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宋景知谢燕帧小说章节_春风也曾笑我痴宋景知谢燕帧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45 ℃
宋景知谢燕帧小说章节_春风也曾笑我痴宋景知谢燕帧

春风也曾笑我痴

宋景知谢燕帧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谢燕帧宋景知的小说《春风也曾笑我痴》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在谢燕帧眼里,宋景知就是个不择手段爬上他床的女人,她利用家人的喜爱将谢燕帧捆绑在身边,让他与心爱之人生生分离,这恨意他始终无法忘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谢燕帧宋景知的小说《春风也曾笑我痴》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在谢燕帧眼里,宋景知就是个不择手段爬上他床的女人,她利用家人的喜爱将谢燕帧捆绑在身边,让他与心爱之人生生分离,这恨意他始终无法忘记....

免费阅读

  半夜,宋景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她不知道今夜,谢燕帧还回不回来。

  “吱呀!”门被推开。

  她抬起头来,就看到谢燕帧,他走了进来,带着一身寒意,深邃的眼眸里布满了血丝,脸色发白,一身疲倦,但眼眸里对她的恨意,丝毫不减。

  “为什么要对雨晴动手?你害得江家家破人亡还不够吗?”

  她扶着沙发,艰难地站了起来:“我没有,我为什么要当着你的面推她?”

  “你的动机,还用我说?”

  他笃定地看着她,因为她容不下他的心上人雪晴,因为雨晴是她的妹妹,还长得像她。

  她心中酸楚,眼睛也是一酸,连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我的真没有……”她的声音哽咽。

  看着她这样,他再三回忆着当时的场景。

  “宋景知,雨晴体弱多病,心脏又不好,磕磕碰碰,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不是你推的她,难道是她自己滚下来的?她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动弹不得。”

  “别问我信不信你,你扪心自问,你自己信吗?”

  宋景知百口莫辩:“谢燕帧,你就不能信我一次吗?”她的声音哽咽,卑微地求他信她,哪怕一次就好。

  他仔细地打量着她,泪眼朦胧的真诚模样,还真不像说谎。

  可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江雨晴,在医院里躺了三年,已经被专家告知无数次,不会醒来的江雪晴,他的脸色又冷了几分。

  “你去死,我就信你。”

  说完,他转身向门口走去,又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她身体一软,瘫坐在椅子里,眼泪再一次湿了脸。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没有见到谢燕帧,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但她知道,她不是在医院守着江雪晴,就是在照顾江雨晴。

  一周后,晚上十点多,她收到了谢燕帧的短信,约她到青山湖见面。

  难得有一次,他主动提出和自己谈谈的机会,她急急地赶去了。

  她走后一个多小时,谢燕帧回了别墅,竟然没有看见她。

  这三年来,他很少回家,但每次回来,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她都在,她就是这么的缠人,赶都赶不走。

  所以第一次大晚上见她不在,心情莫名的烦躁,就向陶姨问道:“她人呢?”

  陶姨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太太,忙说道:“太太去青山湖了。”

  他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快十二点了,这个女人这个点去那个地方,是什么意思?

  他急忙开着车,去湖边找人。

  青山湖是天然生态景区,大部分地区都还没有开发,周围只有几个休闲山庄,这个点,根本就没有人。

  宋景知站在湖边的入口处,手里拿着手机,不时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谢燕帧还没来,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少许的路灯,照出景区的点点景致。

  一阵风从湖面吹来,她打了个哆嗦,浑身发凉。

  虽然是夏天,但晚上湖区温度骤降,很冷。

  一阵寒风过后,她再一次看着机上的短信,心中的疑虑更深了。

  谢燕帧要见自己,不会大费周张、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约到这里来,更不会迟迟不来,就算他要捉弄报复她,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段。

  当收到短信的时候,她太想见他,所以想都不想,就赶来了。

  迟迟等不到他,她心里就怀疑起来。

  有几次,她想回去了,但一看到短信,心想万一他来了,看不到自己,她又继续等着。

  几番踟蹰,就到了现在。

  或许,这真的只是一个玩笑,一个捉弄。

  大晚上的,她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四处黑乎乎的,她心里都有点毛骨悚然了。

  “呼——”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拿着手机的手垂了下来,准备离开。

  她一转身,就看到一辆车从路口开进来,是谢燕帧的车,车内开车的人,正是他。

  她惊喜,向他跑去。

  “砰!”一个身影撞了过来。

  “嘭——”她猝不及防,直接摔进了湖里,撞起一阵水花。

  车上,谢燕帧见她落进湖里,大吃一惊,随即火冒三丈,急急踩了刹车,车子在路边撞了几下才停下来,他下车来,跳进湖里,费了好大劲,才将人捞了上来。

  “啪!”他抬手,就甩了宋景知一个耳光,怒不可遏:“你又发什么神经?”

  她应声倒地,耳目轰鸣,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

  她捂着脸,茫然地看着他。

  她最近身体虚弱,湖水又深又冷,又是突发事故,如果不是他跳下去救她一把,她自己能不能爬上来都不好说。

  刚刚,看到他跳湖救自己,她心头一软,三年来,这颗被折磨得快要冷却的心,一下子又热了。

  他接下来的话,又让她心头一寒。

  “宋景知,你做作的手段,真是越来越让人恶心了,有本事,你别当着我的面跳啊!”

  他满腔憎恶,一身怒气,只觉刚刚那一耳光,下手轻了。

  没错,前阵子,他是叫她去死的,她却给自己作出这么一出。

  她不由一怔,明白了过来。

  他以为,自己是跳湖威胁,折腾他。

  果然,他对自己,没有一丝丝的情义。

  “不是我自己跳的,是有人把我推下去的!”她不甘心任由他误会。

  他一怔,下意识地看了四周,方圆之内,只有他们两人。

  “呵!”他冷笑:“宋景知,是鬼把你推下去的吧?”

  “哦!”他神色一转,更毒舌:“应该是了,你这样心肠歹毒的女人,连鬼都不放过你。”

  她的脸涨得通红,随即泛白。

  她非常确定,刚刚是有人冲出来推了自己,可现在,人证物证都没有,她就算长了一百张嘴,也真是说不清了。

  “谢燕帧,我才不会这么快死了,让你得偿所愿,便宜了你!”她沉沉地说了句。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这样的狠话,她是想回击他的,可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却像刀子一样,扎进了她自己的心脏?

  到底,再委屈,她也不愿对他说一句重话。

  她艰难地爬起来,背对着她,往回走。

  谢燕帧僵在原地,这是他第一次听她对自己说狠话,竟然一点也不生气,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她倔强地走着,身上的浅白长裙湿漉漉地贴在身上,显露着纤细修长的身影,凹凸的曲线,透着几分弱不禁风,那脚步,也似有千斤重似的。

  她走过的地方,留下一片水渍。

  昏暗的灯光照映之下,他看着,竟有几分揪心。

  见她从他的车边走了过去,他眉头一拧,正要走上去,宋景知身体一软,“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他瞳孔一张,透出几分薄怒,上前去,在她的小腿上踢了两下:“别再演戏了,我已经看腻了。”

  地上的人没有反应,他才意识到她是真的昏迷了,他心头倏地一慌,将人抱了起来,又是一惊,她这样的一个成人,怎么轻飘飘的?

  恨归恨,他还是及时将人送到了医院。

  第二天下午,宋景知悠悠醒来,就听到母亲的声音。

  “儿啊,你终于醒了,感觉好点了没有?”宋母急切地问道。

  她转过头来,就看到眼泪汪汪的母亲,心里就是一疼,万分愧疚:“妈……”她声音沙哑,十分难受。

  “没事了!”宋母安慰着她:“以后啊,别再做傻事了,有妈陪着你呢……”

  看着女儿的样子,想着现在的处境,她心里就跟刀绞似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一旁的宋父冷“哼”了一声:“当初就不该依了你,让你嫁给那姓谢的,你看看你现在,为了点女儿私情,竟然闹到去跳湖自杀,你出息了你!”

  宋景知从父亲的责骂里听出了焦急和担心,暗暗抿紧了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怕他们更操心。

  “好了!”宋母打为了他:“孩子才刚刚醒,又受了这么大的罪,你要教育她,也得等她先养好身体。”

  宋父气得胡子都在抖动:“如果你再这样胡来,就给我离婚,一了百了。”

  离婚!

  宋景知的脸都白了。

  宋母忙将他往外推:“你胡说什么呢?看你把孩子吓得……”

  将宋父推出去,她又回到床边,安慰女儿:“景儿,你好好休养,有什么事,还有爸妈在,别担心,啊?”

  她听话地点点头。

  “你先休息着,我去看看你爸。”宋母出了门,轻轻将门拉上。

  隔着门,她还能够听到母亲对父亲的抱怨,以及那父亲怒其不争的叹息。

  她睫毛轻颤,几滴泪水滑落,湿了脸颊,她慌忙擦了一下。

  “吱呀!”

  门被轻轻推开,一股寒意侵袭而来。

  她转眸一看,就看到谢燕帧走了进来,心头一动。

  “你的目的达到了,满意了吧?”他的语气冰冷,眼眸里隐隐有些怒意。

  她脸色一白,心头又一阵苦涩和痛楚。

  “咳咳……”谢燕帧一阵咳嗽,扶着椅子坐下来,脸色一阵惨白。

  “你怎么了?”

  她强撑着身体坐起,就看到他的袖口有血痕,倾身上前,抓着他的手腕,查看了起来。

  “你干什么?别碰我!”他推着她,顿时痛“嘶”了一声,背上一阵抽搐,豆大的汗粒从额头上滚了下来。

  她已经掀开他的袖子,就看到一道伤痕,是鞭痕,从腕处,一直蔓延到背后,再看他痛得脸都扭曲的样子,她就明白了。

  “爷爷打你了?”

  看着她焦急关切的样子,他不由动容。

  但很快,他就用力推开了她。

  “收起你的惺惺作态,要不是你闹出跳湖自杀,爷爷又怎么会用家法惩罚我?还逼我来这里……”看望你!

  他咬了咬牙,将后面的几个字咽了下去,厌恶得连多一个字都不想跟她说。

  她轻飘飘的,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万般无奈地看着他。

  “我是收到你的短信才去湖边的,我……”

  他的脸黑沉了下来:“我看你是疯了!”

  他根本没有给她发过短信。

  她咬紧嘴唇,看他的样子,是不知道短信的事。

  她的手机,也掉在湖底了。

  相顾无言。

  “怎么?不继续狡辩了?”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别过脸去,偷偷擦着眼泪。

  看她委屈无奈的样子,怒意再一次冲上头脑,他又嘲讽了几句:“现在你爸妈又站出来了,爷爷也向着你了,你这一出,还真是事半功倍啊!”

  “你走吧……如果爷爷问起,我就说是我想休息了,让你离开的。”她背对着他躺在床上,声音暗哑。

  她虽然渴望他的陪伴,但她累了,不想再这样了。

  他冷“哼”了一声,还是在旁边守了一会儿。

  她心里很清楚,他留下,不是因为可怜她,而是现在走了,会在爷爷那里留下把柄,他会想方设法盯着他,让他不自由。

  她又累又虚弱,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宋景知觉察到一股寒气,突然惊醒,一张开眼睛,就看到江雨晴。

  她迅速恢复了平静,坐起身来,冷声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看望你呀!”江雨晴在床边坐下来,从果篮里拿了个苹果和水果刀,给病人削苹果,天真无邪的面容下,隐隐透着几分阴险:“大半夜跳湖,一定不好受吧?”

  “江雨晴,是你?”

  昨天晚上,她被人推进湖里的时候,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是她的出现,带给她的那种来者不善的危机感。

  上一次,她为了陷害自己,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她不惜拿生命来陷害她,又敢当着她和谢燕帧的面这么做,可见她的手段,胆识和能力,她不得不留意她。

  表面上,她看起来瘦瘦的,但面对她时,浑身透着狠劲儿,完全不像谢燕帧口中,病娇得稍不留神,就会有危险的人。

  再看她,她穿着青色的连衣裙,化着雾感裸妆,和之前的江雪晴几乎一模一样。

  她对谢燕帧的野心,昭然若揭。


标 签言情 春风也曾笑我痴 宋景知 谢燕帧 宋景知谢燕帧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