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南栀季寒轩小说_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苏南栀季寒轩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75 ℃
苏南栀季寒轩小说_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苏南栀季寒轩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

苏南栀季寒轩 著

连载中免费

苏南栀季寒轩免费阅读,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大结局,故事递网最新上线的小说《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内容具体,书迷读的十分过瘾。主人公是苏南栀季寒轩,作者雁喜讲述了:苏南栀用三年时间,不过是认清季寒轩根本不可能爱她这个事实,她带着孩子远走,经年之后再遇,却是季寒轩主动出击的动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苏南栀季寒轩免费阅读,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大结局,故事递网最新上线的小说《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内容具体,书迷读的十分过瘾。主人公是苏南栀季寒轩,作者雁喜讲述了:苏南栀用三年时间,不过是认清季寒轩根本不可能爱她这个事实,她带着孩子远走,经年之后再遇,却是季寒轩主动出击的动心。

免费阅读

  “张管家,我带南栀进去,老爷那边我去说,不会有事的。”柳兰柔柔的声音轻轻说着,朝着苏南栀笑了笑。

  苏南栀不觉得她是好心,她有别的办法找苏临海,但她不想看到柳兰。她神色一敛,“不用了,张管家替我转告一声,我妈妈的病我不希望再有苏家任何人插手。”说完她转身离去。

  “站住。”柳兰厉声叫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你父亲会突然对你母亲这么绝情吗?”

  苏南栀顿住,回头看着柳兰,她的优雅消失无踪,脸上竟蒙上了阴狠的神色。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可怜。”她看着苏南栀,笑得分外得意。

  “演技真不错,他也不知道你真实面貌是这样的吧。”苏南栀不屑的说道。这女人的话不可信。

  柳兰面色变了变,又恢复正常,好像并不在意,“真真假假重要吗,苏临海现在爱的是我。”

  她细长的高跟鞋在地上踱了踱,“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就在下月,到时候可不能少了你,务必赏脸哦。”柳兰说着,勾唇对着她笑的极为得意。

  苏南栀嗤笑一声,“你还真是有意思,我妈妈还没离婚呢,你结婚,痴心妄想!”

  柳兰笑意更甚,“忘了和你说了,你父亲已经把离婚协议准备好了,想着明姐姐现在身体不好,决定在我们结婚当天再送过去,免得惊扰了明姐姐休息。”

  柳兰说着走近苏南栀,贴近她的耳边,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不然让她看不到我的婚礼,我会很伤心的。”

  她一字一句都扎进苏南栀心里,她僵立在原地的身子颤了颤。

  柳兰这才满意的笑了,极为优雅的抚了抚自己的头发,“天色不早了,路上小心,你可要好好的等到我和临海的婚礼,我还要送你一份大礼呢。”说完踩着高跟鞋,往庄园里走去。

  苏南栀眼睛赤红,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情绪,站在庄园门口仿佛一尊雕像。

  太阳已经落山,暮色逐渐降临。

  回去的路上她拨通了一个电话,一双眸子在暮色中闪着决然的细光。

  “喂,小染,我有事找你”

  “南栀,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手机那边舒陌染的声音炸过来,在听见苏南栀的要求后,整个人都是怒气冲冲的。

  “我很明白我在说什么,小染,这回你得帮我。”夜色渐深,她开着车,望着无边夜色,异常坚决。

  “可你那么优秀,你可以做很多别的事,你忘记你之前的梦想了吗,你这双手是用来惩治罪恶的,不是用来端酒伺候别人的。”舒陌染呼出一口气,她怕苏南栀一时想不明白,还刻意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苏南栀听了她的话倒是笑了,“优秀?优秀成现在这样子吗?小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现在需要钱,很多钱,并且没有时间等。”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治好妈妈的病。

  “死丫头你缺钱还有我呀,你缺多少,我马上给你转过去。”舒陌染没好气道。

  “小染,听我说,你要是真为了我好就答应我说的。”听见小染的话,她心中一暖,这么多年,她身边的朋友毫无保留对她真心的只有小染一个。

  而小染自己也不容易,自从舒家几年前没落之后,她就辍学打工,照顾自己体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

  苏南栀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舒陌染的情景,两家生意上经常往来,有一次舒父带着小陌染来她家,这个精灵般的女孩一看见她就非要拉着她,说要去义结金兰,小手在花圃里揪了两朵花就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结拜,弄得苏南栀哭笑不得。

  “算了,我知道拗不过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你来绯色也好,我的地盘,我罩着你。”舒陌染豪气的说着,南栀仿佛还能听见手机那边她用力拍自己胸脯的声音。

  苏南栀哑然一笑,看着越来越来近的别墅,和舒陌染聊了几句关于她马上要去的绯色,约好明天晚上过去之后,互道再见,挂掉了手机。

  她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回想柳兰说的话,她心神不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去。

  大概是太累了,她一觉竟然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想到今天是去绯色上班的日子,她也不再拖延,醒了之后就立马洗漱收拾自己。

  绯色是一个娱乐会所,在圈内首屈一指,幕后势力很大,无人敢得罪,但却没人知道真正的主人是谁。

  南栀和绯色的联系也不算浅,以前在刑警队的时候,她就调查过很多关于这间娱乐会所的背景,知道它神秘危险,但也是水极深的一个场所。

  舒陌染在家道中落后,就进入了绯色,摸爬滚打几年,现在已经是绯色公关部的经理。绯色因为接触的人员复杂,势必会产生很多纠纷,所以维持好这些关系,舒陌染吃了很多她想不到的苦。

  到达绯色的时候,也就是晚上了,舒陌染在门口接的她,带着她去了自己的办公室,给了她一套工作服,让她去换上。

  南栀看着这高开叉的旗袍,脑门有点抽搐,绯色的装潢陈设都是复古的民国情调,工作服也是完全复古的旗袍,只是旗袍的样式各不一样,她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几个穿着各色旗袍的美人,淡妆浓抹,影影绰绰,给人感觉像是身处民国时期的红馆勾栏。

  她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舒陌染眼睛都看直了。

  “不行不行,你不能穿成这样,太危险了,而且你性子又直,还是换份工作吧。”

  南栀穿的一件墨绿色缎面暗花旗袍,墨绿的颜色衬的她的肤色白如凝脂,紧身的旗袍将她玲珑有致的好身材显露无疑。

  “没事的。”她摇着头,给了舒陌染一个笑容,示意她安心。

  第一天的工作很顺利,而且小染因为不放心她,特意疏通关系,执意给她安排了一些简单的工作。

  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南栀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别墅,刚进大厅,就看见季寒轩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如铁,满地的烟蒂。

  他怎么会在?是在等她,怎么会呢?

  静默。

  他不说话只是死盯着她,她站在原地不敢走动。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良久,季寒轩缓缓开口,“不打算解释一下?”他盯着她薄薄的衣裙,声音冷的像冰。

  苏南栀扫了他一眼,解释什么?他根本也不会在乎。

  累了一晚上,她头重脚轻,根本没有力气理他,直接走向楼梯。

  突然,她感觉自己脚下一轻,自己被巨大的阴影包裹,身体已经被他拦腰扛起。

  一阵天旋地转,她感觉自己狠狠的被摔在沙发上,薄薄的衣裙在他手里瞬间化作碎布。

  她一阵惊慌,他想在这里对她双手无力的在他身上乱捶,“放开我”

  她忙了一晚上疲惫不堪,实在没有力气承受他的肆虐。

  “季寒轩,你放开我,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凭你是我养的,不够吗?”季寒轩厉声说着,一个挺身进入了她。

  痛感袭来,她疲惫的身体,经受不住刺激,竟立刻颤抖了起来,喉咙里撕扯着想发出声音,声音都是哑的。

  “背着我,你活得很滋润啊。”季寒轩一边动作一边在她耳边低吼,“我是不是对你太宽容了。”

  苏南栀神色微滞,自己这么晚回来,又满身酒气,他是以为自己去做了什么不堪的事吧。

  “是啊,你不在,我活得很滋润。”她心中气愤,看着他的眼睛脱口而出。“所以你满意了吧,我就是这样肮脏的女人,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放开你?别想了,你死也只能是在我手上。”季寒轩冷笑着,身下的动作越发剧烈,把身上全部的火都要发泄在她身上。

  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她是真的没有力气了,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就算会死,她都不想挣扎了。意识逐渐模糊,她昏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南栀躺在床上,身上是干净的睡衣,身体似乎也被清洗过。

  是季寒轩?可她又不信他会这样对自己,应该是家里的佣人吧。

  接下来的几天,季寒轩没有在回来过,她白天画画打发时间,晚上一如既往去绯色工作,就这样三天过去了。

  第四天的时候却出现了一点意外。

  她工作的时候,包房的一个客人,一看见她就对她动手动脚,她不耐,收拾好东西就准备退出去,可那客人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把包房的门堵死,一只肥厚粗糙的手搭上她的腰,另一只手端起一杯酒,厚厚的嘴唇凑近她开口道:“今天你要是不喝这杯酒,我让你马上就没有工作,怎么样?喝还是不喝?”

  苏南栀看着那个男人粗糙长满痤疮的脸皮,感觉一阵反胃,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苦笑一声,端起酒一饮而尽。

  见她识趣,那个男人露出猥琐的表情,嘿嘿的笑着,手就要往她的腰下滑去。她身体一僵,感觉胃里翻涌,推开男人的身体,急慌慌的跑了出去。

  洗手间里,她呕吐得很厉害,几乎直不起身子。洗手间里别的人看到她这个样子,都远远避开她。

  她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浮肿,脸上毫无血气,如果不是有底妆掩饰,她的样子怕是会更加惨烈。

  看着镜子里的人,她自己都万分嫌弃。

  叹了口气,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她走出洗手间。

  绯色的通风设计很不错,尽管看起来很密闭,但是人在里面却一点也不觉得闷。吸了两口气,感觉舒畅多了。

  路上碰到了一个醉酒的客人,客人跌跌撞撞,扶着墙。

  看见她,他眼中顿时冒出精光,立马向她扑来,口里还念念有词:“美女,怎么一个人呀,来陪爷玩玩,爷高兴了,你要什么都可以啊!”

  她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会扑过来,她身形一闪,堪堪躲开,但是几年的懈怠,身手早已大不如前。

  她还是被醉酒男人绊倒在地,她吃痛一下叫出声,右手又传来钻心的疼痛。

  那个男人扑了个空,也跌到在地,不甘的嘶吼:“不知好歹,我今天偏偏就是上定你了。”说完就要起身,看着她的目光都带着疯狂。

  她心中一慌,避免多惹事端,她趁他醉酒行动迟缓,赶紧跑开,后面的男人也起身追她,她加快速度,后面的男人却紧追不舍,她的步伐开始有些慌乱。

  要不是她想保住这份工作,不想牵连事端,也不用这么到处逃窜。

  沈念不久前才刚回国,接手Z国分公司,今天受邀参加一个酒场,他从国外回来,对国内的生意规矩还不太了解,没想到是这种风月场所。

  他本就没什么兴致,却无可奈何,还没走到约定的包房,却见正前方一个女人向他跑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女人就直直的撞进他的怀里。

  鼻尖嗅到一股发稥,他低头看向女人,女人也有些惶恐的抬头看着他。

  女人微红的双眼,好像刚哭过,还带着莹莹清泪,鼻尖也是红红的,清丽的面容带着一丝娇媚,紧抿的小嘴又带着分明的倔强,最重要的是,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席卷全心。

  他感觉自己心跳好像漏了一拍。

  “不好意思,没看到你。”女人声音柔柔的响起。

  沈念回过神来,淡然一笑,缓缓开口:“没关系,你没事吧。”

  南栀本来急着躲那个醉酒的客人,不想刚拐个弯就撞上了眼前这个男人。

  男人带着温润的笑意看着她,他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潺潺的流水,温润舒缓,眉心一点淡痣,格外引人注目。

  一瞬间的失神之后,苏南栀感觉到自己还在人家怀里,脸微红一下,立马从他怀里脱离,不自然的捋了捋自己垂散的发丝。

  “谢谢你,先生。”她有些歉意的说道。

  “举手之劳。”沈念感觉怀里一空,不由得有些失落,细长的双眸温柔微阖。

  苏南栀看着他,心中一松,没想到在绯色还能碰到这样的人。

  她想起自己还要给一个包房送酒,工作要紧,对面前这个男人稍稍施礼,“先生,我还有工作,先失陪了,祝您愉快。”然后也没等他反应,施施然离开。

  沈念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墨绿的旗袍勾勒出窈窕的身姿,他嘴角勾起一抹笑,若有所思。

  苏南栀确认身后没人之后,呼出一口气,她怕又牵扯上什么麻烦。

  整理整理身上的衣服,打起精神,取了要送的名贵红酒,走到那个包房门前,她一如既往,推开门。

  里面传来热闹欢快的声音,她迈步走进去。

  这个包房是绯色最豪华的包房之一,房间很大,里面有个室内水池,在房间的右边,一扇古朴的屏风立在水池旁边。左边是几阶矮梯,走上矮梯就是供客人休闲的平台。

  她跨步走上去,高跟鞋在阶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并没人注意。

  突然她停住脚步,神色大变,脚怎么也不敢再往前,因为人群中,她看到季寒轩赫然也在列,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酒杯,仿佛在沉思什么,略显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映衬着他脸部流畅分明的线条,笔挺的西装紧合他高大挺拨的身形,俊逸非凡。

  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他竟突然抬起头,幽幽的眼眸对上她的视线。

标 签总裁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 苏南栀季寒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