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龙门快婿淳于飞小说_龙门快婿吞吞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56 ℃
龙门快婿淳于飞小说_龙门快婿吞吞

龙门快婿

吞吞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角是赘婿的小说

以淳于飞和欧阳英歌为主角的穿越历史佳作《龙门快婿》作者是吞吞,小说讲的是淳于飞本是清华大学的理科高材生,可因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还成了欧阳家上门女婿,那他会和绝美妻子欧阳英歌擦出怎样的火花?脑中丰富的现代知识,就是赘婿淳于飞崛起的资本......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淳于飞和欧阳英歌为主角的穿越历史佳作《龙门快婿》作者是吞吞,小说讲的是淳于飞本是清华大学的理科高材生,可因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还成了欧阳家上门女婿,那他会和绝美妻子欧阳英歌擦出怎样的火花?脑中丰富的现代知识,就是赘婿淳于飞崛起的资本......

免费阅读

  之所以选择这首由北宋爱国将领岳飞所写的《满江红·怒发冲冠》,淳于飞也有自己的考虑。

  前面那几首固然也是千古绝句,但是当下这个时节,这个朝代用满江红最为合适了。

  通过脑海当中融合的记忆,淳于飞得以了解,虽然现在的朝代名为大秦,但是历史时期却与他所知道的宋朝极为相似。

  大秦始皇龙袍加身成就一代帝位。

  虽然大秦国力昌盛,但是周边的大金、大辽、大燕等国对于富庶的大秦一直觊觎不已。

  六十年前,景帝时期,大金趁着大秦国内兵乱,一举入侵大秦,并且将景帝给掳掠到大金,史称文景之耻,这与宋朝时期的靖康之耻极为的相似。

  所以,一直以来,大秦人民对于大金同仇敌忾,十分痛恨大金。

  这也是淳于飞之所以选择这首词的根本原因。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年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对于这首词,淳于飞虽然早就烂熟于心了,或者说只要是华夏人,对于这首词绝对不陌生。

  但是在写这首词的时候,淳于飞的思绪仿佛一下子穿越到了那个动乱、多事之秋的年代,仿佛此刻他就是那个悲愤无比的精忠岳飞。

  整个人壮怀激烈,浑身热血沸腾。

  国仇家恨今犹在,壮士热血报家国。

  “文景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里第一句,淳于飞稍作了改动,毕竟朝代不同,历史事件也不同。

  一笔落下,淳于飞整个人热血沸腾,脸颊被热血涨得通红。

  他猛地将手中的毛笔掷于地上,一脚直接将面前的文案给踹翻。

  整个人无比激动,头上的发簪猛地掉落,披头散发,状若疯狂。

  淳于飞这突然好像发疯的样子,将在场的京畿子弟们都给吓了一大跳。

  过了好一会儿,淳于飞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他重新收拢起自己散乱的头发,扎好发髻。

  “抱歉,兴致处,忘乎所以。”

  淳于飞淡淡说道。

  这个时候众人才反应过来。

  “胡言乱语,疯行疯状,就你这等粗鄙之徒,也配谈诗论文?”有人说道。

  “没错,像个疯子一样,简直有辱斯文。”

  “一定是写不出来,急成这样子的吧。”

  “哈哈哈,丢人现眼之徒,赶紧滚回你的乡野之地去吧。”

  众人纷纷嘲讽。

  而李敬道眼中的不屑之色则更浓了。

  “淳于公子,你的诗词可写好了。”

  这时一旁走出一个中年人对着淳于飞说道。

  此人名叫唐伯庸,是吴王殿下的门客,也是吴王最相信的人,这次画舫诗会就是他组织的。

  淳于飞点了点头。

  “得了吧,就你还写的出诗来。”

  “唐先生,莫要污了你的眼睛。”

  角落处,又不知道是谁开言嘲讽。

  唐伯庸并没有理那些人,而是来到被淳于飞踢翻的文案处,将他写好的那首诗词给捡了起来。

  说实在的,对于淳于飞,唐伯庸也有些不满。

  不过他不是不满与淳于飞成了欧阳家的赘婿,而是方才淳于飞的那番表现。

  画舫诗会乃是文雅之地,方才淳于飞那疯状,着实让人心中生厌。

  唐伯庸没有第一时间就看淳于飞的诗,而是对淳于飞说道:“淳于公子,这可是你之诗作?”

  “没错,就是我的千古杰作。”淳于飞大言不惭道。

  一听到淳于飞这么张狂的话,底下那些仕子们一个个又开骂了。

  “粗鄙村夫,就凭你也想写出千古杰作。”

  “你若是写出千古杰作,老子此生再不写诗。”

  有的人甚至都开始爆粗口了。

  唐伯庸并没有被此影响。

  他摊开手中的纸,然后看淳于飞的佳作。

  可是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是,唐伯庸整个人都震住了,呆立当场。

  他瞳孔微微缩起,浑身的气血仿佛一下子全都涌到了他的脸上,使得此刻他的脸看起来有些狰狞。

  见此情景,底下的京畿子弟们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

  “瞧他写的什么诗,都将唐先生给气的没有人样了。”

  “乡野村夫,写的必是一些粗俗鄙语,你看看唐先生气成什么样子了。”

  “滚出京畿,滚出京畿。”

  众人纷纷大吼。

  “给我闭嘴!”

  就在众人叫得正欢的时候,脸色狰狞的唐伯庸猛然抬头,冲着那些人大声吼道。

  他双目通红,神情狰狞,加上这一声大吼,仿佛要杀人一般,将那些仕子一个个都吓得不敢说话了。

  那些人都无比讶异地看着唐伯庸,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唐伯庸转过头看着淳于飞,认真道:“淳于公子,这真是你所作?”

  淳于飞点了点头:“一字一句,千真万确,大家有目共睹。”

  不知为何,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淳于飞有一点点心虚。

  唐伯庸没有说话,深深地看着淳于飞,然后他就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无比讶异的举动。

  他深深地给淳于飞鞠了一躬。

  “淳于先生,唐某拜谢。”唐伯庸说道。

  淳于飞也被唐伯庸这番举动给吓了一跳,他连忙扶起唐伯庸。

  “唐先生,何至于此。”

  “该当于此。”

  而当看到唐伯庸对淳于飞如此敬重,底下的那些仕子们一个个都傻眼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那个乡野村夫真的写出了惊世骇俗之作?

  而且以方才唐伯庸所表现出来的震惊,他究竟写出了什么东西来?

  站在一旁的李敬道的心咚的一声,猛然下沉,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苍白,难看到了极点。

  “唐先生,他究竟写了什么东西啊,给我们看看啊。”

  有人小声道。

  唐伯庸微微一笑,摊开那张纸,然后大声朗读了起来。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画舫深处。

  吴王秦子钦正和手下看着这次画舫诗会的才子们写出来的诗。

  “殿下,看来这次的魁首又得是李敬道了。”其中一名手下说道。

  秦子钦摇了摇头说道:“话别说的太满,虽然在目前看来李敬道的这首边塞行是其中佼佼者,但是这次画舫诗会来的才子众多,兴许后面还有更加惊才绝艳的诗句呢。”

  虽然这么说,但是秦子钦眼中却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得意之色。

  此次来参加画舫诗会的才子众多,其中关系牵连甚杂,有的是京畿高官之子,也有一些名门大阀的仕子。

  虽然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诗会,但是若是谁的子弟在这次诗会上一举夺魁,那对于他来说也是莫大的荣幸。

  而李敬道是秦子钦的门客,这次他夺魁,那秦子钦也面上有光啊。

  “继续看,继续往下看,看看后面还有没有比李敬道这首边塞行更好的诗句。”

  ……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尽管此前已经看过一遍这首满江红了,但是再读起时,唐伯庸依旧是热血沸腾。

  方才淳于飞写这首诗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那个动乱纷飞的时代,感觉自己好像岳飞上身。

  这种感觉让他热血沸腾,壮怀激烈。

  但是唐伯庸在读到这首诗的时候,他的感情,他的精神绝对比淳于飞更加浓烈。

  因为毕竟淳于飞是一个穿越者,对于六十年前的那场动乱,他没有切身的感受,但是唐伯庸则不同。

  当然唐伯庸也没有经历过那场动乱,但是对于那场动乱他却无比的熟悉,他的祖父就亲身经历了那场动乱。

  他的祖父曾经是大秦的一个将官,亲身经历了那场动乱,死的时候他都牢牢地抓住唐伯庸的手,让唐伯庸千万不能忘了那次耻辱,要他收复旧山河。

  所以对于淳于飞这首满江红,他的感受极为深切。

  尤其是当念到后面的那具文景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的时候,唐伯庸的声音都在颤抖,其祖父病逝时的那种不甘,那种怒吼,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双眼通红,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这首诗词,他几乎是用嘶哑的声音吼出来的。

  当唐伯庸念完这首诗词的时候,原本那些还带着嘲弄眼神的仕子们,一个个全都傻眼了。

  他们都是大秦人,在场诸人虽然都没有经历过那场大动乱,但是他们的长辈可都是亲历者,他们自小就被长辈教导不要忘了那场动乱。

  要收复旧山河,要找大金报仇。

  长辈的敦敦教诲一一浮现在眼前。

  原先那些还在嘲弄淳于飞的仕子们一个个都无比愤恨,又有些羞恼。

  愤恨是因为他们想起了国仇家恨,羞恼是羞恼于方才对于淳于飞的嘲弄。

  “好一个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瞬间打破了在场的宁静。

  淳于飞看着这些表情变化,自诩为才子的仕子们,脸上挂着淡淡的冷笑。

  随着淳于飞的目光扫过,那些人纷纷低下了头。

  尤其是李敬道,他面色酡红,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李公子,不知道我这首满江红可还入得了你的法眼?”淳于飞笑道。

  李敬道张大嘴,想要说些什么,但一时之间,却又说不出来什么。

  在李敬道看来,从文字的角度来说,这首满江红用词工整,辞藻绝对算不上华丽,但是其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悲愤,那种意味却极其的悠长。

  他自认为自己的诗与这首诗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望着这些一个个目瞪口呆,又面带羞耻的仕子们,淳于飞冷哼一声。

  “我的确是没读过什么四书五经,对于写诗写词也不感兴趣,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会写,我只是不想写,不愿去写。”

  “我大秦立国两百载,国仇家恨未耻,我大秦男儿该当马革裹尸,热血报国,洗先人之耻,杀敌人之头。”

  “而不是在这里无病,写些什么破诗,写这些破诗能够让大秦一雪前耻,能够替死去的先人报仇雪恨吗?”

  “这……不能!”

  说完淳于飞转身就走,这些人既然不欢迎他,他也没必要留在这里,至于让那些人下跪道歉,他也没想这么做。

  看着淳于飞离开的背影,这些仕子们一个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们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这首诗的打压之下,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有什么资格再说些什么?

  淳于飞的字字句句,宛如刀剑扎在了这些人的身上。

  走到画舫门口的时候,淳于飞突然转过头,笑着说了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此话一出,淳于飞的身影直接消失在画舫门口。

  而本就面色难看的众人面色再度一变。

  尤其是李敬道,他的面色由红转白,竟然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李敬道是个骄傲的人,他被称为江南八子之首,才气通天,诗词双绝。

  方才于淳于飞打赌,淳于飞一首满江红直接让他无地自容。

  可是没想到淳于飞临走时竟然还不忘挖苦他一句。

  将他比作那个不知亡国之恨的商女,这句话直接让他再也忍受不住了。

  杀人诛心,莫不如是。

  这句话简直比砍他几剑还要来得彻底,还要来得诛心。

  “狂妄,无耻之徒,竟然将我等比作那般人物。”

  “他以为他是谁,竟然敢做如此比喻。”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啊啊啊。”

  ……

  走出画舫,天清气朗。

  望着外面那湛蓝的天空,淳于飞的心情很是复杂。

  毕竟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初来此地,心情有些复杂也是正常。

  过了一会儿,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我不信以我清华大学物理系的高材生还不能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淳于飞淡淡笑道。

  “是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

  就在淳于飞感慨的时候,一道冷冰冰的声音突然自他身边响起。


标 签历史 龙门快婿 吞吞 淳于飞欧阳英歌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