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的傲娇总裁by咏久久_盛景初陆欢小说咏久久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94 ℃
我的傲娇总裁by咏久久_盛景初陆欢小说咏久久

盛景初陆欢小说

咏久久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盛景初陆欢的小说名是《我的傲娇总裁》是由咏久久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总裁甜宠文。主要讲述的是:陆欢打扮的乱七八糟去相亲,是为了让相亲对象嫌弃她,结果一看,对方竟是一个帅气逼人的大人物,还破天荒地相中了她,陆欢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大佬为什么会看上她,大人物说:“她们都美的雷同,只有你丑的别致。”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盛景初陆欢的小说名是《我的傲娇总裁》是由咏久久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总裁甜宠文。主要讲述的是:陆欢打扮的乱七八糟去相亲,是为了让相亲对象嫌弃她,结果一看,对方竟是一个帅气逼人的大人物,还破天荒地相中了她,陆欢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大佬为什么会看上她,大人物说:“她们都美的雷同,只有你丑的别致。”

免费阅读

  晚上,盛家为林月初接风洗尘。

  四年前,林月初出国留学,现在国外的课程结束,一些相关证书她也已经拿到了,所以回国以后,就留在A城发展了。

  陆欢和盛景初到餐厅的时候,林月初已经在了。

  陆欢打量着林月初,林月初换了一条白色的裙子,裙子很美,又很贴身。

  林月初看见盛景初,站起来笑着说:“景初。”

  盛景初点点头,淡淡地说:“回来了。”

  林月初点头,也不说话,只浅笑着望着盛景初,就这样眉目含情地望着他。

  陆欢觉得自己身为正室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正想着该怎样宣誓自己的主权,就听见盛景初问:“饿了吗?”

  陆欢更气了,盛景初这个渣男,居然当着自己的面问自己的情敌饿了没有,他把她陆欢当成什么了?

  “饿了吗?”盛景初又问了一遍。

  陆欢看着盛景初,见盛景初也望着自己,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盛景初在问自己,她还以为盛景初在问林月初呢。

  “饿了。”陆欢娇滴滴地说。

  “管家,让厨房准备上菜。”盛景初吩咐管家。

  “是。”

  林月初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淡了下去,直至消失。

  众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话题围绕着林月初,问她一些国外留学的事情,以及未来的工作打算,等等。

  “伯父,伯母,我想去盛世集团工作。”林月初笑着对盛如诚和王善美说。

  “好啊。”王善美笑着说,“你去别的公司上班,我们还不放心呢。”

  林月初笑得更开心了:“谢谢伯父、伯母。”

  “一家人,说什么谢。”王善美笑着对林月初说,“你学的是行政,就去秘书室吧。”

  林月初笑着点头。

  “景初,以后我就是你的下属了,请多多关照。”林月初笑着对盛景初说。

  陆欢气得差点儿把筷子咬断,这个心机女,不就是想借着工作的机会接近盛景初吗?

  林月初是不是认为她是个小姑娘,所以没把她放在眼里?

  “老公,我想吃青菜。”陆欢娇滴滴地对盛景初说。

  盛景初看了她一眼,拿筷子给她夹了青菜。陆欢吃了,又娇滴滴地说:“老公,好好吃哦。”

  盛景初:“……”

  她这浮夸又做作的样子,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林月初看着娇滴滴的陆欢,原来盛景初喜欢这样的?

  不,不可能。

  她是四年前出国的,在出国之前,她跟盛景初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八年,盛景初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她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绝对不可能喜欢这种做作的千金小姐。

  “老公,我还要吃。”陆欢娇滴滴地说。

  “要吃什么?”盛景初问,声音温柔中带着宠溺。

  陆欢诧异地看着盛景初,他还从来没有用这么温柔又宠溺的声音跟她说过话。

  她忍不住想,难道这个男人真的喜欢这一款?

  “吃……肉。”陆欢说。她觉得自己都受不了了,可盛景初还是一脸宠溺地给她夹了肉。

  陆欢:“……”

  看来,盛景初真的喜欢这款。

  难道自己以后都要娇滴滴的,像学校里有的女生一样,每说一句话,都把尾音拖得长长的、黏黏的?

  陆欢想象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可能做不到。

  如果她真的那样说话,许如鱼、莫初遇她们可能会跟她绝交。

  林月初看着盛景初一脸宠溺地给陆欢夹菜,不禁握紧了筷子。她从来没有见过盛景初对一个女人这样宠溺,他对女人一直是冷冰冰的,不管是家里的亲戚还是外面的朋友。

  这个陆欢到底有什么本事和魅力能让景初动心?

  一顿晚饭,盛景初一直在给陆欢夹菜,而陆欢一直甜甜地说“谢谢老公”“老公,好好吃哦”……

  一桌子人听得都快没胃口了。

  吃完了晚饭,陆欢就回房了。吃饭的时候,许如鱼、莫初遇几个一直给她发信息,让她上游戏带她们,还威胁她如果再不上游戏带她们,就跟她绝交。

  迫于她们的yin威,陆欢吃了饭就丢下了盛景初,跑回房打开电脑开游戏,与几人组队。

  几人一边打游戏一边聊天,陆欢就跟她们说起了林月初的事。她和许如鱼她们是多年的朋友,所以她早就习惯了跟她们分享所有的心事。

  陆欢:“我告诉你们哦,我今天见到了我的头号情敌。”

  许如鱼:“头号情敌?难道还有二号情敌、三号情敌?”

  齐凤:“你这不是废话吗?就盛景初在A城的人气,欢儿的情敌估计得有几百万。”

  莫初遇:“好像是这样。”

  陆欢:“外面那些想嫁给盛景初的女人根本就不算,盛景初根本就不认识她们,这个头号情敌的来头可大了。”

  齐凤:“有多大?”

  莫初遇:“ABCDEFG?”

  陆欢:“不是这个大,估计也就D吧。”

  许如鱼:“那确实比你大。”

  陆欢:“我还没发育成熟呢,我还要发育的。”

  许如鱼:“嗯,你这是在自我安慰。”

  陆欢:“我跟你们说正事呢,这个头号情敌是盛景初的救命恩人。”

  莫初遇:“救命恩人?”

  陆欢:“嗯,你们还记得盛景初被绑架的事吧?我今天听我婆婆说才知道,是林月初救了盛景初。而且,林月初这些年一直住在盛家,虽然我婆婆没细说,但我从她话里大概猜测了一下,林月初的家在偏远地区的小山村,林月初这些年住在盛家,盛家也一直资助林月初学习。现在她才从国外留学归来。我婆婆还把她当成女儿看。”

  许如鱼:“陆欢儿,你完了。”

  陆欢:“你才完了。”

  莫初遇:“欢儿,小鱼儿没说错,你真的完了。”

  齐凤:“根据我这么多年看小说和电视剧的经验来分析,这个林月初和盛景初就是官配。”

  陆欢:“……”

  许如鱼:“嗯,对,他们是官配,至于欢儿,你只能算个炮灰。”

  莫初遇:“我已经知道接下来的剧情是什么样了。女主角虽然家境贫穷,但是勇敢坚强,贫贱不移,富贵不yin,而男主一直以为自己对女主没有感觉,或者说,男主其实喜欢女主,但女主心中没有情爱,只有事业,所以男主骄傲不说,于是,就故意找个人结婚,去刺激女主。以前,男主一直守候在女主身边,女主以为自己对男主的感情只是兄妹之情,可等男主结婚了,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女主才猛然发觉了自己的心意,其实她早就已经爱上了男主。然后两人互相坦白,最后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

  齐凤:“我发觉,莫初遇还挺适合当编剧的。”

  陆欢气呼呼地问:“那我呢?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呢?”

  莫初遇:“你啊,你就是恶毒炮灰啊,你本来是个天真、单纯又可爱的小女人,却被男主当成工具一样利用,被伤害后,你就黑化了,你就报复、折磨女主,最后,男主狠狠地收拾了你,让你身败名裂。”

  陆欢:“……”

  许如鱼:“现在的八点档的狗血剧好像都是这么演的。”

  陆欢:“那……那只是电视剧。”

  许如鱼:“艺术源于生活,确切地说,现实比电视剧里演的还要精彩。”

  陆欢:“……”

  莫初遇:“你想想,不然为什么那么巧?为什么你刚和盛景初结婚,他的救命恩人就学成归国了?盛景初掐着点娶你,分明就是为了刺激他的救命恩人。”

  齐凤:“盛景初真的要结婚,A城的名媛淑女随便他挑,你一个小丫头,论家世和才华,哪一点比得上那些名媛?”

  陆欢:“……”

  她觉得她们说得对。

  她都要哭了。

  她一直想不明白盛景初为什么要娶她,现在经过几个好友的分析,她终于明白了,盛景初就是在利用她,她就是个工具。

  陆欢:“那……你们说我要怎么做才能全身而退?”

  莫初遇:“你这就想着退?不想争一争?就你目前的角色,怎么也能算个女二,很多电视剧也有女二逆袭的啊。”

  陆欢:“刚才你们不是说我是炮灰吗?”

  莫初遇:“除了主角,其他的反面人物都是炮灰。”

  陆欢:“我都是反面人物了,还怎么逆袭啊?”

  齐凤:“欢儿,你不能轻易放弃。你又没做错什么,你没有主动招惹过盛景初,他凭什么利用你?凭什么把你当工具?凭什么在目的达到之后就把你一脚踢开?你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凭什么受到伤害?”

  陆欢:“对啊,他们凭什么?”

  许如鱼:“凭盛景初有权有势。”

  齐凤:“欢儿,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你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你要主动出击。”

  陆欢:“怎么出击?”

  齐凤:“施展你的魅力,让盛景初爱上你,让他移情别恋。”

  莫初遇:“欢儿,加油。”

  许如鱼:“欢儿,加油。”

  齐凤:“欢儿,加油,我们看好你。”

  莫初遇:“啊!我死了!欢儿快救我!”

  陆欢回过神,操纵着自己的人物去救莫初遇,一边操作一边语音骂她:“你一个奶妈,你负责补血就是,你往前冲什么?”

  莫初遇:“我觉得对方很菜啊。”

  陆欢:“结果呢?人家一招就把你秒了。”

  莫初遇:“……”

  陆欢带她们打了一场就不想打了,于是下了游戏。

  虽然莫初遇她们可能是开玩笑的,但她觉得好像真的是这样。

  盛景初为什么娶自己?他的动机实在是太可疑了。有时候,最不可能的就是最有可能的,也许自己真的是盛景初用来刺激林月初的工具。

  她觉得心里闷闷的,便走到阳台上,想透透气,可一到阳台上,她就看到楼下花园里有两个人。

  是盛景初和林月初。

  他们两个人在花园里做什么?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林月初笑着在说什么,盛景色没有说话。

  陆欢悄悄蹲下.身,用一个小盆栽挡住自己的脑袋,微微歪着头偷看。

  这样的距离,陆欢根本就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陆欢本来以为他们可能会有什么亲密举动,比如接吻和拥抱之类的,可一直是林月初在说,盛景初偶尔说两句。

  两个人的神情都很平静,然后,两人就朝屋子里走去。

  这样就完了?没有拥抱,也没有亲吻?没有嘶吼,也没有质问?

  难道是莫初遇她们分析错误,自己并不是盛景初用来刺激林月初的工具?那盛景初为什么娶自己?

  如果说,自己和盛景初是因为某些事认识,盛景初还有可能是对她一见钟情,但他们是通过相亲认识的。

  陆欢回到房间里,坐在沙发上,正在想着,盛景初就回来了。

  “我有件事想问问你。”陆欢说。

  盛景初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叫老公。”

  陆欢:“……”

  她红着脸,看着盛景初,有点叫不出口。刚才吃饭的时候她是故意那样叫、那样说话的,就为了刺激林月初,现在真的让她叫,她觉得很难为情。

  “刚才不是叫得挺好听的?”盛景初似笑非笑地问,“难道刚才是叫给别人听的,不是叫给我听的?”

  陆欢的脸更红了,她的小心思好像被盛景初看穿了。

  “你吃醋了?”盛景初问。

  陆欢红着一张脸,结结巴巴地反驳道:“你……别胡说,谁……谁吃醋了?我吃谁的醋?”

  盛景初:“林月初。”

  陆欢又气又羞地瞪着盛景初,生气地道:“我没有吃醋。”

  “那为什么刚才在林月初面前叫老公叫得甜蜜蜜的,这会儿却不叫了?”盛景初问。

  “我那才不是叫给林月初听的,我是叫给……叫给……叫给爸妈听的。”陆欢红着脸说。

  盛景初看了她一眼,说:“既然是叫给爸妈听的,那你有事去问爸妈,别问我。”

  陆欢气得想狠狠地咬他两口,这个浑蛋!太坏了!

  盛景初没再搭理陆欢,进了浴室。

  小没良心的,老公都不叫,他搭理她干吗。

  陆欢眼睁睁地看着盛景初进了浴室,关上了门,气得直跺脚。

  臭男人!


标 签总裁 我的傲娇总裁 盛景初 陆欢 咏久久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