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谭欢欢顾雁南小说_也曾为你半生流离钱八八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17 ℃
谭欢欢顾雁南小说_也曾为你半生流离钱八八

也曾为你半生流离

钱八八 著

完本免费

《也曾为你半生流离》是钱八八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雁南谭欢欢,主要讲述的是谭欢欢本以为,爱能治愈世间一切,直到顾雁南一步步将她逼得家破人亡,将另外一个女人拥入怀中她才知道,原来顾雁南这个男人不是没有心,只是不爱她而已.....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也曾为你半生流离》是钱八八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雁南谭欢欢,主要讲述的是谭欢欢本以为,爱能治愈世间一切,直到顾雁南一步步将她逼得家破人亡,将另外一个女人拥入怀中她才知道,原来顾雁南这个男人不是没有心,只是不爱她而已.....

免费阅读

  “好啊好啊,还是雁南你人好,欢欢,你果然没看错人,我这就上去收拾行李!”

  妈妈已经高兴的上楼,谭欢欢却觉得无地自容,她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扫把,抬头对上那张轮廓深邃的脸,他凉薄的唇角紧紧抿着,下巴线条刚毅。这个完美无缺的男人,以后就再也不是她的了。

  “刚刚谢谢你。”

  “谢我什么?”顾雁南好整以暇的盯着她,想要从她脸上找出来一丝蛛丝马迹。

  “谢谢你没有拆穿我,顾雁……顾先生,我会找到地方跟我妈妈一起住,你可以走了。”

  听着她那么快跟自己撇清关系,顾雁南心里陡然生出一丝恼意,一把禁锢住她的腰,直接将她抵在墙壁上,谭欢欢惊呼一声,抬头望着他时眼中盛满了泪水。

  “呵,装,继续装。”他宽大的手掌分开她的双腿,带着灼热的掌心摩挲着,暧 昧的含住她的耳垂惩罚性的啃噬着,“昨晚爽的不是你?刚刚才从我的床上下来,现在要跟我撇清关系,谭欢欢,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收放自如呢?还是说,你准备用这具被我上过的身子再去跟别的男人赚钱?!”

  “你!”谭欢欢被他弄得一个颤栗,双腿不软差点摔倒,“你别这样,我妈妈待会儿就下来了。”

  “别这样?你不是很喜欢么,让阿姨看看你是怎么被我弄的很舒服的,喊出来啊,跟昨晚一样。”

  男人暧 昧的抚摸着她的身体,谭欢欢痛苦的闭上眼睛,牟足了劲儿想要挣脱开,楼上却响起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你们干嘛呢!”

  谭欢欢身体瞬间僵硬,看着她可怜的模样,顾雁南坏心骤起,压低了声音凑到她耳边,“做我的情 人,我就不拆穿你。”

  谭欢欢不说话,顾雁南倏然松开她的腰,整了整有些褶皱的黑色西装,礼貌性的说道,“阿姨,其实我和……”

  “我答应你!”

  黑暗的房间里,谭欢欢侧躺着,泪水顺着脸颊落到了枕头上。

  修长的指尖顺着她裸露圆润的肩头往下滑,带着丝丝凉意。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处,谭欢欢吸了口气,“顾雁南,你真的不准备帮我吗?”

  “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谭欢欢呼吸一窒,忽然说不出话来。因为她喜欢他?还是因为他们两个青梅竹马。

  小时候她父亲是顾雁南父亲的顶头上司,所以顾雁南很多事儿都顺从了她,她以为那是因为他对她也有意思,可没想到他心里只觉得自己被压制。

  三年前,顾雁南自己创业,成立了CN集团,仅仅只用了一年便成功从纽约上市,敲钟的那个晚上,她特地让爸爸给她买了机票飞过去,可那天晚上却听见他兄弟调侃道,“雁南,这下你可真是事业有成,佳人在怀了。”

  “佳人?”

  “是啊,谭欢欢那么喜欢你,从小跟到大,我们几个还真是羡慕!”

  “羡慕?那样的女人,睡了都觉得恶心。”

  ……

  谭欢欢不说话,顾雁南呵了呵气,随意的说,“谭欢欢,你知道你自己现在是什么吗?一个暖床泄欲的工具,居然还祈求跟金主装可怜博同情?真不知道是该说你天真……还是傻!”“顾雁南,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是我错了,我不该招惹你的。”顾雁南的话让她血色褪尽,指甲已经狠狠的扣进了手心。

  听着谭欢欢绝望的声音,顾雁南手指顿住,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当我的情 人吗?”

  谭欢欢没说话,顾雁南却陡然掀开被子,冷风灌了进来,谭欢欢打了个激灵,听见床边的男人说,“因为,我早就想把你压在身下,让你尝尝这种滋味。这种,无能为力的滋味!”

  “可,我从来没想过仗着我父亲的职位逼你做一些什么……”

  “你就是这么做的。”

  顾雁南冷漠的丢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像是一盆兜头凉水淋了下来,谭欢欢整个人如坠冰窟。

  她差一点就成了他的未婚妻,当时爸爸示意顾叔叔安排他们订婚,可顾雁南说他们都还小,之后便去了纽约。

  那会儿她还以为是顾雁南担心她读大学影响不好,现在看来,从那时他的态度就很明显了。

  顾雁南,雁南,雁南哥哥,其实你早就期待着今天了吧。

  谭欢欢刚想睡觉,忽然门被拧开,她还以为是顾雁南去而复返,却见许茹已经冲了进来,泪眼模糊的抓着她。

  “欢欢,我梦见你爸爸了,他埋怨我不救他。刚刚我看见顾雁南走了,你是不是惹他生气?我们现在已经落魄了,我今天看见你脖子上都是吻痕,顾雁南拿了你的身体,你一定要把他抓住,他是我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妈,我和顾雁南……”

  “别骗我!欢欢,妈妈知道你喜欢他那么多年,你要是不忍心,我去跟他说!你一个初 夜换他救你爸爸出来,不过分吧!”

  被许茹晃动着肩膀,谭欢欢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想不到母亲会把自己作为商品……

  谭欢欢拖了好多人,才得到允许见一面父亲的资格。

  谭言隔着玻璃窗看着外面的女儿,眼角有些湿润,“欢欢,你瘦了。”

  “爸,”喊了一声出来,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掉,谭欢欢哽咽着,不忍心继续看两鬓斑白的父亲,他高高在上了几十年,现在却沦为阶下囚。

  “爸爸,我不相信你会贪污受贿,我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欢欢,别白费力气了……爸知道你孝顺,我在卧室还有一张卡,你拿去和你妈妈住得好一点,爸活了这么久,也知足了。”

  “爸……”

  “对了,顾雁南……欢,爸爸对不起你。知道你喜欢他十几年,可现在爸爸患难,顾家肯定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爸你别说了……”

  “还是要说的,这些年来秦越那孩子对你不错,爸爸看在眼里,把你交给他爸爸也放心。”

  谭欢欢哽咽了,还想说什么,可狱警已经极其不耐烦的将爸爸拽走,谭欢欢用手捂着嘴巴,哭的不能自已。

  谭欢欢走后,两个人推开门,站在她刚刚的位置。

  秦越望向身边的男人,带着愤怒,“顾雁南,这一切都是你做的。”顾雁南微微蹙眉,手指摩挲着桌面,轻轻地敲了几下,桌面上一滩泪痕。

  对,是他做的。提交证据,将谭言送入狱。让谭家永无翻身之地。

  “你怎么不说话!你王八蛋!欢欢喜欢了你十几年,处处照顾你,如果不是她,谭伯伯也不会让你爸升职那么快,你怎么能恩将仇报!”

  秦越激动下一拳打了过来,顾雁南躲闪不及,嘴角很快染了一块儿乌青,他堪堪用手扶住桌子,黑眸锐利的扫了过去。

  狭小的审讯室,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对峙,更加显得逼仄。

  顾雁南周身拢着一层寒意,用拳头抵着唇蹭了蹭,“我恩将仇报?呵。我什么时候说过希望她做那些事?!”

  如果不是她,他就不会从小学到中学都被被人看做是小白脸!明明他器宇轩昂,可多少人背地里说他是谭欢欢的小跟班!就因为她喜欢他,所以在别人眼里,他对她就是恭维,就连他冷漠的拒绝她的求爱都被别人说是作秀!

  父亲升职,是她的功劳,他考第一,也是校长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

  他讨厌极了活在她的阴影下!

  “顾雁南,你说,举报谭伯伯的是不是你!”

  看着对面发疯的秦越,顾雁南眯了眯眼睛,谭欢欢纠缠他十四年,秦越就爱慕了谭欢欢十三年。

  他冷笑,“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吗?不妨告诉你,你的谭、小、姐,已经跟我睡过了。就算谭言把她交给你,你还要吗?”

  “虽然她人很烦,但是不得不承认,艹起来很爽。”

  顾雁南轻蔑的点评着,也丝毫不介意秦越知道是自己做的。就是他做的又能怎么样?当年如果不是谭言因为收了礼,让本该休假的父亲去指挥A市那场著名的火灾,才导致父亲丧命,母亲整日以泪洗面,难道谭言不该被严惩吗!

  从监狱出来,谭欢欢整个人都虚脱了。

  好好的一个家,居然被人弄得支离破碎!如果让她知道是谁诬陷爸爸,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盘山公路走了好久,谭欢欢只觉得浑身酸软,仿佛被人抽光了所有力气,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掉,望着炙热的太阳,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CN集团,顾雁南烦躁的坐在椅子上,助理已经过来询问了好几次工作,最后一次顾雁南烦了,直接用手拧开了领带,暴躁的吼道,“滚!”

  “我我我马上滚……”

  助理跌跌撞撞的要跑出去,刚溜到门口就被叫住。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人找我吗?”

  “没,没有。”

  望着助理胆战心惊的样子,顾雁南烦躁的摆摆手让助理出去,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就被烫的把杯子扔掉了。

  手腕上的表现实已经是下午六点。

  已经六点了,谭欢欢早上九点离开的监狱,可到现在都没联系他?这个丫头长本事了?

  顾雁南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心里的怒火可怎么都无法专心工作。

  以往不管谭欢欢遇到什么麻烦,总是会来找他,也不管他爱不爱听,昨晚他从别墅离开,已经二十一个小时了,可还没有谭欢欢的消息。

  她居然这么能忍?顾雁南烦躁,干脆直接往家里打了个电话,“长本事了?”


标 签言情 也曾为你半生流离 谭欢欢 顾雁南 钱八八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