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曾以情深赋流年谷雨易远臻小说_曾以情深赋流年八九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19 ℃
曾以情深赋流年谷雨易远臻小说_曾以情深赋流年八九

曾以情深赋流年

八九 著

连载中免费

《曾以情深赋流年》是由作家八九所写的都市言情佳作,主角是谷雨和易远臻,小说讲的是谷雨一直都知道易远臻打心底恨她,三年前易远臻为公司状况被迫娶了她为妻,谷雨也因自己耳疾原因让易远臻成为商界一大笑话,而因一场特殊照片让谷雨成了易远臻的一颗棋子,看相爱相杀的谷雨易远臻会迎来怎样的结局?我爱你也好,你恨我也罢, 此生此世,你我生不同衾却死同穴......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曾以情深赋流年》是由作家八九所写的都市言情佳作,主角是谷雨和易远臻,小说讲的是谷雨一直都知道易远臻打心底恨她,三年前易远臻为公司状况被迫娶了她为妻,谷雨也因自己耳疾原因让易远臻成为商界一大笑话,而因一场特殊照片让谷雨成了易远臻的一颗棋子,看相爱相杀的谷雨易远臻会迎来怎样的结局?我爱你也好,你恨我也罢, 此生此世,你我生不同衾却死同穴......

免费阅读

  易远臻凑近,扣住她的侧脸,低头吻上:“因为这场婚姻是我开始的,结束游戏,必须是我。”

  车子终于停下,易远臻一路拖着她,将她拖上楼梯,拖进卧室,丢在地毯上,随手将门落了锁,然后利落地脱掉外套,扯掉领带,接着干脆一把扯开衬衫,水晶纽扣劈里啪啦地掉在地毯上。

  这种暗示太过残忍。

  她从地上爬起,却被他扯了回来,圆形的地毯是墨蓝色,像深沉的大海,恨不能将她吞噬。

  他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手却卡住她脖上,嘴唇相贴着,温柔而残忍:“别再妄想忤逆我,谷雨,我不知道自己会用什么手段来治你。”

  那是他为数不多地喊她的名字,她就知道,从昨晚开始,从她说他脏,从她提出离婚,他就想方设法想整死她。

  他毫不顾忌地占有她的身体,眼神坚定,挺身的动作更是用力。

  她无法形容,且生且死间,是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立春的早晨,天气有些寒凉。

  ***

  街道两旁的梧桐,矗立着傲然的姿态,谷雨停了步子,淡蓝的天,金色的光透过纵横交错的枝叶,她看着有些出神,叶上泛起的旖旎,包裹着甜蜜的色泽。

  她伸手去触,好像这样就能离幸福更近一点。

  街头拐角,一家陶艺店,她亲手做了一对水杯,老板从展柜里,取出礼盒,打开,推到她眼前。

  她如获珍宝,杯身晕染着渐变的水蓝色,绘着一朵铃兰。

  有人说,杯子就是一辈子,真好,不知觉中,她笑了。

  滋滋滋…

  电话在口袋里震个不停,扰她回神,一串号码入眼,是易远臻,他在她电话里没有备注,连个名也没有。

  她挂了,回了一条短信:听不见,有什么事?

  没一会儿,他回:回易家。

  她立马明白,易远臻要她回易家老宅,好不容易,安生了些日子,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易家老宅坐落于远离闹市的一座别墅区,院内树木葱郁,环境雅致,住在这里的不是政客,就是豪门。

  当谷雨赶回时,佣人连忙为她递上了一双鞋,她换上,眼角瞥过鞋柜旁有一双男式皮鞋,看样子,是易远臻的。

  她走进,整座别墅有着浓厚的中式风,客厅处,老爷子坐在沙发,两鬓斑白,眼角布着皱纹,但那双眼仍尖锐有神,手上把玩着活络的玉珠。

  “爸。”她轻喊,

  易远臻坐在一旁,闻声,眼角余光见过她走进的身影。

  老爷子并没应答,叹了一气,

  她看了眼易远臻,他只告诉她回易家,却没告诉她发生了什么,只忐忑地坐在易远臻对面的位置,与他泾渭分明。

  “听说易氏春装发布会很热闹。”老爷子按下遥控,电视亮了,屏幕里的她和易远臻被记者围堵,谷雨垂眸,便明白此行。

  谷雨瞥了一眼对坐,那男人似乎丝毫不受影响,淡淡回了句:“原来是这事。”

  他哪来的心情笑得出?

  “我知道您爱惜我的羽翼,这些媒体不过喜欢捕风捉影。”

  “这事怪不得远臻。”

  话从旋梯处传来,一妇人走下楼,“易氏里外靠远臻打理,自然少不了应酬,与外面些个女人逢场作戏很正常,倒是她做妻子的,做不了贤内助,又帮不了远臻,去那样的场合,尽在媒体面前丢易家的脸。”

  谷雨掩目,那些苛刻的话仍能令她难受。

  “硬要说远臻有错,错就错在娶了像她这样的女人。”话中难掩薄怒,

  “……”

  老夫人拢了拢披肩,斜睨过她手上攥着的礼袋:“手上拿的什么?”

  谷雨抬头,

  “耳朵不好使吗?”

  “……”

  易老夫从她手上夺过礼袋,见着里面一对陶瓷水杯,取出一只,问,“这是什么?”

  “自己做的杯子。”

  “一天到晚整些个没用的东西。”看着这寒酸的女人,妇人气不知打哪来,将杯子狠狠的朝地上砸去。

  哐当一声,佣人面色一惊,

  瓷片碎了一地,也难填老夫人心口的火,拢紧披肩,只见着女人俯身去拾。

  “好了。”老爷子不耐:“事已至此,还得以易氏声誉为主。这段时间先搬到这住,外面放点风声,我不管你俩窝里怎么横着干,也要给我一致对外。”

  两人离去,谷雨喉间一丝苦涩,碎片在手中沉淀,她握紧,锋利的口子划破掌心,她竟感觉不到痛。

  “起来。”

  谷雨权当听不见,易远臻看着鲜血流满她整张手,他触过,却被她甩去。

  她低头,扫过碎片,他制约住她腕:“怎么办?”

  谷雨不解,抬头见着一双含笑的眼,

  “老爷子要我俩演一出恩爱的戏。”

  “变……态”

  “别再跟我装了。”谷雨咬紧下唇:“我知道你恨我,你母亲说的没错,硬说你易远臻有错,错在娶了像我这样的女人。”

  他置若罔闻:“我说了这场游戏是我开始的,想怎么玩,看我心情。”

  “……”

  “刚好我觉得这样好玩。”他掩眸,看着她猩红的血,他摊开她掌心,强制与她十指交握,

  她的血染上了他,他感受着她的粘稠与温度,漫不经心道,“与自己厌恶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扮演各种恩爱戏码,一定很有意思,对不对?”

  她别过头,被他捏过颚,他要她仰视着她,她终于明白一件事,“你是故意的?”

  他指腹抚过她轻颤的唇,目光落在那上,“易太太,你一定要好好演,别叫人看出了破绽,否则这出戏要演到什么时候,谁都不知道,如果想早点结束,我劝你好好想想。”

  他放了她。

  她微颤的身子,蜷缩成一团,看着掌心的碎片,上面刻着‘寒露’二字。而另一只水杯,铃兰花下印刻‘谷雨’。

  寒露,

  谷雨,

  这是她心里不能说的秘密。

  卧室。

  谷雨将受伤的手放在冷水下清洗,冷得快无知觉,从药盒里取出纱布,单手为自己包扎好,将那只完好的杯子放在了窗台。

  临近傍晚,易远臻派人将行李送来,易家的别墅,谷雨来的少,这次不知要在这暂住多久。

  沐浴完后,她擦着微湿的发,走出浴室,灯很暗,易远臻坐靠在床边,闲来无事看着报纸。

  ——如果想早点结束,我劝你好好想想。

  谷雨犹豫了,虽不愿跟他同床,但这里是易家,一举一动都易惊动二老,她还没蠢得跟自己过意不去。

  她睡躺在床的另一边,背对着他,没有取下助听器,生怕晚上有什么意外,她听不见。

  灯灭了,她紧闭着双眼,却感觉到身后的动静,那身子慢慢贴近着她,手环住她腰,脸埋在她脖上的动脉,仿佛在试探那里血液的温度。

  她没挣扎,或许是真累了,这场旷日已久的战斗,已让她疲惫不堪,不知觉中,她进入梦乡。

  再次惊醒,是被电话震醒的,她有开震动的习惯,

  滋滋滋…

  陌上号码响了一遍又一遍,她挂断,又震动,是谁三更半夜给她电话?

  可是她的助听器不见了,她不敢开灯,生怕扰醒男人。

  她小心翼翼爬起,来到洗手间,挂了电话,回短信:谁?

  但号码又闯入,她接通,贴在耳边,没有助听器,她什么也听不见,按下录音,过一会儿挂断,关机。

  再躺回床,她轻轻凑在男人身边,感受到他平稳的呼吸,她才放下心。

  可她失眠了,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她四处找了番,助听器却被压在易远臻枕头下,她连忙带上,开机后打开录音文件。

  “喂……喂……”

  先是一阵咒骂,听声音来电不善,果不其然。

  “苏澈那小子欠了五十万货款,到现在还没还……”

  还没等对方说完,昨晚电话就被她掐断了。

  谷雨立马明白,婚后她和苏澈在闹市开了家服装店,但阿澈一直没给她提过这五十万货款的事,债主找到她头上,是不是真出事了?

  她立马给阿澈电话,却是关机。

  这时,房门敲响了。

  “谁?”她警觉望去,

  “太太,这是先生让我给您准备的。”佣人呈着一套衣服走进:“让您今天穿上。”

  “放那吧。”

  谷雨打开,却是一套崭新的休闲服,她皱了眉,他想干什么?

  她还是穿上,简单打理,下楼后,她惊愕的看着易远臻一身行头,再看看自己的,明明是一套情侣服。

  原来易氏春装发布会后,single的庆功,易远臻邀请媒体前往易家,曝光两人的生活状态。

  她对摄像机有着本能的害怕,此时坐在客厅的沙发,对面一排机器,她下意识避在男人身后,但打开摄像机那刻,她知道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假的。

  “易总和易太太今天的衣服很登对噢。”记者笑道,

  “是吗?我太太亲自选的。”

  易远臻笑,他是真长得好看,一双无情却似有情的眼睛,脉脉含情里缀着星点的笑,谦谦君子,淡雅如风。

  在外界面前,他一直塑造着优雅的成功商人形象,她甚至怀疑他有双层人格,能在各个角色之间,转换地如此游刃有余。

  好一幅恩爱的假夫妻。

  电话又在口袋里不停震动,但在镜头面前,她不敢乱动,只以手挂断,却被易远臻牵过:“药盒呢?”

  佣人闻声,立马递来。

  他想干嘛?她下意识想抽回,却被他稳住,不准她乱动。

  “我太太的手受伤了,”他边说着,边解开她手上的纱布:“我先给她换下药。”抬眼看过对面的记者:“待会再拍,不介意吧?”

  “当然不会。”美女记者连忙摇头,“这也是易总和太太之间生活的一部分,是我冒昧问一下,这段是否可以拍进去?”

  易远臻优雅一笑:“你们随意。”

  他摊开她掌心,一条丑陋的伤口,结着红色的痂,他用棉签沾着药水,轻轻擦过伤口,适时吹过,“还疼吗?”他抬眼,她眼底星点的错愕,仿似在说,你也太会装了吧。

  他以着纱布为她包扎好,在那系上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易总,您对您太太可真是体贴。”

  “体不体贴我说的不算。”

  易远臻搂过她怀,拉她贴近于他,她咧着嘴假笑,身体却僵硬的不敢乱动!

  “易总,平时休息,您和太太一起会做些什么?”

  除了做爱,她实在想不出他俩能一起做些什么。

  当然,这些话只在谷雨心里腹诽。

  但男人不同,竟侃侃而谈,口若悬河,她不可置信的瞟了他一眼,能编的面不改色,煞有其事,他易远臻要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见着美女眼里的艳羡,她的心思早飘到苏澈那。

  刚儿的电话是不是跟苏澈相关,一想到此,谷雨就坐立不安。

  “是吗?您们俩还真有情趣,是不是,易太太?”美女问,


标 签言情 曾以情深赋流年 八九 谷雨易远臻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