,要是女儿死了,丹田毁了,她估计就开心了。”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将军府就是因为有顾若芊这么一个天才的少女,所以备受皇族和各大世家重视,而且还会忌惮他们,可若是顾若芊丹田被毁,那可就……

  后果顾天华简直不敢想。

  “她现在人在何处?”

  听言,顾若芊摇摇头:“女儿不知,她刺杀不成就跑了。”

  “岂有此理!”顾天华猛地一拍案桌,怒发冲冠:“这个逆女竟敢残害手足,等她回来我定然不会轻易饶过她!”

  顾天华口中的逆女,此时正坐着越王殿下送的飞行魔兽回到了赤焰王朝的将军府。

  十阶魔兽速度很快,在空中掠过,只余下一道残影,就算众人发现不对想看是什么的时候对方早就不见了身影。

  下降的时候,顾浔让魔兽选了个隐蔽的角落下降,然后拍拍魔兽的耳朵,“变化形态吧。”

  十阶魔兽气得哼哼,最后缩小了自己的身体,但依旧是老虎的形状。

  顾浔看着皱起了秀眉,思索过后:“变成猫。”

  小老虎实在有点惹眼,在她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灵力是怎么回事之前,得给自己留张底牌。

  因为两人已经缔结契约,所以顾浔此时听得懂他说的话。

  “我才不要变猫,猫那么弱,我可是老虎,威猛雄壮的老虎!”

  “不变?”顾浔抿了抿唇,“那我还是把你送还给越王殿下吧。”

  下一秒,眼前的小老虎立马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纯白猫咪,咻地一下窜上顾浔的肩头,肥胖的身躯差点把顾浔的肩膀压垮。

  “……”顾浔嘴角抽了抽,变得这么胖,是在报复?

  不过顾浔懒得再去要求了,管它胖瘦,看起来是猫就行,她迈开步子朝着将军府的大门走,边走走道:“有名字吗?”

  “嘎?”

  “以后叫你小白?”

  毕竟它全身都是白色的,在现代,她有幸见过一只全身白色的孟拉加虎,这只比那只颜色更纯一些,而且还长了翅膀。

  “喵喵~”小白用爪子去扒拉顾浔的头发,叫声嘶哑,明显不满意这个名字。

  顾浔面无表情:“不满意就回越王殿下那里去。”

  百试不爽,提到那俊美的男人,小白果然安静下来。

  十阶魔兽很强,可是听到那个男人的名字就色变,他到底多强?不是说这个大陆的人终其一生只能达到十阶吗?难道他是逆天的存在?顾浔想到了小竹屋前他对自己进行了精神控制的事情。

  “六小姐回来了!”

  顾浔刚一踏进将军府,马上就有人去禀报了顾天华。

  “六小姐,将军让你现在马上就过去主厅!”

  来传话的人是个长相尖酸的丫头,对她说话也没有用敬语,看她的表情极为轻蔑。

  主厅么?

  顾浔早就料到顾若芊杀她不成,回到将军府必然会反将一军,这具身体先前已经到达了极限,但从竹林小屋那里出来后,居然感觉四肢轻便了许多,不过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伤得很严重。

  顾若芊,想甩锅给我?

  呵,我顾浔可从来都不爱背锅。

  顾浔让小白先去附近溜达,然后便独自去了主厅。

  “爹爹,呆会顾浔来了,肯定不会承认她想杀我的事情,而且我思来想去,觉得她灵力全无,已经很可怜了,还是不要同她计较了罢。”

  灵力全无这四个字提醒了顾天华,他的六女儿就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材,如果两个女儿之中要选一个的话,他必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顾若芊!

  “芊儿,她心思如此歹毒,就不要替她求情了!”

  顾若芊闻言,暗暗得意。

  很快,主厅外传来了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众人不约而同地朝门外看进去。

  只见一个全身都是血,衣服破烂的少女走了进来,人还是那个人,只是身上气场不一样了。

  屋内有三个人,主位上的就是这将军府的主人顾天华了,坐在他旁边的就是现如今被捧上位的夫人聂秀云,她身边站着顾若芊,一看见她,顾若芊的眼神就染上了浓郁的杀意。

  “逆女,你给我跪下!”

  砰!

  一个茶盏砸碎在顾浔的面前,顾浔挺着背在心里冷嘲,这个将军府的六小姐活得可真够糟糕的,亲爹看见自己的女儿伤得这样重,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关心,而是让她跪下。

  或许以前胆小懦弱的顾浔会跪,但现在的她不会。

  她顾浔天地都不跪,更何况眼前这个是非不分的男人?

  她不屑地扯唇:“敢问父亲,为何要跪?”

  见她不跪反而还质问自己,顾天华的火气蹭地冒上来,“逆女,你残害手足,芊芊从小和你一起长大,你如此心狠手辣。你姐姐好心带着你去黄泉山脉历练,你却背地下死手!”

  “残害手足?父亲可是亲眼瞧见了?”

  一句话把顾天华问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少女,这是他的六女儿吗?言辞凌厉,一句话就问到了要点,这可不是以前的顾浔会做出来的事情啊。

  “爹爹,我就说她会否认的,还是算了吧,女儿受点伤没什么的。”

  旁边的聂秀云亦同连枝,“可怜我们家芊芊,她可是皇上亲赞的天才少女啊,可居然有人狠毒到想毁了她!”

  呵,顾浔望着这对母女冷笑出声,“想定我的罪可以,拿出证据来。”

  证据?顾若芊咬牙,这个废物!

  聂秀云立马站起来拉起顾若芊的衣袖,露出上面的伤口,“你想刺杀你姐姐,但后来没成功,就伤到了她的手臂,这就是证据。”

  “比伤么?”顾浔挑了挑眉,双手摊开望向顾天华,“父亲,我身上的伤难道不比她多?”

  三人当即朝顾浔看去,她身上的衣服烂得厉害,能看见皮肤的地方都受了伤,而且有好几处伤可见骨,脸色苍白,这一看就是剑伤,而顾若芊惯使的就是剑。

  聂秀云立马恨恨地道:“比伤做什么?你一点灵力全无,逃走之后遇到魔兽定然会被袭击,伤势重一些又如何,你残害手足这一点无可辩证!”

  “大夫人真觉得我这伤像是魔兽袭击的?”

  顾浔目光望向顾若芊,倏地想到什么,笑容轻蔑:“你说我杀你,有证人吗?”

  “证人?”

  顾若芊带去的那些打手全被顾浔给干掉了,是和她外祖父一起回来的,但这个肯定不能说,所以只有她一个人。

  未等她答话,顾浔勾起唇缓缓道:“你想杀我这件事,我可是有证人的。”

  闻言,顾天华下意识问:“谁?”

  “越王殿下。”


标 签古言 天才少女逆苍穹 顾浔 独孤玄 顾浔独孤玄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