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叶诚秦语冰小说_最强王者归来叶诚秦语冰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08 ℃
叶诚秦语冰小说_最强王者归来叶诚秦语冰

最强王者归来

叶诚秦语冰 著

连载中免费

叶诚秦语冰小说免费阅读,最强王者归来大结局,都市类小说《最强王者归来》想象力较丰富,极具新意,风格幽默误诙谐。书中的主人公是叶诚秦语冰,作者暗黑蚂蚁讲述了:三年前,叶诚被秦语冰的姐姐下药入狱,本该死在狱中的他,意外融合了异世大能的魂魄,从而脱胎换骨,出狱后的他,竟然收到了秦语冰的结婚协议书。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叶诚秦语冰小说免费阅读,最强王者归来大结局,都市类小说《最强王者归来》想象力较丰富,极具新意,风格幽默误诙谐。书中的主人公是叶诚秦语冰,作者暗黑蚂蚁讲述了:三年前,叶诚被秦语冰的姐姐下药入狱,本该死在狱中的他,意外融合了异世大能的魂魄,从而脱胎换骨,出狱后的他,竟然收到了秦语冰的结婚协议书。

免费阅读

  秦语冰的办公室和她的卧室一样,性冷淡的黑白灰风格。

  叶诚正打量着,小夜进来关上了门,表情有些抓狂,她真想指着他的鼻子质问他什么态度。

  呵呵?呵你妹啊!

  她敢打包票,叶诚在嘲笑她。

  也怪自己,鬼使神差地跟他废这么多话干嘛?他一个草包懂个屁,竟然有脸嘲讽自己!

  小夜深吸两口气,感觉自己跟叶诚计较简直是自降身份。

  这么一想,小夜心中的火气才散去。

  叶诚坐在秦语冰的老板椅上,双腿搁在办公桌上。

  环顾一圈,叶诚可以肯定秦语冰是一个工作狂了,各种设计稿,各种报表文件,将办公桌和旁边的文件柜都堆满了。

  仇恨,应该就是源动力了。

  秦家的事情挺复杂的,但毫无疑问,秦明月是秦家最亮的一颗明珠,就连秦家的男丁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

  叶诚打听过,秦明月不仅将秦家的生意做到了燕京,并且搭上了燕京一家豪门的线,给秦家这样的地方豪门挤入燕京上流社会打开了一个缺口。

  当时叶诚之所以能和秦明月订婚,似乎就是因为叶诚的父母和燕京有瓜葛,只是后面发生了一些叶诚不知道的变故,秦家对这婚事就冷淡了下来。

  到叶诚的父母去世后,秦家态度就更明显了。

  只是那个时候,叶诚被秦明月迷得晕头转向,一心做着迎娶秦明月的美梦,直到三年前被设计,这才梦醒。

  抛却仇恨,秦明月确实如天上的明月一般耀眼,她足够漂亮,足够聪明,起点足够高,野心足够大。

  但是,她不该这么对自己,也不该这么对自己的妹妹!

  她既然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地将自己踩在泥地里,那么,她终将会知道,脚上沾了泥,就别想做那高高在上,不染尘埃的仙子了。

  叶诚半眯着眼睛,点上了一支烟。

  他现在和秦语冰是一条船上的人,而秦语冰要击败秦明月,客观地说非同一般的困难,所以,他决定帮她一把。

  叶诚想起了那个配方,这手段,不知道是不是出自秦明月之手。

  这时,叶诚一抬头,却看到小夜有些惊慌地移开目光。

  叶诚笑了起来,道:“小夜,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帅?”

  小夜已经镇静下来,冷笑道:“你是不是还在做梦?自己也不照照镜子。”

  说完,小夜傲然走进了里间,那里面是秦语冰的休息室。

  到了里面,关上了门,小夜才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我真是鬼迷心窍了,怎么会觉得他很有味道?一定是错觉!”小夜自言道。

  就在刚刚叶诚抽着烟想事时,小夜本想斥责他将烟灭了的,但一眼望过去,就感觉被他身上散发的一股不一样的气息吸引了,目光就如同粘在他身上一样,最糗的是竟然被他发现了。

  “小夜啊小夜,他就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你可不是那些颜即正义的花痴女啊。”小夜对自己道,开始想叶诚做的那些坏事,想他对秦明月跪舔,又对小姐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这么一想,果然那种恶感又回来了。

  黄昏,夕阳挂在天边,暖黄的光芒和凉爽的微风,让坐在车里的叶诚舒服地想睡觉。

  “小夜,靠边!”这时,秦语冰突然道。

  宾利停在了江中的泯江大桥边,秦语冰从车里下来,走到了桥上。

  落日倒映在湍急的江水中,金灿灿地晃人眼睛。

  叶诚走到秦语冰旁边,叼着一支烟也不说话,小夜在车边抱着双臂警戒。

  “叶诚,在回秦家之前,有些事我得跟你说清楚。”秦语冰开口道。

  “你说。”叶诚道。

  “这次回去,是家里想要让我和天日传媒的总经理联姻,但现在你在法律上已是我的丈夫,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秦语冰道。

  叶诚笑了笑,无所谓道:“明白,挡箭牌嘛,我拿钱办事,你放心!”

  “你知道就好,最好别出蒌子,还有秦明月也在,你如果丢了我的脸,下个月你一分钱都没有。”秦语冰冷声道,她最不放心的不是这事了。

  “这个违反协议了吧,说好的每月五十万。”叶诚不满道。

  “但是已经注明你必须配合我演好你的身份,否则,我有权利不给你钱。”秦语冰道。

  “竟然坑夫......那如果给你长脸了,有没有奖励?”叶诚伸出手指搓了搓,一副贪财鬼的神情。

  秦语冰看到叶诚这没骨气的模样,就有点愤怒,这一身穿搭在他身上,真是白瞎了。

  她转身上了车,才抛来一句冰冷的话:“若真长脸了,给你加五十万。”

  “这还差不多。”叶诚嘻皮笑脸地也上了车。

  秦家在江中东郊的燕鸣山,秦家独占了半边山,有私家森林公园,网球场,蓝球场,泳池,甚至还有一个高尔夫球场。

  背有靠山,前有江,在风水学上,这也是一等一的阳宅地。

  宾利车驶来,厚重的金属大门自行朝旁边滑开。

  此时,秦家宽阔的院子里已经停了十几辆豪车,有几辆甚至上了千万。

  对比起来,秦语冰的宾利也显得普通了许多。

  叶诚下了车,眯着眼睛打量了一圈,三年过去了,这里依然没有什么改变。

  就在这时,一阵清冷的馨香袭来,一只素手挽上了他的手臂。

  叶诚一愣,才发现秦语冰竟然主动挽着他的手。

  “你现在是我丈夫,自然一点就好。”秦语冰淡淡道。

  “呃,协议里有不允许肢体接触的。”叶诚一副吃亏了的表情。

  “那你应该有看到协议最后一条,一切解释权归女方所有。”秦语冰道。

  叶诚顿时如若雷击,当时没细看啊,这不就是说秦语冰随时可以更改条款内容和意思?

  秦语冰看到叶诚傻了吧唧的模样,嘴角有微微的弧度翘起。

  两人手挽着手,朝内走去,而小夜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秦家会客大厅,现在已是十分热闹。

  “徐总,以后可就是自家人了,咦,不对啊,那以后你可不是凭地变成了我的晚辈?”秦家老四秦正广哈哈笑着对徐经天道。

  “变成晚辈,我徐经天也心甘情愿啊。”徐经天笑道,他一身灰色西装,驻着拐杖,唇上留着胡须,鬓角也有些发白了。

  “自古以来皆是英雄配美人,徐总是英雄,我那侄女也是绝对的美人,可谓天作之合啊,只是以后徐总成了我的侄女婿,喝酒时可不能再推三阻四了啊。”秦正广畅快笑道,若是和天日传媒联姻,秦家必然可以再上一层楼。

  “那不必说,一定的,一定的!”徐经天也是豪迈道,对于秦语冰,他是垂涎万分,一些豪门嫌弃她被糟蹋过,说她是残花败柳,真是笑话!这年代,哪还能找到原装货,更别提这些所谓的豪门小姐,出国留学时怕是各个人种的尺寸都试了一遍。

  而那一边,秦家小辈聚集在一起。

  其中,秦明月被众星拱月般围绕,她头发盘起,露出精致的五官,身着一袭水蓝色的抹胸礼服,雪白圆润的双肩露在外面,将她的肤色和高贵的气质衬托得十分完美。

  “三姐,我看秦语冰那小贱人和这瘸子还真是绝配。”一个秦家女说道。

  “别瘸子瘸子的乱叫,徐经天的天日传媒在整个江南省也是顶级的传媒公司,秦语冰能嫁给她,也不算辱没了她身上流着的秦家血脉。”秦明月假意喝斥,目光却带着笑意。

  这时,秦家的这些堂兄堂妹们开始变着法拍着秦明月的马屁,而一边又用刻薄的言语去踩秦语冰。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秦家人,虽然她不把我们当家人,但也没必要对她这么刻薄,况且,她马上就要嫁人了。”秦明月云淡风清道。

  此时,又是一片恭维声。

  就在这时,会客厅的大门被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安保推开。

  秦语冰一袭连颈的白纱裙,挽着叶诚的手臂走了进来。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聚焦过来,然后一个个失语,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秦语冰特意装扮过,她白裙飘飘,化着精致的妆容。

  当真是明眸皓齿,肤若凝脂,特别是她身上的气质强大而冰冷,就如同可望不可及的仙子。

  秦语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漂亮了?似乎不亚于秦明月!这是很多秦家小辈心中的想法。

  但是瞬间,很多人就突然意识到,秦语冰竟然是挽着一个男人来的。

  而等他们看清楚这个男人是谁,原本寂静的大厅顿时就发出一声声不敢置信的惊呼声。

  叶诚!

  怎么可能是他?

  三年前,可就是这个男人强迫了秦语冰,然后他被送进了监狱,秦明月也顺理成章地和他解除了婚约。

  可是现在,他怎么就出现了?而且,秦语冰的手竟然挽着他的手臂,如此亲密的一起出现。

  刹那间,徐经天脸色就阴沉如水。

  “徐总,这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这就去问清楚。”秦广正心中一惊,这突生的变故让他本能地觉得设想好的一切正在崩塌。

  “不用了,没什么好解释的,你们秦家的确家大业大,但我徐经天也不是这么好羞辱的。”徐经天冷哼一声,驻着拐杖就往外走去。

  到了门口,立刻有人过来扶着他上车,他就这么飞驰而去。

  任谁都知道,秦家怕是和天日传媒联姻不成,反倒是结下了梁子。

  这时,秦语冰的大姑秦丽珠急冲冲地从楼梯上冲下来,她到门外看了一眼远去的徐经天,然后气急败坏地冲到了秦语冰和叶诚面前。

  汹涌的怒火让她保养还不错的脸蛋变得有些扭曲,她看看秦语冰,又看看叶诚,颤抖地伸出手指着两人,厉声道:“你们两个贱种,还真是贱一起去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咳咳......”

  秦丽珠气急败坏,破口大骂,但刚说两句,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怎么也停不下来。

  随即,她“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血......血......”秦丽珠脸色顿时变得无比惊恐,直接瘫在了地上。

  整个大厅混乱一片,秦丽珠被人火速送去了医院。

  叶诚冷笑,什么玩意儿,敢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不给她点教训,她都不知道天高地厚,给她吸的那点毒粉,够她躺上十天半个月的了。

  就在这时,一抹水蓝的身影走近,淡雅的馨香袭来。

  秦明月站在叶诚面前,柔和地注视着他,轻声开口道:“叶诚,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混乱的大厅里,这么一个女人走过来,用这种目光这种语气仰视着你,仿佛整个世界,她的眼里就只有你了。

  只怕,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抵挡。

  叶诚有微微的失神,有这么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对眼前这个女人着魔般的迷恋心境。

  看着叶诚的神情,秦明月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而旁边的秦语冰却是目光冰寒。

  就知道这家伙靠不住,他曾经对秦明月有多迷恋,秦语冰十分清楚,本以为他清醒了,没想到他一见到秦明月就沦陷了。

  等会儿如果宣布她和叶诚成为了夫妻,而他却被秦明月勾勾手指头就失了魂,那她就会成为一个笑话。

  “是啊,又见面了,差点都认不出了,你最近压力是不是太大了,气色不太好啊,要不等会儿让语冰给你送一套冰颜系列,保证好用。”叶诚笑道,目光清澈,哪还有一丝迷恋。

  秦明月得意的笑容僵在了嘴角,她盯着叶诚,道:“语冰?你们俩......”

  这时,叶诚突然伸手揽住了秦语冰的纤腰,笑道:“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妻子秦语冰。”

  秦语冰一僵,一只脚抬起,细长的高跟踩在了叶诚的脚背上。

  “嘶......”叶诚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的笑容差点稳不住。

  但秦明月陷入震惊之中,也没发现两人的异样。

  她缓过神,脸上的神情明显变得阴沉。

  “你不恭喜我们吗?”叶诚挑眉问。

  “呵呵,我倒是很想恭喜你们,只是,我秦家女儿跟当初猥亵她的人在一起,秦家哪有脸面在江中立足?”秦明月冷声道。

  “比起让你这秦家明珠嫁给我这废物,应该不算什么吧。”叶诚耸耸肩,目带嘲弄。

  秦明月猛地抬头,目光凛厉,气势逼人。

  嗯?

  叶诚双目半眯,分明感应到秦明月的身上有一丝灵力,灵力加持在她的身上,让她的目光气场增强不少。

  这个时候,若是丝毫不让,岂不是会让她以及她背后的人物生疑?

  突然,叶诚闷哼一声,捂头往后退了一步。

  退的是秦语冰踩的那只脚,这突如其来的抽退,让秦语冰的脚也滑了一下。

  原本这也没什么,但好巧不巧,秦语冰脚上的高跟鞋却是飞了起来。

  “叭”

  高跟鞋的跟精确地击打在秦明月的额头,秦明月一声痛呼,额头迅速起了一个肿块,她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你......你们......”秦明月气急败坏,真想让人将这对狗男女乱棍打出去。

  “抱歉啊,这闹的,你不要紧吧。”叶诚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前。

  “你离我远一点,不要碰我。”秦明月咬牙切齿道,她以为叶诚过来是想看她被高跟鞋打中的地方。

  只是她这句话刚说出口,就看到叶诚蹲下来捡起秦语冰的高跟鞋,然后一脸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随即,叶诚走到秦语冰面前蹲下,捉住她抬起的玉足,给她穿上了高跟鞋。

  秦语冰的目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叶诚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她有一丝心慌。

  这时,秦明月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这家伙怎么能这样?他怎么敢?

  秦明月心中愤恨又羞恼,已没脸再呆下去,转身离开了大厅。

  “小冰冰,我的表现怎么样?给你长脸了吧,那五十万可不要忘记了。”叶诚冲秦语冰挤眉弄眼道。

  秦语冰那一丝异样的感觉骤然无影无踪,她都差点忘了,他们是在演戏。

  “不会忘。”秦语冰冷哼一声道,叶诚刚才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一开始还以为他会被秦明月迷得晕头转向,好在他是真的清醒了,那高跟鞋的意外更是让她心情舒畅。

  只是,想到叶诚是为了钱在演戏,这种舒畅感顿时打了个折扣。

  就在这时,嘈杂的大厅里突然又静了下来。

  叶诚扭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国字脸,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身边的秦语冰身体明显有一个绷紧的动作,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是更加冰冷。

  这中年男子叫秦广茂,秦家老大,这一代秦家的掌舵人,当然也是秦明月和秦语冰的亲生父亲。

  秦广茂颇有几分雄才大略,秦家在他的带领下日益辉煌,但他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没有儿子。

  秦家虽然只是一个地方豪门,但关系也错综复杂,秦广茂地位不动摇,与被誉为秦家明珠的秦明月也有很大关系。

  因此,秦广茂对秦明月可谓是疼到骨子里,相比来说,秦语冰却更像是捡来的。

  秦广茂走到叶诚和秦语冰面前,冷着脸喝道:“语冰,你简直就是胡闹,你就算和一个乞丐在一起,也比和他在一起要好。”

  秦语冰抿着嘴,冷笑道:“是吗?三年前是怎么回事,你心知肚明。怎么?秦明月是你的掌上明珠,我只是路边可随意践踏的野草是吧。”

  秦广茂脸颊抽搐了一下,猛地抬起了手。

  叶诚皱眉,挡在了秦语冰的面前。

  只是,秦语冰却将他推开,上前两步,直面秦广茂,高傲地仰着头。

  秦广茂的瞳孔缩了一下,颓然将手放下,喝道:“滚出秦家,以后你与秦家再无瓜葛。”

  “求之不得!”秦语冰冷笑,伸手拉着叶诚走了出去。

  走出大厅,秦语冰似乎才意识到她竟然还拉着叶诚的手,便直接甩了开来。

  这女人,用完就扔,不地道啊。叶诚心里嘀咕着,罢了,看在她此时情绪不太对,不跟她一般计较。

  小夜驾车离开了秦家大宅,算了算,在秦家还没呆够半个小时。

  而此时,秦家大宅,一间奢华中透着格调的卧室里,秦明月正用挂在胸口的一块翠绿的玉石贴着自己额头的肿块。

  玉里面传来清凉之意,额头的肿块也很快消失。

  “这玉,还真是好东西。”秦明月心道,这是她十岁那年,从七岁的秦语冰那里抢来的。

  想起秦语冰,秦明月的目光就变得阴狠。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女子走了进来,恭敬地立在一旁。

  “凤姨,你觉得叶诚那个草包是不是有什么变化?”秦明月突然开口问道。

  中年女子微怔了一下,开口道:“小姐,不管他有什么变化,他的层次以及秦语冰那贱种的层次和你已经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在意。”

  秦明月点头,道:“说得也是,我是即将进入燕京柳家的人,到时整个秦家都得仰仗我的鼻息,只是,我就见不得秦语冰那贱种好过,她那个破公司的产品什么时候发布?”

  “如果没有意外,下个月初就会发布。”中年女子道。

  “没有如果,你知道吗?”秦明月抬眼,目光凌厉。

  “是,小姐,我会全程盯死。”中年女子立刻道。

  “很好,你出去吧。”秦明月道。

  中年女子转身出去,将门关好。

  而秦明月对着镜子做着保养,目光却一直在变化着,她突然长长吐出一口气,拉开了梳妆台最底下的一个抽屉。

  抽屉里是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就是一枚定制的钻戒,这是她和叶诚的订婚戒指。

  秦明月的拳头握紧,不断地浮现出之前叶诚对她的痴迷以及不久前叶诚给秦语冰穿鞋的温柔神情。

  “即使是我丢弃的垃圾,我不能允许它被别人捡去。”秦明月愤恨道。

  ......

  泯江两岸一到晚上就灯火通明,这里的湿地公园外是江中夜宵摊子的聚集地,而公园内则是不少市民散步休闲幽会的场所。

  此时,公园内一个被翠竹围起来的小院。

  院子的后头有一亭子,就对着滔滔江水,十分有意境。

  秦语冰站立在亭子里,望着黑暗中奔流的江水,背影有些孤独。

  在屋里,叶诚叼着一根烟,透过落地窗看着秦语冰的身影,看得出来,她对秦广茂对她的态度,并不是那么无所谓。

  秦家关系挺复杂的,叶诚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秦广茂不待见秦语冰,倒是秦明月不待见秦语冰能够理解,毕竟,两人并不是同一个妈。

  “小夜,你们小姐还要在这里站多久?”叶诚问一旁焦虑的小夜。

  “我怎么知道,你等不了可以自己滚蛋。”小夜暴躁道。

  叶诚耸耸肩,明智地闭上了嘴。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

  三个小时......叶诚顶不住了,从外面买来一大把烧烤。

  这时,秦语冰还是站在那里吹着江风。

  “要不要?”叶诚将手中一大把烧烤放在桌子上,然后对小夜道。

  小夜瞪了叶诚一眼,没有理会他。

  这时,叶诚手里拿着烤串,拉开落地玻璃门,走向了亭子。

  “你不冷吗?”叶诚走到如同雕塑般的秦语冰旁边,一边啃着烤串一边说道。

  秦语冰没有反应,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哟,你看看你,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叶诚说着,拿一根手指戳了戳秦语冰的手臂。

  顿时,秦语冰扭过头,目光冰寒刺骨,如同目光可以杀人,估计叶诚身上已经多出了无数冰窟窿了。

  叶诚却如同未觉,漫不经心道:“你不要以为你吹冷风吹得感冒了,我就会怜香惜玉,而你承诺给我的五十万就可以赖掉了。”

  这一瞬间,秦语冰简直活吞了叶诚的心都有。

  但就在她怒火涌起来的刹那,整个紧绷的身体还有一直处在极度幽闭下的精神却如同找到了一个出口,全都松懈了下来。

  秦语冰怪异地看了叶诚一眼,一时间也不清楚他是故意如此来缓解她情绪的,还是这就是他的本意。

  不过先入为主的观念,却让秦语冰下意识地倾向于后一种。

  不过,这也让秦语冰觉得,她自己刚刚默默站在亭子里吹冷风的样子真是有点......LOW。

  秦语冰拿出手机,直接往叶诚卡上转了五十万过去。

  “谢了。”叶诚眉飞色舞。

  此时,秦语冰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小夜,我们走,回公司看看。”秦语冰对小夜道,强大的气场再度回归。

  秦语冰心中有一种迫切感,秦广茂说的那狠话已经表明她和秦家再无转圜的余地,甚至,秦家人还会悄悄对她的公司进行狙击。

  所以,新的配方产品是冰颜打开局面的重要倚持。

  坐在车里,叶诚突然道:“你们公司那新配方研发出来的产品做过实验没有?”

  “你问这个干嘛?”秦语冰冷冷盯着他。

  “你不觉得这个刘强还有他带来的配方,这么巧地投奔了你的公司有点牵强么?”叶诚提醒道,他能闻到那产口里有毒性的气味儿,但也没法直说。

  秦语冰皱起眉头,冷声喝道:“叶诚,你得明白自己的身份,我公司的事务不需要你插手,你也无权插手。”

  叶诚挑了挑眉,心中有些怒火,这女人还真是不识好歹,她这防贼样的眼神语气,是怕自己夺了她的公司不成?

  “小夜,停车。”秦语冰突然道。

  宾利在路边停下,而后叶诚被秦语冰赶了下来,随即绝尘而去。

  “傻B女人,有你哭的时候。”叶诚也是火从心起,自己也是贱,怜什么香惜什么玉啊,人家根本不领情好吧。

  就在这时,叶诚身上的手机响了。

  “诚哥,救命,乐乐身上的毒发作了,不停地抽搐,现在已经失去意识了。”赵虎的声音焦急无比,带上了哭腔。

  “你别急,我马上过来。”叶诚说着,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催促着司机前往双龙区。

  到了赵虎所在的桃谷小区,叶诚风一般冲进了他家。

  一进去,叶诚就看到赵乐乐身上盖好几床被子,还在不断地抽搐颤抖,而她原本清秀的脸蛋已是青白一片,那无意识大睁着的眼睛已经变得灰暗。

  赵虎坐在旁边,不断地哭叫着赵乐乐的名字。

  看到叶诚进来,赵虎立刻起身,就像看到了救星。

  叶诚坐在床边,一摸赵乐乐的脉象,脸色变得凝重。

  他取出了一包银针,飞速在赵乐乐脑袋上插去,一根接一根,转眼间竟然插了满头。

  终于,赵乐乐不再抖了,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

  只不过,叶诚的神情却更加凝重。

  上一次,他明明控制了赵乐乐体内的阴煞之毒,原本控制三四天都没问题。

  没想到两天没到,赵乐乐体内的阴煞之毒却再度爆发。

  如果不是他的手法失效,就是下毒之人在遥控。

  阴煞之毒是很邪门的一种毒,其实已经可以称得上一种“术”了,算是一种旁门左道。

  虽然距离大千世界真正的“术”还差得远,但已经触到了门槛,所以那背后之人很不简单。

  叶诚现在只在练气一层,体内低微的灵力勉强可以施放两个低级术法,比如之前焚尸灭迹的灵火就是其中一种。

  而且,练习气一层发挥出来的实力,大抵相当于明劲巅峰。

  如果对方来了暗劲高手,只怕会有点麻烦。

  现在他再度控制了赵乐乐体内的阴煞毒,那下毒之人一定会察觉,所以,百分百会过来查看。

  那么,现在就要做一些布置了。

标 签都市 最强王者归来 叶诚秦语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