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温暖纳兰瑾年小说章节_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温暖纳兰瑾年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47 ℃
温暖纳兰瑾年小说章节_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温暖纳兰瑾年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温暖纳兰瑾年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主角是温暖纳兰瑾年的书名是《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是作者渐进淡出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温暖纳兰瑾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by渐进淡出。一朝穿越,温暖成为体弱多病闻名十里八乡的“瘟神”,因为害怕温暖的晦气会影响喜事,温暖一家人被赶出了小柴房。偶然获得紫气,让温暖有特别的能力,他们一家在温暖的带领下,开荒种地,想着赚钱的法子,过的美美满满。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温暖纳兰瑾年小说名,温暖纳兰瑾年小说完结了吗,温暖纳兰瑾年小说好看吗,小说主角是温暖纳兰瑾年的书名是《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是作者渐进淡出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温暖纳兰瑾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by渐进淡出。一朝穿越,温暖成为体弱多病闻名十里八乡的“瘟神”,因为害怕温暖的晦气会影响喜事,温暖一家人被赶出了小柴房。偶然获得紫气,让温暖有特别的能力,他们一家在温暖的带领下,开荒种地,想着赚钱的法子,过的美美满满。

免费阅读

  纳兰谨年看见大灰狼背上的人,那双细长的桃花眼微微眯了一眼。

  他冷冷的看着温暖眼,神冷沉,隐隐透着凛冽的暗芒。

  是他!

  救了原主的男人!温暖从原主的记忆里一眼就认出来了。

  额,实在是这男的长得太好看,她在原主的记忆里印象深刻。

  温暖迎着他慑人的眼光,不慌不忙的从狼背上下来,指了指大灰狼:“它硬要带我来的,说是给家属治病。”

  那天能出手救人,证明这人不坏。

  哪怕他的气势有多骇人。

  温暖也是不惧的。

  纳兰瑾年嘴角微抽。

  给家属治病?

  谁是一只狼的家属!

  这丫头拐个弯来骂他呢!

  垂眸,慑人的视线落在大灰狼身上,语气不善:

  “大灰?”

  它不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带个女子回来,他今晚就吃狼肉!

  男人身体一动,温暖马上发现美男的右手不自然的垂在一侧。

  这是废了!

  大灰狼蹲坐下来,它的右前腿动了动,然后抬起,指了指温暖,又放下。接着它抬起左前脚指了指纳兰瑾年的右手,然后它将右前脚搭在左前脚上。

  温暖的嘴角抽了抽。

  她看懂了!

  它这是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手可以治好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的手!

  难怪他当时救原主时,是一只手像老鹰抓小鸡般的揪住原主后领,然后提上岸,直接丢到河边。

  纳兰瑾年也看懂了,只是他很怀疑。

  他也认出这个小姑娘就是那天跳河自杀的小姑娘。

  一看就是体弱多病的人,她能帮自己治手?

  但大灰从来不是一只会乱说话的狼。

  “大灰说,你能帮我治手。”

  视线再落在温暖身上,温暖产生一股无形的逼仄感,她下意识的矢口否认:“不是。”

  大灰狼哀怨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能睁眼说谎话呢!

  温暖无视它的眼神,她就是被它的眼神骗了的!

  她以为入的是狼窝,谁知.....

  入人窝比入狼窝更可怕!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

  她的紫气不能被自己以外的人知道,不然在这封建迷信的古代,就是一个大麻烦。

  纳兰瑾年眯了眯眼:她不想帮自己治手!

  “你说谎。”

  “没有。”

  这时天上飞下来了一只老鹰,它的嘴巴还叼着一只山鸡。

  它将山鸡放到了温暖的脚边,然后围着温暖灵活飞了一圈,叫了一声。

  像是邀功,也像报恩。

  温暖没眼看,证据来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被一只鹰卖了!

  纳兰瑾年看见老鹰飞得如此利索,眸光闪了闪,然后一瞬不瞬的看着温暖。

  大灰狼眼睛一亮,它看了一眼老鹰,然后又一瞬不瞬的看着温暖。

  一人一兽的意思很明显:这只老鹰你怎么解释?

  打脸来得太快,温暖感觉脸有点痛。

  这成精的老鹰该不会又是他养的吧?

  纳兰瑾年喊了一声:“小黑。”

  老鹰马上飞到了纳兰瑾年的面前,落在玉桌上。

  温暖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怎么就多管闲事去救一只鹰!

  纳兰瑾年摸了摸老鹰的翅膀:“你的翅膀是她治好的?”

  老鹰点了点头。

  纳兰瑾年挑眉看向温暖。

  温暖黑脸,这只妖鹰是报恩还是报仇?

  幸好动物不会说话,不会说出自己有紫气。

  而她前世爷爷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她得了点真传,就算不用紫气也能帮他解毒。

  不然,被发现紫气的存在,以后就麻烦了。

  “我可以试试,但我不敢保证能治好你的手。”

  纳兰瑾年看向温暖,眉眼疏冷,淡淡的道:“姑娘,救命之恩该如何报?”

  温暖知道躲不过,而且有恩报恩,她也没想躲。

  “人和动物不一样,老鹰中的毒很微量,你的手,我要看过才知道。”

  “如此,便有劳姑娘了。”纳兰瑾年毫不客气的道。

  他的右手完全没有知觉,已经一年多了,连风念尘都还没想到办法。

  而小黑喜欢吃药,风念尘拿它当药鹰使唤,它的翅膀就是风念尘为了研究出解药,让它试了一下毒。

  只是用针尖粘了一点毒血,刺了一下,毒素虽微,但也令它的翅膀不利索了。

  可见这毒有多霸道。

  现在眼前的女子能解了小黑翅膀的毒,这就说明她也能解了自己右手的余毒。

  不过她一个小丫头怎么会解毒?

  这时袁管家跑了过来了,气喘吁吁的道:“主子请恕罪,奴才不知道大灰会带人回来,才开的门。奴才这就将这位姑娘带下去。”

  纳兰瑾年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到一边:“无妨,大灰带她来给爷治手的。”

  治手?

  她?

  袁管家愣了一下。

  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退到一边忍不住看了温暖一眼。

  这姑娘瘦得像豆芽菜一样,身上穿着粗布麻衣,衣服和裤子满是补丁不说,还短了一大截,明显就是山下村民的孩子,恐怕大字也不懂一个,她懂医术?

  袁管家一百个,不,一万个不信。

  也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他得好好瞪着。

  “姑娘可以开始了。”纳兰瑾年道。

  温暖没有理会袁管家的怀疑,嗯,怀疑是正常的。

  她走进凉亭,在纳兰瑾年的对面坐下:“公子请将左手放在桌面上我帮你号脉。”

  袁管家见此马上打断:“等等,不用脉枕吗?”

  就这样号脉,一点准备都没有,她到底懂不懂?

  温暖看了袁管家一眼:“不用,那只是辅助工具,有与无都没关系。”

  “可是.....”

  袁管家还想说什么,纳兰瑾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马上闭嘴了。

  纳兰瑾年将手放在白玉桌面上。

  男子的手很白,半曲着的手指修长干净,骨节分明,绻曲性感。

  这手真好看!都可以去当手模了。

  纳兰瑾年见只她瞪着自己的手看,他咳了咳:“姑娘请!”

  温暖回过神来,一阵尴尬,她板着脸,一本正经的道:“医者讲究望闻问切。”

  纳兰瑾年没说话。

  袁管家瞪了温暖一眼,他动作迅速的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覆盖在纳兰瑾年的手腕上。

  温暖:“........”

  这是担心她吃他豆腐吗?

  温暖囧了囧,但没说什么,她将指尖在他的脉搏上。

  这么一对比,自己的手瘦成皮包骨,像鸡爪!

  就算是鸡爪也是白云鸡爪!挺白的,苍白的白!

  想什么呢!温暖赶紧收敛思绪认真的号脉。

  一分钟过后,温暖示意他将另一个手放在桌上。

  纳兰瑾年身体一僵:“不必了,我的右手毫无知觉。”

  “有没有知觉我说了算。”

  纳兰瑾年没有动,嗯,他的手也动不了,他也不想用左手抬起右手放到她面前。

  这看起来太蠢了!

  “我总得看过了才能知道如何治。你要是不想治,那便算了。”温暖小脸一板。

  袁管家脸色一变厉喝一声:“大胆!”

  这个豆芽菜居然敢如此对主子说话!

  温暖也怒了,她本来也不是好脾气的:“不配合治疗就算,单靠号脉,姑奶奶我绝对治不好他的手!我还有事,告辞了!”

  温暖那双又亮又大的眼睛里闪过一抹不耐烦。

  她最讨厌看病时,不配合的病人!

  不配合让医生怎么治?

  而且她突然消失,温然找不到自己该着急了,所以她得尽快回去。

  不然下次就不能上山了。

  袁管家气得胡子都翘了:“你敢!”

  好大的狗胆!

  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知不知道能给主子治手是天大的荣幸!

  她居然敢摆架子,还给主子甩脸子,在主子面前自称姑奶奶。

  简直以下犯上,罪该万死!

  等着主子发怒,将她凌迟处死吧!

  温暖站起来抬脚往外走:看她敢不敢!

  “袁管家,你太无礼了!”纳兰瑾年看向他眼带警告。

  袁管家心中一震,不敢再造次。

  “姑娘请留步。刚才下人无礼了,还请姑娘莫怪。”

  纳兰瑾年算是看出来了,这小丫头,人小,脾气比他还要大,而且没有耐性。

  但他没必要和一个小孩子计较。

  温暖这才将身体转回来:“将手放上来。”

  “我的手不能动。”他特意加重不能动三个字。

  那意思就是你要号脉我没有意见,你自己想办法号。

  温暖大概明白这男的别扭了,她走到他右手边,蹲了下来,号了一下脉。

  然后撸起他的衣袖,板着小脸,对着他的右手“上下其手了”一番。

  纳兰瑾年嘴角抽了抽,身体微僵,忍下了,反正也没有知觉。

  只是到底不忍直视,默默转开了头。

  袁管家眉骨突突的跳,几次欲言又止,但对上主子的眼光,又硬生生的闭嘴了!

  他深深怀疑这颗豆芽菜是故意的!

  她居然敢对主子上下其手!

  太医院全部太医还有风小神医都没有这样看过!

  温暖大约看了小半刻钟便想到了治疗的办法,她收回手,站直了身体。

  “如何?我家主子的手你能治好吗?”袁管家心里认定她是在装模作样。

  “有纸笔吗?”温暖想写解毒的药方,但她马上又想到原主认字,但没有练过字,字写得不好,免得以后穿帮,她马上改口:“算了,我字写不好,我说,你记吧!”

  纳兰瑾年看了一眼袁管家。

  袁管家马上从桌子下的暗格取出笔墨纸砚。

  他倒要看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来!

  于是温暖口述了一份解毒的药方和另一份细胞恢复的药方,然后道:“除了吃药还需要配合针灸治疗。针灸需要准备一套银针,当然银子多的金针也行,......”


标 签古言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温暖纳兰瑾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