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季晴空慕霆骁小说_幕少又吃醋了季晴空慕霆骁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90 ℃
季晴空慕霆骁小说_幕少又吃醋了季晴空慕霆骁

幕少又吃醋了

季晴空慕霆骁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慕霆骁李晴空的小说《幕少又吃醋了》是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商界新秀李晴空一朝穿越进一本狗血玛丽苏神级小说里,成了个悲惨倒霉且坚强的圣母女主季晴空,作为新世纪的女强人,李晴空表示这脑残人设极其不适合她,于是她开始撸起袖子改剧本了,本想着远离男主慕霆骁挣大钱,谁知她不按牌理出牌的套路居然引起了慕霆骁的兴趣......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慕霆骁李晴空的小说《幕少又吃醋了》是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商界新秀李晴空一朝穿越进一本狗血玛丽苏神级小说里,成了个悲惨倒霉且坚强的圣母女主季晴空,作为新世纪的女强人,李晴空表示这脑残人设极其不适合她,于是她开始撸起袖子改剧本了,本想着远离男主慕霆骁挣大钱,谁知她不按牌理出牌的套路居然引起了慕霆骁的兴趣......

免费阅读

  季晴空的优秀是一以贯之的,从小到大,曾蔡红不知道参加了多少表彰大会和颁奖典礼,这个换来的女儿也让她晦暗贫穷的人生有了一些光鲜亮丽的时刻,再加上曾蔡红虽然没什么文化和见识,却也知道季晴空刚刚跳槽的慕氏集团是个很了不起的地方,因此高兴得连连点头:

  “好,妈这就把那身好衣服烫一烫,晚上去看我的宝贝女儿!”

  确实是看你的宝贝女儿,不过到时候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高兴,那可就不一定了。

  季晴空的唇角弯起了一个讽刺的弧度,什么也没说就回到了房间。

  晚上八点整,在慕氏集团旗下的霍尔果斯酒店里,近年来最盛大的商务晚会正式开幕了,作为今晚的主持,季晴空本来准备率先进入会场做些准备,可没想到她的脚还没来得及踏出去一步,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拉进了怀里。

  “慕太太原来这么狠心,居然想把你的丈夫抛到一边,自己走红毯?”

  慕霆骁唇角微弯,眸色幽深地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人,她果然很听话,乖乖地穿上了自己让人送去的礼服,那是一件镶满了水钻和珍珠的修身鱼尾裙,雪白的颜色纯洁梦幻,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莹莹光芒。

  这件礼服昂贵得可以买下两栋海岛别墅,此时穿在季晴空身上却丝毫没有减弱她的光芒,反而相得益彰,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犹如梦幻美丽的人鱼公主,美得不可思议。

  “拜托啊慕先生,我知道我很美,可你也不要太迷恋我好不好?”

  季晴空见慕霆骁盯着自己不说话,吐了吐舌头开了个玩笑,没想到却换来了慕霆骁落在额头上的一个吻:

  “迷恋我的女人自然是天经地义,慕太太难道希望我迷恋别的女人?”

  “……”季晴空的脸一红,有些羞涩地轻轻捶了他一下,慕霆骁低沉地笑了一声,握着她的手走上了红毯,而在他们身后,无论是环球日报的主编记者,还是国家总统和商界名流等高端人士,都是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虽然之前也有记者拍到过慕霆骁和季晴空私底下见面的照片,可刚才那一幕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这么毫不遮掩的大秀恩爱,难不成慕霆骁他,已经决定要和季晴空结婚了?!

  慕氏集团总裁和商界新秀的恋情自然是石破天惊,在场的人们不由得多了几分期待,而在角落里,季氏集团的总裁季国坤眼神复杂地看着这一幕,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自己的女儿季嫣然一眼。

  亏他还特意把女儿带来想介绍给慕霆骁认识,即便不是正牌女友,哪怕有那么一些接触对季氏集团都是莫大的好处,可是眼下很明显,有季晴空那么优秀的正主在,他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蠢货女儿怎么可能入得了慕霆骁的眼?!

  女儿对于季国坤来说,不过是可以置换好处的工具而已,此时此刻季国坤注视着那个和他同样姓季的美丽女孩儿,顿时有些懊悔。

  如果他的女儿不是愚蠢无知的季嫣然,而是那个优秀的季晴空该有多好?!

  这场商务晚会举办得十分顺利,毕竟没有人敢大胆到找慕氏集团的麻烦,而慕氏集团实力雄厚,现场必然是极尽奢华精致,再加上季晴空这个主持人也十分合格,落落大方谈吐优雅,和专业的主持人没什么差别,因此晚会现场的氛围很快就到达了愉快的高 潮

  季晴空在微笑之余还不忘看一看角落里的曾蔡红,她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廉价衣服,看上去灰头土脸的,可季晴空知道,这身衣服已经是曾蔡红最好的衣服了,此时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目光,而是急切地看着她的亲生女儿季嫣然,而季嫣然显然是很看不上这个亲妈的,中途无数次狠狠地瞪着曾蔡红,警告她不许靠近自己。

  这画面,还真是有趣呢!

  季晴空淡淡一笑,和慕霆骁交换了一个眼神,很快,男人便会意地走上了主席台,握住了她的手,嗓音低沉:

  “今天请大家来参加这个晚会,除了探讨商务以外,更重要的是要向大家宣布我的婚讯。”

  在众人意料之中却又略带诧异的目光注视下,慕霆骁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和我的未婚妻季晴空小姐两情相悦,深爱着彼此,已经决定在半个月后举行婚礼,希望大家祝福我们。”

  他这句话无疑像是在平静的水面上投下一块巨石,瞬间极其了千层浪,记者们顿时如获至宝,纷纷打开摄像头对准他和季晴空,开始了喋喋不休的提问,在场有比较聪明识趣的人,也急着给家里打电话,让管家准备送给季晴空的礼物,赶快讨好这位未来的慕太太。

  “谢谢大家对我和霆骁的祝福……当然,我当然很爱他了,我们相爱的故事等到婚礼的时候再和大家分享……”

  季晴空落落大方地回答着记者们的提问,还不忘观察一下几个人的脸色,猜测他们的心思。

  慕霆骁的二叔慕伟华眉头紧皱,却也没有阻止他们公布婚讯的意思,原因很简单,慕伟华忌惮自己的实力,害怕自己帮助慕霆骁,也因为慕霆骁一旦结婚,就可以正式继承慕氏集团,可在慕伟华眼里,她季晴空只不过是个贫穷出身的女孩,根本没有势力强大的娘家撑腰,因此一时半会儿还用不着忌惮。

  曾蔡红那个女人向来没什么主见,再加上她此刻最关心的是季嫣然,因此对于自己的婚讯只是一副呆呆的表情,而季嫣然的脸色可就有意思了,带着一丝欣喜和一丝嫉妒,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

  她当然知道季嫣然为什么会是这幅表情,自己和慕霆骁结婚了,她当然会把这当成和刘凯峰在一起的大好机会,可是自己的结婚对象是万众瞩目的慕霆骁,向来骄纵嚣张的季嫣然又怎么可能不嫉妒呢?

  季晴空微微一笑,决定抓紧时间为大家上演一出好戏,她和慕霆骁交换了一下目光,淡笑着开口:

  “当然,在我和霆骁相爱的过程中,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说我出身贫寒,配不上霆骁,虽说这么可笑的理由入不了我和霆骁的眼,可是最近我知道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不得不趁着今天这个机会跟大家公开。”

  她……难道知道了?!

  季嫣然脸色一白,下意识地朝曾蔡红看去,只见曾蔡红也是满脸惊恐,想要趔趄着上台去拉扯季晴空,可是几乎是同一时刻,季晴空的声音已经透过话筒响了起来:

  “二十四年前,季氏集团的保母曾蔡红出于自私的心态,想让她的亲生女儿过上优渥的生活,因此悄悄将自己的女儿和季氏集团的大小姐交换了过来,也就是说,我季晴空,才是季氏集团真正的女儿。”

  伴随着季晴空揭露真相的声音,她身后的电子屏幕也亮了起来,将白纸黑字的基因鉴定书显示的清清楚楚,她确实是季国坤和已故的季夫人所生的唯一的女儿,而季嫣然也理所当然的,和曾蔡红的血液完全匹配。

  “这不可能,这是你伪造的,你就是故意来害我,处心积虑要抢走我的一切!”

  季嫣然率先反应过来,狰狞着尖叫一声,就要扑上去厮打季晴空,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慕霆骁手下的保镖牢牢按在了地上,季晴空淡淡一笑,恶趣味地示意服务生将镜头对准季嫣然和曾蔡红惨白的脸色,又放大在大银幕上,继续不缓不急地说道:

  “季小姐,事实上我知道真相以来的日子都很痛苦,我非常感谢曾女士对我的养育之恩,同时也很思念自己的家人,毕竟血浓于水,你可能不知道,你和曾女士相认以来这么久,她每天半夜都会看着你的照片偷偷的哭,今天我想借这个机会让一切事情回到原位,也让你们母女团圆,怎么,难道你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保姆妈妈,不觉得感动么?”

  “呵……”

  慕霆骁被小女人绵里藏针的话语逗得笑出了声,季晴空有些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两个人的互动落在外人眼里十分亲密,而不明就里的人更是被季晴空的话所震撼。

  听她的意思,是季嫣然和曾蔡红早就偷偷相认了,却还是背着季晴空这个真正的大小姐,死皮赖脸地霸占着她的一切?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现场顿时陷入一片哗然,记者们更像是疯了似的忙着拍照,有几个本来因为季氏集团的缘故和季嫣然打得火热的公子哥儿也下意识地站远了这个“伪千金”身边,季嫣然浑身发抖地看着曾蔡红,而下一秒,曾蔡红也勉强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向季晴空:

  “晴空,你误会了,你就是妈妈的女儿啊!你看你……怎么能这么污蔑季小姐和季老先生呢?”

  “曾阿姨,我知道你是为了嫣然好,可是我真的不想再霸占这份母爱了,我好希望你们可以母女团圆,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季晴空神态自若地延续着原身白莲花圣母的角色,含着眼泪楚楚动人:

  “您难道不想念您的女儿么?您用我的薪水给她买了那么多东西,难道不想亲眼看到她穿上,听她叫您一声妈妈么?”

  “住口!”

  慕伟华有些支撑不住地怒喝一声,试图破坏眼前的一切:

  “这实在是太荒谬了,我看你根本就是为了配得上我们慕家,才编造出这么多谎言来,以你这样的人品,你和霆骁的婚事,我第一个就不同意!”

  呵呵,还真会见缝插针,想方设法地破坏自己和慕霆骁的婚姻,好削弱他的力量呢!

  季晴空冷冷一笑,正准备反击,慕霆骁却已经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语气淡漠:

  “二叔,希望你可以明白一件事情,我叫你一声二叔不过是出于礼节,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在我面前摆出长辈的姿态,我要和晴空结婚,这件事情你没有任何资格干涉,甚至在举办婚礼的那天,你也未必有坐在长辈席接受我们敬茶的资格。”

  果然是慕霆骁,连怼起人来都这么霸道凛冽!

  季晴空有些崇拜地看了慕霆骁一眼,男人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转头看着她挑了挑眉,又指了指大屏幕:

  “本来鉴定书已经是最好的证据了,可为了让有些不怀好意的人彻底闭嘴,我特意找来了当年的监控录像,希望为我的女人找回真正的身份。”

  视频画面上赫然就是当年的那所医院,一个穿着简朴的女人看上去鬼鬼祟祟的,正是比现在年轻很多的曾蔡红,她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四周一圈,然后交换了两个婴儿的铭牌,抱着其中一个扬长而去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当年我明明已经买通了负责监控的人!”

  曾蔡红急得嗓音都变了,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泄露了最大的秘密,季嫣然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突然转向去拉扯踢打自己的亲生母亲:

  “都怪你!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今天要出现在这里?你毁了我的一切,我才是季家的大小姐,季晴空那个贱人才是保姆的女儿!”

  好吧,这下子不用再怀疑了,连当事人自己都承认了!

  季国坤的脸色在这一连串的变故中变了又变,事实上一开始他只觉得,自己的女儿被掉包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实在是家丑,家丑被公然曝光,让他觉得丢人又气愤,可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如果一切回归正常,那么……

  他的女儿就会是人人都夸赞钦佩的商界玫瑰季晴空,而他的女婿将是慕氏集团的总裁慕霆骁!

  这个念头让季国坤心中一阵狂心,他干脆利落地一脚踹在曾蔡红身上,又大力推开了想要依靠他的季嫣然,迫不及待地跟季晴空相认:

  “晴空,是爸爸糊涂了,这么多年都亏待了你,你放心,从今以后你是爸爸唯一的宝贝女儿,爸爸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季晴空记得原书里的季国坤就是一个把利益看得比亲情重要的利己主义者,她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让季国坤果断地认下了自己,果不其然,见慕伟华张张嘴还想说什么,不用她和慕霆骁开口,季国坤就已经冷着脸说道:

  “慕兄,你和我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今天我找回了我真正的宝贝女儿,希望可以得到你的祝福,我作为父亲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孩子眉眼间和我跟她妈妈都有相似的地方!”

  的确,虽然季国坤人不怎么样,可当年和季夫人也算是一对颜值颇高的豪门夫妻,季晴空的长相也继承了两个人的优点,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事情到了这一步,一切也都算是尘埃落定了。

  一场本来平淡无奇的商务晚会瞬间引爆了流量,成为了全球瞩目的谈资,季晴空在记者和其他人的簇拥下,挽着慕霆骁的手臂走出了会场,只是在准备上车的时候,已经眼神麻木的季嫣然却扑了过来:

  “你这个夺走一切的贱人,是你把我害成现在这样的,你这个贱货,你不得好死!”

  “季小姐,曾阿姨她真的很挂念你,俗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怎么可以嫌弃你的亲生母亲呢?”

  看似无害地留下这句话,季晴空微微一笑,和慕霆骁坐上了车,车窗外,人们对于季嫣然露出了鄙视和厌恶的神情,看得她心里一阵快意。

  在小说里,季嫣然和曾蔡红这对母女最喜欢道德绑架原身,理所当然地夺走她的一切,她这样,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在车的后视镜当中,季晴空也看到了那群没有追上来的记者,现在全部都在围着季嫣然在打转。

  这些记者最是利欲熏心了,最喜欢问问题把人往死胡同里面逼。

  对此,从前的季晴空也真的是深有体会,毕竟她目前做的行业也和记者这一相关,也突然知道有的记者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管当事人是如何的心情,不停的挖坑让人跳。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好像在原文当中,季嫣然可是没少利用记者给她挖坑呢。

  真是呵呵了,真是天网恢恢,报应不爽啊。

  他们一个个犀利的问题不用多想也知道,可以一定能够避疯季嫣然的,季晴空的红唇嘴角也勾起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旁边的慕霆骁自然也是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觉得这女人还真是合着自己胃口长的,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觉得她哪里都与自己如此相配呢。

  “怎么样?开心了吗?”

  季晴空瞥了他一眼,毫不遮掩自己的幸灾乐祸,点了点头:“开心,当然开心了,毕竟这么久都没有遇到这么让我开心的事情了。”

  她现在高兴的都恨不得站不起来,迎着对面吹过来的风,欢呼大叫呢。

  不过前面高速有一个摄像头,如果被拍到了估计就要处罚了,要去警察局走一遭,这可并不是季晴空想要的。

  慕霆骁特别欣赏这样的季晴空,能够毫不遮掩自己的表情,点了点头:

  “既然你这么开心的话,那,要不要去个地方庆祝一下?”

  “庆祝?”季晴空转头看向了他,一双眼眼是亮亮的看着他,似乎也是非常的期待呢。

  “嗯哼,当然,你难道不想去吗?毕竟这不是让你开心的事情吗,可不得找个地方好好的庆祝庆祝。”

  他这么说的话也没有毛病,季晴空也觉得是应该要找个地方好好庆祝,便赞同的点了点头:

  “嗯,我也觉得,那不如的话,我们一起去酒吧玩一玩吧。”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尽情欢迎,季晴空眼里的都是精光,像只小狐狸似的,特别的皎洁可爱。

  慕霆骁也真是为此感到欣慰,对她露出狐狸相的样子,感觉真的和自己好像特别的像。

  “好,既然你说去酒吧的话,那我们就去酒吧。”

  慕霆骁一边说着,一边也加大了马力,季晴空开心得一时忘乎所以,毫不再去想刚才的顾忌,直接就站了起来,对着前面迎来的风招手,

  “呜呼……”

  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吧之后,季晴空下车,慕霆骁本来下意识的想要牵着她的手来着,谁知,她躲开了。

  他疑惑地看了过去,就见季晴空调皮地看着他,说道:

  “我要是穿成这个样子去蹦迪多不好啊,太古板正式了。”

  的确,因为去参加的是记者招待会,所以季晴空穿的是一条长裙,要是进去酒吧的话,也的确是太碍事了。

  更何况,去酒吧还穿长裙的,这样也显得自己格格不入。

  正想要问季晴空是不是打算去附近商场买一套的时候,却见她已经干脆的利落拉起了裙摆的一角,用力的撕扯。

  “兹啦”一声,是裙摆碎了的声音,慕霆骁有一些惊愕的看着他,随即又是失笑。

  这样的季晴空,好像才是更讨人喜欢了。

  她撕去了长裙之后就露出了一双白皙修长的双腿,腿型也真的是非常的好看,又直又长。

  “走吧。”季晴空对他招了招手,自己便先主动的走了进去,后面的慕霆骁跟着。

  他就有一种是她把自己给带进来的错觉。

  这是老司机不成,感觉很是熟练的样子啊。

  慕霆骁挑了挑眉,也没有多言,直接就跟着走了进去,前面大厅就是狂魔乱舞的舞池。

  要想进去的话也一定要穿过这里,慕霆骁一直跟在身后,却是忽然发现前面的人停住了,他疑惑:“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当然是由你来带路了,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

  是去喝酒还是去包厢,她不确定,也没有那个经验,还是有人带着比较好。

  季晴空说的如此理所当然,却是让慕霆骁哭笑不得

  “你一直走在我前面,我还以为你对这里非常的熟呢。”

  慕霆骁一边说着,一边也往前走去了,季晴空就跟在他的身后,闷声道:

  “嗯哼,我是第一次来。”

  “你来酒吧是第一次?那你刚才连撕裙摆的动作都这么的熟练,你真的是第一次吗?”

  慕霆骁表现得特别的怀疑,一见他停下来了,就这样子直愣愣的问着自己,季晴空也有一些恼怒:

  “你吃过猪肉你也见过猪跑吧,电视里不是都这么演的吗?女主角被人设计,自然是可以撕裙摆的吧,而且之前的时候,我也不是没有看过电视,酒吧长啥模样,我知道都是要穿短裙的。”

  听她一口一句“电视上”,慕霆骁真是哭笑不得的,敢情全部都是理论知识。

  “我还真的是高看你了,我还以为你经常来呢。”

  “比不上你。”季晴空还是闷闷的道。

  在说话之间,他们也已经来到了空的位置坐了下来,旁边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在了她们的脸上,忽明忽暗。

  DJ音乐也是从一首换到了另外一首。

  那么多的人又在动着激情,季晴空难以安下自己躁动的内心,也想忍不住的动一动。

  毕竟好不容易的来一趟,总不能白来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季晴空就对旁边的人道:“要不然我们也去跳跳舞,热热身。”

  俗话说得好,进了酒吧没有蹦迪的经历,就等于没有进过。

  更何况,那一群年轻人在舞池狂魔乱舞,还真的觉得挺有活力的,难怪季晴空跃跃欲试。

  慕霆骁虽然也来过这种地方很多次了,可是却也没有像别人这样子跑去蹦迪的经历。

  虽然说他也年轻,应该有活力一些,但是他所受到的教育,至少比那些人稳重啊,根本就不痴迷这些,也更加的不会放下自己的仪态,去干这事。


标 签穿越 幕少又吃醋了 季晴空 慕霆骁 季晴空慕霆骁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