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柏瑾寒楚梨花小说_梨花落相思烬宣染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47 ℃
柏瑾寒楚梨花小说_梨花落相思烬宣染

梨花落相思烬

宣染 著

完本免费

《梨花落相思烬》是宣染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柏瑾寒楚梨花,主要讲述的是年少之时的一场误会,让柏瑾寒对楚梨花恨之入骨,在柏瑾寒心里,楚梨花就是个爱慕虚荣,不择手段的女人,如今他功成名就,说什么都不会再放她离开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梨花落相思烬》是宣染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柏瑾寒楚梨花,主要讲述的是年少之时的一场误会,让柏瑾寒对楚梨花恨之入骨,在柏瑾寒心里,楚梨花就是个爱慕虚荣,不择手段的女人,如今他功成名就,说什么都不会再放她离开了.....

免费阅读

  再醒过来的时候,楚梨花听到有人在压抑的哭,是一直跟着她的丫头香儿。

  她睁开沉重的眼皮,就看见香儿坐在她的床前,头上别着一朵小小的白花。

  她的心“咯噔”了一声,声音沙哑的问:“香儿,你在给谁戴孝?谁……谁死了?”

  “小姐!”香儿“扑通”一声跪下了:“对不起小姐,是香儿没用,没有照顾好小小姐,小小姐已经……已经走了……”

  轰的一声,楚梨花的世界一瞬间就倾塌了,她顺着香儿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身边。

  女儿盼盼安安静静的睡在那里,真的只像是睡着了。

  但她的小脸那么白,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她伸手过来抓住她的小手,小手那么冷,冷的没有半点的温度。

  她的小嘴唇干裂到起皮,眉头深深的皱着,竟然是……连死都没有得到片刻的快活。

  “啊!”楚梨花从喉管里发出一声惨叫,她疯了似的爬起来,将女儿冰冷的身体抱在怀里,又将所有的被子都裹在女儿的身上:“盼盼,盼盼你醒醒,不可能的……只是发烧而已,你一向坚强,不可能就这么离开娘的,你睁开眼睛看看娘,我求求你睁开眼睛看看娘,就看一眼,一眼就好……”

  “小姐,小姐你不要这样,小小姐已经走了。”香儿满脸泪水的过来劝说。

  却又满腹愤恨的不平:“小姐,你昏迷三天了,这三天,香儿把能求的人都求了,可是先生和夫人那里下了死命令,香儿也没有别的办法……香儿就不明白了,你苦苦的等了先生五年,他娶了赵依然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将你和小小姐往死里逼……小小姐只是受了寒发了烧,只要喝些药就会没事的,却……小小姐这是被他们活生生的拖死的啊。”

  “不,盼盼没死,我再去求瑾寒,再去求瑾寒给盼盼找大夫……”楚梨花忽然将女儿放下,赤着脚下了床就往外跑。

  刚出门,就撞上了进来了柏瑾寒。

  她的脸上顿时一喜,一把抓住了柏瑾寒的衣服:“瑾寒,你是来救盼盼的是不是?你带了大夫来吗?大夫在哪里?快让大夫看看盼盼。”

  她往他的身后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楚梨花,那个贱、种已经死了!”柏瑾寒一把拽住了楚梨花的手腕:“因为你的恶毒,依然这几天一直都不舒服,刚刚还忽然流血了,西医说需要输血,我记得你和依然是同一个血型,你现在就跟我走,去给依然输血!”

  “不,你搞错了,我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救盼盼,我只要救盼盼就好,”楚梨花根本就不管柏瑾寒说什么,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瑾寒,瑾寒你听我说,盼盼她也是你的孩子,她是我和你的孩子,当年我们分开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身孕了,你救救她,她一直都知道谁才是她的爹,她一直都盼着喊你一声爹……”“够了!”柏瑾寒怒吼了一声,拖着楚梨花就往外走,他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直接掐死这个无情冷血的女人。

  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背弃和欺骗,偏偏楚梨花将两件事都做绝了。

  “楚梨花,依然跟我说你最终会编造出这样的谎话来骗我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可是我没想到,为了那个贱、种,你真的什么都敢说!”

  “你以为我还是五年前那个被你玩弄在鼓掌之间的傻子吗?”

  “楚梨花,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再信了。”

  “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那个贱、种已经死了,你现在必须去救依然,否则……”

  “盼盼不是贱、种,她不是!”谁知道,楚梨花忽然一口咬在了柏瑾寒的手背上,他一个吃痛,下意识的松开了她。

  楚梨花得了空隙,马上挣脱了他的桎梏,与他面对面站着,眼里滚出苍白的泪来:“我也没有骗你,瑾寒,从始至终,我爱的人就只有你,你相信我,骗你的人不是我,是赵依然,五年前……”

  她下定决心,要说出五年前的真相。

  柏瑾寒却勃然大怒:“你说爱,你这种朝三暮四的贱、人也配说爱?”

  “你忘了吗?五年前,也是这样的冬天,你是怎么给我一场锥心刺骨的背叛的。现在却想用几句轻飘飘的话就为自己洗白?”

  “当年,你可是要我死啊,要不是依然拼了命的将我救下,又变卖了所有的东西带我离开湘城,我怕是早就变成了江里一具冤死的白骨!你却说骗我的人是她?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楚梨花,我从未见过像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你不肯去救依然是吗?那我就将那个贱、种的尸体扔出去喂狗!”

  说完,柏瑾寒转身就喊:“来人!把那个贱种的尸体给我带出来,扔到后山去……”

  “不要!”楚梨花帮阻止柏瑾寒。

  原来,他不相信她,是真的不相信她。

  她好像忽然明白,自己盼了整整五年,盼回来的到底是什么。

  是绝望!

  “柏瑾寒,你怎么敢……”

  怎么敢对你自己的亲生女儿那么残忍。

  怎么敢对我这么残忍?

  “别喊我的名字,你不配!”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楚梨花不过就是个势利又薄情的女儿,可是看到这样的她,他的心还是深深的疼痛了起来。

  不,不可以对这个女人心软,他恨她,将她锁在身边,只是为了报复她。

  “现在,可以去救依然了吗?”

  “那你,会请大夫救盼盼吗?”楚梨花忽然安静下来,如是反问。

  明明,不管是香儿还是柏瑾寒都已经说了很多遍盼盼死了,可她还是这样问,也不知道是在坚持什么。

  但是她这样平静,却让柏瑾寒莫名有些心慌,竟鬼使神差般点头:“我会让人去处理那个孩子。”

  他没说救,说的是处理。

  楚梨花乖乖的跟着柏瑾寒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着话。

  “盼盼生在六月,那一年酷热难耐,我怀她的时候忧思难解,寝食不安,落了胎毒,以至于她生下来很是瘦弱,还差一点就去了,后来香儿每天抱着她晒太阳,给她喝药,那么小的孩子,遭了很多的罪,我以为她活不下来的,但她许是觉得我在这世上太过于孤独,她想留下来陪我,慢慢的,竟是好起来了……”柏瑾寒冷哼了一声。

  孤独?这女人会孤独吗?她成了方子敬的妻子,不愁吃穿住用的富太太,还怕什么孤独?

  不过,她忧思什么?

  “我生她的时候去了半条命,终日里躺在床榻上不能动弹,也不能亲自喂养她,她只能靠喝米、汤长大,所以说话比同龄的孩子要晚上很多,直到两周岁,才会喊了一个字,是一个“爹”字。那个时候,我本来已经放弃了某些期待,因为孩子的这一个字,我的心又活了过来,后来,我就给她取名叫盼盼……”

  “盼盼她很乖,长到这么大,她从不会在我面前哭闹,也不会对我提出任何的要求,有的时候她在外面玩,被别人的孩子欺负了,也不会回家告诉我,更不会告诉方子敬,我想有些事情,她心里一直都是清楚的……”

  “柏瑾寒,你很恨我吧?恨我当初一脚踹了你,嫁给了方子敬,还把我们的定情信物扔到江里面,让你舍了性命去捞……我倒是想问问你,后来,那信物,你到底捞到了没有?”

  柏瑾寒下意识的想要回答楚梨花的话:没有。

  他是在江边长大的孩子,水性是极好的,可是当年,任凭他寻到身体发僵,也没瞧见那信物半点影子。

  不过,这女人为什么现在提起这个,想利用过去的事情让他心软?

  做梦!

  “不要了的东西,还捡回来做什么?”他冷冷的说。

  “柏瑾寒,我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我的,说我楚梨花生性放、浪,势利冷血,可我们的事情都过去五年了,流言是怎么传起来的?呵~是你授意赵依然做的吧?

  也是,赵依然救了你的命,对你恩重如山,就该是你捧在手心里的白月光,而我楚梨花,残花败柳而已,就算是被践踏进泥巴里,也是不打紧的……

  你说我不配喊你的名字,那么你是觉得赵依然才配的吧?

  可她在你心里那么好,你为什么还要纠缠着我不放呢?为什么还要将我抓过来锁在这里呢?就因为你恨我?好吧,就算你恨我没有错,可你为什么要活生生的拖死我的孩子呢?”

  这话,听起来有些像是质问,分明还染上了楚梨花的一些愤怒和不甘。

  “你没资格这么问!”柏瑾寒有些恼了。

  “是吗?”楚梨花却并没有就这个问题说下去,又饶了回去:“柏瑾寒,盼盼喜欢穿粉、色的衣裳,你派人过去的时候,记得给她拿一套粉、色的衣裳换上,最好是裙子,单薄一点也没有关系,反正,她不是怕冷的孩子,以后,也不会再怕冷了……”

  说话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主院。

  “你自己进去!”柏瑾寒忽然有些不想同时面对两个女人。

  “好。”楚梨花的表情安静,没有一丝涟漪。

  她往前走,跨过门槛之后,却回过头,一双眼睛望着柏瑾寒:“瑾寒,你还记得吗?那一年我们去湘山踏春,我意外被毒蛇咬了一口,你答应过我的,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把我葬在梨花树下,我叫梨花,生在梨花开满山的时节,与你相遇,也是在那样的时节。”

  “你……还想做什么?”柏瑾寒直接皱了眉头:“楚梨花,你少耍花招。”

  楚梨花忽然笑了一下,似嘲讽,似解脱,然后一掀帘子,进去了……


标 签言情 梨花落相思烬 柏瑾寒 楚梨花 宣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