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阮邱高宇宣小说_听说你有点难追瞿卿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78 ℃
阮邱高宇宣小说_听说你有点难追瞿卿

听说你有点难追

瞿卿 著

连载中免费

《听说你有点难追》是瞿卿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高宇宣阮邱,主要讲述的是Z大新生高宇宣,在军训时期便以一张高糊照片荣登学校帅哥榜首,他绯闻满天飞,围绕他转的美女似乎每个人都能讲出点意味不明的故事,他却始终对外称单身,大家纷纷好奇最后会是哪位美女能一举拿下高宇宣的芳心,直到有人看到,小树林里高宇宣弯着腰在给面前的小姑娘低声道歉.....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听说你有点难追》是瞿卿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高宇宣阮邱,主要讲述的是Z大新生高宇宣,在军训时期便以一张高糊照片荣登学校帅哥榜首,他绯闻满天飞,围绕他转的美女似乎每个人都能讲出点意味不明的故事,他却始终对外称单身,大家纷纷好奇最后会是哪位美女能一举拿下高宇宣的芳心,直到有人看到,小树林里高宇宣弯着腰在给面前的小姑娘低声道歉.....

免费阅读

  高宇宣缓缓退了回去。

  唇角的弧度和接触的距离一样,被他拿捏的尺寸恰到好处。

  阮邱盯着他瘦削好看的下巴,微微攥紧了因为紧张而有点濡湿的掌心。

  “喂,”阮邱清清嗓,抬眼认真的看着他。

  “嗯?”高宇宣被喊的一愣。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阮邱温声吐出一个又一个圆润的字,缓缓道:“长的好看的人不要随便离人这么近。”

  “哈?”高宇宣懵了,随即轻笑了一下,眉梢都飞扬起来。他偏了偏头,看她一眼,又看一眼,像是看见什么新奇的东西。

  高宇宣:“你好有意思。”

  他抬头捏了捏自己微微发酸的脖颈,语调格外温温柔柔:“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那咱们两个呆在一起的时候,岂不是总要隔离开?还怎么交流沟通?”

  “啊,”阮邱哽着嗓子,“那倒不用,毕竟我又没你长的这么好看。”话外意思是您正经点就好啦。

  对自己长相没有太大认知度的阮邱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的丢出这句话,成功收获了身边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高宇宣:“你确定?”

  他“奥”了一声,自言自语:“那我长的真的很好看?”

  阮邱心想您这脸多招风您心里还不清楚嘛,嘴上却还要哄着:“不然?”

  “谢谢你,”高宇宣真诚道:“你是第一个当面和我说你真好看的人。”

  阮邱特别怀疑真实性,吞吞吐吐问:“没人和你说过什么......类似夸你好看这种话?”

  现在的男神不都小迷妹彩虹屁标配吗他怎么回事?

  “是啊,”高宇宣微叹,“她们都直接说的我喜欢你。”

  阮邱:“............”

  阮邱硬着头皮接:“那不都差不多!”

  害,都太直接了,果然是她想太多。

  “不,”高宇宣摇头,“差很多。差特别多。”说着他顿了顿,像是有意补充,“真的只有你这么说过。”

  明明是很平平无奇的一句话,但听的人心里有鬼怎么听怎么不对。

  阮邱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她若无其事般伸手按了按不断发烫的脸颊,没再接话,故意加快了点走路的步伐。

  高宇宣这回反了过来,见她不接话了就安静了下来,不紧不慢的给她垫后。

  这点心照不宣的小尴尬持续到了电梯口,阮邱以最快的速度飞奔了过去。

  高宇宣顿了顿,这才迈进去。他按下楼层键,偏头瞥了一眼乖乖站在角落里,笔直的像个杆的阮邱。

  “你站那么远干什么?”

  “......”

  阮邱手指扣了扣掌心,睁眼说瞎话:“我哪有。”

  高宇宣眯了眯眼:“过来点。”

  阮邱:“......”

  阮邱傻了,她怀疑自己没听清。

  “你说什么?”

  “我说,”高宇宣低声道:“过来点。我晕电梯,我害怕。”

  阮邱:“............”

  同一个借口还能用两次的吗???

  阮邱心下挣扎了两秒,随即认命般、在对方紧盯着的视线里,缓缓挪动了步伐,小心翼翼的挪到他身边。

  “够、够近了吗?”

  “嗯,”高宇宣只笑,“谢谢你。”

  说完,高宇宣不着痕迹的靠住电梯,半边身体都脱力般微微蜷缩着。

  阮邱太紧张了,没能注意到这点小异常。余光能清晰瞥见高宇宣的下颌曲线和白到贴近冷瓷的肌肤质地,近到仿佛灼热的呼吸都打在她耳边。

  阮邱死盯着电梯门缝,努力保持着平稳的呼吸,终于等到电梯门开了后火急火燎的钻了出去。

  “高宇宣,”阮邱站在正门口,停下脚步回头看他,忍不住一愣:“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你真的晕电梯?”

  “嗯,”高宇宣很随意的点了点头,“还好,才6楼,没事。”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喉头一哽的难受。阮邱迟疑道:“那我还拉你坐电梯......对不起我以为你开玩笑的。”

  “没关系。”高宇宣只随意抬手揉了揉眉心,他是真的没在意。平时也总有那么一两回被迫陪同坐电梯的时候,但有别人在他身边时就会好一点。

  “一点点头晕而已,”高宇宣像是看破了她的失措,罕见的耐心解释了一句:“真的没事。”

  阮邱垂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她又仔细观察了五分钟,见高宇宣憔悴的脸色略有缓和,终于轻轻松了口气。

  “回去睡会吧,好好休息一下。”到了分叉口,阮邱到底没忍住,出声认真叮嘱他。

  她是真的不放心,熬完夜又坐了电梯的某人,本就冷白的脸现在更加白的不像话,多看两眼她就觉得同情心泛滥,想就地给他灌一碗十全大补汤。

  高宇宣抬眼,喉间溢出很轻的一声。

  “好。”

  “对了,”阮邱试探道:“你以后不要强迫自己坐电梯了。哪怕是和别人一起。对自己好一点。”

  高宇宣定定看着眼前小姑娘认真的眼神,浅色的瞳孔干净又漂亮。

  对自己好一点吗?

  高宇宣想笑,但到底是没说什么,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了。

  阮邱盯着他瘦削高挑的身影看了一会,喃喃道:“真是身娇体弱......哎。”

  想了想,摸出手机,阮邱调出了苏心月的对话框——

  “苏苏,潘学森联系方式能不能给我一下?”

  ...

  高宇宣晃晃悠悠的往宿舍走,后知后觉的犯迷糊。先前从文科楼离开的时候还没觉得,走了几步以后头皮仿佛要炸裂一样的难受。平时晕电梯以后并没有这么大的反应,些许是熬夜后遗症叠加,起到了意料之外的负状态buff。

  他强撑着头晕眼花往回走,一边抬起眼皮扫过标号。

  B6...就快了。

  高宇宣忍着恶心反胃的感觉,咬牙一口气回了B7,又上了楼。

  他们寝室周末一贯没人,高宇宣摸索着从衣兜里翻钥匙。

  推开门的一瞬间,高宇宣几乎是冲了进去,直接扑到了床上。

  眼前一黑,高宇宣沉沉的闭上了眼。

  ...

  高宇宣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翻了个身,努力抬起发倦的眼皮,只见原本空荡荡的屋子里已经堆满了人,鼻尖微缩时还能嗅到一点外卖的香气。

  郑枫是第一个发现他醒了的人,“哎哎”两声赶紧凑过来了,“宣哥你醒了?咋样还难受不?听说你今个又坐电梯了。”

  高宇宣昏睡的时候迷迷糊糊记得隔壁约过饭的哥们来敲过门,他隐约答了两句话。

  高宇宣鼻腔哼出一声,有点低沉,但显而易见没反驳。

  “害,”郑枫又忍不住碎碎念了,“您是不是忘了上回从国贸18楼下来差点吐出半个胃的事啦?这才多久,您又挑战自我,下回可千万白坐了。”

  说起来郑枫还有点心有余悸。

  那是他们宿舍上大学以来第一次集体聚餐,高宇宣去的时候有事耽搁晚了点,没和他们一起去,被室友推搡着上桌就先自罚三杯。后来下楼一起坐电梯,谁成也没成想高宇宣有这毛病,表面一声不吭,结果下来就吐了个昏天黑地。

  虽然高宇宣事后解释是因为酒喝太多了,平时没那么严重,众人还是记了个彻底。

  “宣哥,”郑枫很夸张的作擦鼻涕状,“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兄弟们的上分之路不能没有你。”

  高宇宣用手臂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好笑的白他一眼,看他表演。

  平时比较安静、不太热络的潘学森突然走过来,郑枫蛮讶异的看了过去。

  潘学森提溜了一个大口袋递给高宇宣:“有人让我捎给你的。”说完他就转身回了自己的床铺。

  高宇宣和潘学森一向不太对付,倒也没别的,就是两个人都太傲,性子合不来。他没在意他冷淡的态度,手指轻轻抚上微凉的手提袋。

  他一边在脑海里迅速的过滤了一遍可能是谁,隐隐有点好奇,打开了袋子。

  板蓝根、藿香正气水、安神补脑液…………

  高宇宣看着最上方满满一层、五花八门的药,眼前一黑。

  同样也很好奇正悄咪咪的偷看自家宣哥收到了啥爱心包裹的郑枫忍不住发出了爆笑:“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谁啊特么这么一贴心小棉袄。”

  郑枫简直快笑傻,他见过宣哥收到过各种巧克力糖果手工饼干balabala之类,送安神补脑液的还真是头一回。

  高宇宣一把勒紧手提袋,微微眯起眼甩给郑枫一个冷冷的眼刀。

  “还看?还笑?”

  “对8起我不看了也不笑了但是不行啊我忍不住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郑枫捂着嘴跑了,他简直打开了某些关于小女生撩汉的新世界大门!

  高宇宣深吸口气,他缓了缓,重新打开了那个沉甸甸的口袋。

  他把药一盒一盒的拿出来搁在床上,顺便心里估算了一下价钱。大概是谁送的他心里也隐隐浮出了一个名字,高宇宣拿到一盒健胃消食片时,终于忍不住嘴角一抽。

  这也未免太周全了,他看起来这么脆弱吗?

  高宇宣面无表情的想着,明天他就去办个健身房年卡。口袋逐渐见了底,目光触及最底层的一个小东西时,高宇宣视线很轻的一缩。

  那是一块被便利贴包住的德芙白巧克力。

  高宇宣拿起来,轻巧的取下便利贴,扫了一眼上面的字,笔锋飞扬,是很随意的连笔字,笔锋肆意扬起,却有些娟秀。

  ——“听说头晕的时候吃点甜的会好一点”

  高宇宣反复读了几遍这张鹅黄色的小纸条,终于不易觉察的轻轻弯了弯唇角。 高宇宣把药重新装了回去,最后想了想,把那盒安神补脑液取了一只出来,两口喝完。

  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

  有一点点苦,高三的时候他可没少被他妈逼着灌这玩应。

  高宇宣把瓶子随手一丢,精准的丢进床尾的垃圾桶里,发出清脆的一声。

  他摸出手机,对话框里空白一片。没有意料之中的“讨表扬”,高宇宣握着手机,难得的迷惑了。

  他不是海王,没有养鱼的习惯。但莫名其妙就自己凑上来的女生确实太多了,无故献殷勤的也是时不时就来一个。

  但这些人的目的性都太强了,加了他两天就想和他养火花,认识一周就要约他出去看电影吃饭。

  高宇宣有时觉得自己像是货架上被挑选的商品,他开始变得越来越反感这些千篇一律的套路,纯靠冷漠和拒绝掐死一朵又一朵试图搞暧 昧的桃花。

  没意思。特没意思。

  给他买东西的他能退就退了,实在不能的他就按照差不多的价格还回去。

  但......这种情况,是真的第一次。

  空空白白,过了这么久,还是空空白白。没有问他收到没有,也没有顺藤摸瓜的问他有没有收到惊喜的小开心。

  高宇宣试探的点开阮邱的对话框,盯着上面的“王一博一笑我心都化了呀”看了一会。

  他一般都会给个机械化的学院+专业+姓名的备注,因为列表人太多,不规则的多了就看着头疼。

  也不知怎么,他那天鬼迷心窍的没填上系统默认的那个“外院英语-阮邱”的备注,就这么放任了她那个那么长一串的id突兀的出现在了列表里。

  是她送的吧?

  高宇宣皱着眉想,知道他今天难受的,没几个。

  他试探的丢了个句号过去。

  对方回的很快,几乎是秒回:“你好点了吗?”

  高宇宣打字的手指微微一顿。

  高:嗯。

  王一博一笑我心都化了呀:那就好,我去打游戏了,886

  高:。

  高宇宣:“.........”

  就这样??没了??不说点什么吗??难道真的不是她??

  高:等下。那个药,是你买的吗?

  王一博一笑我心都化了呀:啊......是的。我也不知道晕电梯该吃啥药,所以去药店的时候药店小姐姐推荐啥我就买啥了。

  高宇宣:“............”

  所以健胃消食片是??怎么乱入进来的??

  高宇宣深吸口气,缓缓敲字——

  高:谢谢

  王一博一笑我心都化了呀:怪不好意思的,拉你坐了电梯。你快点好吧,这样我负罪感能少一点[衰]

  王一博一笑我心都化了呀:以后你都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再坐电梯了!

  高宇宣为这难得正经的理由微怔了一下。他再次真情实感的说了声谢谢,同时心脏某个角落里像是不知不觉的空了一块。

  阮邱没再回复他,像是真的去打游戏了。

  高宇宣眸光深沉,盯着对话框上已经终结的聊天记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而屏幕那头的阮邱,此时正顶着张红透了的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话框。

  见高宇宣终于不再发消息过来,阮邱轻轻的松了口气。她略带紧张的往上翻了翻刚刚的聊天记录,边忍不住想她刚刚回的那么快应该没说错什么吧??

  脑子一热就买了那么多药,还拖人送到了高宇宣手上。阮邱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有点关心过度了,显得很是居心不良。

  阮邱越想越觉得尴尬,别说主动联系高宇宣了,她都巴不得高宇宣没收到那一大兜子东西。

  阮邱小口喘着气,她也是第一回干这种事,太不熟练了。

  这么想着,阮邱终于注意到了,自己心里好像真的不知不觉起了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

  阮邱忍不住在脑海里飞速回忆了一遍她和高宇宣认识以来的相处,明明没几天,却格外的深刻。

  那人不太热情的眉眼,还有偶尔挂着的漫不经心、清清淡淡的笑。

  阮邱又想起今天电梯里,没有任何征兆的靠近,彼此呼吸的热气都缠绕在密封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的存在,像是互相的搀扶。

  阮邱好像还记得高宇宣领口处传来的隐约的香味,和他人一样清冽,虽然淡却止不住的往她鼻腔里钻。

  心跳碰碰作响,阮邱疯狂摇头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美色惑人美色惑人美色惑人,”阮邱自言自语嘟囔,“你只是贪图他的美色!而已!冷静!”

  阮邱默默伸手揉了把脸,退出聊天页面点进吃鸡试图放空自己的大脑。

  一分钟后,跳伞,落地成盒。

  两分钟后,跳伞,落地成盒。

  ...

  十分钟后,跳伞,落地成盒。

  队友骂骂咧咧的暴怒声在耳机里炸开:“三号你他妈是不是瞎啊告诉你有人在二楼蹲着你还往前跑?”

  ...

  阮邱默默退出了,她真的不能再玩了,她特么发现自己才一会功夫差点掉了一个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阮邱抓狂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高宇宣那张臭脸。

  姚菲菲正捧着手机噼里啪啦打字,冷不丁被这声无奈的咆哮吸引了目光,“嗯嗯?怎么啦小阮阮?”

  阮邱抬头看了一眼,整个人更不好了。她能告诉菲菲说自己好像惦记上了她男神吗?

  阮邱心情复杂,她摇摇头,实在不敢说。

  姚菲菲嬉皮笑脸:“阮阮你脸红了耶。”

  阮邱:?!

  她一把按住自己的脸,欲盖弥彰般:“我没有。”

  姚菲菲三步并两步从自己的床铺飞奔过来,冲到她旁边一把搂住她:“嗯嗯??说说?有情况?又有哪个小男生追你啦?”

  阮邱:“真没有。”

  姚菲菲:“我不信!上回那个追了你一个月的信院的男的你还说他只是老想找你打游戏!”

  阮邱:“......”她也没寻思那男生开黑开着开着就开上车了...

  姚菲菲压低了点声音,“快说快说,怎么肥事!”

  阮邱想了想,小心翼翼问:“那什么......你有跟高宇宣再联系吗?”

  “哈?”姚菲菲茫然脸,“我联系他干嘛?”

  阮邱迟疑道:“你不说他帅的惊为天人长的处处戳中你的少女心吗......”

  姚菲菲:“是啊。可是你也看见啦,他连空间都不开放,显然是个高岭之花,不是我的菜哦。”

  阮邱:“......所以?”

  “没兴趣咯。”姚菲菲摊手,“我只是单纯欣赏帅哥,追老娘的那么多,没必要主动去碰壁。”

  阮邱抿抿唇,仔细想想,倒也是。她们寝室外院四枝花,个个都颜值在线,更何况现在又有化妆术和穿搭加成,最不缺的就是追求者。

  孟瑶名花有主,李思琦沉迷学习,姚菲菲热衷放飞自我,剩下她......耽于游戏= =....

  “而且......”姚菲菲声音更轻了,凑到阮邱耳边小声道:“我可能就快有对象啦。”

  阮邱:“我靠我靠???”

  阮邱:“什么时候的事??”

  姚菲菲“咳咳”两声,难得有点害羞,“就那个,和你说过的工院的男的。”

  阮邱对这个追求者n号记忆犹新,是追姚菲菲的人里最憨最直男的一个......

  阮邱黑人问号脸:“怎么就能是他呢?”

  “就,”姚菲菲支支吾吾道,“就还突然觉得他挺可爱的。你知道吗阮阮,我之前一直和他网上聊天,就老觉得他有点憨。后来这两天见了他本人我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真人帅多了,很会穿,还特腼腆会脸红!”

  话题不自觉从自己身上偏转,阮邱没当回事,下意识被吸引过了注意力,“然后呢?”

  “今天我碰见他了,”姚菲菲顿顿,“我本来和朋友在超市,不知道他就在我身后。我和朋友说想喝coco的,人太多又懒得排队,就先去做美甲了,结果他买好了来找我,特意给我送了过来。”

  姚菲菲头一回这么温柔,认认真真的回想着:“哇......他红着脸把奶茶塞到我手里的时候,超可爱真的。”

  望着姚菲菲同样红扑扑的小脸,阮邱不由感慨:“真好。”

  现在的纯情小男生不多了,阮邱真心替姚菲菲开心。

  “好了好了,打住!”姚菲菲啪的一伸手,“你呢!你怎么肥事!老实交代!”

  和姚菲菲一比,阮邱这点小心思实在算不得什么。她犹豫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姚菲菲鼓励她:“慢慢想!不着急!”

  “我好像,”阮邱深吸口气,“头一次,对一个人有了心动的感觉。”

  “我靠我靠我靠!”老母亲姚菲菲十分激动,自家崽终于要开窍了吗!

  “但是,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喜欢他。”阮邱垂着眼帘,认真道:“他长的特别好看。我俩才认识没多久,我怀疑我只是被美色迷惑了,而不是被这个人......吸引。”

  “靠,”姚菲菲简直打脑壳,无语道:“那这张好看的脸不还是长在那个人身上嘛?别人又不长那个样子。你喜欢他的脸和喜欢他这个人有什么区别?”

  阮邱被说的一懵,整个人很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对哈......说到底不都是他?

  姚菲菲一把抓住阮邱的肩膀,疯狂晃她:“我的阮!给我冲!一见钟情什么的太浪漫了!给我安排上!”

  阮邱只觉得从耳尖到侧脸都热的不像话,像是有火在烧。她头脑发晕,整个人陷入了“完蛋我好像有点喜欢高宇宣”的大脑死机中。


标 签校园 听说你有点难追 阮邱 高宇宣 瞿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