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段子矜江临小说_悠悠此心穆如清风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42 ℃
段子矜江临小说_悠悠此心穆如清风

悠悠此心

穆如清风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悠悠此心》的主角是段子矜江临,作者穆如清风精心所著,故事递为您提供悠悠此心阅读,悠悠此心小说讲述了:六年前,段子矜是江临教授身后日日纠缠他的小尾巴,她穷追不舍,他心如磐石。最后他终于被她感动了,却被迫分开。六年后,再次相遇,他却抓紧她的手,再也不想放开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段子矜江临小说名字,段子矜江临小说大结局,小说《悠悠此心》的主角是段子矜江临,作者穆如清风精心所著,故事递为您提供悠悠此心阅读,悠悠此心小说讲述了:六年前,段子矜是江临教授身后日日纠缠他的小尾巴,她穷追不舍,他心如磐石。最后他终于被她感动了,却被迫分开。六年后,再次相遇,他却抓紧她的手,再也不想放开了。

免费阅读

  两扇门缓缓打开,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段子矜米色的连衣裙被流动的空气轻轻带起。她身材高挑,长发如瀑布倾泻,垂在肩侧。一双明眸善睐,却宛若镶嵌在白璧无瑕中的一片玄冰,冷清而美好,看得在场的人眼睛都发直了。

  陈家国呆了两秒,马上站了起来,介绍道:“这两位是之前和我们合作的埃克斯集团的段工程师和她的助理孟小姐。”

  段子矜对在场各位依次打过招呼,笑得空泛。

  她盛装打扮,可席上,却没有她的良人。

  忽然,邵玉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视线从段子矜入场后,就没有往别的地方瞧过。感受到这股非同寻常的注视,段子矜也向他的方向看了过去。

  心中一紧。

  邵玉城,也是故人了。

  “你好,段小姐。”邵玉城静静开口,语气和善,段子矜却觉得有如被他的问题掐住了咽喉,“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六年前她在一场意外中毁去了容貌,后来去了美国,精心修整一番,乍看上去确实和当年有些不同。

  邵玉城从前与她的交集就很有限,认不出来实属正常。但以江临和她的关系而言,如果认不出她,只有一个可能——他失忆了。

  思及至此,她心里一痛,却还是从容问道:“这位先生是?”

  陈家国接过话道:“这是江教授的同事,邵先生。他上午来得晚了些,段工应该是没见到他。”

  “原来是这样。”段子矜侧头时,明亮的灯光从曲线完美的鼻梁上轻轻流淌而过,语气无波无澜的,“邵先生,幸会。”

  邵玉城看着眼前的女人,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两道浓密的眉毛微蹙了起来。过了不多时,又缓缓松开,他笑着端起桌上的酒,“是我唐突段小姐了,自罚一杯。”

  喝完酒,他又恢复了以往的漫不经心,“要是江临知道他今天缺席会错过这么两位大美女,估计肠子都得悔青了。”

  令人意外的是,在他说完这句话不久,低沉而磁厚的嗓音伴着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哦?有什么事是我要后悔的?”

  如同在她心里劈下一道惊雷,段子矜的身子猛然一僵,笑容也定在了脸上。

  江临,他来了!

  席上所有落座的人逐一站起来迎接今天最尊贵的客人,孟恬左右看了看,只有段子矜站着不动,仍是背对着江临,心急之下捅了捅她的胳膊,“段姐,江教授来了。”

  段子矜回过神来,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慢慢转过身。

  是时间恰好,还是等待已久?

  那人的目光正浅浅地投在她的背影上,她一转身,便落到她脸上。

  段子矜一瞬间便忘记了她想说的话。

  “抱歉,我来迟了。”江临道。

  他这话明明是对在场的所有人说的,可是他黑玉般的眼睛却直直凝睇着她。

  段子矜宛若被什么击中了灵魂深处,指甲不自觉地蜷起来,插进了掌心。

  来迟?他似乎总喜欢来迟。对别人也是,对她也是。

  六年前的夏夜,男人在布满灰尘的器材室里找到狼狈不堪的她时,她哭着扑进他怀里,“江临,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男人看着她身上的伤疤,眸中藏着愠怒和心疼,揽着她的手臂,收紧了许多,“对不起,我来迟了。”

  女孩泪流得厉害,却忍着没有哭出声,半晌才哽咽道:“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江临,太累了,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男人的心像被谁狠狠攥住,紧接着,便用手狠狠捏住她的下颚,威胁似的,“段悠,这种念头你最好想也不要想!无论谁把你藏到什么地方,我都会把你找出来,你只需要等着我!”

  等着他?她等了六年,他迟了六年!

  她仍是孑然一身,可他,温香软玉,美人在怀,对新晋女星姚贝儿的宠爱都传成了佳话!

  段子矜缓缓握紧了拳,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席间,研究所和村委会的人聊得一派热络,段子矜和孟恬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饭桌一会儿。

  “段姐,杨组长就是想拿你给方雨晴当替罪羊!”孟恬靠在洗漱池上,说得激动了,声音也拔高不少,“现在这村子被国家征收了,咱们做了一半的东西卡在流水线上,进了那么多钛合金全都浪费了,五百万的损失,这责任谁担得起?”

  孟恬越想越气,眼睛红了一圈。

  段子矜望着镜中的自己,双眼下拉长的青灰色略显憔悴,许是这段时间操劳过度的结果。

  她沉默片刻,道:“放心,天塌下来也不用你来抗。我和人事的赵经理私交还算过得去,如果我走了,会交代她给你换个部门,这件事情,你就全当不知情吧。”

  孟恬一听这话,脸色都变了,“段姐,你为什么要走?”

  段子矜闻言却笑了,因为她没有什么留在这里的必要,辞掉工作,还能省下时间在医院照顾爷爷。

  等送走老人家这一程,她就可以无牵无挂地跟子佩回到大洋彼岸,也许嫁人生子,也许孤独终老。

  段子矜叹了口气:“你先回去吧,饭局上不能没人。我自己出去走走,晚上就回。”

  听着二人对话的声音渐行渐远,一墙之隔的男洗手间里,高大伟岸的男人缓步走了出来。

  他的侧脸棱角刚毅,却不失沉稳与内敛。

  深潭似的黑眸,静静地盯着楼道的转角处,声音消失的方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席上的人都喝得不少,只有邵玉城和江临尚算清醒。

  “哥,我们总算把这块地拿下来了。”出了酒店,邵玉城笑着拍了一下江临的肩膀,“之前那个姓宋的横栏竖辙,没少给所里使绊,还是得你出马才管用。”

  江临睨着他,不可置否。邵玉城却嫌无趣,“今天喝得不尽兴,这么好的日子,不如咱们找个地儿自己喝点?”

  G市不大,环境上乘的酒吧掰着手指头就能数过来。但是在这里遇见段子矜,还是让江临和邵玉城倍感意外——

  今天,他们相遇的次数似乎太多了。

  江临的另一只腿还没有迈进酒吧,便一眼看到吧台处那一抹米色的身影。

  其实,她穿米色很是漂亮,比第一次见面时那件女式西装看着舒服多了。

  此刻她握着酒杯,半趴在吧台上,像是喝多了。

  邵玉城也看到了她,微微惊讶,“这个女人来这里干什么?”


标 签言情 悠悠此心 段子矜江临 穆如清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