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陈小天王诗琪小说_寒门走出的王者陈小天王诗琪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86 ℃
陈小天王诗琪小说_寒门走出的王者陈小天王诗琪

寒门走出的王者

陈小天王诗琪 著

连载中免费

陈小天王诗琪免费阅读,寒门走出的王者大结局,《寒门走出的王者》由作者沦陷的书生创作,故事意义明畅,析论明确,描写了陈小天王诗琪之间的故事。精彩内容概述:因为父亲是个捡破烂的瘸子,陈小天在学校受尽嘲讽和辱骂,陈小天的忍让换来的是更变本加厉的报复,寒门苦楚无人知晓,但陈小天却爆发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陈小天王诗琪免费阅读,寒门走出的王者大结局,《寒门走出的王者》由作者沦陷的书生创作,故事意义明畅,析论明确,描写了陈小天王诗琪之间的故事。精彩内容概述:因为父亲是个捡破烂的瘸子,陈小天在学校受尽嘲讽和辱骂,陈小天的忍让换来的是更变本加厉的报复,寒门苦楚无人知晓,但陈小天却爆发了…

免费阅读

  从认识王诗琪以来,她就没有好声好气跟我说过话,每次她主动找我,都是找我的茬或者问我的罪。而今天,她是第一次以这样正式的语气态度主动找我说话,我看她这样,似乎是真有重要的事要说,或许会跟周昊有关,所以,我终究是搭理了她,对她问道:“你要说什么?”

  王诗琪左右看了下,然后对我轻声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说着,她就走去了学校的休息亭里。

  看她这鬼鬼祟祟的样子,我心里也有点紧张了,我怕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于是,我赶紧迈步,跟上了她。

  在凉亭站定,王诗琪就对我开口说道:“其实昨天的事,通过你的表现还有和那女人的对话,我冷静下来好好想了,那事应该跟你没关系,你事先也不知情,但我就是很气,所以我找我表哥教训了你。”

  我还以为她有什么特别的事找我,原来就是解释她为什么找人打我,我人都已经被打了,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我直接对她无语道:“你找我就说这个吗?”

  王诗琪仿佛没听到我的问话,她继续自顾自地说着:“在以前,我觉得你又穷酸又窝囊,简直连路边的乞丐都不如。但是,通过昨天你的表现,我突然发现,你还是有一点男人的骨气的,有打死都不出卖朋友的精神,看来你也不是一个完全的窝囊废嘛!”

  我做梦都想王诗琪能高看我两眼,现在听她的话,似乎是真对我改观了一点。但是,此时此刻,我却高兴不起来,我只是对她冷声道:“你要没什么事,我就去教室了。”说着,我便准备走。

  王诗琪连忙道:“有,有,我就是想知道,你昨天明明有机会占我便宜,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做,是因为我不够漂亮吗?”

  这才是她今天特意找我的真正目的?就因为她的女性魅力受到了质疑,所以她要找我问清楚吗?

  不过,这也确实会是王诗琪在意的事,她不在乎学习不在乎成绩,就在乎穿着打扮那些事,她对自己的容貌外形是绝对自信的,或许在她看来,是个男的都会对她这种大美女产生觊觎,尤其昨天那种情况下,哪个男的能忍住?可我,有了那么好的机会,却完全对她无动于衷,这当然让她很不理解。

  对于这事,我也不想撒谎,我直接对她摇了摇头,表示不是。

  王诗琪顿了下,又道:“那是因为怕我报复?”

  我又摇了摇头。

  王诗琪急道:“那是为什么?”

  我正色道:“因为我怕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做什么,都不能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这是我爸教我的。

  说完这话,我就没再跟王诗琪啰嗦,直接转身离开了。

  回到教室,由于走得太急了,我不小心踩了一个男同学的脚,这人叫张平,是个狗仗人势的势利小人,平时他就看我不顺眼,经常数落我,现在见我踩了他,他立马对我破口大骂:“草泥马,你走路不长眼睛啊!”他的声音很大,惹的全班纷纷看了过来。

  我最怕成为全班的焦点,于是我赶紧低头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想快点揭过这件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可是,张平却不轻易放过我,对于我的道歉,他完全就不接受,他对我继续吼道:“对不起有什么用,赶紧帮我把鞋子擦干净。”

  被他当众大骂,我就已经很丢人了,现在他还要我当着全班人的面帮他擦鞋,这更是一种极致的羞辱,我就算再不要面子,也做不出来。正为难的时候,王诗琪走进了教室,她淡淡地说道:“不就是踩了下你的鞋子吗,有必要大呼小叫吗?赶紧坐回去吧。”

  一听王诗琪的话,全班人都瞪大了眼睛,要知道,要论看我不顺眼,王诗琪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往常遇到别人数落我,她必须得添油加醋!可现在,她竟然一反常态,帮我说话,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

  张平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他不敢跟王诗琪对着来,一听王诗琪说这话,他立马就走回了座位。

  我也快速地回到了座位,但我的心却激动不已,感觉都有点受宠若惊了,以前在班里,王诗琪总是当着全班的面羞辱我,还几次用书砸我的头,她从没顾及我的尊严和感受,但今天,她竟然当众帮我解围了,这实在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难道王诗琪终于良心发现,知道她以前对我做的太过分了?

  不管怎么样,王诗琪能有了这样的改变,我已经很知足了,我本来是对她不抱希望的,可现在,她确确实实带给了我感动和温暖。

  下了课后,我来到王诗琪身边,对她真诚地道:“谢谢你!”

  王诗琪白了我一眼,淡淡道:“我不是帮你,我只是看张平这个人不顺眼而已。”说完,她就背着包,傲娇地离去。

  这么看起来,王诗琪似乎还是那么高高在上,对我鄙夷不屑。但我能感受到,她的这种不屑,和从前已经有了本质区别,从前她是打心底里厌恶我瞧不起我,而现在,她好像只是嘴硬罢了。

  果不其然,从这天开始,王诗琪对我的态度真变了,她没有再刻意针对我,我从她面前走过的时候,她也不再一脸嫌弃地捂住鼻子,偶尔在路上碰到了,她还会对我报以一笑。

  我真想不到,有一天我也能被王诗琪笑脸以对,这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说起来,这还得感谢林青竹,我一开始还觉得她是好心办了坏事,绑架王诗琪,让王诗琪更恨我了。可谁想到,最后峰回路转,王诗琪不但没恨我,反而对我改观了,我的愿望算是真的达成了。

  而且,由于周昊没出院,砸破他头的事也没查到我身上,我现在在学校都过上安宁日子了,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是跟正常学生一样,安安稳稳上下课,认真读书。没人嘲笑我,也没人找我麻烦。

  这几天,对我来说,真是奢侈的时光啊!

  转眼到了周五,下午的课结束,学校又到了放假的时候,这天对我爸来说,也是加班的日子,他一到周末,就会很晚回家,所以下了课,我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去了学校附近的湖边。

  这条湖很清澈,周边空气也清新,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来在这里散心,因为这能给我心旷神怡的感觉。

  夕阳渐渐下沉,天边一片深红,我坐在湖边的草地上,捡着石片,用力往湖上丢,石片擦着水面飞行,在水面上不断地弹跳着,最后才沉入湖底。我喜欢玩打水漂,这算是我最喜欢的娱乐项目。

  看着湖面荡起的波澜,我心驰神往,我在想,如果我的生活能永远这么平静下去,那该多好啊。只不过,周昊的事就像一根刺,卡在我心间,我没办法完全放下心来,感觉他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我真希望他永远不要出院!

  就在我不停玩着打水漂的时候,我的耳旁突然传来了一道女声:“原来你扔石头这么厉害呀?”

  回头一看,发现是王诗琪,今天的王诗琪,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看起来和平时很不同,有一种特别柔和的美,就跟天上的仙女一样。她正踩着优雅的步子,朝我慢慢靠近。

  看到王诗琪突然出现,嘴里又蹦出了这么一句话,我心一紧,马上回了句:“我瞎丢的。”说完,我连忙转移话题道:“你怎么在这?”

  王诗琪没有回我的话,她直接走到我身边,然后不停地打量着我,随即,她悠悠开口道:“救我的那个人,丢石头也很厉害,连续两次他都能准确无误地砸中周昊的头!”说这话时,王诗琪的一双眼紧紧盯着我,仿佛要把我戳出一个洞。

  我被她盯得发毛,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不等我回话,王诗琪又继续开口道:“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到底是谁暗中帮了我,我把我们班除了你之外的所有男生,以及我身边的朋友,都纳入了考虑范围,但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今天,我忽然想着,这个救我的人,有没有可能是被我一直忽视的你?刚好,上次在小巷子里,又只有你出现了,我觉得这不可能是巧合!”

  说到最后,王诗琪的表情变得非常认真,她目光严厉,盯着我,一字一顿问道:“陈小天,你老实告诉我,两次出手救我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听完王诗琪这些话,我的心早已提到了嗓子口,这一刻,我紧张,也激动,王诗琪终于愿意考虑我了。上次在小巷,我特意去主动承认自己,但她对我偏见太深了,我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她羞辱了一顿。而现在,她对我意见少了,她终于也把我纳入考虑范围了,此刻她找我,就是来寻求真相的。

  关于砸周昊的事,我不可能告诉任何人,因为对我来说,谁都不能信任。但是王诗琪不一样,她对周昊的仇恨,比我还深,我又是为了她才伤的周昊,她不可能出卖我,相反,她还能给我帮助,所以这事,我也不瞒她了。

  我激动的心,变得坚定,我的双眼,也发着光,我从地上,缓缓站起了身,随即,我直面王诗琪,张开嘴,发出了我这辈子最有底气的声音:“没错,是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样子太过一本正经了,王诗琪反而从我表情里感觉到了滑稽,她不太相信地盯着我,再次严肃道:“我可是跟你说正经的,你别开玩笑啊,到底是不是你呀?”

  刚刚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迎接王诗琪的另眼相待,但现在见王诗琪这么说,我突然就有点泄气了,我没有再急着承认自己,而是反问了句:“你希望是我吗?”

  一听这话,王诗琪立马道:“当然不希望啊,你不知道,这些天,我一直在幻想着救我的恩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甚至做梦我都会梦见一个很帅的帅哥,如果真是你的话,那我的美梦就要破碎了!”王诗琪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她希望救自己的是一个帅哥,是一个大英雄,她对那位救她的恩人很感兴趣,如果确定是我,那她就要非常的失望了。

  我听了王诗琪这话,心里也难免失落,我知道,自己并不是王诗琪期待的那个人,她现在能做到不嫌弃我,就已经很难得了,我也很珍惜我和王诗琪目前的关系,对我来说,能保持这样就很好,我不想因为这事让我们之间又变得尴尬,所以顿了下,我就开口道:“好吧,我跟你闹着玩的,不是我。”

  话说出口,心里的苦涩也跟着涌了出来,也许,换成任何一个人承认,王诗琪都会很开心,唯独是我,她是那么的不愿意接受。

  听我否认了,王诗琪都莫名了,她对我带点不满道:“你都把我搞糊涂了,一会是一会不是,你给我个准确的,是,或者不是?”

  我纠结了会,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是,你觉得我敢打周昊吗?”

  王诗琪思考了一下,恍然道:“也对,就你那懦弱的样子,谁都可以欺负你,你怎么敢跟周昊作对。而且,我以前总针对你,你肯定也不会救我,我就不该考虑你的。”

  说完,她摇了摇头,接着,她又发出了一声叹息:“唉,为什么我的英雄一直不现身。”

  看得出来,王诗琪是真的期待救她的英雄出现,而我,明明站在她面前,她却一直不愿意去相信,我也是悲苦。

  不过,我也不能奢求太多,反正现在王诗琪不排斥我,把我当人看,这就是最好的,我知足了,所以在王诗琪心向往之的时候,我说了句:“我先走了。”

  王诗琪回过神,看了眼我,说:“陪我坐一下吧。”说着,她在草地上席地而坐。

  能有机会和王诗琪坐一块,这也是我的福气,于是,我马上也坐了下来,当然,我离她还是有点距离的,我怕她嫌我身上有味。

  我们两个真的只是坐坐,谁也没有说话,王诗琪看着湖面发呆,而我,悄悄地偷看着王诗琪发呆。

  近距离看王诗琪,发现她更美,她的轮廓,她的睫毛,就连她的呼吸,都深深吸引着我。只可惜,这份卑微的感情,注定不能得见天日,要是让王诗琪知道我觊觎她,她肯定会离我远远的,哪还能像现在这样,允许我坐在她身边。

  我和她,终归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对她的喜欢,也只能深埋在心底。

  远处的夕阳已经消失,天空变成深蓝色,夜幕,降临了。

  这时,王诗琪才站了起来,跟我说道:“天黑了,我回家了。”

  王诗琪一起身,我忽然注意到,她裙子后面那块,有一滩血迹,我学过生物,有点常识,我知道那是大姨妈,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王诗琪竟然自己都没有知觉,我想提醒她,可这东西又涉及隐私,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王诗琪回头看我坐着没动,眼睛还一直盯着她屁股看,她一下就生气了,她走近踢了我一下,并对我骂道:“你眼睛往哪里看呢,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我弱弱地站起身,然后低头,很小声地说道:“你看看你后面,有东西。”

  王诗琪扭头看了下,立刻,她就啊了一声,她的脸都变得通红了,红的跟苹果一样,显然,她是极度害羞了,她焦急地转了个圈,然后对我说道:“快,把你外套脱下来给我。”

  我知道王诗琪要做什么,所以我有点扭捏地说道:“你不嫌我衣服脏吗?”

  王诗琪急道:“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把衣服给我。”

  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囧事,确实很难堪,特别是王诗琪这种要面子的女孩,更会在意了。我看她这么着急,也就没再迟疑,赶紧把自己的外套脱给了王诗琪。

  王诗琪接过我的外套,就立刻绑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匆匆离去,走的时候,她还不忘对我叮嘱道:“今天的事你得给我保密,不然我要你好看。”

  看着自己衣服绑在了王诗琪的身上,我都不由地产生了一点异样,感觉就像自己和王诗琪亲密了似的。

  周末两天,我在家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起王诗琪,甚至我都不想待在家,想主动去上课了。

  星期日的晚上,有晚自习,这课是自习课,没有老师,所以随便上不上,以前我不想走来走去,都选择不去上的,但这一次,吃完晚饭,我就跑去了学校,我想多看两眼王诗琪。

  可失望的是,王诗琪并没有来上晚自习。一场欢喜一场空,这个晚上,我心里空落落的。

  第二天,我早早来到了教室。

  王诗琪在快上课的时候才过来,今天的她,换了身运动服,看着朝气蓬勃。

  下了早自习,等其他人走得差不多了,王诗琪就到我位子这边来,对我说道:“你那衣服被我丢了,你没意见吧?”

  我那外套本身就是捡来的,很旧,丢了我也不心疼,所以我摇了摇头。

  王诗琪说了句:“那就好。”说完她就走了。

  上午语文课的时候,语文老师让大家明天必须把习题册上交,谁要没做完,就得请家长来。

  这突击检查,让很多人叫苦连天,因为这习题册,是一项大工程,这学期开学的时候,语文老师就发了下来,让大家每天都要做,就相当于是每天的家庭作业,不过老师平时不检查,所以很少有人天天去做,现在忽然来个突击,一下就打得大家措手不及。

  好在,我每天都按时做完了,我根本就不担心。

  上午的课全部结束后,王诗琪拿着她的习题册到我面前来,对我说道:“陈小天,你能不能帮我把习题册做完?”

  王诗琪家有钱,也会送礼,很多老师都疼她,但语文老师是一个不讲情面的主,王诗琪也怕。

  能帮王诗琪做事,我感觉挺荣幸的,所以我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了。王诗琪的习题册上还残留了她的香味,挺好闻。

  不过当我打开她的习题册,我就有点后悔了,因为她一个题目没做,要知道,明天就得上交啊,这语文习题册,还有很多篇作文,得自己想,就算所有题目全部照抄,恐怕也要抄很久,不过答应了王诗琪的事情,我含泪也要做完。

  下午上课我在做,晚自习我在做,回到家,我点着蜡烛继续做,一直到凌晨三点,我才帮王诗琪把习题册全部做完。

  由于睡得太晚,第二天我睡过头了,等我赶到学校的时候,早自习都下了,一进教室,王诗琪就对我说道:“我还以为你带着我的习题册不来了,吓我一跳。”

  我把习题册还给王诗琪,说了句:“拿去吧,做完了。”

  王诗琪疑惑地问道:“全部做完了吗?”

  我点点头。

  王诗琪不可思议道:“这么厉害?”

  我微微笑了下,然后坐回了座位。

  一个上午,我都在打瞌睡,困的不行。上午第四节课一下课,我就背起了书包,赶紧往家里赶。

  走出教学楼后,李珊珊忽然追了上来,对我问道:“陈小天,你最近和王诗琪走得挺近的呀?”说话之时,她还玩味地打量着我。

  李珊珊这人,平时作风就不太行,再加上,她卖友求荣,对王诗琪做出那样的事,我是打从心里反感她,我瞥了眼她,冷淡地回道:“关你什么事。”

  李珊珊冷哼一声,对我狠声道:“当然关我的事,周昊可是让我盯着点王诗琪,他在医院一直念念不忘,到底是谁砸破了他的头。”

  一听这话,我心顿时突突了两下,这些天周昊没在学校,我确实有点放松警惕了,我的心思大都在王诗琪身上,差点忘乎所以了,现在听到李珊珊突然提起周昊,我本能地就产生了恐惧,我的脸色都不禁起了变化。

  李珊珊一直盯着我,她看出了我表情的变化,她的眼神变得更加坚定了,她张开嘴,对我继续说道:“我以前跟王诗琪是同桌,我比谁都清楚她是多么的讨厌你,可最近她完全反常了,和你走得很近,对你的态度也非常的不一样,所以我觉得,肯定就是你砸破了周昊的头,救了王诗琪!”

标 签都市 寒门走出的王者 陈小天王诗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