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靳少狂妻太霸道叶欢靳浔小说_靳少狂妻太霸道绮绮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15 ℃
靳少狂妻太霸道叶欢靳浔小说_靳少狂妻太霸道绮绮

靳少狂妻太霸道

绮绮 著

连载中免费

以叶欢和靳浔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靳少狂妻太霸道》作者是绮绮,小说讲的是被婆婆下药的叶欢得知靳浔娶她竟只是为借腹生子,被软禁后的叶欢在大伯帮助下逃脱魔掌,本以为从此开始自由生活的叶欢却没料到还是掉进靳浔的柔情陷阱无法抽身,那霸道腹黑的靳浔能否俘获小娇妻的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叶欢和靳浔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靳少狂妻太霸道》作者是绮绮,小说讲的是被婆婆下药的叶欢得知靳浔娶她竟只是为借腹生子,被软禁后的叶欢在大伯帮助下逃脱魔掌,本以为从此开始自由生活的叶欢却没料到还是掉进靳浔的柔情陷阱无法抽身,那霸道腹黑的靳浔能否俘获小娇妻的心.....

免费阅读

  靳浔站起身,比叶欢高出许多,摸了摸叶欢的头发,霸道的不许叶欢躲。

  他的手指上残留着薄荷的烟草味道,抚上了叶欢的唇。

  “我知道,我是说这里。”见叶欢,似乎比他想象中的好玩。手指上温软的触感让靳浔心动,扣住叶欢的脑袋便吻了上去。

  叶欢明白了,原来靳浔是个闷骚寂寞的老男人,要说他身边没有女人,她还真的不信,靳家这样的家世背景,多的是送上门的。

  紧闭着的唇被霸道的撬开,叶欢口腔里的呼吸被夺,她也是新手,被靳浔强势又霸道的强吻了,鼻间满满都是男人独有的清冽味道,叶欢绷直的身体软在靳浔怀里。

  靳浔向来自诩自控能力强,怎么今天遇到叶欢就丢盔弃甲了?

  怪只怪她的味道太过甘甜,让他忍不住流连忘返,想要更多。

  两人从书桌前滚到床上,靳浔伸手探进了叶欢的衣服里,引得叶欢阵阵颤栗,大脑一瞬清明。

  抬起手,叶欢就要掌掴靳浔。

  靳浔抓住女人不安分的手往她头上一按,继续着自己的动作,手按着叶欢的胸口,墨色的瞳孔一亮,“你心跳很快。”

  你被强吻你心跳不快啊?叶欢心里反驳,嘴唇发颤。

  怀里的人害怕得瑟瑟发抖,身体软得不行,又想推开他,小手几乎柔弱无骨,靳浔登时乐了,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但他又不想逼叶欢太紧,从她身上起身,替她拉好衣服,一派正气的站在床前,宣示着主权,“我会让你跟靳北离婚的。”

  等等……这是什么剧情反转?叶欢不明白了,她这是被陷害反而被看上了?

  不行,她拒绝。

  婚她会自己离。

  “你做梦。”叶欢开口,嗓音就哑了,带着丝丝入扣的诱惑。

  靳浔眸光暗了暗,一瞬间气势凌人,“你再说一遍。”

  “我不管你是不是纯情到接个吻就喜欢上我了,但是我明白告诉你,我叶欢不稀罕你们靳家。”叶欢一字一句,咬牙说道。

  靳浔的五官没有表情,面部线条一寸寸冷了下来,“你可以把我跟靳家区分开来。”

  “我拒绝,靳浔你还有没有道德了?我可是你弟弟的妻子。”叶欢说不过他,只好拿两人的关系说事。

  靳浔脸色更黑了,目光如狼盯着叶欢,“你们有名无实。”

  “你不怕被人说三道四,我还要活。靳大少要是寂寞了,照您这身份,去哪儿都有人陪。”

  “嗯。”

  叶欢窥着靳浔神色,有些摸不准了,说道:“现在你可以出去了,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说完了?”

  靳浔朝叶欢走来,叶欢登时就有些怕了,不管是体力还是嘴巴,她都不是靳浔的对手。

  这个点了,她叫也没用。

  叶欢真是头疼,叫住靳浔,“等等,你要做什么?”

  “该休息了。”

  “那你去休息啊。”叶欢觉得,她怎么在跟一个巨婴说话?

  话音落,靳浔的吻又落了下来。

  叶欢绷直了身体,靳浔的唇凉凉的贴在叶欢额上,耳边是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晚安。”

  靳浔走后,叶欢彻夜未眠。

  以前朋友们总说,二十五岁之前等不到对的那个人,兴许以后都等不到了。

  叶欢一直没有等到,也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遇到靳北是因为相亲。

  那时候靳北彬彬有礼,给叶欢的印象很好,结婚时签订协议互不干扰对方生活,她也没有介意,这个时代,就算做炮友,也不奇怪。

  睡着后叶欢做了一个梦,梦里妈妈躺在地上,浑身是血,手里攥着一封信,信上说天下男人不可信,她恨小三。

  叶欢哭醒了。

  醒来床边坐着靳北。

  靳北一脸温柔的看着她,轻声问:“做噩梦了吗?”

  叶欢满头是汗,掩住眸中情绪,点了点头。

  靳北摸了摸她的头发,把叶欢抱了起来。

  叶欢一吓,连忙搂住靳北脖子,“干什么?”

  “抱你去洗漱,好久没回来,你都瘦了。”靳北说话还是那么温柔,一副金边的眼镜架在笔挺的鼻梁上,衬得他气质更为儒雅。

  靳浔路过门口,就看到靳北抱着叶欢。

  叶欢下意识的收紧了手,冷着脸不说话。

  “大哥也回来了。”靳北似乎对靳浔有所忌惮,放下叶欢,改为牵着她的手。

  靳浔神色淡淡,扫了一眼躲在靳北后面的女人,说:“嗯,以后会长住。”

  等他下了楼,叶欢找了个借口说自己上厕所,一个人进了洗手间。

  早前在靳家鲜少听到靳浔的消息,要不是那天被婆婆捉‘奸’在床,她都快忘了靳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就现在的形势看来,这两年在靳家的生活平静完全得益于靳浔的不出现,现在他出现了,刘丽君就开始担心儿子靳北的地位不保。

  因为跟靳北没有什么感情,叶欢对靳家的事知之甚少,现在也分析不出个什么来,只简单洗漱完,跟着靳北下楼。

  刘丽君见到靳北牵着叶欢,面上笑意盈盈,招呼着叶欢,“来,叶欢坐这边。”

  叶欢仿若吃了苍蝇一般膈应,神色淡淡,点了点头,却仍旧坐到靳北旁边。

  事实上,她也拿不准靳北到底跟刘丽君是不是一伙的,只是现在,靳家能够靠得住的人也就只有靳北了。

  等着靳老爷子上桌,大家开始动筷子。

  吃了没多少,叶欢忽然提议想回娘家一趟。

  关于她的娘家,靳家的人不甚了解,当初叶欢嫁进来,是靳北自己选了,老爷子应允的,结婚的时候叶欢说父母都在乡下,没能赶过来。

  刘丽君答应叶欢进门,本就是借腹生子,也没有追究,反倒觉得轻松。

  现在叶欢突然提起,刘丽君很是怀疑,怕她跑了,当即反对,“不行,你现在哪儿也别去,好好在家待着。”

  叶欢没吭声,看了刘丽君一眼,笑得意味深长,“妈,我又不会跑了,您那么担心做什么?”

  靳浔适时插话,闷声道:“夫妻吵架,出去散散心总是好的。”

  叶欢看了他一眼,不知他打的什么算盘。

  靳浔并非刘丽君所生,靳国良当初为了娶刘丽君进来,费了些功夫,觉得对靳浔有所亏欠,加上靳浔性格冷沉,平日里无人敢亲近他,靳浔这一主动开口,靳国良当然重视。

  随即靳老爷子温声说道:“靳北啊,你大哥说的有道理,夫妻之间最重要是和睦,公司的事你先放一边,带着叶欢出去散散心。”

  叶欢垂下眸子,心有所思。

  当初她嫁给靳北,说来也有靳老爷子的一份力。

  靳老爷子同她母亲是什么交情,叶欢不清楚,只是她隐瞒身份嫁进来,这两年靳老爷子没少给她撑腰。

  现在她想走,靳老爷子难道仅凭喜欢她才留的她?

  老爷子都发话了,靳北自然也答应下来,饭桌上对叶欢是嘘寒问暖,压根看不出来两人是吵过架的。

  事实上,两人也无架可吵,叶欢不清楚靳北到底知不知道刘丽君的意思。

  吃完正要放下碗筷,叶欢脚上一重,不可思议的看了看靳浔。

  这……

  靳浔在桌下踢了踢她,是无意还是有意?

  可她看着靳浔的时候,靳浔跟个没事人一样,反而一本正经的问道:“弟妹这么看着我,难道是我脸上有饭粒?”

  靳浔往叶欢的方向凑了凑,动作幅度很小,叶欢却吓得往靳北这边靠了靠。

  “吃好了么?今天怎么吃得那么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靳北适时伸出手,揽住了叶欢的肩膀。

  叶欢心下一沉,摇了摇头,“没事。”

  “我送你上楼休息吧。”靳北说话温温润润,却没给叶欢拒绝的机会,捏着叶欢的手腕就往楼上走。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靳浔冷不丁看着自己面前的碗筷说道:“弟妹要是身体不舒服就赶紧去医院看看。”

  又是诡异的沉默,一家子人,包括在旁边的佣人都纷纷朝叶欢看过来。

  能让靳浔开口关心是在太难了,而且今天靳浔的话题就没离开过叶欢。

  刘丽君倒是乐享其成,只要叶欢能够怀上孩子,她一个没背景的女人,刘丽君不怕掌控不了她。届时靳北的继承人身份一旦坐定了,她就让他们离婚……

  叶欢憋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淡淡说:“谢谢大哥关心,有靳北在,我没事。”

  “嗯。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靳浔仿若没有听到叶欢的话,冷厉的眼风往这边扫来,带着淡淡的温情。

  叶欢只觉得脸上烧得慌,离开靳家的想法越发明确了。

  上了楼,叶欢和靳北对坐着。

  靳北倒了两杯茶,他生得文静,气质儒雅,端着茶杯的手指修长好看,哪怕只是垂眸吹散茶杯上头雾气的动作,也好看得很。

  叶欢舔了舔自己的唇,当初她会嫁进来,也是受了这副皮囊的迷惑罢。

  不是没有心动过,而是心动的时候都只是单方面的,难以言说,后来时日增长,生活冲淡了那份悸动。

  他们之间就一直这样,不咸不淡的,像朋友一样处着。

  “靳北。”终究是有一些些期待的,叶欢问靳北,“你妈最近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靳北端茶的动作顿了顿,再次斟满茶杯,呷了一口茶才点了点头。

  “我想离婚。”叶欢鼻尖有些涩,但也只是酸了一下,很快就好了。

  靳北抬眸看她,很是平静,“嫁给我,委屈你了。”

  他越是这样彬彬有礼,叶欢心头反而更不是滋味。

  “我想今天就走。”叶欢再次强调。

  靳北放下茶杯,摘了鼻梁上的金边眼镜,支起身来,身子凑近叶欢,双手撑在她身侧,温柔的问:“离开我,你打算去哪?”

  叶欢有些不自在,她跟靳北极少这么亲近过,她抿唇不说话。

  靳北似乎怒了,眸底沉积着几分火气,“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攀上的我大哥,真是厉害。”

  叶欢怔了怔,勾唇冷笑了,“靳北,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原本说好咱们之间互不干涉,但是现在,你妈先是陷害我,再是软禁我,倘若我不反抗,你们母子,是不是打算把我捆了绑了送到你大哥床上?”

  靳北哑口无言,认识叶欢的时候是对她有好感的,所以他才不常回家,担心回来相处太亲密会让他无法自拔。

  叶欢至始至终都只是他们母子的一颗棋子。

  看出靳北的迟疑,叶欢心下明了,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目光盯着茶几,这种豪门倾轨的手段她不是没见过,只是不屑。

  “叶欢,我改变主意了。”靳北自上而下盯着叶欢那张素净白嫩的脸,沉声说道。

  叶欢手上一抖,往后缩了缩,“什么?”

  靳北捧住她的脸,蜻蜓点水的在叶欢额上落下一吻,“孩子可以我跟你生,也一样是靳家的种。”

  现在后悔,会不会太迟了?

  靳北所有的反应都向叶欢表明,他从一开始就有打算借腹生子,把她培养成掣肘靳浔的把柄,还有她的孩子也一并用上。

  起初叶欢想不明白,想要孩子,他们夫妻也是可以生的。

  为什么一定要把她拱手让人?

  可靳北这态度转变得太快,叶欢还没来得及问,靳北的身子就压了下来,他力气大,双手捏着她的肩膀,在她脖子上亲吻着,寻着叶欢躲避的双唇。

  叶欢恼了,靳家的人都把她当成什么了?

  她猛地抬手要给靳北一巴掌,却被靳北反应极快的将她整个人从沙发上提了起来。

  叶欢吓得抱住靳北的脖子,“你放开我,我是不会成为你们兄弟俩的玩物的!”

  “不是玩物,欢欢,我不想把你给大哥了。”靳北把叶欢放到床上,开始剥衣服。

  叶欢又气又吓,踢打着靳北,“你不想,可是你母亲呢,你能阻止她么?”

  靳北以为还能哄回叶欢,停下动作,“大哥身边从来没有女人,我和我妈也是不得已,现在不一样了,我喜欢你,欢欢,从一开始其实我就喜欢你了。”

  叶欢仿佛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

  娶她进门后约法三章的人是他,要把她送给他大哥的还是他,现在说喜欢她的,还是靳北。

  “可我不喜欢你啊。”叶欢嘲讽一笑,说得风轻云淡。


标 签总裁 靳少狂妻太霸道 绮绮 叶欢靳浔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