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覃文舒薛富城小说_娇宠甜妻总裁老公别这样覃文舒薛富城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89 ℃
覃文舒薛富城小说_娇宠甜妻总裁老公别这样覃文舒薛富城

娇宠甜妻总裁老公别这样

覃文舒薛富城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薛富城覃文舒的小说《娇宠甜妻总裁老公别这样》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覃文舒本以为,嫁给薛富城是幸福的开端,可新婚之夜他却撞见他在别的女人床上翻云覆雨,薛富城还向她提出离婚,四年后再度重逢,她强势归来,他却一反往日姿态强势地将她禁锢在身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薛富城覃文舒的小说《娇宠甜妻总裁老公别这样》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覃文舒本以为,嫁给薛富城是幸福的开端,可新婚之夜他却撞见他在别的女人床上翻云覆雨,薛富城还向她提出离婚,四年后再度重逢,她强势归来,他却一反往日姿态强势地将她禁锢在身边.....

免费阅读

  覃文舒刚到周海浪公寓楼下,还没下车就看到周海浪独自一人站在门外,覃文舒呼了口气,付了钱后,拉开车门,笑着走了上去。

  “海浪哥,佳宇呢?怎么就你自己?”

  周海浪不悦的看着覃文舒,“跟我谈谈。”

  覃文舒只一心找着覃佳宇,“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快把我的小佳宇交出来,不然我就亲自上去搜了。”

  面色一黑的周海浪一把抓住覃文舒的胳膊,“我很认真的在跟你说!”

  覃文舒停下来,周海浪的手依然抓着覃文舒的胳膊。

  过了一会儿,覃文舒转身走到周海浪面前,“海浪哥,我知道你在替我担心,不过没关系的,既然是公司安排的,我就应该尽全力去做好。”

  周海浪冷笑一声儿,“文舒,你在乎那么个破公司干嘛!大不了我送你个公司,你做董事长!”

  覃文舒摇了摇头,“海浪哥,你不懂我,我要的不是这个。”

  听完覃文舒的话后,周海浪突然冷笑起来,“文舒,你刚才说我不懂你?这世界上,我比谁都懂你。现在你要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不能再让你回去了!你心里是不是还有薛富城?”

  覃文舒瞪着周海浪的眼睛,并未说话。

  周海浪看着覃文舒的反应,“呵呵,我知道了,你心里装的谁我不管,可你有为佳宇考虑过吗?那么小的孩子,你难道忍心看着他落入到薛富城的手中吗!”

  覃文舒一颤,刚才周海浪的一番话确实是给她提了个醒,她竟然忽略了覃佳宇和薛富城的关系。

  恐怕是自己这四年多来过的太安逸了,把覃佳宇只当成了自己仅有的孩子。

  想到这,覃文舒嘲笑着自己,怎么那么傻,孩子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生的出来的啊。

  覃佳宇身上,还流着薛富城一半的血呢!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覃文舒了,海浪哥,这些你都应该看的出来,你放心,我没事的!”

  覃文舒说完,挣脱掉周海浪的手,径直走进了别墅,她要带走她的佳宇。

  周海浪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追了上去,“文舒,佳宇怎么办,你总不能把佳宇也带回去吧?”

  覃文舒回头,给了周海浪一个大大的笑,安慰着他,“你放心海浪哥,我不傻,我也不会再把佳宇送入狼口。”

  “这段时间就把佳宇留在我身边,你也放心点。”

  周海浪心知再如何阻拦覃文舒,也是无济于事,她总是这样,决定的事,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第二天。

  周海浪陪着覃文舒一起出现在机场,身边没有覃佳宇。

  直到覃文舒拖着行李箱,准备排队登机时,回头看着周海浪还是一副苦瓜脸。

  她明白周海浪现在的心情,其实她又何尝不和周海浪一样呢?

  回到那个让她心伤的地方,长时间见不到覃佳宇。

  覃文舒不想离开前心情还不好,转身朝着周海浪站着的地方使劲挥手,大大地笑着,她想,就算走,也要开心的走,不想让周海浪再替自己担心。

  毕竟,这几年来,自己欠周家和周海浪的太多太多了。

  恐怕,是她这一辈子都还不清的。

  飞往H市的飞机正式起飞,覃文舒坐在飞机上,思绪万千。

  辽阔的天空,像她的心情一样,迷茫,困惑。

  身边的乘客都渐渐睡去后,覃文舒却怎么样都睡不着,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继续坐在那里看着手机。

  百无聊赖的电视剧,让覃文舒很是不屑一顾,不禁心里一惊,她发现现在的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对电视剧这种东西嫌弃了。

  从前的她可是实实在在的追剧高手,连着同时看好几部电视剧,她都不带乱的,而且还能思绪清晰地说出每部电视剧里的男女猪脚和配角,分析剧情头头是道。

  可是现在,坐在飞机头等舱的覃文舒,似乎已经变得不像从前了呢!

  飞机飞了很久,覃文舒困意袭来,低头看了眼时间,距离落地还有两个小时。

  也就是说,到H市后,就已经是晚上了。

  覃文舒暗自庆幸,这样也好,晚上直接去酒店,第二天直接上班,省了许多时间。

  突然间,飞机机身一阵轻微的晃动,覃文舒刚闭上的眼睛,立马睁开,看着身边都在沉睡的乘客,想着或许是自己的错觉。

  这么一搅,覃文舒更加睡不着了,只好做起身子,看着机窗外黑色暗淡的天空发呆。

  没过几分钟,机舱里的广播响起,“各位乘客请注意,因天气原因飞机需要马上降落,请大家直坐好并检查好自己的安全系统!”

  短而急促的广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覃文舒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换头看向机窗外,果然,远处有几道闪电出现,

  飞机若是碰上闪电,若是及时降落,也算是幸运,若是……

  本来清醒的覃文舒脑袋开始混乱起来,覃佳宇,她想到的只是覃佳宇,那么小,已经没有了爸爸,再不能没有妈妈啊!

  飞机上上百号人混作一团,吵闹不已,多的都是些惊恐。

  被说话声压低的广播,已经起不到警示的作用了。

  覃文舒一拍桌子,心中十分生气,这航空公司的空乘服务人员,遇到险情,难道就只会广播广播吗!

  当覃文舒看到坐在自己身边抱着刚出生的婴儿的女人后,顿时觉得自己不能干坐着。

  侧身过去帮旁边抱着婴儿的母亲的躺椅摇了起来,替她检查好安全系统。

  看着大家惊恐的表情,覃文舒虽然心中也同他们一样,害怕的不得了。

  可是更多的人在恐惧面前,表现的都是惊慌失措。

  覃文舒狠了狠心,解下安全带,站起身子,机身却一个摇晃,覃文舒被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她使劲扶着桌椅站了起来,朝着大家拼命的喊着:“不要慌,检查安全系统,坐直身子。”

  慌乱的人们,或许在黑暗中找到了覃文舒这个光亮点,按照她的话,认真做了起来。

  覃文舒摇晃着身子,欣慰的笑了笑。

  可就在她这么一晃神的功夫,机身又一个摇晃,覃文舒整个人都滑到了舱门边。

  猛烈晃动的机身内,就覃文舒所在的机舱里的人保持着安静,直直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覃文舒从地上爬起来,打开门,旁边是经济舱,里面的人比头等舱还要混乱,几个空姐已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覃文舒快步走到蹲在地上的空姐身后,朝着她们的屁股踹了上去,怒吼着,“都给我起来!放着一飞机的人不管蹲在这哭,你们公司是怎么训练你们的!”

  几个空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抹着眼泪看着机舱里的乘客,手足无措。

  覃文舒见着空姐也帮不上忙,对着机舱内大喊,让他们根据自己说的去做,果然,很有效果。

  几个空姐扶着座位,身体不停地摇晃,但一双双眼睛都崇拜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人。

  飞机摇晃越来越猛烈,有时机身竟有了九十度的大倾斜。

  覃文舒心里害怕极了,她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里想的都是覃佳宇那张可爱的小脸蛋。

  她怕她可能再也看不到覃佳宇了。

  度过了几次危险的大倾斜后,飞机渐渐恢复了平稳。

  机舱内又想起广播声:飞机已经平安穿过雷电区,大家请放心,几分钟后,飞机一定会平安抵达机场,请大家谅解。

  听到这,全飞机的人包括覃文舒在内,全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坐在覃文舒旁边的那位母亲,拉着覃文舒的手,感激不已,随即,头等舱内响了了雷鸣般的掌声。

  大难不死过后的覃文舒,惊魂未定的心里还忐忑不已,这些掌声她勉强地笑了笑回应,其实内心还在紧张着。

  飞机成功降落后,覃文舒就第一个冲出飞机,她真想快点逃离这个危险的笼子。

  就是它,害的自己差点见不到了覃佳宇。

  刚下飞机,覃文舒打开手机,吓了一跳。

  几百个未接电话差点挤爆了自己的手机,再仔细一看,全部都是周海浪打来的。

  覃文舒大概已经猜到,刚才的事情,应该是已经被直播了出去。

  为了不让周海浪担心,拨了过去,嘟的一声儿过后,电话那头一声尖叫:少爷少爷,是文舒小姐的电话!是文舒小姐打来的电话!少爷!

  尖叫的正是周海浪家里的佣人张妈,为人十分和蔼,非常喜欢覃文舒,二人关系十分要好。

  覃文舒立马将手机从耳边拿开,若是再不拿开,耳朵都要被张妈给震聋了。

  “喂!文舒,是你吗!你说话啊,喂,文舒?”

  覃文舒刚把手机放回耳朵边,就听到周海浪一遍又一遍的确定着自己的身份。

  “海浪哥,是我,我是文舒。”

  电话那头明显是松了口气,覃文舒听到张妈在电话那头大声的笑了,覃文舒很高兴,这世间,有他们的牵挂,觉得很温暖。

  周海浪恢复了往常的声音,嗔怪着覃文舒,“我说不让你回H市你偏不听,这可倒好?差点出大事!我说文舒,以后你可不能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了,你知不知道,你可把我都吓死了!”

  覃文舒对着电话里的人笑了笑,“我这不是没事嘛!你别担心了,这只是飞机遇到的意外,只要人一上了飞机,生死就全交给了老天,这次老天看我可怜放过了我,所以,你就别担心了,我这不是正好好地跟你通电话嘛。”

  透过千百公里的距离,覃文舒能明显的感觉到电话那头,浓浓的焦虑和不安。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下飞机吧?赶紧回去好好歇着,哎,别忘了吃饭,多喝点水,给自己的身体充点电,不然明天第一天上班,就没精力了。”

  覃文舒在周海浪絮絮叨叨的嘱咐中,挂掉了电话,拖着行李箱回到了提前预定好的酒店。

  一看到床的覃文舒,心中那根紧绷着的铉便松了下来。

  将自己重重的摔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明明已经耗尽了精力。

  打开手机,更新了城市。

  紧接着弹出首页的,除了H市的股市金融资讯,就是相别四年未见的薛富城与其他女星的绯闻。

  覃文舒心里一阵闷,四年了,他还是这样。

  四年了,他已经把自己完全忘记。

  H市的空气,果然比不上A市,让人很呼吸着很难受。

  覃文舒关掉手机,打开电视,第一个节目就是刚才飞机事故的直播现场。

  接近尾声的消息,却还是那么令人感到害怕,飞机上的一幕幕,都让覃文舒感到浑身发冷。

  老天很眷顾自己,让自己活了下来。

  覃文舒不敢再看下去,关掉电视,用被子蒙住头,睡了过去。

  荣耀集团。

  黄阳边打着电话,边往总裁办公室走。

  薛富城握着手里的遥控器,指关节渐渐发白。他看到电视中的覃文舒神情自若的冲着机舱中的人群大喊,而且飞机监控上还显示时间正是昨天下午。

  薛富城怎么也没有想到,覃文舒昨天晚上就已经到了H市。

  四年后,再看覃文舒,早已经不是四年前的那个女人。

  一头金黄色的大波浪,身穿一套黑色Christii,脚上一双高跟鞋,薛富城怎么看都不像是四年前的覃文舒。

  从她镇定的办事风格中,薛富城明白了,覃文舒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举止投足间,是一股浓浓的成熟味道。

  薛富城若有所思的眯起双眼,好看的黑色眼睫毛遮住眼袋,浓密而卷翘。

  黄阳推门而进,走到薛富城身边,“总裁,您要的资料。”

  薛富城接过黄阳手中的一摞资料,随手翻了翻,“这就是金昇公司的全部资料?”

  “是的,总裁。”黄阳恭敬的站在一旁,“不过总裁,您对金昇公司已经放手很多年了,为何如今又要接手金昇?”

  薛富城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将文件往面前桌上一摔,“我记得公司有规定,上级的事不能过多打听,你难道不知道么?”

  黄阳一听口气,立马向薛富城道歉。

  薛富城理也没理黄阳,抬起腿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停了下来,转身对着黄阳,“对了,通知金昇管事的,明天中午带着他们总监,一起来。”

  薛富城说着,顿了顿,“还有,这件事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尤其是顾倩。”

  黄阳应允,看着薛富城走远后,转身走到桌边。

  嘀咕着:花了我一个周的休息时间,好不容易收集齐金昇公司的资料,你就翻了翻,哎呦,我的小心脏啊。顾倩顾倩,又是一个不怕死的女人,唉,咱可怜的娃儿啊……

  刚走出公司的薛富城,就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似乎今天孙华学的心情很好,“富城啊,今天回来吃饭吧,妈妈做了一大桌子你爱吃的菜,快回来,陪陪妈妈。”

  薛富城皱了皱眉,“妈,我今天有事儿,没空回去,你看……”

  孙华学在电话那头嚷了起来,心情好像有些不好,“你就不能多回家陪陪妈妈,妈妈一大把年纪了,想跟自己儿子吃个晚饭都不行!医生嘱咐我最近要保持好情绪,少生气,你看你就这么让妈妈生气?”

  薛富城无奈,“今天公司确实有件很紧急的会议,我是实在没有功夫回家陪你。”

  电话那头的孙华学却突然间软声细语了起来,“富城啊,我跟你说,今天顾倩来家里了,你别给我找借口不会来,你是我生的,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我不管啊,今晚你要是不会来陪我和顾倩一起吃饭,今后你就别想再回这个家了!”

  其实,不用孙华学坦诚顾倩已经去了家里,薛富城也都能猜个七八分。

  孙华学是薛富城的母亲,也是唯一的一个亲人,平日里脾气虽然臭了点,但本性还是不坏的,起码对自己的亲儿子薛富城很好。

  薛富城听不得孙华学拿着自己开玩笑,“行行行,败给你了,晚上我就回家。”

  孙华学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后,“我就知道今天你没应酬,路上开车小心,慢点没事儿,妈妈等你回来。”

  挂了电话后的薛富城,心情有些不爽。

  顾倩这个女人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得到了孙华学的喜爱,整日里孙华学三言两语都离不开个顾倩。

  可在薛富城眼里,顾倩跟其他女人一样,想得到的东西也都一样。

  晚上,薛富城把事情给黄阳交代清楚后,便驱车回到了倾城花园别墅。

  一进门,老远就闻到了浓浓的香气。

  孙华学围着围裙跟在保姆后面,端着碗热气腾腾的鲫鱼汤,薛富城看到后走到桌前,看着桌上的鲫鱼汤。

  “我又不是孕妇,你做鲫鱼汤干嘛?”

  孙华学瞪了眼薛富城,“胡说八道什么?这是特地做给倩倩的。”

  薛富城面色一沉,看着正走来的顾倩,顿时没了吃饭的心情。径直上了楼,不理会顾倩。

  孙华学见状,“顾倩你别想太多,这孩子就这样,看起来冷冰冰的,内心却是个积极的主儿,你俩熟了后,关系就会好很多的。”

  顿了顿,看了眼楼上,凑到顾倩身边,“你要好好听我的话,阿姨是不会骗你的,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这孩子啊一定会喜欢你的。”

  顾倩一听孙华学这么说,想着她再怎么也是薛富城的亲生母亲,血浓于水。

  自己日后有了孙华学的支持,也就不愁薛富城不会喜欢上自己。

  等自己嫁给薛富城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一切都是时间的考验罢了。

  菜上齐后,孙华学退了退身边的顾倩,“你去把富城叫下来。”

  顾倩顿时明白,孙华学这是给自己和薛富城制造机会,于是立马答应,蹬蹬蹬上了楼。

  顾倩走到薛富城的房门外,看到门开着,并没有关上,于是推开虚掩着的门走了进去。

  只见薛富城背对着自己,坐在鹿皮沙发上看着什么。

  顾倩刚想走过去,只听薛富城开口,“你家里人没教你,进别人的屋门前需要敲门吗?”

  冷冷的声音,刺穿了顾倩的面子,“我,我看你没关门,所以……”

  “所以你就光明正大的进来,连话也不说一句?”

  薛富扔掉手里的一本杂志,走到顾倩面前,“你这种行为,不是很妥当啊。”

  说完,径直走了出去。

  紧紧攥着拳头的顾倩,硬生生的憋出了几滴眼泪,薛富城就这么不喜欢自己吗?

  努力压制情绪的顾倩,跟着薛富城下了楼,一脸笑容灿烂地走到孙华学身边坐了下来。

  都坐好后,孙华从盘子里夹了块最大的红烧肉放到薛富城的碗里,紧接着又夹了块给顾倩,看着俩人吃着自己夹的肉,嘴巴都笑到了耳朵根。

  吃了口米饭,便招呼了家里的阿姨将电视机打开。

  在孙华学的观点里,中国家庭吃饭,一定要是说说笑笑,开开心心的吃饭,最好时能边看着电视,边说这话,边吃着饭。

  心情变好了,才有胃口吃饭。


标 签总裁 娇宠甜妻总裁老公别这样 覃文舒 薛富城 覃文舒薛富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