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陈东阳林诗曼小说_都市狂战陈东阳林诗曼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58 ℃
陈东阳林诗曼小说_都市狂战陈东阳林诗曼

都市狂战

陈东阳林诗曼 著

连载中免费

陈东阳林诗曼全文免费阅读,都市狂战小说在哪看,都市类小说《都市狂战》的主人公是陈东阳林诗曼,故事思想敏捷,眼光远大。《都市狂战》的精彩章节可以来故事递网阅读,作者善恶图讲述了:七年前,陈东阳是纨绔子弟,七年后,他褪去青涩成为战无不胜的王者,然子欲养而亲不待,他终是孤身一人,但林诗曼从未放弃他,此情此恩,陈东阳铭记于心,万里江山,不及佳人一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陈东阳林诗曼全文免费阅读,都市狂战小说在哪看,都市类小说《都市狂战》的主人公是陈东阳林诗曼,故事思想敏捷,眼光远大。《都市狂战》的精彩章节可以来故事递网阅读,作者善恶图讲述了:七年前,陈东阳是纨绔子弟,七年后,他褪去青涩成为战无不胜的王者,然子欲养而亲不待,他终是孤身一人,但林诗曼从未放弃他,此情此恩,陈东阳铭记于心,万里江山,不及佳人一笑。

免费阅读

  伍思明这个人的心思,绝不像外表一样粗狂,属于外粗内细型的。

  混迹地下社会这么多年,真要没点实力早被人阴死了,更何况还混到了黑红双棍的位置,明华市最有影响力的地下人物之一。

  伍思明决定快刀斩乱麻,一次性解决问题。

  他先是来到市郊外的一个破落的旧工厂。

  厂区方圆几公里都是荒无人烟,这里原来是一个化肥厂,十多年前倒闭,占地庞大的废旧厂区建筑就这么荒废下来。

  伍思明到了以后,把手指放在口中,吹了几声嘹亮的口哨,很快就得到了回应。

  废旧厂区某个角落,也传来了口哨声,和伍思明的哨声遥相呼应。

  循着哨声,伍思明来到一处隐藏的房间内。

  房间内,竟然有四个大汉围在一起喝酒!

  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竟然还住了人,而且这四人的生活还挺滋润,在这里有酒有菜的。

  这四个人,是伍思明新结识的朋友。

  物以类聚,能和伍思明这种人混到一起,这四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他们都来自关外,每一个都是背负着几条命债的通缉犯!

  四人逃亡流窜到了明华市,伍思明就给他们提供了这么一个栖身之所,还提供充足的食物和酒菜。

  所以这四人对伍思明还是感激的,见他来了,赶忙招呼伍思明一起来喝酒。

  伍思明也不限这地方脏乱,跟四人挤在一起坐下来,先灌了一大口白酒,才说道:“哥哥们,我今天来,是有个大买卖要和大家商量。干了这一票,我就有钱了。到时候也不必委屈四位哥哥藏在这鬼地方,我都给你们送国外去,一人再拿一笔钱,在国外买个房子,讨个女人,安安心心的享受生活,多好!”

  四人顿时眼前一亮!

  悍匪也是人啊!也有正常的需求。

  没有钱,没有女人,风餐露宿,居无定所的这种生活,他们早就过够了。

  “当然,钱不是那么好赚的!这次需要四位帮我做掉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练家子,手上有两把刷子。大家要小心行事,可别阴沟里翻了船。事成之后,我这就安排车和钱,送你们出国,怎么样?”

  四人还以为多么复杂的事情,原来只是干掉两个人这么简单......对于他们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悍匪来说,那还真不叫个事!

  当即,伍思明和四人一拍即合,稍微商议了一下,就制定好了策略。

  这天黄昏时分,洲际酒店门口。

  陈东阳与老虎二人,刚从钱家在建的房地产项目那边回来。

  丁龙正在接手钱家的资产,房产项目就是其中之一。正好陈东阳也比较空闲,就去看了一下,发现在明华商行的协助下,一切都还顺利,这才放心。

  准备回到酒店休息,结果停好车,就察觉到了异常。

  “老板,我们好像被人盯上了。”

  开车进停车场的时候,老虎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不远处的马路边停着一辆车,车上下来四个大汉。

  四个家伙身上都披着很宽松的外套,似乎不在乎天气炎热。胸前鼓鼓囊囊的,似乎是藏着什么东西。

  最关键的,是四人那冷漠的神情,还有目空一切的眼神。

  那神情和气质,就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

  在北疆战场上出生入死过,老虎对这种气质太熟悉了,他很确定这四人是经历过生死的狠茬子。

  陈东阳吩咐老虎:“引他们出去,找个方便动手的地方把他们拿下,问问什么来头。”

  老虎当即心领神会,当即将刚停好的车子重新发动,又驶出停车场。

  跟踪的四人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种变故,犹豫了一下,就赶紧上了车跟上。

  老虎开着车,出了市区,哪里偏僻就往哪里走,后面那辆面包车,则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

  鱼儿上钩了!约么半个小时后,暮色降临,来到郊外一处人烟稀少的小路。

  老虎下车,假装小便,顺便观察了一下后面,看到面包车已经跟上来了。

  四个人已经不耐烦了,准备就在这里,直接干掉两个目标!

  不料他们刚挺稳车子,还没下车动手,就看到老虎冲着这边走来了。

  老虎径直走到面包车前,敲了敲窗子:“兄弟,借个火呗!”

  四个悍匪当即警觉起来!

  连一支烟都不带,借个屁的火!

  作为常年流窜的悍匪,他们对两种人特别敏感。一种是警察,另一种就是同类。

  老虎走过来的时候大大咧咧的,那目空一切的眼神和气质,让四人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陈东阳没有下车,只是通过后视镜,观察一下情况就行。

  虽然后面那四位,都是杀人悍匪。但和老虎比起来,那就是业余选手与职业选手的区别。

  业余和职业,那就是天上地下的差距。

  通过后视镜,看到老虎一脚踹烂了车门,又一把将车门扯掉之后,钻进了面包车里。

  面包车一阵摇晃,仿佛车里的人在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忽然听到面包车里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陈东阳顿时皱眉。

  几分钟后,老虎才从车里钻出来,回到自己车的驾驶座上。

  老虎摸了一把右边耳朵,手上就沾染了一丝血迹,顿时尴尬不已。

  “没想到他们还带了家伙,大意了......丢人啊!还好只是一点擦伤。不过那几个的手脚都被我打断了,还帮他们报了警,反正他们都有人命案在身,多活不了几天。”

  老虎这家伙,绝对是恼羞成怒恶意报复。把手脚都打断,再交给警方处理......还不如干脆给一个痛快呢!

  陈东阳白了他一眼,收拾几个匪徒还挂了彩,可以说是阴沟里翻了船了。

  “问出来没有,是谁指使他们的?”

  “一个姓伍的,混黑的。我还问出了他们约定的接头时间和地点,我们什么时候去会会这个人?”

  陈东阳想了想,“就现在吧!趁着天还不太晚去解决一下,免得耽误了晚上休息。”

  “好,我也正有此意。”

  老虎和陈东阳的想法一模一样。理由很简单,在北疆浴血奋战的时候,哪有现在这种舒适的休息环境。

  两人都喜欢上洲际酒店的大套房了!舒服的浴缸,温度适中的热水,弹簧床垫,蓬松保暖的鹅绒被,简直不要太爽!

  伍思明还不知道两个煞星马上就要上门。

  更不知道这俩如此急性子上门报复,只是为了早点回酒店睡觉......

  夜色夜总会,伍思明已经安排好了美酒和女人,只等四人办完事回来庆功。

  然而此时伍思明却有点焦躁,因为一个小时前,他已经和四人失去了联系。

  按理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事情应该已经办完了啊!

  伍思明也考虑过,会不会是四人失手了?

  但是不应该啊!四人都是藐视人命的悍匪,又是有心算计无意,再加上还带了家伙......简直没有失手的理由。

  就在伍思明犯嘀咕的时候,包厢门被人暴力踹开了。

  “谁是伍思明?”

  老虎一马当先闯进包厢,陈东阳也不急不缓的跟在后面,进门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老虎很快就发现自己这问题有点愚蠢,因为包厢里就一个男的,剩下的都是衣着暴露的陪酒女。

  看到老虎和陈东阳二人,伍思明就知道事情办黄了。

  但他并没有太慌张,因为这里毕竟是他自己的地盘,只要一声令下,楼下几十个小弟就可以冲上来。

  就算这两人是铁打的,也架不住人多势众。

  “两位什么意思,现在给我赔礼道歉,并且赔偿损失,不然的话......”

  果然是不愧是黑棍,心也够黑的。暗算不成,被人找上门了,竟然还要求陈东阳赔礼道歉?

  陈东阳只是看了伍思明一眼,就猜透了他的心思。

  这家伙已经慌了,只是在强作镇定而已。

  “不然怎样?”陈东阳问道。

  伍思明厉声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我的地盘,全都是我的人,在这里冒犯我,你们还能走的了?”

  陈东阳:“你的敬酒,就是派人暗杀我吗?还真挺别致的,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如此,我也敬你几杯酒如何?”

  老虎心领神会,上前把所有的陪酒妹都赶走,又对伍思明说道:“把这些酒都喝了,这就是我老板敬你的。”

  硕大的茶几上,摆了几瓶白酒,几瓶洋酒,还有几个整箱的啤酒......

  伍思明脸色一变再变:“看来你们是非要找死,我的人马上就到了,你们......”

  老虎鄙夷一笑:“你请的那四位打手,都已经被我打断了手脚丢在野外等死了。如果你觉得不服,我们尽可以再玩上几把,随便你怎么叫人,我都奉陪到底如何?”

  伍思明:“......好吧,我认栽。是不是我把这些酒喝完,这事就算一笔勾销?”

  老虎顿时无语,这家伙还真会见风使舵啊!他看了陈东阳一眼,陈东阳笑了。

  “可以,全都喝完,就放你一马。”

  不得不说,伍思明很聪明,知道今晚这亏吃定了。

  他手下那些小弟,吓唬吓唬普通人还行。但是四大悍匪都栽了,手下那些小混子,就指望不上了。

  于是很光棍的认怂,开始喝酒。

  而且伍思明的酒量也着实不错,转眼间两瓶洋酒下肚,竟然面不改色,倒是有两把刷子!

  十几分钟后,桌上的洋酒和白酒都被伍思明喝掉,人也面色涨红,开始摇摇晃晃起来。

  但这家伙的厉害之处,就是还能保持神志清醒,开始慢慢的喝剩下的几箱啤酒。

  就连老虎都很惊讶,这家伙一届凡人,酒量竟然都快赶上自己了。

  然而酒量再好,人的肠胃容量也是有限的。再加上喝的也比较急,伍思明已经到了极限,就要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片嘈杂的脚步声,伍思明停止了动作,忽然笑了起来。

  他的援军到了!

  一个寸头青年来到了包厢之后,一抬手,身后十几个手下都停下了脚步,守在包厢门外。

  “力哥,你总算来了,帮我杀了这两个人!”

  这位力哥一来,伍思明终于绷不住了。

  在老虎的威逼之下被迫喝酒,他一直在强行假装淡定。

  而事实上,肠胃都快被撑爆了!已经到了极限,感觉于力再晚到一分钟,他都要崩溃了!

  来人明明要比伍思明年轻,但伍思明偏偏就尊称他为哥。

  因为这个人就是黑红双棍中的红棍,于力。

  虽然并称黑红双棍,但是伍思明自己清楚,他和于力的差距有多大。

  伍思明之所以能在明华市地下世界混到如今地位,更多的是靠脑子,善于察言观色又心狠手辣。

  而于力就简单多了......他是打出来的。

  大概一年多以前,因为家人被欺负,于力前去报仇。

  结果和明华市地下世界的老大吴吉对上了,于力单枪匹马,赤手空拳的硬生生打趴下了吴吉六十多个手下。

  最后因为体力消耗太大,筋疲力尽了才停手。

  这场乱子下来,吴吉也是损失巨大。但这个吴吉是个惜才之人,看中了于力的好身手。

  吴吉不计前嫌,自己承担了所有损失,并自降身份,亲自向于力家人赔礼道歉,终于把于力收为麾下。

  而于力的实力也没让吴吉失望,他成了吴吉手下最强力的助手。

  于力的到来,给了伍思明绝对的信心,因为论单打独斗,于力还没输过!

  于力开口道:“两位和他有什么过节?既然已经出了气,各退一步行不行?”

  老虎摇摇头:“不行,他还没喝完呢!看你样子应该练过吧,你要是能打赢我,我可以放他一马。”

  看于力的身形,老虎就知道他是练过的,但到底有几斤几两,那就得打过才知道。

  “那好吧,事先说好,我赢了,此事到此为止。我输了,就不管闲事如何?”

  这个于力倒也干脆!做事方式直来直去,陈东阳觉得有点意思了。

  真正的高手过招,是不需要挑什么场合的。当即于力和老虎就在这包厢里,摆出了架势。

  于力往那不丁不八的一站,老虎就知道这小子有两把刷子!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示意都准备好了,随后于力就动手了!

  只是一瞬间,两个人就缠在了一起,于力的手臂伸向老虎的胳膊。

  然而老虎心里很清楚,于力的目标其实是自己的头颅。一旦被他抱住了脑袋,下一秒就算自己的脖子是铁做的,也得被拧成麻花!

  这可是战场上的搏斗技巧,绞杀术!

  这世上,搏击格斗的技巧五花八门,千千万万。但是最强的,毫无疑问就是军中的那几样。

  因为战场上不搞什么竞技得分,没有任何花架子,只讲究杀人效率。

  看到于力的起手式,老虎就笑了。因为整个北疆数百万将士的绞杀术,都是他教的......

  对付近身绞杀很简单,躲远点就行。

  老虎在后退一步,躲过了于力的手臂缠绕。看似退缩,实际是为了下一步的攻击。

  下一秒,老虎的拳头就兜头而来。看似无脑,像是泼皮无赖打架的招数,然而于力一颗心立即提了起来。

  劈头盖脸的一拳,任何人都会。但是这一拳带动的劲风,就知道其力度了!

  于力也顾不得去缠老虎的脖子,只能全力挥拳抵挡。于是两个人就变成了泼皮打架,你一拳我一脚的......

  于力心里叫苦,老虎的招数看似愚蠢,其实却是最聪明的办法。

  一力降十会,我力气比你大,就逼着你跟我拼体力!

  于力感觉老虎的拳头像是铁锤一般,每一拳都让他气血震动。转眼间十几拳接下来,于力全身剧痛,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

  “砰”老虎忽然飞起一脚踏在于力胸口上,于力身形立即倒飞出去,撞在墙上,吐出一大口血。

  “有两下子,可惜底子不牢靠,留你一命回去好好练练吧!”

  其实,老虎刚才那一脚,完全可以踢碎于力的内脏,只是临时起了惜才之意,才收了一些力道。

  即便退伍了,一些铁律也深刻在老虎的潜意识里。于力明显也是行伍出身,军人的枪口不对准自己人!

  于力挣扎着爬起来,站直了身体之后,抬手冲着老虎敬了一个军礼,随后二话不说离开了这地方。

  伍思明慌了:“力哥你别走啊!我怎么......”

  老虎:“当然是继续喝,喝完为止!”

  在老虎的威逼之下,伍思明只能继续喝!拿命喝!

  眼看着伍思明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黄,甚至酒水混着血丝往外流。

  陈东阳终于开口:“够了,我们走!”

  陈东阳见过无数的死人,知道伍思明已经酒精中毒,且撑破了胃,已经是个死人,神仙难救。

  那么这件事可以到此为止了,至于谁指使的伍思明,用脚指头猜也知道不是什么大人物,没必要在意。

  很快伍思明就被送到了医院,但已经为时太晚。

  当夜,伍思明的死讯就在明华市地下世界传开来,引起了轩然大波!

  清水河畔的豪华别墅中,手持拐杖,满头银发的吴吉大怒!

  “过分!不管那两个人什么来头,我要把他们沉进清水河底!”

标 签都市 都市狂战 陈东阳林诗曼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