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春茶林西西小说_十厘米热恋金栀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70 ℃
顾春茶林西西小说_十厘米热恋金栀

十厘米热恋

金栀 著

连载中免费

《十厘米热恋》是金栀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林西西顾春茶,主要讲述的是林西西的隔壁搬来了一个别人口中的好孩子,成绩优异品行端正,传闻中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看书刷题,就算是周末也依旧坚持,某日林西西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去偷看了一眼,他发现顾春茶每天起那么早并不是刷题而是为了写耻度相当高的同人小说.....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十厘米热恋》是金栀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林西西顾春茶,主要讲述的是林西西的隔壁搬来了一个别人口中的好孩子,成绩优异品行端正,传闻中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看书刷题,就算是周末也依旧坚持,某日林西西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去偷看了一眼,他发现顾春茶每天起那么早并不是刷题而是为了写耻度相当高的同人小说.....

免费阅读

  就因为昨天晚上马卡龙提了这么一嘴,林西西这一天都特别注意顾春茶。

  她的右眼皮上还真的长了颗浅褐色的痣。

  垂下眼在桌箱里翻东西的时候,林西西很清楚地看见了。

  确实是小小的一颗,很可爱的样子。

  马卡龙这个变 态

  林西西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好像也没好到哪儿去。

  “茶姐我给你变个魔术啊。”赵华夫这小子又不知道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顾春茶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什么魔术?”

  “你先把眼睛闭上。”

  林西西觉得自己眉毛在抽动:“你有病啊,谁给别人变魔术还让人家闭眼睛的,这不趁机作弊……喂,你咋还真闭上了?”

  顾春茶一下子睁开:“你不说我还没想到。”

  林西西觉得她的同桌此刻不太聪明的亚子。

  赵华夫奸计得逞:“我看见了!茶姐,我看见你右眼皮上有颗小痣。”

  “小痣?”顾春茶下意识去摸自己的眼皮,“有吗?”

  她从兜里摸出一个杯盖一般大的小圆镜子,闭上右眼一看:“还真有,好奇怪,我以前都没长的。难道我真的有许愿长痣的能力?”

  林西西一听觉得是在胡说:“啥呀?”

  “我前几天还想着要是能长一颗有特色的痣就好了,没想到最近就真长了,还长在眼皮上。嗯,挺好看的。”

  赵华夫很捧场:“那茶姐可以再许个愿让自己长颗泪痣,就长在下眼睑上,最好大一点,那就是个泪痣美人了。”

  “那我许个愿让你长颗泪痣那你就是泪痣美男。”顾春茶淡淡地接道。

  “艹,”赵华夫眉飞色舞,“西西你听见没,茶姐说我是美男!”

  “我听见个鬼。”林西西没好气地回,赵华夫这油嘴滑舌的家伙也就一张长得还算好看的脸还有一米八五往上的个子能骗骗小姑娘。

  赵华夫咂了咂舌:“西西总是这样心口不一,来,龙儿,板凳挪一点,我去厕所抽支烟。”

  马卡龙把凳子往前挪了几分,赵华夫心情很好地走了。

  林西西看着他得意的背影,觉得自己的发小此刻无比欠扁。

  “下节课是英语课吗?”顾春茶提起红笔唰唰两下校对完自己刚做的选择题。

  全对。

  “我看下课表。”林西西拿出他记作业的精致小本子翻到最后一页,“是的,又可以睡觉了。”

  说完就趴下。

  顾春茶轻轻拐了下他的手肘。

  “嗯?”林西西抬起头。

  “课表可以借我抄一下吗?”

  “给。”

  记作业的小本子是粉红色的,顾春茶翻开第一页,顶头上记着今天的日期,下面娟秀的字体写着:1.数学练习册1—3页。

  是老师上节课布置的作业,刚出炉,还很热乎。

  热乎乎的天气让顾春茶喝了太多的水,这直接导致英语课上到一半的时候,顾春茶尿意凶猛,她举起手:“老师,我要去尿尿。”

  其实她本来想说自己要去上厕所的,结果不小心说得太通俗化了。

  一旁正在喝水的林西西差点把水喷出去。

  一片寂静中也不知是谁说了句:“矜持点。”

  顾春茶思索了一下又开口:“Sir, I wanna go to the restroom.”

  这下够矜持了吧。

  林西西捂着嘴转过头,有点想笑。

  教英语的张老师强作镇定:“去吧。”

  顾春茶刚出门,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爆笑,张老师拍了拍桌子:“安静安静!顾春茶刚刚那句话用得很对啊,记住,以后到了国外问卫生间在哪儿的时候不能用toilet,要用restroom,当然,用bathroom也可以。”

  趁机补充了知识点的张老师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离教室好几步还能听见笑声的顾春茶只觉得莫名其妙:“有什么好笑的。”

  林西西一见顾春茶从厕所回来嘴角就止不住地往上勾,朝她竖了下拇指:“restroom。”

  顾春茶:……

  鉴于现在是上课,她也不好有大动作,只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一嘉奖。

  顾春茶记得小姨说过,她虽然学习成绩很好,学其他东西也很快但好像脑回路有时会和别人岔道。本来是无意识的举动也会让别人笑半天,习惯就好。

  “春茶,你想报哪个项目?”下午的时候唐霜拿着张表凑到她的跟前问。

  “是体育课的项目选择吗?我看看。”

  顾春茶以前读的那个学校,体育课都是一个班集中在一起上,平时就是做做操跑跑步。

  玉林中学则是按照项目来划分,整个年级的体育课一起上。

  分为篮球班,乒乓球班,羽毛球班,田径班等等。

  “女生一般都报哪个项目啊?”

  “这儿呢,健美操班,不过人数已经满了。”唐霜指了下最底层的那一栏,果然后面填的名字都是女孩子。

  顾春茶转头问自己的同桌:“你想报哪个项目?”

  “他肯定是报排球的,问都不用问。”唐霜替答。

  “为什么?排球很受欢迎吗?”从这张表来看,报篮球的男生还要多一点。

  “我是校队的。”林西西的声调很平,但顾春茶隐隐察觉里面的兴奋因子在冒头。

  大多看起来比较轻松的项目人数都满了,就剩篮球,排球,武术还有田径这三项。

  “排球班的期末考核难不难?”武术还有田径就算了,听起来就很辛苦的样子,她跑步虽快,也不想天天在太阳下暴晒。

  至于篮球的和排球,两样她都不熟。

  “不难,报这个的大多数人没有基础,最多就考个垫球和对垫,只要上课认真点,要想通过都没什么问题。”林西西回。

  “那我也报这个好了。”顾春茶在排球的那一栏写上自己的名字。

  “顺手也把我的名字写上。”林西西吱了声。

  除了林西西,选排球课的顾春茶就认识一个米苏。

  体育课是周二下午的第一节。顾春茶觉得这个时间选得很不好,此刻的太阳很大,在户外上这门课的学生肯定要被晒,再说了,上完体育课或多或少要消耗一些体力,第二节课绝对就是打瞌睡调整精神状态的乐园。

  哦,第二节课是化学啊,大概会好一点。

  “春茶,一起走吗?”米苏怯生生地问。

  顾春茶看了下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他们上课的地点在室外的排球场,距离教室要走个五六分钟。

  米苏勾着顾春茶的手臂问:“春茶,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读书啊?你原本的学校离这边很远吧?”

  “因为我被学校开除了。”

  “欸?怎么会?”恁她左看右看也没觉得顾春茶像是被学校开除的人。

  “和别人打架。”

  米苏捂住嘴:“打——打打架!”

  顾春茶看她一脸不可思议,又笑着补充:“骗你的。”

  米苏拍拍胸口:“我就说……春茶看起来也不像是会打架的人。”

  “嗯,我是乖宝宝好学生。”

  这句话换其他人来说都有不正经的意味,可是换了顾春茶,她那漂亮的脸还有总是冷静的性格却起到了增加可信度的效果。

  塑胶跑道在烈日下散发着并不好闻的味道,几个踢足球的男生正踢得欢实,也不知道是想炫技还是干嘛,一球飞过来差点打到米苏的肩膀。

  顾春茶拉着她的胳膊往侧边一躲:“小心!”

  米苏傻愣愣地被顾春茶带着往旁边让了几步。

  “你没事吧?”

  “没……没有。”

  穿蓝色运动服的男生插着腰在球门旁喊:“帮我们把球踢过来!”

  米苏看了眼地上的球,正要上脚踢就被顾春茶拦住:“不要管,连道歉都不会说的人,不用帮忙。”

  室外排球场的面积挺大,顾春茶推开铁丝网的门就看见正准备扣球的林西西。

  速跑,屈膝,跳。

  顾春茶的眼睛追随着他的身影高高跃起。从助跑,起跳到扣球只是一瞬间的事。

  明明个子不高却能跳那么高,像长了翅膀一样。

  旁边几个一起上排球课的女生激动地鼓掌:“西西好棒!”

  都怪他叫林西西,叠字就是这样,只是叫名字而已,却能叫出撒娇和亲密的意味。

  上课的时候,老师举着个排球讲解垫球时要注意的问题,期间穿插自己在大学时训练的趣事。

  林西西站在第一排,眼睛发亮地盯着排球。眼神之渴望,一度让顾春茶觉得他可能是想变成一颗球。

  老师第一节课就把考试的内容给说了,八百米,五十米以及仰卧起坐是最基本的考核项目。排球的话就考垫球和对垫,自己能垫满三十个,和同伴对垫十五个。

  和林西西给她说的差不多,不愧是校队的,靠谱。

  体育老师讲了动作要领,接着演示了几遍后就让大家自由练习。

  可以说是相当自由了。

  大多数学生没垫几个就三三两两地窝在角落里说小话,老师也当做没看见。

  垫球动作看老师演示起来挺简单的,但自己真正上手起来吧,倒不是说很难,就是手腕被砸得挺痛的。

  顾春茶垫了两下就感觉手腕在发热,不仅手腕热,背部也热,火辣辣的阳光烤得她发烫。

  拉链一拉,衣服一脱,露出里面的红色短袖,刚才垫球的部位红红一片,还有不明显的小红点。

  “春茶,你的腰好细……”米苏小声感叹。

  顾春茶想起秦露楚也用类似的语气感叹过她的熊部很软,脑回路又弯到不太对的地方去:“或许,你要摸吗?”

  米苏懵逼:“啊?”

  看来是她会错意了:“没什么。”

  垫了一会儿,顾春茶和米苏退到角落里休息,她本以为林西西都是校队的人了应该不怎么瞧得起这么简单的垫球训练,没想到他却相当认真。

  一直垫,又让别人扔球给他接。

  比上班主任的课还要认真。

  有个个子小小的女生跑到他旁边让他帮忙指导,他一门心地给人家纠正垫球时手腕的弯曲姿势,发力的部位。根本没发现人家的心思根本没在球上,而是脸红红的盯着他脸看。

  认真的人好可爱。

  顾春茶感叹:“真可爱。”

  米苏忙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那个是岳珊,十四班的班花,长得小小的确实挺可爱。”

  顾春茶默了一下:“我说的是林西西很可爱。”上了排球课的林西西像只红扑扑的小苹果。

  并没有剧烈运动后的汗臭味,反而有湿纸巾的香味。大概是在厕所的时候把自己给仔仔细细给擦过了一遍。

  麦丽素看着上完体育课后精疲力竭的众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课代表来把这份卷子发下去,这节课我们先做点练习,下课后交上来,要打分的啊。”

  讲台下的人齐声叹气。

  “叹什么气啊,给你们讲课就是睡觉的节奏,快点转起脑子,动起笔来!”麦丽素拍了拍手。

  顾春茶大致翻了一遍卷子,就一张纸,两页练习。题量看起来有点大,但挺简单的。

  从提笔到放下总共还没二十分钟的时间,她抬头看了下讲台,麦老师正偷摸着吃了一颗黑黑圆圆的东西。

  大概是麦丽素。

  顾春茶:……老师,你是有多饿。

  前排的赵华夫正翻着书找方程式,时不时偏过头看马卡龙的卷子。

  旁边的小苹果正在斟酌第一页的最后一道题,眉头紧皱。

  整个教室都在沉浸在沙沙的写字声中。顾春茶按按太阳穴,觉得有些困了。

  她小声对林西西说:“我悄悄睡会儿,收卷子的时候叫下我啊。”

  小苹果点点头:“你写完了吗?”

  “写完了,要抄吗?”应该是全对。

  后面这句臭屁的话没说出来。

  “不抄,我自己写。”这道选择题实在是做不出来了,林西西随便选了个C翻过背面。

  明目张胆地趴着睡肯定会被麦老师念的,顾春茶手撑着下巴低下头营造出正在看题的错觉,其实已经闭上了眼睛。

  等顾春茶闭上眼,林西西悄咪咪地看了下时间,还有二十五分钟才下课,这人怎么这么早就就写完卷子了。

  不会是像他做英语题一样乱写的吧。

  林西西瞄了一眼被她胳膊肘抵着的卷面,填空题的空都是满的,而且长得都很像正确答案的样子,应该不是乱写。

  视线往上就是顾春茶恬静的睡颜。

  那颗小小的痣现在看得好清楚,林西西握紧了笔,感觉自己的指尖有点痒,想轻轻摸一摸。

  呸呸呸。

  这个念头浮现的第一秒就遭到了林西西的严重唾弃,并深深地觉得自己这是受到了前桌的不良影响。

  做题做题,做题使我快乐,他赶紧埋头,用实验探究题清醒自己的大脑。

  过了十多分钟,还没等林西西喊,顾春茶就醒了过来,她之前确实是睡着了,还睡得挺香。

  “你醒了啊,麦老师让把卷子传到第一排。”

  “好。”她把卷子卷成筒往前戳了戳马卡龙就低头去找下一节课要用的书。

  中午和下午刚下课后的半个小时是食堂人最多的两个时间段。

  稍微慢点就能看到受欢迎的窗口后排着一溜的长队,再碰上几个帮七八个人代打饭的厚颜无耻之徒,排个十几分钟是没跑的。

  饿都饿得没脾气。

  顾春茶最喜欢吃的是食堂里的烫菜和手抓饼,当然,她一次没法吃两份,所以每到饭点都很纠结到底该选哪个。

  “硬币?”

  林西西见自己的同桌拿出一个五毛钱的硬币立在桌面上一扭,转了起来。

  “正面吃烫菜,反面吃手抓饼。”

  听见她碎碎念的林西西:“不行就两份一起买呗,费这劲干嘛?”

  正在收拾桌面的赵华夫扭过头:“西西,人家是女生,不要用你那惊人的饭量去衡量别人好吗?”

  林西西难得没有反驳:“也是……”

  “你们还不走?这个点冲去食堂应该还不算挤。”马卡龙把书包甩到肩上。

  “龙儿,看看咱班的人还剩几成?现在去也就是吃残渣的份。”班上的人此刻都走得七七八八,不过吃残渣的说法也太夸张了。

  “你们不冲,那我先冲了啊。”马卡龙说完这句话就急吼吼地跑了。

  “茶姐还不走?”

  “我等人少点了再去。”顾春茶无聊地复习着知识点。

  “西西呢?”

  “我先回寝室洗个澡,等会儿出去吃。”林西西慢吞吞划拉着手机回别人的信息。

  赵华夫马上就来劲了:“带上我!食堂那些菜我都吃烦了。”

  “吃烦了?”林西西像是听到了笑话,“昨天晚上在食堂吃了碗牛肉面加五串关东煮的人是你吗?”

  “靠,那不是还比你少吃了两串吗?”赵华夫书包收拾好了但也没见要走,扭在椅子上往侧面一靠,“烦死了,怎么还不高三啊,我想早点走读,住校真是各种不方便,也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规定的高一高二不能走读,老子夜生活的精彩程度都减半了。”

  “你可以开个病假条,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走读了,就说要每天都需要去医院吃药打针。”

  “你以为病假条这么好开呢,再说了,用什么病当借口?我也没找着合适的。”

  “哪儿难啊,我都给你想好了,割/包/皮怎么样?”林西西说完这句话,手机都没来得及揣兜里就从座位上跳起来往外冲。

  赵华夫愣了半秒然后操了一声也跳起来追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动作都比较大,正在看书的顾春茶被吓了一跳。

  正在愣着神就听隔着走道的米苏喊:“春茶,要一起去吃饭吗?”

  “我可能还有一会儿,现在还是食堂人流的高峰期。”

  刚才硬币停止转动时是反面朝上。

  希望去食堂的时候还有手抓饼,还有她喜欢的沙拉酱。

  “那先去操场散会儿步吧,等转悠个十分钟时间也差不多了。”米苏用商量的口气说。

  “也是,那走吧。”

  时间真是正正好。

  顾春茶买到了她喜欢吃的手抓饼,让食堂阿姨给加了生菜,培根,鸡蛋还有蟹棒。

  食堂里的手抓饼特别香,还实惠。外皮煎得脆脆的,而且还硬,支棱起来包裹住里面的馅料,不像外面卖的手抓饼,皮软趴趴的跟过期一样。

  顾春茶喝着豆浆吃得很满足,一看对面的米苏只点了一个小凉菜,饭也只有一两的样子。

  “你只吃这么点吗?”

  米苏咬着海带丝,有些不好意思:“我在减肥。”

  顾春茶想起以前的班上有过一个天天说自己要减肥的女生,就没见过她的餐盘里出现过肉,早上经常就吃一点水果。

  明明都已经很瘦了却对自己如此苛刻,后来在做课间操的时候贫血晕倒被家里人给接回去在医院调养了蛮长一段时间。

  顾春茶想了想,说:“晚上可以少吃,但午饭还是要吃得丰富一点。”

  “中午都有好好吃饭的,只是晚上少吃一点。”米苏挑起几粒米饭,似乎吃的时间久一点就能欺骗肚子的饥饿感。

  一口咬下去,咬到煎得边缘焦黄的鸡蛋,脆脆的,沙拉酱也好好吃。

  美食带来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晚自习。

  林西西去了外面的小饭馆吃炒菜,回教室的时候还带了奶茶。

  “这个给你。”他把装着奶茶的小袋子放到顾春茶面前。

  “我的?”

  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赵华夫也捧着一杯:“茶姐喝吧,他最喜欢给周围人带吃的,习惯就好。”

  赵华夫这句话让顾春茶想起了家里那个俄罗斯的糖果盒,里面的糖是真的甜。

  “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问了下店员,她说这款很受女孩子欢迎。”林西西把其余口袋往桌上一扔,踢了踢马卡龙的椅子脚,“卡龙,鸭脖吃不吃?”

  “来了来了,爸爸真好,谢谢爸爸。”马卡龙立马转过身,搓着小手迎上来。

  顾春茶拨开小口袋看见杯身上还贴着标签:“芝士奶盖乌龙茶”。

  林西西把小手套递过来:“吃吗?”

  顾春茶盯着他啊了声:“手套也可以吃?”

  林西西被她的神回答一噎:“让你戴上手套吃鸭脖,不是让你吃手套,想什么呢?”

  “想先喝奶茶。”顾春茶插 入吸管猛吸一口。

  尝到了巧克力味的饼干碎还有浓郁的芝士味,这不是喝奶茶,这是在吃奶茶。

  斟酌了一下,还是没有加入他们的啃鸭脖大军。喝完这杯奶茶就该饱上加饱了。

  鸭脖和藕片都扫荡一空的时候,林西西的嘴唇都吃得红红的。

  “这个鸭脖真是见鬼了,今天卖的怎么这么辣?”林西西被辣得出了汗,扯着领口不停给自己扇风。

  前排的赵华夫和马卡龙也没好到哪里去,也是在不停喝水。

  “卡龙啊卡龙,你此刻为什么就不能变成一块真正的马卡龙安慰你同桌那被辣到肿起来的舌头呢?”赵华夫拍拍马卡龙的背。

  “华夫啊华夫,你又为什么不能变成一块真正的华夫饼解救你快要被辣死的爸爸呢?”马卡龙深情款款地回。

  “滚!”

  林西西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两个活宝笑骂了句:“神经病。”

  “我这里有牛奶,你要不要喝?”

  本来是买了当做明天早餐的,但看林西西实在是被辣得可怜,虽然哈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吧……

  给别人送东西时很大方的林西西此时却有些别扭:“谢……谢谢。”

  像是要转移话题,林西西问:“你下午吃到手抓饼没有?”

  下午转硬币的结果被他看见了。

  “吃了,吃了个八块钱的,嘿嘿。”口腹之欲都被满足的顾春茶连回答都不自觉地傻气起来。

  这个嘿嘿太有传染性,正拿着吸管对准奶盒小孔的林西西也莫名跟着嘿起来。

  手抓饼,八块钱一个,嘿嘿!


标 签校园 十厘米热恋 顾春茶 林西西 金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