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玉徽赵肃小说章节_江山为聘吾妃甚毒桑葚酒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45 ℃
苏玉徽赵肃小说章节_江山为聘吾妃甚毒桑葚酒

江山为聘吾妃甚毒

桑葚酒 著

完本免费

《江山为聘吾妃甚毒》是桑葚酒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赵肃苏玉徽,主要讲述的是一个是权倾朝野、攻城掠地战无不胜的夔王赵肃,一个是身负血海深仇的相府嫡女,身份尊贵却是个不受宠的草包苏玉徽,二者强强联合,这汴梁城的天,怕是要变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江山为聘吾妃甚毒》是桑葚酒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赵肃苏玉徽,主要讲述的是一个是权倾朝野、攻城掠地战无不胜的夔王赵肃,一个是身负血海深仇的相府嫡女,身份尊贵却是个不受宠的草包苏玉徽,二者强强联合,这汴梁城的天,怕是要变了....

免费阅读

  人们对于冷血动物有着天生的恐惧,更何况,是剧毒的。

  在羡玉手上那小银环的威胁下,春杏不敢耍心眼,更顾不得去想为什么痴傻的苏玉徽,忽然变得如此精明厉害的事了。

  “求小姐饶命啊,奴婢也是受夫人的指使,是她让奴婢在庄子里折磨小姐和折辱公子的……”

  羡玉见这具身子上鞭痕有新的有旧的,再联想到春杏肖想苏瑾瑜那恶心事,这家的夫人好歹毒的心肠。

  “夫人?”羡玉阴冷冷的笑了一下。

  春杏见那人浑身是血,像是丝毫不觉得疼一般,缠在她手腕上的三寸长短的毒蛇还十分乖巧的对她摇着尾巴,只觉得眼前的不是人,而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当下心中一寒,道:“是……是如夫人,现在相府中大小事情都是她在打理,奴婢们都叫惯了……”

  羡玉眼中一凛,整个身子瞬间绷直,显然不仅仅是为了她称呼的事情。

  相府?姓苏?

  “苏玉徽的父亲,是大倾的丞相,苏显?”那咬牙切齿的语气,是从牙缝中挤出这段话来的!

  昭国城破当日,她做为昭国最小的公主被皇姐所陷害殉国身亡。大师兄徐毅乃是三军统帅,对昭国忠心耿耿,却和三百将士被人所害死在了城门外。

  而挑起一切事端的幕后黑手不是别人,正是大倾权相,苏显!

  没想到,她没有死,反而成了苏显的女儿!

  或许是上天都看不下如师兄那样的忠臣良将枉死,将这样好的报仇机会送到了她的面前!

  似是感受到了羡玉心中的变化,原本挂在羡玉手上撒娇的小银环瞬间整个蛇绷直,吐着信子威胁春杏,春杏吓的牙齿都在打颤,话都说不出来了。

  从记忆中回神,羡玉摸了摸手上的小银环安抚她的情绪,淡淡的看了瘫软在地上的春杏一眼,吩咐道:“苏家的情况,所有的,你继续说下去。”

  兵书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出乎羡玉的意料,苏玉徽兄妹二人并非是什么外室或者小妾所生,而是苏家嫡出的儿女。

  苏玉徽的亲生母亲是大倾晋候府上的嫡出小姐,苏显的正室。

  晋候一共有两子一女,这一女谢婉便是晋候府的掌上明珠。

  十六岁那年上元节上,谢婉遇见了原是布衣的苏显,一见倾心,不顾父兄反对嫁给了她。

  苏显,并非是谢婉的良人。

  成亲不到两年,苏显便就抬了谢婉身边的贴身丫鬟沈怜做了姨娘,沈怜在谢婉之前,生下了苏家的长子。

  而那时,晋候府已经渐渐式微,苏显成了新帝眼前的红人,谢婉只能将苦往肚子里咽。

  六年后,晋候府因为得罪了皇上被问罪贬谪到了通州,当时谢婉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忧思重重生下苏玉徽便就撒手人寰,留下一子一女。

  谢婉死后不到三个月,苏显便就娶了宣和郡主为妻,娇妻美妾在畔,位极人臣,好不风光得意。

  谢婉留下的两个孩子,苏玉徽生下来便就是个痴儿,而其兄长苏瑾瑜在十五岁那年摔落下马,好好的相府公子成了瘸子,兄妹二人在相府的处境更加不堪。

  在后宅那些人逼迫之下,苏瑾瑜带着年幼的妹妹住到了庄子里,一住便就是七八年。

  虽然苏瑾瑜带着苏玉徽离开苏家,是想远离后宅那些龌龊的事情,但是也不知苏显是怎么想的,不喜谢婉生下的两个孩子,却还是让他们占着嫡子嫡女的位置,是以苏家后宅无论是宣和郡主还是沈怜都将此处盯的死死的,一有风吹草动苏家里立马知晓。

  沈氏或许是出于对于谢婉的嫉妒,更是安插了春杏来折磨兄妹二人。

  春杏为了活命将能说的都说了,末了还道:“庄子里,主事的除了奴婢,郑嬷嬷也是后宅派来的,她是宣和郡主的人。”

  羡玉眸色暗沉沉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春杏,冷笑道:“放心,谁都逃不过的。”

  欠下的债总该是要还的。

  不管是苏显欠苏玉徽兄妹的,还是欠昭国将士们的!羡玉该问的话问完了,春杏小心翼翼的看了缠在羡玉手臂上的毒蛇问道:“小姐,奴婢可以走了吗?”

  垂眸的时候,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狠毒。

  不管这苏玉徽是鬼是人,等她出去必定会找几个胆大的弄死她!

  她相貌生的丑陋,却成了沈怜的心腹被派遣到庄子里看着苏玉徽兄妹二人,跟她那狠辣的手段脱不了干系。

  耳畔,却响起了羡玉毫不留情的嗤笑声:“你觉得,我会给你反击的机会?斩草除根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她不喜好杀生,但却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这春杏对苏家兄妹二人所做的事情让她死一万次都不够!

  小银环察觉到主人的杀意,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咬在了春杏的脖子上,那被咬过的齿痕瞬间泛起了青黑的颜色……

  羡玉赞许的摸了摸小银环,还颇为可惜道:“让她死的这般痛快,倒是便宜她了。”

  在柴房中久久不见主仆二人出来,眼见着天快黑了,下人们怕出事,大着胆子靠近,却听见一声惨叫……

  在下人们破门而进之时,却见二小姐倒在血泊中,不醒人事。

  而在庄子里作威作福的春杏姑姑,被脖子上毒蛇咬了一口,显然是剧毒,脸上都泛着黑气。

  “这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蛇?”下人们瞬间乱做一团,有人小声嘀咕道。

  也有人看着浑身是伤的羡玉,又低声道:“这……春杏姑姑打的也太狠了点。”

  虽然她们是沈氏的眼线,见着羡玉遍体鳞伤,忍不住恻隐之心道。

  谁也不会想到,春杏的死,会和躺在地上一身是伤的少女有关!那条要了春杏性命的毒蛇,正舒舒服服的窝在羡玉怀中睡觉。

  那一种冰凉的感觉,躺在地上装晕的羡玉差点没装下去了!

  春杏被毒蛇咬死的消息,第二天便被送回了苏家的内宅。

  “这大冬天的,怎么会有毒蛇!”沈怜看着外面大雪冰封的天气,不敢置信的问道。

  来回信的是沈怜的心腹秋意:“奴婢也觉得奇怪呢,据说那蛇剧毒无比,只咬了一口,人就都救不回来了。”

  春杏虽然相貌丑陋,但是手段够狠,帮她在后宅中不知除去了多少她看不顺眼的人,一直是沈怜的左膀右臂,如今折了这么个心腹在庄子里,沈怜自是不快的。

  沈怜正在修剪着梅花花枝,妙目一转,沉思了片刻道:“这春杏死的蹊跷,你说会不会跟宣宁居的那位有关?”

  秋意拧着眉头,心忧道:“跟不跟宣宁居那位有关都不重要,现在最为麻烦的是,听那里的人说现在二小姐被春杏打了半死伤了头,醒来后也不痴傻了,整个人都变伶俐了!”

  “咔擦”一声,花枝被沈氏剪断,一株开的最好的梅花,被折成两节掉落在地上……

  宣宁居中,宣和郡主靠在美人榻上,闻言懒洋洋的抬头道:“沈氏身边爪牙那么多,死个丫头也伤不了她的筋骨。”

  跟宣和郡主说话的是自小看着她长大的奶娘秦嬷嬷,“不止如此,听说在庄子里的苏二,因祸得福,如今也不痴傻了。”

  宣和郡主却听不进去,不耐的挥了挥手,道:“不过是关在庄子里的废物罢了,用不着我费心。如今东宫选妃,但是无论是皇后还是太子更中意的是沈怜那个贱人的女儿,嬷嬷还是想想办法帮明缨坐上太子妃的位置才是最重要的。”

  秦嬷嬷知道宣和郡主暴躁的性格,便不再多说这事了,只是心中暗暗多了个心眼。

  如今太子选妃在即,苏家早早站在东宫这边了,若不出意外,太子妃也就是将来的皇后就是在苏家几个女儿中选的。

  庄子里的苏二,到底还占着苏家嫡女的名头。

  在郡主嫁到苏家之前,她也让人打探过据说现任的苏家夫人是汴梁城中出了名的美人,若是苏二容貌像她的母亲的话,那么自家小姐岂不是又多了个对手。

  毕竟,太子是个重颜色的!羡玉盯着那天青色的幔帐上几块指甲盖大小的污渍十分惆怅。

  这苏玉徽的房间摆设用具比之前月宫中最低等的下人房都不如,她素来被惯坏了,自然受不了,但是如今也不是她能娇气挑剔的时候。

  这些时日羡玉没有睡过一次好觉,一闭上眼,前尘往事恍若就在眼前。

  她是昭国最小的公主,昭国在南夷,不过是个很小的国家,但是却很富裕。

  在她的记忆中,对于昭国的王宫并没有太多的记忆,据说,她出身的时候掌心握了一块玉佩,王宫附近的五毒包围了寝殿。

  天生异象,被术士断言乃是不祥之兆,所以出身后没多久便被送到月宫长大。

  月宫中,师傅待她是极好的,教她一身本事,吃穿用度一应都是师兄们中最好的,师兄们都宠着她,倒将她养的比在宫中长大的公主还要娇气。

  没成想回王宫一次,却被她那父王与皇姐陷害,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如今在异国他乡,背负着血海深仇,偏生这个身体除了那吸引毒虫凶兽的天赋其他地方都孱弱不堪,也不知何时能够报完仇回月宫。

  若是回去,师傅他们还能认得她的吧。

  毕竟……这张脸,竟然与从前的她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看着铜镜中模糊的轮廓,就连羡玉自己都分不清楚这是苏玉徽还是安羡玉!

  似是察觉到了羡玉低落的情绪,在床的角落里盘着身子懒散散打盹的小银环游到羡玉面前,亲密的摇了摇尾巴。

  羡玉嘴角抽了抽,这小银环也不知怎的一直黏着她不放,本来它是想盘在她枕头边上睡觉的,被羡玉坚定拒绝之后才十分委屈的缩到了床脚。

  她在南夷见过不少毒蛇,鲜少见到这般通人性的。

  而且银环蛇是蛇中之王,只有南夷的深山老林中才有,也不知这汴梁城中,哪里来的银环蛇,怕不会是人饲养的吧。

  羡玉怕蛇,但是与这小银环处了好些时日,又见它这般通人性,便尝试着摸了摸它扬起来的头。小银环见羡玉理它了,十分欢快的摇了摇尾巴。

  正与它玩闹着,听到门口的脚步声,那小银环比她反应还快的缩到了被子里。

  羡玉……

  进来的是郑嬷嬷。

  “庄子里,主事的除了奴婢,郑嬷嬷也是后宅派来的,她是宣和郡主的人。”

  这庄子里主事的有两位,一个是春杏,一个是郑嬷嬷。

  春杏掌管着衣食住行,郑嬷嬷,则掌管着庄子里的钱财,二人平日里看似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暗中却是为了些银钱明争暗斗的。

  郑嬷嬷是送药过来的,到底是名义上的主子,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病死不管吧。

  这些时日,羡玉身上的伤除了额头上的比较重之外还未痊愈之外,身上鞭子打的伤痕之前看得那般触目惊心,现在却也好了差不多了。

  他们请的大夫用的药都是一般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劣质的,好的这般快,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体体质特殊的缘故。

  粗糙的瓷碗中,黑漆漆的药汁,一看便就知道……很苦,这些天,下人们送来的药都是这般,只是今日比较特殊,由郑嬷嬷亲自送来。

  也不难怪她如此,喝了这么久的药,没想想到这苏二身体非但没有坏,反而快要痊愈了。

  接过那碗那比往常还要浓上几倍的药汁,羡玉看着郑嬷嬷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苏家后宅的人终于按捺不住了吗!

  安羡玉在昭国国破那一日便就死了,既然上天让她以苏玉徽的身体继续活下去,她定当不会辜负。

  玉徽,清露泫珠莹,金波流玉徽,倒是个好名字啊!


标 签古言 江山为聘吾妃甚毒 苏玉徽 赵肃 桑葚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