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小说_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82 ℃
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小说_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

从此霓虹是深渊

景栩景如声 著

连载中免费

景如声景栩完结了吗,拨开云雾遇见你是栩景如声,拨开云雾遇见你的全部章节,芭了芭蕉拨开云雾遇见你,从此霓虹是深渊景如声,拨开云雾见你,从此霓虹是深渊,拨开云雾遇见你免费阅读,芭了芭蕉拨开云雾遇见你,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全文免费,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小说完整版无删减,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小说无弹窗阅读,景栩景如声第一次是第几章,景栩景如声番外,主角是景栩和景如声的小说在哪看,景栩景如声无错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以景栩和景如声为主角的都市虐心佳作《从此霓虹是深渊》作者是芭了芭蕉,小说讲的是景如声一直以来都认为景栩是世界上最厌恶他的人,景如声将景栩景养在身边长达十年,当年他将她从深渊救出,殊不知景如声竟是又一个深渊的开端,直到最后景栩才知道自己应该叫景栩栩,而他应该叫.....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景如声景栩完结了吗,拨开云雾遇见你是栩景如声,拨开云雾遇见你的全部章节,芭了芭蕉拨开云雾遇见你,从此霓虹是深渊景如声,拨开云雾见你,从此霓虹是深渊,拨开云雾遇见你免费阅读,芭了芭蕉拨开云雾遇见你,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全文免费,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小说完整版无删减,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小说无弹窗阅读,景栩景如声第一次是第几章,景栩景如声番外,主角是景栩和景如声的小说在哪看,景栩景如声无错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以景栩和景如声为主角的都市虐心佳作《从此霓虹是深渊》作者是芭了芭蕉,小说讲的是景如声一直以来都认为景栩是世界上最厌恶他的人,景如声将景栩景养在身边长达十年,当年他将她从深渊救出,殊不知景如声竟是又一个深渊的开端,直到最后景栩才知道自己应该叫景栩栩,而他应该叫.....

免费阅读

  他的手扯住了我的衣领开始用力撕,夏天的衣服很单薄,我听到了衣物被撕裂的声音。

  胖子急不可耐的大脑袋在我眼前晃悠,他用他的腿压住我,我动都不动不了。

  他撕了我的衣服开始脱衣服,我看了他白花花的肉。

  忽然,有人敲门,一个医生探进头来:“这里是医院,搞这么大动静!”

  胖子悻悻地从我的身上爬下来,我赶紧起身把衣服拉好。

  还没来得及下床,胖子拦腰抱住了我就往外走。

  我就像一本书一样被他夹在臂弯里,我拼命挣扎,在门口撞见了阿无,我听到阿无在问他:“邓先生,这是做什么?”

  “唔,你家老板让我好好调教她,跟景先生说,不会让他失望的。”

  “阿无哥!”我大声叫着:“救我,救我!”

  我用力抬头,这样倒挂着我都要脑充血了。

  胖子夹着我往走廊那头走去,我只能看到阿无的腿一直站在原地。

  我完了...

  胖子把我带到了地下车库,打开了一辆车的车门,然后把我扔了进去。

  我慌乱地去摸身后的门把手,可胖子已经钻了进来握住了我的脚,他带上车门向我爬过来。

  “小辣椒,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胖子匍匐着,他脸上的肉全都涌下来了,就像是一条泛着油光的大火腿。

  他把车门给锁了我打不开,我拼命用脚踢他。

  一脚踢在了他的脸上,可能把胖子给踢痛了,他捂着脸好几秒钟,然后忽然抬手狠狠给了我一耳光。

  “他妈的,不识抬举的东西,你还真当你是景栩的什么人了?”

  胖子的一耳光把我给打蒙了,我眼冒金花半天都看不见东西。

  等我回过神来胖子在撕扯我的衣服,我的上衣本来就被他给撕破了,他一拽衣服就开了。

  我里面特意穿了一件吊带小背心,胖子好像有点失望,然后继续撕。

  我的力气没他大,渐渐地,我没有力气了。

  我的小吊带被他撕碎了扔到一边,裤子被他拉到了大腿下面。

  绝望已经让我没有挣扎和抵抗的了。

  我木然地看着正脱着自己衣服的胖子,他只要一动他的胸部就会颤一颤。

  其实他的胸比我的还要大。

  他脱光了自己,向我压下来。

  他软趴趴的肥肉像块猪油一样糊住我。

  他身上混合着油脂,体味,烟味,等等难闻的味道,我快要窒息了。

  脑子混沌间,我想起了景栩。

  他不吸烟,身上永远有淡淡的薄荷味,不像这胖子臭气熏天。

  哦,景栩...

  啊,好痛....

  胖子在咬我,一口咬在了我的胸口,我疼的差点没有晕过去。

  胖子发出愉快地低哼声,就像是一头猪吃到了他想吃的食物。

  听说你刚满十八岁?既然成年了我们就玩点刺激的。”

  他的手在车里到处摸索,然后他摸出了一支粉红色的物体,他兴奋的眼睛都红了:“我给它抹点润滑油,你的第一次给它,好不好?”

  他用他的大腿压住我又开始翻找润滑油,他不仅是个色鬼。

  我刚才溜走的斗志又回来了,他的腿只是压住了我其中一条腿,还有一条腿是可以动的。

  我抬起腿用力向他的踢过去,用尽我全身的力量。

  我准确无误地踢到了胖子的命根子,他浑身的肥肉颤了一下,短暂地停顿之后,手里的东西掉在了车里,他捂着裆部嘶吼:“啊...”

  趁他在嚎叫,我赶紧爬到车前面打开车门锁,然后抓起我的衣服就跳下车。

  我以为我能逃出升天了,可是另一只脚还没落地就被那个胖子给捉住了脚踝。

  我一脚踏空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大马趴,趴在了地上。

  灰尘满天,我半天爬不起来。

  胖子用脚踩住我,声音都变调了:“他妈把老子当沙包来打?”

  胖子疯了,他开始打我,用他裤子上的皮带抽我。

  那皮带抽在裸露的皮肤上,就像是拿刀子在割我的肉一样。

  我没有还手之力,胖子连哭都不给我机会,他手脚并用,一边打一边骂:“他妈的你坏了老子的兴致,以为老子什么女人都想碰?浑身都是灰,脏了我就把你废了,反正也没用了...”

  到后面他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清了,耳朵里灌满了灰,还有几皮带抽在了我的耳朵上,胖子打累了喘着粗气蹲在我面前,他捏着我的脸使劲晃:“别以为你这张小脸蛋长的漂亮就能为所欲为,说到底你也就是景栩送给我的,他把你给我了,我想搞你就搞你,想弄死你就弄死你!”

  胖子的肥脸在我的眼前来回晃,就好像大钟楼的钟摆,摆过来,摆过去。

  他在我的视线里逐渐模糊,我的耳朵里只有一个名字。

  景栩,景栩...

  到后来,我的意识就有点涣散。

  我已经感觉不到疼了,脑袋以下的躯干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

  昏昏沉沉当中,我感觉到胖子在打电话,我像一堆烂肉一样在地上躺着。

  胖子在往我的身上吐口水,很快有人跑过来的声音,胖子在跟来人说:“把她给我扔了。”

  “邓老板,扔哪里?”

  “随便找个垃圾箱什么的,不就是一个垃圾,还以为自己是什么!”

  胖子又往我身上吐了口口水,然后他就上车了。

  我的脑袋钝钝地疼着,像是有人用木槌在一下一下地锤我的脑袋。

  胖子的车开走了,有人拖着我的脚把我往角落里拖,我的后背都摩擦在地上。

  不过,不痛...

  他们真的把我扔进了一只很巨大的垃圾桶里,巨大到把我丢进去之后,我身底下压着很多垃圾,香蕉皮啊,牛奶盒啊,等等等等那些还觉得垃圾桶里很空。

  酸臭味包围着我,咣的一声他们合上垃圾桶的盖子,脚步声远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有意识还是没意识,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但是我却动不了。

  我睁开眼,又闭上眼。

  闭上眼,又睁开眼。

  我异常清醒,垃圾的腐败味道令我晕眩,空气越来越稀薄。

  大约过了一个世纪,大约过了一亿光年。

  恍惚中,有垃圾车开过来,机械手把垃圾桶举起来,把我倒进了垃圾车里。

  我躺在垃圾上面,看着沉重的盖子在我的眼前盖上。

  这次,更加密不透风。

  窒息,绝望...

  我以为我死定了,但是我没死。

  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躺在熟悉的床上,天花板上也是熟悉的水晶灯。

  我四处张望,手背上扎着吊瓶,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回到家里了,是景栩救了我吗?

  我想直起身,忽然门口传来了阿无的声音。

  “景先生,现在怎么办?”

  “找到姓邓的,人他可以随便玩,但是当做垃圾扔了,不行...”

  景栩的声音,又陌生又熟悉,又遥远又模糊...

  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是被楼下的鬼哭狼嚎声给惊醒的。

  那声音很熟悉,我硬撑着起床走出房间,扶着栏杆往楼下看。

  刚好看到景栩正拿着鞭子抽趴在地上哭嚎的胖子。

  他的速度很快,一鞭一鞭又是一鞭,胖子的嚎叫声刺耳又难听。

  “别打了...景先生,别打了...”胖子在地上匍匐着:“我不敢了,不敢了...”

  “人我是交给你了,但我让你往死里弄的么?”景栩的话音刚落,手里的鞭子又落下了。

  “啊...啊...”胖子翻滚着。

  胖子就是这么用皮带抽我的,现在我的身上还都是火辣辣的。

  没想到景栩会把胖子捉来痛揍他,我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之前,我被胖子丢在垃圾桶的时候,我觉得我是被景栩给遗弃了,被整个世界都给遗弃了。

  胖子被拖出去了,景栩扔下手里的鞭子抬头,刚好跟我四目相对。

  他眼中的狠戾还未完全消退,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就像是一头刚嗜血的狼。

  我的腿发软,甚至忽略了他漆黑的眼眸中逐渐恢复的温存。

  他垂了下眼眸,额头的发丝遮住了他的眼睛。

  他脸上的红色也褪尽了,只剩下瓷一样的白。

  不知道是不是这张令无数女人魂牵梦萦的脸,才会经常出入刚满十八岁的我的梦里。

  对这个世界尚懵懂的我,我的整个世界就是景栩。

  他养了我十年,他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到现在这个玉树临风的青年,他贯穿了我整个人生。

  虽然我知道,他好像并不那么喜欢我。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跟身边的阿无说:“谁让她出来的,让她回房间去。”

  司卉锦很快走上楼梯,我便一瘸一拐地折回我的房间。

  我刚刚在床上躺下来就听到了司卉锦的脚步声。

  她走到我的床前坐了下来,我闭上眼睛不想看她。

  她跟我说话:“你知道刚才阿栩一鞭子抽走了多少钱吗?”

  她的话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睁开眼睛看她妆容稍显浓烈的脸。

  “那胖子是阿栩公司最大的客户,如果这笔单成了,公司的生意就蒸蒸日上。但是现在这笔单黄了,你知道阿栩要付多少违约金吗?”

  我对金钱向来没什么概念,我茫然地摇摇头。

  她竖起三根手指头在我面前晃了晃:“这么多。”

  “三个亿?”

  “哦不,再加一个零。”

  我没想到这么多,我只知道景栩很有钱,他可以提供给我最优质的生活,我对他其他的真的一无所知。

  “那栩哥的公司会破产吗?”我怯怯地问。

  “破产不至于,不过关于阿栩的家族你可能不清楚。他们家族要选出继承人了,如果阿栩的公司亏空了这么多让家族知道了,他就将失去候选人的资格,景家庞大的家产将跟他毫无关系。”

  我真的不清楚景栩家的事情,因为这么多年我们都住在这里。

  “所以,所有人都觉得阿栩不在意你的时候,我却觉得他在意得紧。”司卉锦用指甲锉矬指甲,那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听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我不晓得她跟我讲这个什么意思,她吹吹手指头上的指甲屑站了起来,跟我笑笑说:“阿栩把你送给胖子呢也是迫不得已,你得体谅他,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身不由己。”

  司卉锦走了,她说的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

  这几日我没怎么见到景栩,他很忙,可能是在忙和胖子的那单生意的事情。

  我的身体一天一天好起来,家里刘婶汤水每天都不断,还有医生悉心地照料,我很快就能下床走动了。

  今天天气很好,我打算去花园里走走。

  经过景栩的书房的时候,房门是打开的,他和阿无正在里面说话。

  我真的无意偷听的,但是他们谈话的内容又跟我有关。

  阿无说:“景先生,如果不把胖子揍半死的话,这笔生意就已经成了,反正景如声也已经被他弄成那样。”

  景栩背对着我,他的背影像是一棵笔直的水杉。

  我情不自禁地站住了,我想知道景栩是怎么回答的。

  他顿了一下才说话:“揍都揍了,没什么好后悔的。”

  “现在我们赔了那么多钱,六叔到时候要追问的,还有现在您又处在这么紧要的时期,如果被人家揪住了小辫子,恐怕大少二少他们要行动了。”

  “继承人这种事情,凭本事来...”

  “我们在明,人家在暗。”

  “好了,文莱的那个颜先生到国内了吗?”

  “来了。”

  “不是今晚才到?”

  “我们收到的风声是假的,颜先生昨晚就到了,他那样一个大金主所有人都巴结着,他更难伺候,不知道他的好恶到底是什么。”

  我听的愣神,都没有在意景栩已经转过身来了。

  当我看到他拧成了一颗小肉球的眉心的时候,他也已经看到了我了。

  我惊跳起来拔脚就准备跑,他却向我招了招手。

  他看上去很和气,我定了定神壮着胆子走进去。

  “我不是有意偷听的...”我赶紧说。

  他低低地跟阿无说:“你先出去。”

  “是。”阿无看我一眼,从我的身边走过去了,轻轻带上门。

  书房的窗帘是拉起来的,只有风吹动窗纱偶尔会射进来的那一束阳光。

  景栩五官深刻的脸就在那忽明忽暗中,我的心跳的厉害。

  “栩哥,我是不是让你亏了很多钱?”我仰着脸看着他藏在发丝中的眼睛。

  “唔。”他看着我,哼着。

  “还有没有办法补救?”

  “怎么补救?再把你送给胖子?”他嗤笑,唇角掀起涟漪。

  忽然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肩膀:“算了,你做不来的。”


标 签言情 从此霓虹是深渊by芭了芭蕉 拨开云雾遇见你是栩景如声 芭了芭蕉小说作品合集 芭了芭蕉拨开云雾遇见你 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全文免费 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景如声)小说完整版无删减 从此霓虹是深渊(景栩 景栩景如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