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席南柒权敬梓小说_允你南鲸向西林深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04 ℃
席南柒权敬梓小说_允你南鲸向西林深

允你南鲸向西

林深 著

连载中免费

以席南柒和权敬梓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允你南鲸向西》作者是林深,小说讲的是席南柒是家族长女,本该担负家族使命的她却只想当个医生行医救人,权敬梓冠名她的四叔,却对席南柒所谓的侄女关怀备至,把内心封锁起来的席南柒不会想到某天会为谁打开心门,直到权敬梓百般撩拨,曾经历的商场诡谲,迟来的完美蜕变,人总是在成长中成熟.....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席南柒和权敬梓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允你南鲸向西》作者是林深,小说讲的是席南柒是家族长女,本该担负家族使命的她却只想当个医生行医救人,权敬梓冠名她的四叔,却对席南柒所谓的侄女关怀备至,把内心封锁起来的席南柒不会想到某天会为谁打开心门,直到权敬梓百般撩拨,曾经历的商场诡谲,迟来的完美蜕变,人总是在成长中成熟.....

免费阅读

  话音刚落,某人就‘赏’了他一个犀利眼神,似刀般锐利,薄唇掀起,吐出个字来,“滚。”

  在权敬梓那受了气,席南柒回到别墅时,脸色依旧难看,她自认没有哪里得罪过他,权敬梓竟会插手至此。

  如果他不是自家爷爷带回来,说是她的四叔,恐怕席家根本没有半分地方让他侵占!

  黑色雍贵的劳斯莱斯缓缓驶入席宅地界,席南柒靠在长排沙发,手肘撑着下颚,琢磨着该如何从那所新学校退学。

  突然,右手边的窗户被拍响,随后一张并不陌生的脸贴着车窗,是个妇人,她正随着车小跑起来。

  “南柒,停车。”

  是方之言,席哲的夫人。

  席南柒皱了皱眉,还是让司机停下车,亏得车开得不快,不然按方之言刚才那么鲁莽的行为,受伤都是其次的。

  席南柒刚从车内迈出一步,手臂就被方之言死死拽住,此刻的二婶与她印象中的那位贵妇差了简直不是一点点,她脸上的泪水冲花了所有妆容,看起来狼狈不堪。

  “南柒,你帮帮你二叔吧。”方之言哀求,蓄满泪水的眼此刻红肿得不像话,她的语气颤抖,而加之在席南柒臂上的力气瞬间加重,席南柒倒吸一口凉气。

  “你先放手,二婶,你抓疼我了。”她推拒着,似乎有意拉开和方之言的距离。

  方之言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情绪太过激动以至于力道加重,席南柒白皙的手腕此刻多了一圈红肿。

  她有些愧疚,连忙道歉,“南柒,二婶不是有意的,你也知道,我一激动就会没有分寸……”

  席南柒静静站在一旁,左手搭在右手手腕,一张小脸清冷地看着面前的二婶。

  她和席哲一家没有太多走动,关系变得生疏,更何况当初在爷爷葬礼上大闹的人,也是席哲。

  “二婶,我想你应该不是过来向我道歉的。”

  冷淡无波。

  席南柒显然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谈话上,更何况,她与方之言也没什么好谈的。

  方之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此趟来的目的,也顾不上什么长辈架子,语气瞬间诚恳,却颇带怨言,“南柒啊,那个杂种要抢你二叔的财产,他已经拿走城东的地契了,可他——可他竟然还逼我们交出公司所有的股份!”

  方之言说到伤心处,语气就带上了不忿,“你也知道,老爷子在世的时候,你二叔就帮着处理公事,这财产是他应得的。”

  方之言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句句都是股份、财产,席南柒在心底冷笑着,面色却如常。

  收回席哲手里所有的股份?席南柒挑了挑眉,似乎是挺赞同权敬梓的做法。

  席老在遗嘱上只说明分给每个儿子百分之七的股份,而席哲却在大闹葬礼后从各股东手头吞了百分之三过来,胃口可不是一般地大。

  方之言哭诉着,还不忘留意席南柒此刻的神情,见她眉头微微皱起,心底有了几分底气,“他不过就是从外面带回来的一个杂种,凭什么坐在席氏总裁的位置上,南柒啊,二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应该不会见死不救的吧,你会帮你二叔的吧?”

  方之言话里的意图太明显,以至于席南柒都不能回避。

  “二婶,那好歹是我四叔,你的小叔,你这么辱骂怕是有失分寸吧。”席南柒冷着一张小脸,语气也没有刚才的和善,颇有动怒的意图。

  闻言,方之言的脸瞬间惨白,原本准备好的说词在此刻却是一字都接不上。

  席南柒的态度,与之前相比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气氛微妙变化,方之言张了张嘴,却没说出半个字来。她虽不是看着席南柒长大的,却也知道席南柒的性子,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这时候一哭二闹三上吊比做什么都来得有用。

  如此想着,方之言原本就颓败的脸再一次淌满泪水,她的膝盖弯曲,几乎是要给席南柒跪下。

  “南柒啊,二婶从来没求过你什么,这次——这次看在我们是一家人的份上,帮帮你二叔吧,你二叔的命可要搭你身上了。”

  在席宅门口这么大喊大闹,方之言不觉得丢脸,席南柒却要顾及席家的脸面。方之言要是够聪明,就不会选在这里‘求’她。

  她不露痕迹地蹙眉,虽然自己是爷爷遗嘱上的法定继承人,可财产股份全部都是由权敬梓打理,她不过空有个董事长的虚名罢了。

  连她学习的事权敬梓都敢横插一脚,她有什么地位可言。

  “二婶,这件事我还真帮不了你。”席南柒故作为难,菱唇紧抿。

  一听席南柒不帮自己,方之言的脸色立马就变了,用她那做了假指甲的手指着席南柒那张素净的脸。

  “你怎么能这样,好歹我们是一家人,你竟然胳膊肘朝外拐,偏帮着那个杂种说话,席家怎么养出你这只白眼狼。”

  与刚才的诚恳语气不同,方之言本就不是温婉的人,好好说话还真不符合她的形象。不过她什么时候帮着权敬梓说话了?明明就是准备过来教训她一顿的,还美其名曰替席哲求情。

  怕是自爷爷葬礼过后,她就成了席家人眼中的白眼狼了,不但良心被狗吃了,还让外人接管公司,将席家的元老纷纷赶下台。

  不过,这能怪她么?

  被方之言训了一顿,席南柒的脸色阴沉得难看,目光幽冷森然,仿佛要将方之言看出个窟窿来,“抱歉,如果你是来教育我的话,那么就请离开,不然我不介意让保镖请你出去。”

  她特意加重了‘请’字,带着警告意味。

  不再与方之言多话,席南柒转身上了车,劳斯莱斯打了个转弯,驶离原地,只剩方之言一个直跺脚,气得不行。

  自席老离世后,席南柒被冠上席家继承人的身份,自此她的出行格外受人关注,身边从不离保镖,原因简单,怕被别有用心的人绑架,又或是杀人灭口。

  席南柒从小被众星拱月惯了,大阵仗也见过不少,何况这些人都是权敬梓的手下,平白享得保护,她有什么理由可以推拒?

  只是权敬梓的态度着实让她生气,她一向讨厌别人约束自己,就算是席老在世也不曾这样管过她,这个凭空冒出的臭男人凭什么管自己?

  席宅有一栋主屋,周边都是别墅,主屋前的喷泉伴随音乐,水花跳动,席南柒一条纤细的腿从车里迈出,踏在大理石铺成的地面。

  江姨是席宅的老佣人了,看着席南柒微怒的小脸,就知道她肯定和权敬梓发生了些口角,不禁叹气。

  这两人从刚见面就吵,一个月都过去了,还是这样,真是天生的冤家!

  想是这样想,江姨还是迎着席南柒走来,双手在腰间系的围裙上擦了擦,温和道,“小姐回来了,晚上想吃什么,江姨给你做。”

  江姨是从小看着席南柒长大的,席南柒的父母去世早,除了席老,江姨算是在这个家对她最好的人了。

  心底虽然还残余怒意,席南柒到底没拂了江姨的面子,“糖醋小排,一定要够酸。”

  江姨闻言,开心地笑着,“诶,我这就去给你做啊。”

  糖醋小排,席南柒的钟爱,但却是权敬梓最厌恶的东西,跟他在一个屋檐下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席南柒早已摸透了他的喜好。

  哼,他不让自己舒服,那他也别想舒服!想着,席南柒漂亮的眸子染上分狡黠,像是偷吃的猫。

  权敬梓这个人吧,自律意识太强,身边从不围绕那些莺莺燕燕,花天酒地就更不可能了,除了午餐,他几乎都是回席宅用餐。

  席南柒这个人呢,在席老十几年看护下,也没有半分不良少女的样子,席家的人自席老过世后都纷纷搬出了老宅,除了她和权敬梓,就剩下大帮佣人了。

  虽说是席家人自己主动搬出去,可也是碍于权敬梓,毕竟谁都不想和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杂种在一起住。

  当然,这些人中不包括她。

  厅内穹顶上水晶灯闪着耀眼的光,墙上壁画全出自名家之手,宽敞的大厅洋溢着食物的香气,绒绒一层。

  权敬梓是踏着晚餐的点进来的,身后跟着的佣人利落地接过他脱下的外套。

  旋转楼梯口,一个高挑瘦小的身影靠在扶梯上,一条不过膝的丝质睡衣,露出两条纤长的小腿,白如葱蒜的一只足微微勾起,一抹粉红染在指甲上,每一处无不充斥着诱惑。

  席南柒底子好,即便是素净的脸,也完全秒杀了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

  一双眼干净清澈,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与下午到办公室大闹的女人完全不是同一人,现在的她,无疑勾起男人心底最深的占有欲,权敬梓也不例外。

  “回来了?”席南柒的嗓音其实很好听,如果不是发怒,她平时都是优雅得体,明明只有三个字,却被她勾起尾音,像羽毛撩起男人的心,酥痒一片。

  如此美丽的她,权敬梓并不想与他人分享。

  席南柒一步步地走下来,如同女王居于高位,俯视万物,直到走到男人身旁,身上自带的淡淡熏香袭入男人鼻翼。

  “席南柒,谁允许你穿得这么露?”权敬梓一张英俊的脸上轮廓微收,黑眸盯着席南柒巴掌大的小脸,薄唇噙着一抹弧度,冷冷淡淡。

  察觉到他的目光上上下下将自己扫了个遍,最后落在她微张的粉唇上,喉结突然上下滚动,燥热一番。

  “四叔,这是我家,我想怎么穿不用请示你吧。”席南柒微微笑着,话却是一分都没说错。

  他虽然是自己的四叔,可席宅连同公司早就归到了席南柒名下,除了这些房子之外,席氏所有可盈利的资产都属于她,当然,权敬梓除外。

  两个人正‘剑拔弩张’时,江姨走出来,从她这个角度看,席南柒几乎已经贴到权敬梓的身体,两人的姿势乍一看还以为是在接吻。

  江姨到底是老人了,看到这一幕,老脸没来由一红,干咳了几声,“小姐,少爷,晚餐准备好了。”

  权敬梓虽然是席老的儿子,却也比席南柒大不了几岁,平日里江姨喊他时就喊少爷。

  席南柒转身,像只骄傲的孔雀,走向偌大餐厅。

  此刻顾朝停好车走进,甩着车钥匙一副痞气模样,看着自己总裁站在原地,默默走上前,还伸手在权敬梓眼前晃了晃,“权总,权总。”

  这是中邪了么。

  权敬梓这才想起自己的失态,目光幽冷地瞥了眼顾朝,没说话,长腿向前迈,松动着手腕的衬衫扣子。

  “江姨,权总这是咋了。”顾朝八卦着,他协助权敬梓工作,自然也和席家里的佣人处得不错。

  江姨想起刚才那一幕,老脸又没来由地一红,双手在围裙上搓了搓,也不答话,快步跟着进餐厅,留下顾朝一脸懵圈地站在原地。

  这是春天到了?

  席老在世时,餐厅都会坐满整整一大帮的人,而现在却只剩下席南柒和权敬梓两个人,没多少人吃饭,席南柒索性让人换了餐桌,水晶方桌,六人位的。

  权敬梓落座时,席南柒早已拿起刀叉等候,一副馋猫样子。

  厨师跟在江姨身后推着餐车,白色托盘被稳当当地放在玻璃桌上,餐盘盖盖着,小碎花的底碟光净如新。

  厨师一一上餐,严格按照次序。

  “顾助理,你也坐下来吧。”莫名地,席南柒点到了站在权敬梓身后的男人,露出她的招牌笑容,亲和力十足。

  顾朝还没来得及道谢,就收到男人扫过来的凌厉眼神,瞬间欲哭无泪,“不,不用,席小姐你和权总用餐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顾朝觉得,此刻不跑他怕是明天就要去非洲报道了,呜呜,席小姐你还真是腹黑,陷害人还能笑得这么坦然。

  厨师将餐盘盖掀开,糖醋小排的味道立即溢满了整间餐厅,席南柒在看到糖醋小排后眼神放光,而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男人灰黑的脸。

  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席南柒默默在心底憋笑,动作优雅地开始切糖醋小排,小小一块被放入口中,够酸!


标 签言情 允你南鲸向西 席南柒权敬梓 林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