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北北傅卿君小说_傅先生请把往后余生赔给我生姜柚子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23 ℃
顾北北傅卿君小说_傅先生请把往后余生赔给我生姜柚子

傅先生请把往后余生赔给我

生姜柚子 著

连载中免费

以顾北北和傅卿君为主角的总裁言情佳作《傅先生请把往后余生赔给我》是由作家生姜柚子独家创作,小说讲的是五年前顾北北因同父异母的姐姐,而不得已答应傅卿君要求以至最后自毁容貌决绝离去,五年后以超模姿势强势归来的她会和傅卿君再次纠缠吗? 傅先生,做好把余生赔给我的准备了吗?时隔五年顾北北又是否会掉入傅卿君精心设计的坑中......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顾北北和傅卿君为主角的总裁言情佳作《傅先生请把往后余生赔给我》是由作家生姜柚子独家创作,小说讲的是五年前顾北北因同父异母的姐姐,而不得已答应傅卿君要求以至最后自毁容貌决绝离去,五年后以超模姿势强势归来的她会和傅卿君再次纠缠吗? 傅先生,做好把余生赔给我的准备了吗?时隔五年顾北北又是否会掉入傅卿君精心设计的坑中......

免费阅读

  顾北北觉得,时隔五年,她好像又一次陷入傅卿君精心设计好的坑中,不同的是,此刻的她不再是别无选择。

  弟弟她自己救,仇她一定会报。

  顾北北整个人窝在傅卿君的总裁椅上,纤细的双腿交叠,很有椅子主人的风范。

  “傅卿君,你对我这么好,顾南知道吗?”

  说着,顾北北从桌上端过一杯咖啡,唇瓣轻轻抿了一口,不含一丁点儿糖的浓缩咖啡,苦的不行,她喝不惯。

  生活已经够苦了,她喜欢喝甜的。

  傅卿君重新将身子转回去,背对着顾北北,许久没有说话,也看不到任何表情,唯独语气冷到极点。

  “这么久了,还学不乖。”

  声音很轻,顾北北都怀疑是不是她幻听。

  傅卿君走回办公桌前,再一次将Fashion Fu的合约送到她面前,“别把自己看得太重,合适的心脏配型没有那么容易找到,不想你弟弟死的话就签了,我会让医院以最快的速度安排手术。”说完,他的视线瞥了一眼椅子,眉头微微蹙起,“坐的稳吗?”

  顾北北因为他的话,满脑子都是弟弟的病情,一时间失神,刚听清楚傅卿君的话,整个人就被从椅子上拉起,傅卿君一个侧身重新坐回椅子上,而她落坐在他的大腿上。

  “傅……”

  没有人敢直呼他的名字,只有顾北北敢这么放肆,不过他不喜欢她这样叫她,必须想办法让她改口,不然以后叫习惯了。

  顾北北刚开口,傅卿君整个身子便向她压过去,后面的两个字都被堵在了口中。

  “唔~”

  占她便宜?

  傅卿君,你混蛋。

  不对,傅卿君亲她干嘛?也不怕顾南嫌脏。

  不对不对,用亲过顾南的嘴亲她,她嫌脏,脏死了。

  早就说过北小姐性子烈,傅卿君早就提防着她下黑手,双手双脚均被他控制住,顾北北怎么挣都没挣开。

  傅卿君本来只是打算给个警告,没想到吻到深处自然动了情,不断加深了这个吻,导致顾北北被憋得满脸通红,差点儿窒息。

  虽然他这五年一直都有她的消息,也知道这些年顾北北身边没有男人,但是亲身感受她生涩的吻技,依旧学不会换气,不得不说成功的取悦到他了。

  顾北北缓了半天,总算顺气了,抬头瞪他。

  傅卿君单手撑在桌面上,指腹若有若无的蹭着嘴唇,似乎在回味着刚才那个吻。

  “早说我的吻这么好用,我就不必大费周章帮你弟弟找合适的心脏配型了。”说着,第三次将Fashion Fu的合约推到顾北北面前。

  KAO!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顾北北这些年在外面见的世面也不少,心机算计谁不会玩,那些小聪明到了傅卿君这儿,竟然一点儿都使不出来,还是会被他牵着鼻子走,看来她的道行还是浅了些。

  不想继续和傅卿君玩儿了,现在这个局面,合同她是必须要签了,仔细想想这份合约对她来说百利无一害,最重要的是傅卿君手里有合适弟弟的心脏配型,弟弟的病不能耽搁,反正她也没什么能输的了,倒不如和傅卿君赌一把。

  而且,主动权也不完全送还给傅卿君手上。

  顾北北也顾不上报刚才的一“吻”之仇了,眼尖从傅卿君西装口袋里拿过一根钢笔,快速在合约上签好字。

  “我弟弟的手术,什么时候可以做。”

  刚合上合约,就着急让他落实,这些年还是聪明了些的。

  但是……

  这种莫名的不信任感,傅卿君不喜欢。

  “现在。”

  傅卿君随手将合约扔进抽屉里,往门口走去,顾北北跟上,两人一起离开的傅氏大楼,傅卿君亲自开车,前往医院。

  顾北北站在顾东东的病房前,一时间无法挪动脚步走进去,五年不在,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东东。

  傅卿君也停住了脚步,打电话叫来顾东东的主治医生。

  “顾小姐,非常抱歉,小少爷的身体太虚弱了,现在不适合做心脏移植手术,如果非要现在做手术的话,手术的风险会高很多,经过多方专家的会诊,我们的建议是等到小少爷的身体好些,再做手术。”

  不是最佳的手术时间?

  顾北北强装镇定,只是不是的咬着指甲的举动出卖了她。

  “那你们告诉我,需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是手术的最佳时间。”

  主治医生马上接过话来,“您放心,小少爷的病情一直控制的很好,只是小少爷有贫血的毛病,再加上有些营养不良,只要经过调养,相信很快就可以做手术了。”

  医生的话,要听。

  顾北北也不好说什么,傅卿君就请医生回去了,陪她又在病房外站了一会儿,顾北北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转过身要走。

  “明天Fashion Fu将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与北小姐的合作,北小姐记得盛装出席。”

  她听见了,没应声,快步离开医院。

  只是没走两步,迎面走过一女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在她还没看清楚来人时,就被那女人甩了一巴掌。

  顾北北被甩了一巴掌还没哭,就听见对面女人的哭声响彻医院走廊。

  “北北,这是你欠我的,我也不想这样。”

  顾南哭的梨花带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被打。

  五年时间,绿茶的套路还没有更新,虐起渣渣来更容易了些,只是也更无趣了些。

  顾北北将被打散的头发简单捋了一下,侧过脸将脸上那道刀疤露给顾南看,“所以……顾南,你要跟我算账吗?”

  “我欠你什么?”

  顾南一接到消息,说傅卿君和顾北北在一起,就急忙赶了过来,刚才在远处看见顾北北,想也没想就甩了她一巴掌,现在才注意到她脸上那道丑陋的疤痕,从小娇生惯养的她不禁被吓了一跳。

  这一跳,跳进了傅卿君怀里。

  “怕什么?这不都是拜你所赐吗?你晚上是不会做噩梦的,是吧?”

  说这话的时候,顾北北是笑着的,只是脸上那道疤加上这笑容,显得诡异了些,顾南的身子又往傅卿君那边缩了缩。

  顾北北收起笑容,站直身体。

  “我们之间的账也该清一清,七年前那场车祸,原本是我坐在副驾驶,你非要抢着坐,出了事导致你不能生育,你却将那件事情推到我的头上,事实是怎么样的,你我心里都清楚,只是我没有证据,只能被你诬陷,后面才有了,我生下孩子后因大出血摘除了子宫,后来又因为你毁了脸送进监狱,怎么算,好像都是你欠我多一点。”

  “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都清清楚楚的记得,既然要清账,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会让你重头到尾体验一遍我的人生。”

  “还有,不要指望周敏慧护着你,回去告诉她,我弟弟这些年受的苦,我会加倍报复在她身上。”

  顾南一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样子,抱着傅卿君的胳膊,“君爷,北北怎么说都是我的妹妹,我也不想和她闹僵,只是您现在看清楚她颠倒黑白的能力了吧?当年出车祸的时候是我护住她,我才……”

  说着,她轻声抽泣,加深事情的真实性。

  “哪有一个女人愿意用一辈子不能生育去算计别人?还有我妈妈,当年她和爸爸两情相悦,如果不是那个女人逼爸爸娶她,我妈妈怎么会未婚生子,过那种苦日子,后来爸爸去接妈妈,妈妈知道后妈不好做,一直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他们,可是他们……妈妈是被逼急了,为了保护我,当年才让她毁了脸。”

  “还有,我记得当年她被判了十年的有期徒刑,怎么现在就出来了?我听说是有位大人物付了双倍的保释金才把她弄出来,看样子这五年应该一直陪在那个大人物身边吧?昨天登了顾家的门,威胁我妈妈,今天又被我撞见,我的生活好不容易回到正轨,她又要把我的生活搅得一团糟。”

  顾南见傅卿君的视线一直落在顾北北身上,不甘的问道。

  “君爷,她今天来找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傅卿君收回视线,将手臂从顾南怀中抽出,顺手搂住顾南的腰,侧头看着她笑。

  “五年,她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知名模特北小姐了,以后要和北小姐说话客气点儿。”

  北小姐?

  顾南身为名媛淑女,自然时刻关注着时尚圈,对北小姐的名号并不陌生,只是北小姐一直带着面具示人,从没有绯闻八卦,她没想到顾北北就是北小姐。

  可是他们在医院见面?

  傅卿君只一眼,就知道顾南心里嘀咕着什么。

  “北小姐和我做了个交易,我来安排她弟弟的换心手术,她才肯签下和Fashion Fu的合约。”

  顾南听见“换心手术”四个字,心头一颤,紧张起来,只是她早就善于伪装,这样细微的情绪变化只有傅卿君看在眼里。

  顾北北面带微笑,只是为了告诉顾南,她已摇身一变变成北小姐。

  “君爷,要不是她弟弟,卿橙也不会受那么多苦了,您真的打算救她弟弟?”

  卿橙……顾北北大脑迅速反应,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卿橙是她的女儿,可是顾南口中说的那句话,她弟弟和她女儿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那样说?

  没等她开口发问,她就感受到了傅卿君投来的目光。

  “不打算。”

  四个字,干脆利落,击在顾北北心上。

  表情能藏住的东西,眼睛一般都藏不住。

  顾南脸上露出的惊讶,和眼睛露出的笑意,形成鲜明对比,只是口中顺着傅卿君的话继续问,目的是让顾北北彻底死心。

  “那您刚才说的交易是?”

  傅卿君难得耐心的讲给顾南听。

  “交易确实存在,我有说过只要她签了和Fashion Fu的合约,我就救她弟弟,不过……北小姐只签了一份合约,既然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想我就没有必要兑现我的口头承诺了,一句玩笑话而已,不必当真。”

  顾北北现在想明白了,连同刚才的医生,应该都是傅卿君请来的演员,什么身体虚弱不适合现在手术,傅卿君根本就没打算救她弟弟。

  该死!

  五年前还没能让她彻底长记性,竟然还会轻信傅卿君的话。

  撒旦就是撒旦,永远不会有好心的时候。

  此刻最开心的就属顾南了,虽然极力掩饰,笑容还是会自己跑出来。

  五年又怎样,顾北北还是斗不过她。

  “君爷,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不如我们去吃饭吧?”

  顾南能看出来,傅卿君的心情很好,趁热打铁提出邀约,他果然没有拒绝,搂着她的腰在顾北北面前走过。

  一个字形容,爽!

  “傅卿君,别以为这样就能打倒我,你会再来找我的。”

  顾北北站在原地,对身后的傅卿君说道。

  ……

  在顾北北看不见的地方,傅卿君不动声色的将手收回,和顾南中间岔开了距离,刚才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径直走向驾驶位,上车后顺手锁住了车门。

  顾南的手搭在车门上,没打开。

  “君爷~”

  傅卿君将车窗摇下。

  “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一举一动需要向你报告了?乖乖回家,傅太太的位子还是你的。”

  话音落,驱车离开,只留给顾南一个尾灯。

  顾南气的原地跺脚,但也只能闷闷的生气,今天突然出现在傅卿君面前,肯定惹他不开心了。

  这些年,她想要什么,傅卿君都给她。

  住最好的房子,开最好的车,别墅里面有佣人照顾,酒会上默认她是傅太太,可只有她知道,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光鲜。

  实际上,傅卿君从不留宿她住的别墅,刚开始他还会陪她吃饭,可是现在……她想见他一面都难。

  刚开始,她以为是因为顾北北那个贱女人,她和傅卿君才会变成这样,后来顾北北被他亲手送进监狱没了消息,她就彻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打入了冷宫了。

  没关系,她和傅卿君要结婚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用不了多久,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傅太太了。

  她不急。

  平复好了情绪,她从地下车库离开,路边打了辆车,去傅家老宅。


标 签言情 傅先生请把往后余生赔给我 生姜柚子 顾北北傅卿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