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秦烈沐悠然小说_圣灵星尊秦烈沐悠然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88 ℃
秦烈沐悠然小说_圣灵星尊秦烈沐悠然

圣灵星尊

秦烈沐悠然 著

连载中免费

秦烈沐悠然大结局,圣灵星尊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圣灵星尊》诠释明确,措辞顺当。由作者名所著,目前正在大道无为网站火热连载,秦烈沐悠然小说梗概:秦烈从小失去母亲,被人羞辱奚落,当他意识到只有超强的实力才能带来尊重之后,秦烈孑然一身带上命盘走向未知的道路,多年后,三界之外有他秦然的名字,九天之上,无人不敬畏!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秦烈沐悠然大结局,圣灵星尊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圣灵星尊》诠释明确,措辞顺当。由作者名所著,目前正在大道无为网站火热连载,秦烈沐悠然小说梗概:秦烈从小失去母亲,被人羞辱奚落,当他意识到只有超强的实力才能带来尊重之后,秦烈孑然一身带上命盘走向未知的道路,多年后,三界之外有他秦然的名字,九天之上,无人不敬畏!

免费阅读

  秦一绝的书房里,正首的位置是他的父亲秦一绝,这点秦烈不会忘,那虎目虎躯曾经让他仰望,左首位置有两个过半百的老者,分别是他的二叔三叔,秦一岭和秦一山,右首还有一个四十多年的中年人,是他的四叔秦一川。

  秦家四爷,绝、岭、山、川,汴京无人不知。

  再其下,便是秦德和秦风,乃是秦家晚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走进屋内,秦烈刚要上前行礼,便看到张兰君“嘤”的一声扑倒在地,眼泪横流的告起状来:“老爷,求您给玉儿做主啊。”

  秦一绝见状,不悦的皱起了眉毛,哼了一声道:“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哭什么哭。”

  他说着,目光撇向屋中唯一一个陌生的面孔,仔细甄别了半天,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面孔他太陌生了,虽然明明知道是自己的儿子,居然不认得。

  众人在旁边干咳苦笑,良久之后,秦风才上前尴尬的说道:“爹,他是十三,小烈啊……”

  “我知道。”秦一绝冷哼了一声,马上色厉辞锋起来:“混账,还不给我跪下。”

  秦烈跪在了地上……

  五房秦玉被人扶进了书房,他虽然受了伤,经过处置之后并无大碍,此时要下跪,老二秦一岭见状叹了口气,道:“大哥,让玉儿坐着说话吧。”

  秦一绝点了点头:“玉儿,你且先坐下。”

  言罢,书房里温度下降了十几度,人人自危,秦一绝一双虎目死死的盯着秦烈,看了良久怒拍桌案道:“忤逆子,看你做的好事,说,为什么打伤你的哥哥?”

  秦烈跪在堂前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不受秦一绝的言语影响,大声道:“父亲在上,受烈儿一拜。”

  这一拜,他等了足足十年,可是刚刚那一瞬,秦烈又心如死灰。

  秦一绝,竟然想不起他是谁……

  老子不认得自己的儿子,天下间没有比这更荒诞的事了。

  许是对自己的态度和行为稍有愧疚,见秦烈答非所问,当众一个头嗑下去,秦一绝有些不知所措。

  秦风在旁惋叹,怜惜这位小弟。

  秦一绝到底还是秦家之主,很快恢复了平静,严厉道:“拜也拜过了,我问你的话,你可以老实回答了。”

  秦烈没有任何废话,直接了当的将自己去到药庐之后前后两次受到打压和排挤的事如实道出,并没有添油加醋,说完之后,秦烈大声道:“回父亲,今日之事起因乃是因为秦玉挑衅在先,烈儿迫不得已,请父亲明查。”

  “你胡说。”秦烈话毕,不等秦一绝发问,张兰君首先发飚了,而她像是之前安排好了似的,字字诛心道:“小畜生,玉儿一心待你,你居然恶人先告状,难怪你克死你母亲,生来就是一个废物,我看你是前世作了孽,老天才惩罚你。”

  张兰君一番指鹿为马把秦烈都听的直瞪眼,真是空口白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啊……

  “贱妇,你血口喷人……”秦烈性子不是软弱,而是倔强,平时受点欺负他忍就忍了,但是黑锅不能乱背。

  哪知这句话一出口,秦一绝顿时勃然:“大胆,目无尊长,你太狂妄了。”

  这时,周围的同辈子弟皆是议论起来,有人接着张兰君的话喃喃道:“我觉得五姨娘说的才是事实嘛,老九再怎么说了也是灵虚三层,怎么会让这个废物打败呢,他一定是偷袭,是偷袭……”

  “可不是吗?这个废物,平时对家里毫无贡献,天赋更是糟糕透顶,城里人都知道秦家有个废物秦烈,要不是九哥留情,怎么会被他伤到,根本不可能。”

  “就是,一个废物偷袭暗算自己的兄长还有理了,亏他有脸说出这种话,你看,他脸都没红,真是可耻。”

  书房里嘲笑、讽刺、贬低不一而足,无比的刺耳,秦家三爷也没打算给秦烈出头,一直冷眼旁观,虽说是一家人,但修真界弱肉强食的铁律已经深入人心,谁会在乎一个济济无名之辈。

  只有秦风,替秦烈抱打不平道:“都闭嘴,父亲面前,哪有你们说话的份,事实如何还未查清,岂可如此武断。”他说话中规中矩,似在帮衬,却在情理之中,秦烈异常感激。

  可是这时,秦德却是冷笑了一声:“二弟,我看你这些年偏袒他都习惯了吧,这还没查清呢,你到是先帮起他来了,别忘了,爹还在这呢。”

  秦德、秦风,立为秦家双杰,两个人的修为相差不多,皆是有利的下一代族长的人选,所以二人平素里便不和。

  秦一绝心如明镜,但清官也难断家务事,没来由一恼,大手挥道:“都闭嘴。”说罢转向秦烈道:“秦烈,你如今修为如何,是否与你九哥不相上下?”

  秦烈跪在堂前,强忍着心中的怒火,道:“回父亲,烈儿三个月前突破至灵虚二层……”

  “哟,突破了……”

  “哎呀,好不容易啊,十年了,才突破到二层……”

  “好厉害啊,刚到二层就能打得过三层的九哥啦……”

  无比尖锐的嘲笑声再度传来,秦一绝脸都青了,黑檀桌案啪的一声被拍出个裂缝,指着秦烈破口大骂道:“忤逆子,你编到也编个合理的理由,拿这等虚假之辞糊弄为父,你真当为父是无知吗?”

  秦烈抬起了头,神情刚毅无比,尽管此时,他心如磐石,依旧没有哭出来。

  多少年的委屈都过来了,秦一绝对他的看法,他也早在意料之中,面对秦一绝的喝斥,秦烈平生第一次叫阵道:“父亲倘若不信,大可以让众家兄弟姐妹一一上前,旦凡灵虚三层者,我可以让他们先行出手,倘若败在此间,我愿自刎于此。”

  “哗……”

  掷地有声的铿锵之音如惊雷炸响堂前,小小书房数十人等皆是被秦烈的肝胆豪气、不畏生死深深的震撼住了。

  事实上秦烈与秦玉的事情起因关键就在于他是不是偷袭秦玉,如果不是,一切都有追溯的余地,倘若在寻常人眼里,偷不偷袭并不重要,要追查原因,必先调查取证,然而在修真界,一切都会偏向实力说话。

  秦一绝所想,便是因为秦烈以灵虚二层修为打败灵虚三层的秦玉绝不可能,所以说他措辞欺骗。

  而秦烈则是不想再多说,既然你不起我,那我就用实力说话。

  如此简单。

  秦烈并非斗胆妄言,须知道他多年来在秦家处境都是因为无法修真而起,老父十年不见一面,见面之后更是连名字都要想上一想,这对于个赤子之心的花样少年来说,难道就不残忍?

  秦烈不缺骨气、更不缺傲气,自从得神秘星盘相助之后,他就立誓要活出另一片天地,而在这之前,他需要用自己的实力封住攸攸众口……

  堂前豪言、铿锵有力,此语道出之后,书房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了。

  此子狂妄不羁,然语气当中却信心十足。

  张兰君没有想到秦烈胆敢在秦一绝面前叫阵,甚至他指出任何一个灵虚三层的族中弟子都可以,这让张兰君多少有些心惊,须知道此事一旦被落实重查,万一让秦一绝知道自己所做的事,五房在药庐的秘密可就保不住了,她岂能不怕。

  至于秦玉,更是心中一惊,望着秦烈,似乎不认得这位年纪小他许多的弟弟。

  到是秦风,一脸的峥嵘和期待,旁人不了解秦烈,他可是最清楚这个小弟,别看秦烈平日不喜言语,他的体内可是有着一副铮铮铁骨呢,看来小弟果真有信心取胜啊。

  堂前四爷也是微微局促,望着这个盛传已久的废物,他们无法想象,刚刚那番话竟然出自秦烈之口。

  难道转了性子了,还是吃了什么药了?

  众人的目光转向秦一绝,不管怎么说,有资格下命令的还是这位秦家之主。

  秦一绝看了看秦烈,似在犹豫,不想秦德突然笑道:“爹,既然十三信心十足,不如就让他试试,我到想看看,他是怎么用灵虚二层的实力打败灵虚三层的对手的,倘若十三真能胜出,到时再议不迟……”

  这番话语中,充斥着浓浓的不屑和轻蔑,显然秦德并不相信秦烈可以以弱胜强。

  秦一绝目光一凝,断然道:“好,那就从他们当中挑出一个来,谁想跟秦烈过上两招,斗斗法术……”

  “我……我……我……”

  秦一绝话毕,很快就有人站了出来,人数还不少……

  堂前的兄弟姐妹,无论亲表皆是踊跃站出,而且都是灵虚三层的弟子。

  灵虚一境中,中期三层最容易达到,要是四层就显得困难了一些,尤其是抛去秦玉在外,有不少人的修为还只是刚刚突破三层不久,个个都想在秦一绝面前表现,秦一绝目光一扫,随便点出一个道:“同儿,就你了。”

  秦同,秦家十一子,只比秦烈大了六岁,修为也堪堪是灵虚三层。

  听到老父传唤,秦同兴高采烈的站了出来,双手掐腰一站,面对秦烈道:“十三,那就不客气了,有什么本事,尽管使上来吧,哈哈,这样吧,我年长你几岁,实力也比你高,你先出手……”

  众人皆是哈哈大笑,灵虚二层和三层虽然仅仅一层之差,可也是天壤之别,尤其他们也听清了,秦烈不过是三个月前突破的灵虚二层,法术还不见得学会呢,能有什么战斗力?估计战斗力还不如秦家的一个护院呢,所以秦同信心十足……

  面对秦同的无视,秦烈目光却是在秦一绝身上停留,对秦同不理不睬的他突然道:“父亲,烈儿所学有些急功进利,而且法术并不熟练,倘若伤了十一哥,还望父亲勿怪……”

  秦一绝尚未答言,秦同先是笑了起来,连带着满屋子人跟着哄堂大笑。

  秦同道:“哈哈,十三,你真敢口出狂妄,你还怕伤我?你告诉我,你学了几种法术啊?”

  秦烈面无改色,郑重其事道:“一种,水箭术……”

  “哟,好厉害啊,哈哈……”

  见秦烈一本正经的“自吹自擂”,书房里顿时笑开了锅,最后就连秦一绝都气的直摇头,连声道:“废什么话,快开始。”

  秦同依旧无比轻蔑道:“十三,来吧,你先……”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秦烈居然先把手背了过去,目不斜视的看着秦同道:“我说了,只有你先,才能洗清我的冤屈……”

  众人一怔,秦同也是愣住,良久后道:“好,十三,法术无眼,你可要小心了。”

  他说着,双手在胸前盘起,口中默念着法诀,法印也是一板一眼,极度精准,众人看的纷纷点头,望着秦同身上慢慢腾起的火焰,众人知道他正在施展火球术。

  秦烈没有言语,不过眼中却是流露出淡淡的不屑,心中暗暗默想:火球术,攻击力超强,一级法术中首屈一指,施法时间七息左右,他施展用了五息,根本不伦不类。

  别看秦烈狂妄,斗法修炼的过程中却丝毫不含糊,这也是因为多年的屈辱所致,让他拥有了一颗坚毅的修炼之心。

  好不容易等待秦同念完咒,屈指拖出一个火球,秦烈依然纹丝不动,秦同见他的样子微有愠怒,不过还是喝了一声:“看招。”才把火球祭了出去。

  秦同祭出的火球并不大,只有乒乓球大小,威力却不容小觑,然而秦烈看都不看一眼,脑袋一偏,从容淡定的将火球让了过去,然后冷淡道:“太慢,再来我就出手了,你自己小心。”

  秦同气的一乐,道:“十三啊,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了,你不觉得我刚刚是让着你吗?好吧,既然你不知悔改,那我就代父亲教训教训你,看好了喽。”

  秦同言罢,目光一凝,再次屈指结起法印,只不过这时,秦烈终于动了。

  “再强大的法术施法时间才是重中之重,天下法术唯快不破,你施展火球术用了足足五息时间,你以为敌人会让你站着打吗?不知所谓。”一句话道出,屋中众人恍惚一怔。

  天下法术唯快不破,这废材居然道出了修道的天机。

  而就在所有人愣神的功夫,秦烈已然扬起了手指,比秦同慢了一息,但是很快他的指尖便有一道水箭凝身,锋利的箭矢抖动发出轻微的嗡鸣,眨眼间,水箭脱手而去。

  秦同的火球术刚刚施展过半,陡然见到水箭射来,大吃一惊,扭头便躲,水箭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然而还没等秦同站直了身子,又是一道水箭果然的从下方射出,直奔他的小腿。

  这次,秦同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噗嗤!

  一声闷击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屋子里顿时回荡起秦同的惨叫来……

  “什么……”

  下一刻,书房里的所有人都惊呆在原地了,就连对秦烈毫不信任的秦一绝都张大了嘴巴……

  虽然是两招,第一招分明有留手的嫌疑……

  “好快的施法速度,灵虚二层施展水箭居然只用了短短两息时间,而且还是前后连续发射,这……”

  秦家四位爷同时站起身来,一双双充满着震惊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一动未动的秦烈,他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以秦烈这个年纪居然能发出如此快速的水箭。

  天下法术唯快不破。

  书房里,瞬间变得死一般的沉寂,每个人的心头仿佛都在回荡着秦烈说出的那戳中要害的语句,所有人都在看着秦烈,忘记了还在地上惨叫的秦同。

  秦风的眼中充斥着浓浓的灼热,奔放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滚,他和秦烈从小感情就深厚,在他母亲重病离世的那段时间,他一直都是由秦烈的母亲带大的,二人如同亲兄弟,这么多年看着秦烈受委屈,秦风总是因为不能给他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而自责,他曾经不止一次希望秦烈能像自己一样,可以修炼,可以成仙。

  原本以为是梦,可现在他的心踏踏实实的落地了。

  如此快速的施法速度,曾经在他的那个年纪也不曾办到啊,这得付出多少努力才有今天的成就,灵虚二层实力确实不高,可是十三到底给了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

  废物?

  从现在开始,谁还敢称呼十三是废物……

  秦风的心动荡着,犹如万古不波的湖面,漾起层层的波澜……

  与此同时,眼中喷出火热的还有秦一绝,虽然他这个父亲并不负责任,但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合格的修真者,没想到这个废材,施法速度如此之快。

  唉,就是突破晚了点,要是再早几年,悉心栽培一番也许会成为一个高手。

  秦一绝的心纠结难安,事实上他现在对秦烈的认知加深了不止一点,可是考虑到秦烈现在的年纪,又有种味同嚼蜡的感觉。

  修真者六岁的时候开始启蒙,到十六岁这十年内是最关键的阶段,如果年幼的时候提升的快一点,就是可造之材。

  然而秦烈,现在才表现出不同,着实晚了一些。

  可就算如此,静谧的书房气氛显得依旧诡异,那些先前嘲笑秦烈的同辈弟子,皆是目光聚焦在秦烈的身上,脸上火辣辣的,通红无比。

  之前他们嘲笑秦烈是废物,现在秦烈用实力击败了比自己修境还要高一层秦同,仿佛在所有人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

  “秦同败了?”一名家族弟子揉了揉眼睛。

  紧接着目光不约而同的投在了躺在地上打滚的秦同,深表同情的眸子里揣度着意味深长的情绪。

  好像这一瞬,秦烈从秦家废物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傲骄的天才。

  哪有人施法施的这么快的?他不是作弊了吧?

  符箓?还是什么原因?

  书屋里与秦烈同辈的族中弟子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了,众人谈论的话题无非是对秦烈施法速度过快而表示深切的怀疑,但追根究底,没人能道出其中玄机。

  就算作弊,也要有作弊的证据啊……

  “他是怎么办到的?”

  “天知道啊,他不是刚刚突破到灵虚二层吗?三个月就能把水箭术修炼到这般地步?”

  “不会吧,这个废材有这么大能耐?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书房很快乱哄哄的讨论起来了,与秦烈同辈的族中弟子,没有切身体会到快速施法的强大,自然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其实这就是人性中的劣根性,自己办不到,便不愿意相信其它人也能办到,纯粹是自欺欺人的心理在作祟……

  书房里交头接耳的声音频频响过,多半是同辈族中弟子嫉妒心作怪用言语贬低、打压秦烈,然而秦烈充耳不闻,目光正直的望着堂前老父,脊背拔的比标枪还要笔直……

  在场的固然有诸多庸俗之辈,但心明眼亮的也不在少数,最起码实力已在归真期的秦家四位爷不会看走眼,秦家三位爷交换着眼神,心中各有苦涩的情绪,这到好,本来以为教训教训秦烈,没想到让他在家主面前露了把脸,家主,这事该怎么处置?

  三人望着秦一绝,孰不知秦一绝的内心也是异常的纠结,此时的他早就忘记了今日传唤秦家弟子的本意,脑子里不断的回播着秦烈施法击败秦同的画面:好小子啊,不声不响竟然练就了一身本领,抛开修境不论,秦烈这孩子在法术方面的悟性居然有赶超德儿和风儿的迹象,到是难办了啊……

  正当秦一绝左右为难、不知该信哪一方的时候,老大秦德却是说道:“父亲,无论十三是否偷袭,到底还是触犯了家法,秦家子嗣,不得手足相残,倘若不以家法严惩,恐难服众啊……”

标 签玄幻 圣灵星尊 秦烈沐悠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