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李桃张巡小说_千般肖想七日安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401 ℃
李桃张巡小说_千般肖想七日安

千般肖想

七日安 著

连载中免费

《千般肖想》是七日安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张巡李桃,主要讲述的是十八线开外的小女星李桃最近是热搜常驻用户,只因她被几大著名营销号联合起来整治,说她傍上了聚星传媒那位脸能进娱乐圈排名前十的CEO张巡,张巡的粉丝纷纷开始骂她蹭热度不要脸,直到两小时后CEO本C出来打脸:“欢迎来傍,顺便,快过年了,求个名分@李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千般肖想》是七日安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张巡李桃,主要讲述的是十八线开外的小女星李桃最近是热搜常驻用户,只因她被几大著名营销号联合起来整治,说她傍上了聚星传媒那位脸能进娱乐圈排名前十的CEO张巡,张巡的粉丝纷纷开始骂她蹭热度不要脸,直到两小时后CEO本C出来打脸:“欢迎来傍,顺便,快过年了,求个名分@李桃....”

免费阅读

  李桃对赞助商向来不关注。

  她一般都是拍自家公司参与投资的戏,跟剧组也会吃饭,但就是字面上的吃饭。开机和杀青聚一顿,在片场时偶尔约着去附近馆子打牙祭。

  在煤二代出现之前,她以为今天的节目组聚餐也是字面意思。

  接着就看见煤二代坐上主位,跟导演和几个固定嘉宾熟稔地喝完一圈,端起酒杯笑眯眯地朝她走来:“李桃仙女,难得有缘再见,赏脸喝一杯?争取继续咱们的缘分。”

  李桃:“……”

  这缘分她不认。

  节目组的人都在看着,不太好落赞助商的面子。

  李桃抿唇,心里翻了个白眼,准备去接那杯酒。

  还没挨到杯身。

  “刘总难得来观澜,也是稀客。”

  包厢门再度打开。

  身穿藏青色西装的男人应声而出,身后的女侍者端着酒盘,上面放了瓶人头马。

  周身气势迫人,几乎所有人都不自觉站起来,异口同声喊:“张总!”

  张巡缓步走进,插 入李桃身前,提起酒瓶往她跟前的空杯里倒满,抬眸淡淡瞥着煤二代:“刘总不如干了这杯,敬你我的这份缘?”

  待客之道妥帖到位,嘴角甚至挂了一抹极为罕见的笑,让人如沐春风。

  然现在已经入秋,春风有些不合时宜。

  包厢里的其他人也隐隐有一种直觉,如果某肥头大耳再不喝下那杯酒,下一秒张总就是抡起六万八的酒瓶子往他脑门上砸。

  煤二代在圈里也混了这么多年,这点眼里见还是有的。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张巡,但也不妨碍他借坡下驴。

  “能跟张总有缘是我三生有幸,这杯我干了,张总随意。”

  煤二代表情痛苦地一口闷完,觍着脸请人坐主位,让侍者在旁边添了把椅子。

  张巡放下酒瓶,连酒杯都没碰,懒懒地靠着椅背,垂眸看手机。

  一圈人殷勤地围在他身边,卖力地捧哏、说笑,试图把气氛炒活。

  “听说中创最近在和美国摩联合作项目,张总还能为了我们特地过来一趟,真是不胜荣幸。”

  “我接下来有个剧就是打算讲金融的,请华尔街那边的专家当顾问,但人家来我们这里肯定是水土不服,到时候还请张总不吝赐教。”

  主位上的男人全程眉毛都没抬一下,指尖在手机屏幕上划拉,完全没有搭理人的意思。

  导演给他倒酒,他眼也不抬:“抱歉,开车来的。”

  “……”导演看看旁边的陈特助,赔着笑说:“没注意到,我的错我的错,自罚一杯。”

  咖位小的嘉宾自知地位不够,不敢围过去,窝在一块儿小声叽叽喳喳。

  “天啊,我居然看到了传说中的中创总裁、聚星大股东、观澜大boos!果然比照片上还帅!”

  “也比照片上还高冷。”

  “太酷了!本来我听说这次是刘总做东,还担心被这老东西揩油,结果张总就出现了!呜呜呜传说中踏着七彩祥云来救我、为我撑腰的男人……”

  “醒醒,被救的不是你。”

  李桃坐在两拨人的中间,百无聊赖,甚至想拿出手机继续开心消消乐。

  她这几天卡在某个隐藏关卡上,死活通不过。

  隐藏关卡的难度比平常的要高,单凭个人运气很难顺利通关。李桃不耐烦长期僵持在那,一般都是氪金买道具通过。

  有次跟张巡同桌吃饭,她忙于通关,汤放凉了都没顾上喝。

  张巡一边让周嫂重新去热汤,一边针对她玩这种游戏还要花钱的行为淡定地嘲讽。

  “游戏开发商大概没想到,他们的目标用户群除了小孩和老年人之外,还有女明星这类漏网之鱼。”

  言下之意,她的智商连小孩和老年人都不如。

  李桃恼羞成怒,信誓旦旦保证绝不在这种游戏上花一分钱。

  以至于,现在到了瓶颈期,却不能氪金买道具。

  李桃刚拿出手机,屏幕却自己亮了。

  【还要待多久?】

  消息来自主位的男人。

  【李桃:不知道,我好困。】

  【你听他们嗡嗡嗡说了这么多,不困吗?】

  【希望你今晚别梦见他们。】

  李桃遥遥望了眼张巡,对上视线时,点点耳朵,再比了一个阿门的手势。

  张巡垂眸,手机在指尖划了一个圈:“时候好像不早了。”

  煤二代和导演会意,看了眼手机。

  “对对对,都快10点了,太晚回去不好,要不今天就到这?”

  张巡立时起身:“这次记我账上。”

  .

  人都是分批来的,自然也分批走。

  煤二代和导演望见张巡一道出来,受宠若惊。单方面热情地跟他寒暄完,临开车前都在扒着车窗朝一脸冷漠的某人挥手。

  歌神叶铭章送几个嘉宾上了车,最后剩下李桃还没走。

  “刚刚的事,抱歉。《与你同行》刚立项时,他是第一个赞助商,我只听说他好 色,没想到他会对你有这个心思。”

  叶歌神眼中的鄙夷不加掩饰:“圈里人面兽心的太多,我习惯不以貌取人了,没想到他会这么表里如一。”

  一张猪脸,一颗猪心。

  李桃:“……”

  不愧是自己独立创作专辑的歌神,骂人都这么委婉隐晦又一针见血。

  她摆摆手,无所谓道:“没事,一个饭局而已,下次我会注意的。”

  “嗯,我也会注意。”

  叶铭章手指前面等着的保姆车:“走吧,我送你回去。”

  李桃微微偏头,瞥见不远处面无表情的张总,摇头:“不用,我的车也快来了。”

  叶铭章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眼底掠过一瞬了然,淡淡一笑:“那我先走了,内蒙古见。”

  叶歌神的车驶向霓虹灯下的夜幕。

  李桃转身对上走过来的张巡,赶在他开口之前,找了个话题:“观澜的菜好像没以前好吃了,换了厨子吗?”

  张巡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陈特助主动解释:“李桃小姐,厨子没换,但如果坐您对面的人不堪入目,就算吃的是山珍海味,也都不堪入口。”

  “听起来好像是这个道理。”

  李桃点点头,慢吞吞地走向停在路边的卡宴。

  .

  一路无言。

  黑色卡宴停在香叶山庄A区地下停车场。

  车锁还没开。

  张巡靠着椅背闭目养神:“陈郁,你们先回去。”

  车里转眼只剩李桃和他两人。

  李桃瞥了眼依旧没打算说话的某人,弯腰从储物箱里拆了瓶矿泉水。

  弄了半天都没开。

  被人接过去,“咔哒”一声拧松了,递回来。

  “果然我还是需要张总这样会帮忙拧瓶盖的好兄弟,还有鸿门宴上为我撑腰。”

  她笑眯眯喝了口水,旋紧瓶盖伸到张巡面前,假装话筒:“张大总裁,请问有什么指示?”

  晃了晃水瓶:“明天你家的仙女桃就要飞向大草原,今天就不要因为外人吵架啦。”

  “你也知道是外人。”

  张巡扣住她晃动的手腕,抬眸:“我说过,不要接任何人给你倒的酒或者饮料。”

  这是李桃高中时第一次进酒吧他就强调过的。

  当时几个图新鲜的女生兴冲冲跑去酒吧长见识,被附近的小流 氓搭讪劝喝酒。

  杯子边还没挨上,张巡他们几个男生赶过来,按着小流 氓的头给人灌了大半瓶威士忌。

  后来李桃进了电影学院,接着又出道,接触的人鱼龙混杂,别有深意的饭局邀约一茬又一茬,都被他不动声色抹除。

  “不碰别人给的东西”的规矩,李桃也没什么机会重温。

  “我记得啊。”

  李桃回忆起当初酒吧里抱着高脚椅哭爹喊娘的小流 氓,再一想煤二代苦哈哈一口闷完高度伏特加的表情,没忍住笑出了声。

  望见旁边人依旧板着的俊脸,继续摇摇手腕:“今天其实也不会真喝。只是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我亲爱的张大兄弟就气势汹汹过来撑腰了。”

  “上次在邮轮也是。”

  “所以说张总,你是不是进修了及时雨的课程,每次都不用我呼救,你就已经来了。”

  李桃一顶顶高帽往人头上戴,声线也刻意放软放轻,铁树都能哄开花。

  张巡轻哂了声,微勾起唇,接着问:“明天什么时候飞?”

  “我看下……上午11点半。但要录制从家里出发的视频,摄制组8点就会过来。”

  “要待多久?”

  “一到两个礼拜左右吧,一次性录两期,可能还会在那玩两天。我现在清闲得很,这个综艺之后都是空档期。”

  李桃想了想,拍拍某人的肩:“我会替你在那多骑几遍马的,叶歌神说马场好像还可以领养小马驹。我挑一个可爱的回来,送你当生日礼物呀。”

  张巡侧头看她:“我没说过喜欢骑马。”

  “知道,是我喜欢,”李桃从善如流点头:“所以也想把我喜欢的东西送给你。” 第二天早上7点,经纪人和助理准时按响了C栋1102的门铃。

  三人分工明确,很快拾掇出要带去内蒙古的行李装备,只等负责跟拍的导演和摄像过来就可以开始。

  摄制组过来,跟李桃道完早安,熟门熟路递了张卡片过去。

  “欢迎参与《与你同行》收官录制,本节目实行艺人放养制度,共计五天。经纪人和助理全程不参与,不支持线上交易,不允许使用手机,可携带行李的数量不能大于一,请酌情删减随身物件与行李……”

  李桃念完卡片上的要求,回身看着杵在客厅的三大件28寸行李箱,沉默。

  摄制组PD:“很不幸地通知你,你的行李过多,现在离登机还有3个小时,你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进行删减。”

  “其实一个行李箱的确够了,不过我还准备了不少吃的,还有送给其他嘉宾的礼物。”

  李桃抿了抿唇,慢吞吞地打开行李箱,露出占满大半个箱子的调味料和半成品食材。

  其中一个行李箱里,还塞了一整只的金华火腿。

  摄制组PD:“……你的行李让我有一种你是要在内蒙古开杂货店的错觉。”

  “这也是我对自己的定位。”

  李桃答得一本正经:“前面几期节目我都看过了,叶歌神他们的厨艺很好,能够就地取材做出美味。”

  “我这种最高水平就是泡面里加俩火腿和鸡蛋的,只能另辟蹊径,负责调料和食材提供。”

  她挨个给大家展示食材:“这是我问开餐厅的朋友要的调味料,还上过国宴。只要撒一点,粉丝变鱼翅。”

  观澜大厨出品,必属精品。

  “这个广告词说得很押韵。”摄制组笑得镜头都在抖:“可是仙女桃,你就算把它们夸出花来,还是只能带一个行李箱。”

  “嗯,只带一个。”

  李桃点点头,将三个行李箱重新合上,朝镜头眨了眨眼:“卡片上说的是可携带行李,那如果我现在叫个快递,把另外两箱寄过去,其实是规则默许的对吧?”

  摄制组:“……”

  .

  上午11点半,飞机划过天际,留下一线凝结尾迹。

  沪城机场大厅,男人在一众西装精英的簇拥下走出接机口。

  周围等候接机的人群不由自主让出了一条道,对着为首的高挑男人行注目礼。

  张巡稍稍停住脚步,看了眼手表,又继续向前。

  陈郁快步跟在他身后,汇报近几天的行程安排:“下午2点海兴区土地拍卖会,4点分公司视察,8点和融信、傅氏集团就峰会筹备细节电话会议,明德的对接方案讨论会重新安排在明天上午……”

  昨晚张巡临时通知他修改行程,几个项目的企划案汇报又顺理成章延后了一天,改为线上会议。

  随行的周总监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陈特助,怎么忽然时间这么赶?我们去土地拍卖会干吗?”

  他昨晚带着团队通宵改方案,刚叫完宵夜慰劳下属,就接到电话说是沪城考察提前,还临时插了拍卖会的行程,现在都一头雾水:“又不买地,去那看热闹吗?”

  “也许买着玩。”

  陈郁低头看邮箱里的各竞拍公司信息,瞥见实力较为雄厚的那几家,在排头做好标记。

  周总监瞠目结舌,望着前方那道坐进黑色宾利的身影,咽了咽口水:“张总的有钱,超乎我的想象。”

  .

  车开到下榻的酒店。

  主管沪城分公司的徐经理迎着张巡回房休息,和陈郁一道退出来,神色还是接机时的战战惶惶。

  “陈特助,能否提前透个口风,张总这一次提前过来,是临时起意,还是?”

  总部的考察一般是在10月底进行,现在连10月都没到,终极大领导忽然不声不响空降沪城,整个分公司高层都吓得一宿没睡好。

  陈郁笑了笑:“放宽心,张总的目的不在这里。”

  “那是什么,难道真是为了下午的拍卖会特地提前?”

  陈郁低唔:“一半一半吧。”

  .

  一行人在酒店小憩一阵,接着赶往拍卖会。

  海兴区的这块地算是一个香饽饽。利润可观,但却命途多舛。

  早些年地管局公开招标会,一家挂羊头卖狗肉的台企中标,结果一年不到就爆出财务造假丑闻,法人潜逃海外,项目一直无法落实推进。后来海兴区收回所有权,这块地就此搁置,近日才重新挂牌拍卖。

  拍卖分了三个小块,原则清晰明了,价高者得。

  无数地产公司闻风而至,想要分口肉吃。

  其中风头最劲的便是怡天地产。

  怡天财大气粗,祖上真的有矿,在沪城向来是横着走。业内无一不避其锋芒,但凡它指名要的项目,大家一般都会默契地保持沉默。

  煤二代出身的总经理这次甚至放下话说要包圆儿,开个金融休闲娱乐一体化中心。

  这位二代总经理的意气风发,结束在张巡出现的刹那。

  在拍卖厅看见张巡进来时,各家地产公司老总同时感到了疑惑和不解。

  中创作为一家金融企业,完全没有与项目用地有关的业务。而主营房地产的张氏企业,并看不上海兴区这点儿蚊子腿。张巡就算想通了打算回去跟他大哥争继承权,也犯不着拿这点小项目练手。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他都没有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在土地拍卖正式开始后,这份不解被放到最大。

  第一块地,主持人宣布开拍,起叫价40亿元,最低加价幅度一千万。

  怡天地产第一个举牌:“40亿。”

  各家企业噤声不言,完全没有与他争的意思。

  主持人朗声倒数。

  “40亿第二次,40亿第……”

  “40.1亿。”

  一众哗然。

  看清举牌那人后,议论声更大了。

  “这个操作我看不透了。”

  “就多个一千万,这是在砸场吧?”

  “刘总不是说他和张总关系很好,昨天还一起吃了饭?”

  煤二代脸色变了又变,强扯出一个笑脸,再次举牌:“45亿。”

  主持人倒数到第三次。

  张巡:“45.1亿。”

  几次三番,中创永远在怡天的基础上加拍一千万。

  在众人看来,这位不苟言笑淡定举牌的张总,满脸都刻着两个字——有钱。

  说完整一点就是:爷有钱,就想砸水里听个响。

  但怡天这边话早放出去了,地区的规划方案也加班加点忙活了大半年,再怎么说也得吞下一块。

  “100.1亿第一次……”

  在主持人的倒数声中,煤二代的脸阴晴不定,衬衫后背被汗湿了一片。

  100亿是他原打算三块地全部拍下的底价,其他企业竞拍的概率都估算进去,误差不过三个亿,也是怡天目前所能动用的流动资产。

  但看身后那位老神在在的架势,103亿于他而言可能只是小打小闹。

  “100.1亿第二次……”

  倒数声步步紧逼,周遭企业的目光和议论声也让人如芒在背。

  煤二代深吸一口气,抹去额角细汗,举牌高声喊:“103亿!”

  一阵倒吸冷气声后,主持人开始倒数。

  万众瞩目之下,张巡低着头,漫不经心地把玩手里的号码牌。

  “103亿第三次!”

  一锤敲定。

  .

  第一场拍卖拍出了103亿的天价,后面的两场因为占地面积相对较小,起拍价25亿、30亿。

  原先胜券在握的怡天地产,掏空现金流保住了第一块地,之后停牌不出。

  剩下的十多家企业在第一场的余威下小心翼翼举牌应价,时刻紧盯某人的脸色。

  张巡却没有再竞拍的意思,低头玩李桃邀请他助力的游戏。

  李姓女星临登机前依旧没能通过那道隐藏关卡,最终决定求助于某位脑子还算灵活、且不差钱的消消乐临时玩家。

  旁边一位地产公司副总,偷瞥见某人手机屏幕上的红黄蓝绿小动物图案,呆愣了半晌,差点错过最后的倒数。

  直到第三场拍卖开始,一分未花搞定游戏关卡的张巡抬了抬眼,亮牌以高出起拍价三千万的价格中标。

  主持人击槌确认,两方签订确认书。

  大家跟张巡说不上熟,觍着脸凑上去搭话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来,只能在旁边看着。

  唯一能说上话的,是身体被第一块地一次性掏空的怡天。

  张巡签完成交确认书出来,煤二代还等在门口。

  周围十多家企业三三两两故作寒暄,耳朵高高竖起。

  “张总,我能不能知道,你非要竞拍的原因?你也知道,怡天很早就对这块区域势在必得,”

  煤二代说得委婉,还为自己觉得委屈:“您这样做,实在有点破坏规则。”

  “破坏规则?这才到哪?”

  张巡微勾起唇角,垂眸瞥他一眼,摸出手机,从旁边大门出去了。

  煤二代被他说得更加一头雾水,心里无端生出一阵不安,下意识要追上去。

  被陈郁不动声色拦下:“刘总见谅,我们张总打算用那块地建个马场。中创在帝都,可能不是很适合沪城的规则。”


标 签言情 千般肖想 李桃 张巡 七日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