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替嫁毒妃求生记陆云蒸陈旬小说_替嫁毒妃求生记阿浅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082 ℃
替嫁毒妃求生记陆云蒸陈旬小说_替嫁毒妃求生记阿浅

替嫁毒妃求生记

阿浅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替嫁小说

《替嫁毒妃求生记》是由作家阿浅所写的古代言情佳作,主角是陆云蒸和陈旬,小说讲的是陆云蒸因和宰相府女儿有一样的容貌,而救母心切的她无奈认宰相为父亲并替人出嫁,可未曾想到所要嫁的旬王陈旬看似懦弱多病,实则心狠手辣暗藏野心,而宰相心机父母却未将重要的事告知陆云蒸,因此出嫁后的陆云蒸便遭受无尽折磨,而决定奋起反击的陆云蒸会如何开启漫长的求生复仇之旅.....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替嫁毒妃求生记》是由作家阿浅所写的古代言情佳作,主角是陆云蒸和陈旬,小说讲的是陆云蒸因和宰相府女儿有一样的容貌,而救母心切的她无奈认宰相为父亲并替人出嫁,可未曾想到所要嫁的旬王陈旬看似懦弱多病,实则心狠手辣暗藏野心,而宰相心机父母却未将重要的事告知陆云蒸,因此出嫁后的陆云蒸便遭受无尽折磨,而决定奋起反击的陆云蒸会如何开启漫长的求生复仇之旅.....

免费阅读

  阴狠毒辣的话,如夜晚刺骨的风,吹在陆云蒸的身上,

  “好,我跪。”

  “刚才不是说不跪吗?”

  “你就当我放了个屁,难道你还想抓住不放吗?”

  陈旬的脸一黑,抬脚就是一脚,

  “跪就要有跪的样子。”

  陆云蒸手臂被踢一脚,侧倒在地,狠狠的瞪了一眼陈旬。而后爬起来,跪在了墓碑前,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旬王根本就和外界传闻的不一样,而且他有武功,她根本就打不过。还有,她必须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宰相父女到底隐瞒了她什么!

  就算是替嫁,她也要嫁的明明白白。这样才有资格和宰相父女谈筹码。

  陆云蒸的眼睛在黑夜里狡黠有光。回头望了一眼陈旬,陈旬像是看到了陆云蒸看着他一般,

  “本王在和不在都是一样,跪到天明。若是你敢起来,本王绕不过你!李婶,看着她。”

  只见那个提着灯笼,一声不吭的妇人点了点头。

  而后陈旬扬长而去,陆云蒸看着陈旬的背影,再看看身边站着的李婶。

  也好,跪一夜,换清白之身,值了。

  只是陆云蒸从出宰相府到现在,一粒米都没有沾过,担心找不到茅厕,水也很少喝。

  加上陈旬的一番毒打,现在是又饿又痛,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偏偏,今夜大风,风嗖嗖的刮着陆云蒸薄弱的身板,掀起她的裙角,好像随时都能将她从地上掀起来一般。

  而每当陆云蒸感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李婶就会提起灯笼照在她的眼前,凑过;来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直到那灯笼的温度将陆云蒸熏热,每次被灯笼照着,都越发的口渴。

  又一次,陆云蒸闭上了眼睛,混混沌沌的就要往下倒去。李婶立即站在了陆云蒸的面前,陆云蒸头往下一磕,磕在了李婶坚硬的膝盖骨上,额头一痛,这才醒过神来。

  可是漫漫长夜,陆云蒸根本就支撑不了,加上身子终于到达了疲倦顶端,这一次,陆云蒸磕下去,没有醒过来。

  直到,陆云蒸浑身难受,感觉被什么东西压的喘不过气来,这才虚弱的睁开了眼睛。

  “啊!你!”

  陆云蒸看着近在咫尺的陈旬,再看看自己的衣袖,还有领口处的衣料,全都没有了!而且,此刻,陈旬正拿着她的腰带!

  “你这个疯子,你想干什么!”

  她就一身破败的大红喜服躺在坟墓前,而身边还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妇人,陈旬更是一脸冷漠的将她的腰带扔在一旁,准备下步动作。

  而此时,天色渐渐放明。

  “住手,我让你住手!”

  陆云蒸摸到一块石头,拿在手里。

  “你以为你打的过本王吗?”

  发出冷漠的声音,嘴角带着一丝嘲讽和不屑。

  陆云蒸咽咽口水,狠狠的瞪着陈旬,

  “我是打不过,但是我可以杀死我自己,堂堂宰相千金,出嫁第二天就死在了王府里,我看你这个旬王怎么交待!”

  陈旬一顿,随即冷笑,

  “装,继续装,你林芝是什么东西,本王还不了解吗!你真的敢死,何必嫁给本王!嫁给本王,你就应该知道,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陆云蒸咬咬唇,她会嫁给陈旬,是因为母亲重病。但是,如果要受此羞辱,她宁肯去死,死了,或许宰相府还会念在这一点,稍微照顾一下母亲。

  更何况,陆云蒸嘴角微微倾斜,这个男人是不会让自己死的,否则不会等到现在。

  “王爷就这么笃定吗?”

  陆云蒸冷冷的出声,转而抬起石头便朝着自己的额头砸了上去。顿时额头一阵疼痛,献血涌了出来。

  “你这个疯女人,疯了!”

  陈旬立即夺取陆云蒸手上的石头。陆云蒸嘴角上翘,果然。

  “王爷现在还以为我不敢死吗!与其被你折磨死,不如死个痛快!”

  陈旬的眼神一黯,

  “本王只是想让你知道,离天明还有几个时辰,你若是跪不下去,本王还是可以办了你,钉在这里。还有,千万别拿死来威胁本王,说不定本王心情一好,就成全你了。你活着,或者死了,对于本王“办事”来说,一样。”

  “你!”

  陆云蒸没见过这么贱的。陈旬从容其身,然后又是一脚,将陆云蒸踢远了一些。陆云蒸手护着衣服,恶狠狠地看着陈旬,这天下论贱,非这个贱人不可!

  “李婶,她若是再敢偷懒睡觉,就拿火烧了她的头发。”

  留下这么一句,陈旬迈开步子离去,陆云蒸咬咬牙,看着或明或亮的天际。给自己打气。

  再忍忍,陆云蒸,再忍忍就过去了。守得云开见日出。

  好死容易,活着可难,若是宰相父女对母亲不好,岂不是白死。

  “快看啊,那人谁啊,”

  天终于放明,等来的却不是日出,而是一群闲着没事干出来看热闹的女人。

  “那不是昨天刚嫁给咱王爷的王妃嘛”

  “啊,那就是王妃啊,你不说,我还以为哪里来的叫花子了。”

  陆云蒸用手遮挡着自己的胸口,胳膊上的衣料已经没有了,领口也已经被撕扯了,身上都是泥土和血迹,头发更是蓬乱,就连她自己也看上起自己。

  而此刻,却不得不跟着李婶向她的房间而去。陆云蒸觉得,这个李婶是故意的,故意带着她走这条路,供人观赏,自然这肯定是旬贱人的主意。

  “可别侮辱叫花子了,叫花子可不卖身。”

  “哈哈哈,说的太有道理了。”

  陆云蒸翻了个白眼儿,一看这些花花绿绿应该就是陈旬的三妻四妾,怎么看怎么不爽,陆云蒸嘴欠的说了句,

  “难得你们知道我卖身给谁了,还笑得这么开心。”

  说完,陆云蒸转头就走。

  “这,她什么意思啊”

  “你笨啊,她什么意思你还听不出来。”

  “这,这,太过分了,王爷可是说了,从今儿以后,她就是个喂猪的。”

  喂猪的?陆云蒸顿了顿脚,什么意思?

  “那你还怕什么,她就洋气这一回,以后你想打骂一个喂猪的还不容易。”

  “也对”

  “李婶,她们什么意思?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陆云蒸快走几步,拦在了李婶的面前,但是李婶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用手势指了指前面。

  “前面,什么地方?猪圈?”

  李婶不在做什么手势了,推开陆云蒸向前走。陆云蒸看着李婶的背影,这个李婶,应该是个哑巴,从晚上到现在都没见过她讲话。只是,陈旬那个王八蛋真的将自己发配到猪圈了吗?当猪嫂?这王府里,还有猪?

  很快,陆云蒸的想法便得到了验证,看着面前被圈起来的木栅栏里一头头的猪仔,陆云蒸风中凌乱了。

  而后,李婶又指了指,猪圈右边的一个茅草屋,看样子是说,那就是她以后的地方了。简陋,粗糙,就像这个猪圈一样,陆云蒸感觉在这之前王府里一定没有,这一定是陈旬故意弄的。

  茅草屋咯吱一声响,然后从里面竟然走出来一个女人。肥头大耳,双手叉腰,走路地动山摇般,一脸凶相。

  女人走出来的同时,李婶便走开了。陆云蒸看着李婶,就要跟上去,但是立即就听到几声咚咚咚的震地声。转而,自己就被一只肥手按住了肩膀,

  “哪儿去?没瞧见猪仔们都饿了吗,喂猪去。”

  陆云蒸整个人都不好了,弹了弹女人的手,转过头去,

  “大姐,我不是来喂猪的”

  “叫谁大姐了叫谁了!你不是来喂猪的,难道是来当王妃的啊!”

  额,陆云蒸想了想,如果能在这里平安无事的喂半年猪,然后再离开,也不是不可以。想着陆云蒸开口,

  “怎么喂?猪食在哪里?”

  胖女人上下看了一眼陆云蒸,“看看你,比猪还脏,先进屋里洗一下,换身衣服。”

  陆云蒸嘴角抽搐了一下,额,“好”

  于是向茅草屋走去,进了茅草屋,陆云蒸发现,狭小的房间被分成了两半,中间是一张桌子,左右两边摆了一张床,而右边的床明显大很多,陆云蒸联想到胖女人的身材,走向了左边的床,床右侧放着一个柜子,柜子旁边是洗脸架,然后再过去一些,是一个屏风,屏风里放着浴桶,此刻浴桶里还有水,冒着烟气,陆云蒸想,这大概就是给自己准备的。

  于是拉开了衣柜门,一打开,里面的衣服千篇一律的土黄色,短褂,短裤,面料摸上去粗糙不已。但是衣服很干净,她陆云蒸也是贫苦出身,这些尚能忍受。于是取了衣服,便将门关上,藏在了屏风后,开始脱衣服。

  “咚”的一声响,陆云蒸赶紧用手遮住自己的身子,

  “谁啊”

  “我,”

  是那个胖女人的声音,

  “不是有屏风嘛,锁啥子门,俺又不会偷看你。赶紧洗,猪仔们都饿了。”


标 签古言 替嫁毒妃求生记 阿浅 陆云蒸陈旬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