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原来是老师啊电视剧原著小说_原来是老师啊陈学冬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32 ℃
原来是老师啊电视剧原著小说_原来是老师啊陈学冬

原来是老师啊

陈学冬 著

连载中免费

《原来是老师啊!》是一部青春少年成长剧,剧中讲述了宏亮中学在新学年增加了教育实验班——高一八班,还特招了差生,同时面向社会为这个班级招募新老师。热血英语老师苏尘、数学天才陈六三、体育少女林江月,都因为某些原因来到宏亮。而语文老师更“奇葩”,居然是昔日歌手向东南。性格自我的向东南因为当过歌手的原因,面对着来自各方的信任危机。他又总是独树一帜、不按套路出牌,和保守校规不符,也与循规蹈矩的苏尘冲突不断。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原来是老师啊!》是一部青春少年成长剧,剧中讲述了宏亮中学在新学年增加了教育实验班——高一八班,还特招了差生,同时面向社会为这个班级招募新老师。热血英语老师苏尘、数学天才陈六三、体育少女林江月,都因为某些原因来到宏亮。而语文老师更“奇葩”,居然是昔日歌手向东南。性格自我的向东南因为当过歌手的原因,面对着来自各方的信任危机。他又总是独树一帜、不按套路出牌,和保守校规不符,也与循规蹈矩的苏尘冲突不断。

免费阅读

  “怎么?我的声音太小了,你没有听见吗?或者说,你根本没有长耳朵?”刘步羽笑了,他看向苏尘。

  苏尘依旧没有搭理!!!

  甚至,看都没有看刘步羽一眼。

  一时间,整个大厅内,寂静的简直就像是午夜一般,一根针掉落在地的声音估计都能听见。

  所有人都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盯着苏尘,不少人在心底想,如果他们是苏尘的话,有没有勇气这样的挑衅刘步羽?

  只是那么一想,就觉得浑身冷汗,几乎要瘫软了。

  “你很有勇气,我刘步羽活了二十九年了,你是第一个无视我的人!”

  刘步羽终于收敛所有的笑容,整个人一下子寒冷阴鸷下来,幽幽的盯着苏尘。

  他是不喜欢与蝼蚁计较,可如果蝼蚁自己找死,那么,他不介意踩死一只。

  “你不觉得自己的话很多吗?真是恬燥的很,我劝你不要再废话了,再废话一句,我要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下一秒,苏尘微微转头,终于看向刘步羽。

  苏尘的声音一经荡漾,传入大厅内所有人的耳朵,那么一刹那,清晰可见,至少有一大半人的人,都忍不住捂住了嘴,他们怕自己惊呼出来。

  疯子!

  彻彻底底的疯子!

  这是闲自己死的太慢?

  如此挑衅刘步羽,简直疯狂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很多人甚至都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出现怎么样的一幕了?

  “好!好!!好!!!”刘步羽先是一愣,接着,怒极反笑,似乎想要下什么命令或者放什么狠话。

  然而,就在这时。

  “唰!”

  却见,苏尘一下子朝着他而去,速度很快,可谓是欺身上前、迅猛如雷。

  虽然他重生才一天,虽然刚刚才入门修武者,但,苏尘前世曾是华夏最强的宗师之一,当然会一些身法武技。

  如此刻他施展的就是一名为《夺影步》的身法,有着前世的记忆和修武经验,对于他来说,《夺影步》直接就入门乃至大成了。

  也就是因为暂时体内玄气不太够,不然的话,速度还可以提升至少十倍。

  饶是如此,很多人也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在他们看来,太快了,苏尘的速度比世界飞人的速度还要快许许多多。

  刘步羽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让他心神颤抖的是,苏尘就如鬼灵一样,站在他身前了,与之他面对面。

  “你……”刘步羽下意识的想要质问‘你想做什么’?可他刚吐出那么一个字,就听得轰一声。

  剧烈的疼痛在头部急速的弥漫,脑海中仿佛又一架直升机轰鸣起飞,眼前更是发黑、发焖。

  他整个人倒飞出去,途中,刘步羽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一把脸,鲜血直接沾满整个手。

  一个呼吸后。

  “碰!”

  刘步羽重重的倒在地上,久久起不来,下把脱臼、鼻梁断裂,嘴里全是鲜血和断牙。

  苏尘这一拳发了全力,恐怖如斯。

  刘步羽真的不能说话了,因为,鲜血将喉咙、嘴里都堵住了。

  突如其来的一幕来的太过迅速,以至于,直到刘步羽重重的摔在地上之后,大厅内的许多人,才渐渐的思维回潮。

  一时间,所有人死死地盯着苏尘,如同看见了鬼!!!

  大厅内,悄无声息,空气里的温度都下降了。

  “下次,记住了,话少一点!”苏尘居高临下的扫了刘步羽一眼,淡淡的道。

  “年轻人,是不是有些过了?”与此同时,站在刘步羽身边的老者,那一直佝偻身子的老者,终于抬起了头,他看向苏尘,微微浑浊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寒光。

  “过了?也许吧!”苏尘轻飘飘的道,可在他心底,自己真的没有过。

  前世,岚欣的死,刘步羽也有不小的责任。

  当时,只要刘步羽站出来阻止,或者在岚欣摔下楼梯后他打个120,都可以挽救岚欣的。

  关键,这里是万千大酒店,作为酒店的老板,刘步羽应该那么做的,却没有做,不可饶恕。

  “喝!”突然,老者竟是动手了。

  却见他双脚跨前,好似马步之形,身形侧前,两手缭绕,肘部回旋,上下摆动之间,陡然朝苏尘的胸口攻击而去。

  老者的速度并不算快,但,举手投足之间虎虎生风、气势滚滚,行进之间更是给人一种浑厚的味道。

  再看苏尘,他似乎早已经料到老者会动手,但他并没有躲避,而是直接迎面撞上。

  “碰!”

  碰撞声响起。

  伴随那声音,苏尘微微退后半步,而老者则是踉踉跄跄的退了三步。

  这一击之后,老者没有再次攻击,他那浑浊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震惊和惊恐。

  老者名为朱鹤,今年已经八十九岁的高龄,他可不是一般的老人,他是货真价实的修武者!!!

  早在三十年前,他就已经找到气感,但因为修武天赋所限制,以后再没有进步一点,一直都是玄气练力前期境。

  修武者按照玄气的浓厚程度,可以分为玄气练力境、玄气内壮境、玄气宗师境等。

  朱鹤并没有选择待在修武界,因为以他的实力和修武天赋,待在修武界就是下层中的下层,不如来普通人的世界。

  这些年,他一直待在刘家,是刘家唯一的一位修武者,在刘家地位很高,刘家更是依仗着他巩固了老牌世家的地位。

  刘步羽事实上已经差不多被定下来是下一任家主了,所以,目前的刘家家主刘天雄才会让他跟在刘步羽身边保护。

  “朱老,杀……杀了他!!!”一旁,刘步羽终于在连续吐了好几口鲜血后,可以开口说话了,他怨毒而又颤抖的吼道。

  刘步羽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被打了,而且还被打的如此如此如此凄惨。

  他以为,整个城丰市都不可能找出一个敢和自己动手的人,没想到……

  强烈的羞辱、怒火、怨恨,充斥心头,几乎烧得他要失去理智。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苏尘碎尸万段。

  然而,让他不敢置信的是,朱鹤没有搭理他。

  对!

  就是没有搭理。

  “朱老,杀了他,我命令……命令你杀了他!!!”于是乎,刘步羽疯了一样的嘶吼,情绪完全失态了。

  朱鹤微微皱眉,命令?别说刘步羽,就是刘家家主刘天雄,也没有资格命令他。

  他为何只和苏尘对了一招就不再动手了,因为,他确定,自己不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对手。

  眼前这个年轻人竟也是修武者。

  “如此年纪,已经是修武者,且,同等的境界,却拥有比我至少强两倍到三倍的力量,此外,他还有恃无恐,看来,对方的背景极为可怕,弄不好就是修武界的哪个大家族的公子!”朱鹤在心底猜想,不由得叹了口气。

  踢到铁板了啊!

  刘家或许在城丰市还算不错,可如果对比修武界的家族的话,呵呵……说句难听的,刘家算个什么东西?

  “我得打个电话给刘天雄,让他赶紧过来一趟,否则的话,不管是刘步羽还是刘家,都有危险了!”朱鹤已经有了决定,不由得,他掏出手机,给刘天雄打了个电话。

  自始至终。

  苏尘没有阻止朱鹤。

  而刘步羽则是激动了!

  他以为朱老打电话给自己的父亲,是要人自己的父亲带人过来个自己报仇。

  与之刘步羽一样想法的,还有在场的其他人,如张清梦、徐鸣等。

  “呵呵……岚欣,姐提醒你一句,等到徐家人和刘家人来了,你最好不要暴露你和那疯子的关系,不然的话,你都会被牵连的下场凄惨。”

  张清梦冷笑道:“接连打了徐公子和刘公子,不得不说,你的那个男朋友是一个彻彻底底找死的疯子,我打赌,从明日起,城丰市再没有一个名为苏尘的人!”

  林岚欣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攥着粉拳,她自然也知道事情非常严重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林岚欣的脸色落在了张清梦的眼里,不由得,她心底充满了畅快的得意。

  同一时间。

  苏尘突然转头,缓缓踱步,走到了桌子旁,且,那许许多多双眸子的注视下,他坐了下来。

  直到此时此刻,他的脸色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岚欣,坐,站着做什么?”苏尘笑着抬头,看向林岚欣。

  “苏尘,我……”林岚欣想要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娇躯微微颤抖,坐了下来。

  坐下后,她鼓起勇气,主动牵住苏尘的手,她在告诉苏尘,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与之他一起面对。

  “呵……”张清梦等同桌的其他人也都坐了下来了,张清梦冷呵了一声,她不知道苏尘为何心态如此如此如此的好,甚至,到了此刻,都没有一点想要逃跑的意思,真可谓淡定如山啊!

  但,张清梦却能确定,不管苏尘怎么样淡定,接下来迎接他的,将是生不如死。

  苏尘仿佛没有感受到大厅内其他人死死盯着他的眼神,他竟是抬起了筷子,继续吃!!!

  实话说,他没有吃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大约是十分钟后。

  “哒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陡然出现,顿时,所有人都朝着大厅门口看去。

  大厅门口,出现了十多个身穿黑色西服、带着墨镜、手拿着电棍的成年男人,这些人一个个都非常的强壮。

  他们是保镖!!!

  是徐家的保镖。

  他们中,基本全都是国内外退役的黑拳拳手,敢打敢拼,甚至都见过血,手里有过命的。

  “少爷!”那十多个保镖出现后,快速走了进来,将徐鸣从地上扶起,恭敬的道。

  “给我上,把这个杂碎朝死里打,留一口气就行!”徐鸣终于有了底气,抬起头,看向苏尘,怨毒的吼道。

  他之所以要给苏尘留一口气,是因为刘步羽,他可不敢擅自要了苏尘的命,苏尘的命应该是刘少的。

  “是!”十多个黑衣保镖异口同声。

  他们抬起了头,十多双眼睛,盯着苏尘。

  杀气。

  杀气一下子就出现了,大厅内,几乎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这十多个保镖身上的杀气。

  气氛陡然间紧张了起来。

  “苏尘,怎么办?要……要不你快跑?”林岚欣的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跑?呵呵……跑的了吗?”张清梦嘲讽的笑道:“我觉得,还是赶紧多吃两口吧!也能做个饱死鬼!”

  同桌的其他人,都笑了起来,笑容充满了幸灾乐祸还有残忍。

  苏尘还是没有说什么。

  片刻后。

  苏尘被包围了,他的周身围着十多个黑衣保镖,看起来,无路可逃!

  “苏尘,你个该死的杂种,你倒是继续牛-逼啊!老子告诉你,你现在就是下跪给老子磕头,老子也不会放过你,我要亲眼看着你生不如死,亲眼看着你和死狗一样躺在老子面前!”远处,徐鸣狰狞的咆哮,发泄一般的大吼大叫。

  “恬燥!”徐鸣的咆哮刚落下,苏尘突兀的抬头,皱了皱眉头,然后,‘嗖’,突如其来的一破空之声响起。

  却见,苏尘手中拿着的那个金属叉子、用来吃蛋糕的叉子,竟是激-射出去了。

  那只有三寸长的叉子,在空气中划过笔直笔直的破空之线,简直就像是射-出的箭矢一般,充斥寒光、速度惊人……

  眨眼后。

  “噗!!!”

  那叉子,凶狠的没入徐鸣的膝盖。

  “碰……”原本已经被他的保镖们扶起来、站起来的徐鸣,陡然间又跪在了地上。

  他捂着自己的膝盖,翻滚在地上,痛苦的嘶吼。

  而那十多个保镖,听到徐鸣痛苦的嘶吼声,哪里还有任何的犹豫和等待,一个个眼眸中闪过寒光,抬起手中的电棍,不顾三七二十一,用尽全力朝苏尘的身上砸去。

  然而。

  让他们怎么也想不通的是,苏尘竟然消失了一般,他们失去了目标。

  正当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

  “砰砰砰……”

  刺耳的骨裂声,接连响起!!!

  清晰可见,苏尘整个人如光如电,围绕那十多个黑衣保镖,一闪而过。

  而的身影从哪一个保镖身旁闪过时,那个保镖的手臂就生生断裂。

  两三个呼吸后,当苏尘停下,那十多个保镖,全都断了手臂,一个个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甚至有人已经疼的昏过去。

  整个过程,苏尘仅仅只用了三个呼吸左右,快到了惊悚的地步。

  做完这一切后,他朝着徐鸣走去。

  “哒哒哒……”苏尘的脚步声,不重,但,因为大厅内太寂静,那脚步声还是清晰的传遍每一个人的耳朵。

  大厅内,这一刻,不管是张清梦还是郑东峰,或者是其他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他们就算是傻子,也看出了苏尘的强横、不凡。

  苏尘对战朱鹤的时候,他们这些普通人或许感觉不出来苏尘的厉害。

  但,刚才,苏尘只用了几个呼吸,就秒败十多个徐家的保镖,却足够视觉震撼。

  真的很强很强!

  “岚欣,你男朋友会武功?”张清梦看向林岚欣,脸色阴沉不定,显然,苏尘一二再再而三的出乎意料的表现,已经让她有些忐忑、不安了。

  “与你有关吗?”林岚欣根本没有兴趣回答,而且,她也真的不知道。

  “神气什么?就算他会武功,也无用,还是会死无葬生之地!”张清梦哼了一声:“飞机、大炮、枪都在等着他呢!这是热兵器时代!还以为是古代呢?”

  同一秒。

  苏尘已经走到了徐鸣的身前。

  “你……你……你要做什么?”徐鸣瘫在地上,抬着头,红着眼,盯着苏尘,不断的用双手撑着地,不断的后退,怕到了极点。

  “我不会要你的命!”苏尘蹲了下来,幽幽的盯着徐鸣,道:“知道为何吗?”

  说话间。

  苏尘一只手抓住了徐鸣的手臂,徐鸣用力挣扎,却做不到。

  “因为啊!你如果死了,岂不是便宜了?我怎么忍心让你死啊?”苏尘靠近徐鸣,声音里多了一丝嘶哑。

  没有谁能够想象苏尘是怎样的恨徐鸣!!!?那是一种纯粹、坚定到令人发指的恨!

标 签言情 原来是老师啊 苏尘 陈六三 陈学冬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