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锦意萧墨北小说_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锦意萧墨北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12 ℃
锦意萧墨北小说_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锦意萧墨北

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

锦意萧墨北 著

连载中免费

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免费阅读,主角是锦意萧墨北的小说在哪看,《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的主角是锦意萧墨北,作者阿慕在故事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有感染力。精彩章节:锦意穿越成为萧墨北的妻子,和离过的那种,只是她依旧不愿意放手,不是为了男人,而是为了那个白白嫩嫩的孩子,三年后,锦意被萧墨北压在墙角质问,你怎么能要孩子不要我呢?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免费阅读,主角是锦意萧墨北的小说在哪看,《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的主角是锦意萧墨北,作者阿慕在故事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有感染力。精彩章节:锦意穿越成为萧墨北的妻子,和离过的那种,只是她依旧不愿意放手,不是为了男人,而是为了那个白白嫩嫩的孩子,三年后,锦意被萧墨北压在墙角质问,你怎么能要孩子不要我呢?

免费阅读

  “好,”萧墨北的耐心彻底告罄,“既然你这么想当众丢脸,那本王就满足你。”

  他嗓音低沉道:“后日一早,本王会让宗正府公堂审案,恭候你的大驾。”

  锦意怕他反悔,立即道:“一言为定!”

  直到被送出王府大门,她才后知后觉:“不对啊……我怎么记得宗正府少卿之女喜欢萧墨北好几年来着……”

  大庆律法规定,凡是皇室亲眷之案,必须有宗正府来审,即便明知此案怕是难保公平,但锦意还是要搏一搏。

  她可不想原主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儿子被渣男给教坏了。

  回到相府的时候已经月挂中梢,锦意一推开门就看见朦胧的影子坐在她床上,吓了她一个激灵。

  “谁?”

  蜡烛被点燃,人影露出了轮廓……

  “锦若?你在我房里做什么?”

  锦若看向她,冷哼一声:“我倒是要问问长姐,大半夜去了哪里闲逛?”

  “你少恶人先告状,”锦意一把将她从床上拽下去,颇为嫌恶,“到底来我这干嘛?”

  她是姨娘所出的庶女,但向来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没少找原主麻烦。

  听见问话,锦若攥了一下衣角而后放开,这个小动作却没逃过锦意的眼睛。

  “是母亲吩咐我来给送点瓜果,可是你不在,我便一直等着。”

  说着,她指了指桌上的盘子。

  “东西送到了,我走了,以后还请长姐不要半夜出门,免得连累了相府颜面。”

  锦意嗤笑了一声:“慢走不送。”

  待人走后,锦意围着屋子转了一圈。

  锦若绝对不是来送瓜果的,先不说大夫人对她这个亲生女儿失望至极、闭门不见,单说送个东西而已,差使丫鬟便是,何至于亲自前来,还等这么久……

  “有古怪!”

  锦若刚刚的小动作分明是在心虚紧张,锦意在屋里翻找起来,最终在一幅画卷后面发现了一块活动的砖,砖后面藏着一个贴着符纸的小木人,上面还写着生辰八字。

  “……这工程量还挺大,不过,”锦意摩挲着木头人,冷笑道:“这可都是姐姐见惯了的。”

  前世,她好歹也是纵横网文多年的书虫,什么剧情没见过,一个巫蛊娃娃罢了,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思绪一转,她想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次日早上,锦意刚刚用过早膳,就见锦老夫人身边的周嬷嬷过来传话。

  “老奴见过大小姐,老夫人让您去堂厅问话。”

  周嬷嬷低着头但语气并无恭敬,甚至带着几分不屑。

  锦意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行礼,重说。”

  周嬷嬷身子一僵,看向她的眼神有点不敢相信:“老奴是老夫人身边伺候的……”

  “那又如何?你是奴才我是主子,你对我行礼是应当的,或者你更想去问问老夫人的意思?”

  周嬷嬷自然不敢,老夫人极重规矩,不会容许她犯这种过错。

  吸了一口气,周嬷嬷咬着牙行了该有的尊礼:“老奴请大小姐安,老夫人叫您过……”

  “行了,我知道了。”

  锦意故意打断她的话,迈步去了堂厅。

  相府宅子很大,为了避讳,特意选了老龟合抱式的九出院子,以示对皇家的忠心。

  锦意到了堂厅的时候,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齐聚一堂。

  她笑着行了礼,问道:“不知今儿有什么好事发生,竟如此大的阵仗。”

  锦老夫人坐在主位,虽是年岁已高,但一双浑浊的眼睛仍然如鹰隼般锐利。

  她伸手,将黑瓷烟杆在桌角磕了磕,对着跪在堂下的锦若道:“若丫头,把你刚刚同我说的事,当众再说一遍吧。”

  锦若小声应答:“是,祖母。”

  大夫人一头雾水,先是看了看老夫人又看了看锦若,最后落在锦意身上的目光十分复杂。

  到底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只是……太不争气了些。

  锦若小心翼翼看了锦意一眼:“长姐,妹妹得罪了。”

  说罢,她就将自己是如何亲眼目睹锦意半夜归家,手里还拿着一个木头人的事描绘的有声有色。

  就连锦意都有点听入迷了,这口才,不去说书真是可惜了。

  二夫人苗氏坐在大夫人下首,虽是妾室,但她是老夫人的表侄女,十分得眼,在府里的地位与大夫人不相上下。

  听罢,她笑声如铃:“我当是什么大事呢,不过是咱们大姑娘回来的晚了点,玩个木头人罢了,这有什么的。”

  老夫人没有看她:“若丫头,接着说,仅仅如此吗?”

  锦若眸中闪过一丝阴毒,摇头道:“不……我瞧着那木头人,似乎……似乎是巫蛊压胜所用,且长姐神色非常慌张……”

  顿时鸦雀无声。

  二夫人以手遮嘴,笑的隐晦。

  而大夫人则是猛地看向锦意,失声道:“你……你真的做了这等大逆不道的事?你这不是想置锦家于死地吗?!”

  大庆律法严禁巫蛊压胜之术,有犯禁者,当处连坐之罪罚。

  锦意故作懵懂,歪着头道:“什么木头人?昨夜我去了墨王府上看二宝,不知道什么巫蛊压胜啊。”

  锦若抿唇:“长姐还是别嘴硬了,全京城都知道墨王爷不准你探望小少爷……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老夫人看向锦意:“你可还有什么要辩解的?诅咒的又是何人?”

  “回祖母,我真的不知啊,”锦意福了福身,“我知道因着我的事让锦家蒙羞了,可这种杀头的罪我是万万不敢犯,还请四妹妹拿出证据说话吧。”

  锦若自然料到了她不会认,当即道:“不如祖母下令搜屋吧,那东西此时必然还在长姐房中呢!”

  老夫人冷哼一声:“这便是锦家的女儿……好啊……那便搜吧,周嬷嬷,你跟着一起去,不要放过任何地方。”

  “是,老奴领命。”

  周嬷嬷瞥了锦意一眼,刚刚那么嚣张又如何,还不是死到临头了。

  锦意细细观察着堂上众人的神情,心里明了,此事怕是和二夫人脱不开干系。

  锦若只是个透明小庶女,若是没她的示意,借个胆子锦若也是万万不敢的。

  思及此,锦意故意阻拦道:“祖母,我身为相府嫡女,闺房岂是如此随便便能搜的?”

  锦若早就猜到她会是这个反应,连忙道:“长姐这般说,难不成是心里有鬼?”

  锦意低头瞧她,神色戏谑:“我没做过,自然不会心虚。”

  老夫人一锤定音:“那便搜。”

  不消半刻,周嬷嬷去而复返,手里还拿着一个雕刻粗糙的小木人。

  一进堂厅,她就哆哆嗦嗦跪在了老夫人的脚边:“老夫人,大小姐的房间搜出了……搜出了这个……”

  大夫人一听,当即摔了一个茶盏,指着锦意喊道:“孽女!你还不跪下!”

  锦意看着她,不卑不亢道:“无罪之有,我为何要跪?”

  大夫人气的手抖:“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要狡辩不成?我当真是后悔生下你这个孽障!”

  二夫人凑过去假惺惺地劝慰:“夫人可别气坏了身子,大小姐怕也是因着被休一事,心情郁结,这才一时想不开……”

  老夫人充耳不闻,伸手想去拿那个木头人。

  锦若呼声制止:“祖母,岂能让这等污秽之物脏了您的手。”

  她隐晦地同二夫人对了一个眼神,眼中的快意都要溢出来了。

  老夫人闻言,将手收了回去,厉声道:“嫡长女锦意大逆不道,行巫蛊压胜之术,险些牵连相府,自今日起便送去尼姑庵带发修行,没有我的命令,永世不得回京!”

  大夫人闭了闭眼,好歹算是留了一条命。

  锦若攥紧了拳头,长长的指甲险些陷进了肉里:可惜没把她弄死……

  锦意看着各怀心思的诸人突然轻笑出声:“我也是第一次发现,堂堂相府,竟连个聪明人都没有。”

  老夫人如利剑般的目光猛地射向她:“你口出狂言!”

  “难道不是吗?”她腰杆挺的笔直,“在座的没有一人问我,因何行厌胜之术,何时所行,所咒何人,单凭一个木头人就定我的罪不觉得太草率吗?还是说,我早就碍了锦家的眼?”

  锦若站起身道:“长姐你做了这样的事,难道还要怪锦家对你关心不够吗?是,你因为被休弃心情不好,但你到底是为什么被休的咱们心知肚明!”

  当初锦意给萧墨北下药之事不知从何传了出去,都别说是有失颜面了,这简直就是踩着相府的脸面给锦意嫁进王府铺路,老夫人对她有好脸色才怪了。

  “一码事归一码事,四妹妹,你别转移话题。”

  锦意看向周嬷嬷手里的木头人,上前几步拿在手里:“祖母,这就是个木头人,没有生辰八字,也没有符纸符钉,不知是凭什么判断它是压胜所用?”

  说着,她将东西递给老夫人,锦若微微怔愣,嘴里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老夫人将木头人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最终才确认,这就是个普通木头人,还是做工比较粗糙那种。

  “哼,”她将东西扔在地上,“你无事玩什么木头人,平白惹人误会!”

  锦意却看向锦若:“可这木头人是我好几年前无聊所做,一向摆在床头,不知四妹妹是如何看见的?”

  锦若此刻慌了神,偏偏二夫人只顾低头喝茶,看都不看她一眼。

  锦意站在她身边:“四妹妹,说话啊?”

  “这……这是昨日我在你房里看见的。”锦若背后出了一层冷汗,她本来就不够聪明,此时更是不知如何应答。

  “哦?”锦意不解,“可是你刚刚明明说是在我手上看见的啊?怎么自相矛盾?”

  “是……是我记错了。”

  锦若艰难道。

  锦意笑了笑:“母亲,四妹妹昨日到我房中说替您送瓜果,有这事吗?”

  大夫人刚从事情反转中回过神来:“没有啊,昨日我早早就歇下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众人哪还有不明白的,分明是锦若想陷害锦意却被她识破了。

  老夫人叹了口气,缓声道:“行了,此事到此为止,锦若回房自省去吧。”

  “祖母,我……”锦若泪流满面,端的是楚楚可怜。

  “等等,”锦意挑眉,“我犯了错就要出家,四妹妹犯了错就只是自省,祖母可不能如此偏袒啊。”

  老夫人道:“那你想如何?”

  “我想先问四妹妹一件事,”锦意笑的满脸纯良,“四妹妹,当日我落水之时,不知四妹妹有没有在场啊?”

  锦若哭声一顿。

  只有她心里清楚,这才是一切的源头。

  原主被休后心里苦闷,去池塘边散心时被锦若刁难不小心落水,可锦若却逃之夭夭,算是害死了原主的罪魁祸首。

  也因此,锦若越想越害怕,又加之二夫人挑唆,这才下了狠心想置锦意于死地。

  “四妹妹?”锦意直视她的双眼,“回答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落水只是意外……”

  “不是意外,”锦意掷地有声,“我是被你推下水的。”

  眼见事情越闹越大,老夫人一把将烟杆狠狠扔在锦意的脚边:“够了!锦若明日便去乡下庄子上吧,没有我的命令也不必回来了。”

  锦若不敢置信地看向她:“祖母……祖母不要啊,锦若知错了,真的知错了!”

  她跪着爬到了老夫人脚底下,刚一扯住她的裤脚就被踢开了。

  “丢人现眼的东西,做下这些错事,险些闹的相府大乱,你还想善了吗?!”

  锦若只觉得如遭雷劈,她看向二夫人想让她帮着说说话,却听见她道:“来人,没看见老夫人动气了吗?还不将四小姐带下去好生看管着,对了,堵住她的嘴!”

  她话音一落就有人上前一把捂住了锦若的嘴,锦若被拖了出去,看向锦意的眼神里充满的怨毒和恨意,她不觉得是二夫人害她,只觉得锦意狡猾!

  事情解决,锦意没有表演母慈子孝的心情,她还忙着回去准备明日的官司呢。

  “若是无事,锦意先告退了。”

  老夫人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而大夫人欲言又止地追了上来。

  “你明日要同墨王对峙公堂?”

  大夫人看向她的眼神十分复杂。

  锦意神色冷淡:“不劳母亲费心了,您早些歇息吧。”

  说罢,她没顾忌大夫人的情绪转身离开了。

  渴望母爱的是原主,并不是她,早在大夫人选择放弃原主的时候,她便也放弃这位娘亲了。

标 签古言 绝世弃妃王爷我们和离吧 锦意萧墨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