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玲珑狼心电视剧原著小说_玲珑狼心谷嘉诚彭楚粤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99 ℃
玲珑狼心电视剧原著小说_玲珑狼心谷嘉诚彭楚粤

玲珑狼心

谷嘉诚彭楚粤 著

连载中免费

玲珑炎青的小说是《玲珑狼心》由谷嘉诚彭楚粤主演,小说根据同名漫画改编。小说讲述了:玲珑投奔父亲故交的时候意外被狼咬伤,与太尉公子炎青偶遇,炎青误以为玲珑是女盗贼,玲珑也反感炎青的自负做派,想不到炎青正是玲珑父亲故交的儿子,玲珑顺理成章住进炎府,当晚却发生了失窃案,炎玉怀疑玲珑就是贼人,为了自证清白,玲珑展开了调查,发现自己的感官在被狼咬了以后变得十分敏锐,两个人的合作中放下了隔阂,破获了案件,慢慢产生了情愫,携手深入调查的时候,被狼咬伤的经历刺激了内心另一重人格,变成了狂暴勇猛、杀伐果断的女狼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玲珑狼心小说完结结局,玲珑狼心小说叫什么名字,玲珑狼心大结局是什么,玲珑狼心结局是什么意思,玲珑炎青的小说是《玲珑狼心》由谷嘉诚彭楚粤主演,小说根据同名漫画改编。小说讲述了:玲珑投奔父亲故交的时候意外被狼咬伤,与太尉公子炎青偶遇,炎青误以为玲珑是女盗贼,玲珑也反感炎青的自负做派,想不到炎青正是玲珑父亲故交的儿子,玲珑顺理成章住进炎府,当晚却发生了失窃案,炎玉怀疑玲珑就是贼人,为了自证清白,玲珑展开了调查,发现自己的感官在被狼咬了以后变得十分敏锐,两个人的合作中放下了隔阂,破获了案件,慢慢产生了情愫,携手深入调查的时候,被狼咬伤的经历刺激了内心另一重人格,变成了狂暴勇猛、杀伐果断的女狼王。

免费阅读

  “见过大夫人,大老爷。”

  听着门外传来的响动,玲珑赶忙收了爪子端端正正的坐好,不禁有些头疼。

  丹朱与月白俱是神色一肃,瞧着正经规矩了许多。

  玲珑一贯不爱听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丹朱月白同她一道长大,三个人私下是胡闹惯了的。

  左央一进门就让坐在床上的玲珑吓了一跳,“这什么东西,你怎么给涂成这样了?”

  江珠见怪不怪,“云娘的脸上不是晒伤了吗?女孩子的一张脸有多宝贵啊,咱们云娘又生的这般漂亮。这是我特意去找的方子。丹朱,你给大小姐涂的厚些,这一碗都涂上。”

  玲珑坐在床边顶着一脸颜色诡异的药膏,只露出两只明亮的眼睛,脚小心的翘着没让挨着地,一双脚都给涂的绿油油的。

  漂不漂亮的,此时是浑然看不出了。

  她脆生生的对着左央和江珠喊了一声,“爹,娘。”

  “你还知道叫我,”左央沉着脸,“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自己骑马偷偷的跑出去,不像话,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平日里爹带你出门还带的少了吗?那沙漠就那么好玩?”

  左央说得动了气,一巴掌拍在小桌上,震得桌面上的杯子都是一跳。

  丹朱与月白心虚的对视了一眼,垂头搭脑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玲珑一个人就能跑出去?这未免也太高看左小姐的行动力了。

  玲珑能那么顺利的跑出府当然还要多亏了她们二人的配合。

  自打玲珑记事以来,左央虽然平日里免不了念叨她几句,但还是少有这般动气的时候。

  她缩了缩脖子,求救一般看向一旁的江珠。

  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略带祈求可怜巴巴的望着你,委实让人很难拒绝。

  江珠咳嗽了一声,“好了,云娘昨日才找回来。她还是个孩子呢。你跟她凶什么?有什么事情跟孩子好好说。咱们云娘一向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

  最后这一句就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了,玲珑要是都能算得上听话懂事,只怕怀明城就没有不听话不懂事的孩子。

  玲珑昨日已经挨了左央的一顿训,没想到今日还得再来一次。

  她拖着调子,放软了声音,“爹,我错了。”

  听着自家闺女可怜兮兮的声音,左央神色缓和下来,“不是爹要凶你,你可知道爹娘有多担心你。那沙漠哪里是好玩的地方,若你舅舅去的再晚些……你可想过我和你娘没有?”

  玲珑嘴甜如蜜,“想了,我日日都想着呢。爹,我好想吃你给我买的烧鹅。这都已经想了好几天了。”

  左央让玲珑这一句话哄得怒气全消,他起身急匆匆的往外走去,“爹这就去给你买!你还想吃些什么?只管跟爹说!”

  玲珑眼睛转了转,双眸亮晶晶地望着左央一口气不停地报了一大串菜名。

  “爹,我都想吃。”

  左央一挥手,“这有什么难的。爹今天晚上就让你吃上。”

  哄走了左央,江珠这一关却不是那么好过的。

  玲珑老老实实的被江珠念叨教育了一下午,直到左央按着她报的菜名买了一堆饭菜糕点零食送了来。

  江珠才肯满意的离开,临走还不忘明里暗里敲打了两句月白丹朱。

  接下来的两日,玲珑都被锢在了自己的闺房里,江珠时不时的还来探望一番。

  月白丹朱任由她磨破了嘴皮子也不肯放她出卧房的大门,吃喝都一并让她在床上解决了。若不是她严词拒绝,这两个混账东西一度还准备给她喂饭喂水,连起身都不让她起。

  倒也不是月白丹朱故意为难玲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左夫人明里暗里的敲打由不得她们小心着一些。

  毕竟左夫人舍不得碰自家的心肝宝贝,应该还是挺舍得碰一碰她们的。

  玲珑让月白丹朱照顾的几乎有种自己是个瘫痪在床的病人的错觉,眼见着左大小姐是越躺越蔫,这一日中午总算让她等来了个新客人。

  迈进门来的小姑娘没比桌子高出多少,生的珠圆玉润,颊上还未褪去婴儿肥。

  鼻唇轮廓倒是与玲珑有那么几分相像,生的也算可爱秀美,却不及玲珑招人眼。

  “丹朱,你家小姐呢?”

  丹朱对着来人行了一礼,“问二小姐好。大小姐在床上休息。”

  左家长房嫡脉这一支子嗣不丰,玲珑她爹这一辈一共是姐弟三人,玲珑她爹左央是大哥,膝下二子一女,玲珑二姑左如香产下魏淑柔没出月子就病重离世,三叔左裕膝下只得一儿一女。

  玲珑在这一辈左家的女孩里行一,行二的便是眼前的左怜蝶了。

  左怜蝶撇了撇嘴,“青天白日的大姐倒是最会躲懒。好好的一间屋子,拉着帘子整的不见天日,难道她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吗?”

  烟色的云纱掩着床榻,因拉着帘子挡光,整个房间都十分昏暗。

  但这般昏暗的情境下云纱之后那影影绰绰的身影仍让人着了魔一般的挪不开眼。

  一条腿蹭着檀色的真丝被面自云纱中探了出来,白生生的晃人眼,清瘦得恰到好处。

  左怜蝶咬紧了牙关,哪个小蹄子跟她讲玲珑变成了黑碳来着?

  月白一把拉上了床幔,将玲珑的腿给塞了回去,“小祖宗,奴婢知道你喜欢二小姐,急着与人说话。但不管再怎么心急,好歹穿上衣裙再出来见人吧。”

  丹朱上前扶着左怜蝶在屏风后坐下,“二小姐,您先坐坐,我给您沏杯茶。”

  左怜蝶见着月白这副紧张的样子,心下又活泛起来。

  怕不是虚张声势,玲珑躲在帘子后面不敢见人肯定有鬼!

  说不准不是身上,而是脸上破相了。

  左怜蝶面上露出个笑容,这一笑便多出两个酒窝,乍一看跟年画上的娃娃似的。

  “月白姐姐太客套了,我与大姐都是女孩子又是再亲不过的姐妹。便是赤身相见也无妨的。”

  她这般说着,趁着月白一个不备就伸了手去抓云纱。

  丹朱眼疾手快地拍掉了她的爪子,笑眯眯的说道:“话虽如此,但礼不可废呀。”

  开玩笑,玲珑脸上这会儿可还敷着药呢。

  左怜蝶眼见着自己伸手的时候月白变了脸色,心中便越发笃定玲珑身上一定是有什么羞于见人的地方。

  她自小处处都让玲珑压着,小时候倒还好。左府一共就这么两位正儿八经的小姐,玲珑生的又好看,小时候左怜蝶拿玲珑当亲姐姐看。可玲珑那张嘴最会惹人生气,她被玲珑拿着捉弄取乐了几次便不爱往她身边凑了。

  女孩子稍大了一些也懂了容貌的重要,她本生的不错,只是圆润了些,便走到哪里都让人说‘竟也是左府的小姐’。

  人人都爱拿她跟玲珑比,偏偏她还比不过。莫说她,就说这熙州年龄相仿的贵女又有哪一位能以容色压过玲珑。

  如今若是玲珑没了那张脸,她倒要看看左大小姐还能拿什么猖狂。

  她不管不顾的撞开丹朱,冲着玲珑的床榻猛地扑了上去。

  这圆滚滚的身材此时终于发挥了效用,丹朱被她撞得一个踉跄,愣是没拦住她。

  玲珑横躺在床上,一手支着下巴,摸小狗似的摸了摸左怜蝶的头,“哟,妹妹这投怀送抱的,还挺热情。”

  美人初醒,长发如泼墨,身上只套了一件宽大的睡裙。

  眼如杏,长睫将人从上而下的一扫,便端的是一派张狂傲慢。

  这人几日没见,不见半点传闻中的狼狈凄惨。

  原先左怜蝶预想中玲珑会黯然神伤的她大吐苦水的场景也是一点影子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个一如既往气焰嚣张的左家大小姐。

  她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

  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明明白白的写满了对于眼前玲珑姿态如常地失望和不敢置信。

  比起怀明城中那些好妹妹,还有最后送了她一程的魏淑柔。

  左怜蝶这熊孩子简直傻的惹人怜爱了。

  玲珑捏了捏左怜蝶脸颊上软乎乎的肉,“小虫虫,几日不见,你怎么又变胖了。瞧瞧这小脸圆的都快赶上饼了。”

  左怜蝶听得勃然大怒,“你才胖,你全家都胖。”

  瞧瞧这傻孩子,她骂人的时候居然忘了自己也是玲珑全家的一员。

  玲珑展颜一笑,“我娘说了我生病了不让府中人来打扰。小虫虫,你不知道吗?”

  左怜蝶让玲珑一句话就戳中了命门,她当然知道。

  她爹她娘前两日仔细跟她与哥哥都讲了不能来打扰玲珑养伤,她是自己太过好奇偷偷遛来的。

  “呀,看来你知道。”玲珑啧啧啧的摇了摇头,“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好了,你现在还搞坏了我的床幔,你说我是该先去跟我娘告状好呢?还是让丹朱去跟你娘告状好呢?”

  这话在左怜蝶听来无异于恶魔低语,小姑娘眼里含着两汪泪,忍气吞声试图选择第三条路,“姐姐,云裳姐姐,最最最最好看的云裳姐姐。你能不能不告状?”

  玲珑哪能放过这种送上门的乐子,“我就喜欢你这种嘴甜又聪明的孩子。来,再多叫几声姐姐给我听听。”

  左怜蝶悔不当初,但此时此刻走到了这一步,她又能怎么办呢。

  只能捏着鼻子叫玲珑,“全世界最好看的姐姐,我最喜欢的云裳姐姐,最最最最最善良的云裳姐姐。”

  “不错不错,”玲珑拍了拍左怜蝶的头,“小虫虫真不愧是我妹妹,像我。姐姐这么疼你,当然舍不得告你的状。但你得听话,这样吧,你替我在这张床睡上一下午,我就不告你的状了。”

  月白和丹朱默默的对视了一眼,两人脸上都有了苦笑。

  为了确保成功,玲珑还给左怜蝶的脸上尽职尽责的涂了一层药膏,原本她们二人站在一处并不太相像。

  但涂上这层药膏,本来左怜蝶的嘴唇鼻子与轮廓跟她就有些相似,只要左怜蝶闭上眼将圆滚滚的身子藏在被子里不说话,哪怕江珠来了只要不仔细看也看不出问题来。

  就算江珠看出来了,左怜蝶只消哭得惨些痛诉她这个姐姐欺负人。

  左夫人也只有哄着左怜蝶高兴的份了,哪里舍得责怪。

  她要是拿院里的丫鬟这么搞,少不得丫鬟还得被江珠拿来出出气敲山震虎。

  玲珑自己则换了一身丫鬟的衣裳,在左怜蝶带来的两个丫鬟的掩护下成功离开了自己的园子,她二话不说就直奔景苑而去。

  月白昨日说来探望炎青时,他就已经醒了。

  但玲珑没亲眼见到炎青,还是难以放下心,总是惦记着要来见他一眼。


标 签古言 玲珑狼心 谷嘉诚彭楚粤 玲珑炎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