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替嫁新娘简琪苒沈修成小说章节_替嫁新娘意溶溶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73 ℃
替嫁新娘简琪苒沈修成小说章节_替嫁新娘意溶溶

替嫁新娘

意溶溶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替嫁小说

以简琪苒和沈修成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替嫁新娘》作者是意溶溶,小说讲的是简琪苒为救重病母亲,只能答应表姐要求替嫁到沈家做冲喜新娘,那简琪苒婚后会和传闻脾气暴躁的病娇老公沈修成擦出怎样的火花? 当初沈修成百般折磨简琪苒,如今他将要用特别的方式一一补偿,看腹黑霸总沈修成如何追妻火葬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简琪苒和沈修成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替嫁新娘》作者是意溶溶,小说讲的是简琪苒为救重病母亲,只能答应表姐要求替嫁到沈家做冲喜新娘,那简琪苒婚后会和传闻脾气暴躁的病娇老公沈修成擦出怎样的火花? 当初沈修成百般折磨简琪苒,如今他将要用特别的方式一一补偿,看腹黑霸总沈修成如何追妻火葬场.....

免费阅读

  简琪苒被他眸光里的暴躁阴戾吓了一跳,很快反应过来,诚恳地看着他,“沈总,以您的人生阅历,我怎么敢给您说教?您刚经历的痛苦,我可能也无法感同身受。

  但是,伤势不会因为您这样消极低沉而自愈,您的伤,我昨晚详细查了不少资料,还和您的主治医生和康复医生联系过,您的腿,有很大希望,可以治愈的。”

  “哐……”是勺子被重重扔回碗里的声音,沈修成随之将碗也重重扔到桌子上,暴躁又不容反驳地命令她,“出去!”

  简琪苒用眼角余光看了桌子上的碗一眼,碗吃得差不多了。

  她站起来,把桌子收拾干净,转身出去前,又定定地站在他面前,“沈总,我妈妈一介女人,都尚且不屑于做懦夫,不肯向命运低头;

  您明明有机会可以重新站起来的,却因为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打算就这样悲天悯人,伤春悲秋的沉侵在过去的悲伤里,从此一蹶不振的话,我打从心底里,瞧不起您!”

  听张彩如和郑明珠的意思,只要沈修成康复了,她就能功成身退。

  可是这个家伙,如果每天都这样消极颓丧度日,她得何年何月才能功成身退?

  简琪苒在大学时,曾去旁听过几节心理学的课。

  知道沈修成这样的人,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这种变故后的残酷现实,才会这样消极低迷。

  从出事到现在,快两个月过去了,再大的心理落差,他也该接受了。

  现在需要有人在来刺激他,让他重新燃起对生活的斗志。

  郑明珠爱子如命,肯定舍不得对沈修成说半句重点儿的话,而她,能留在沈家的时间不多,所以,她只能挺而走险地这样子做了。

  简琪苒知道,自己说了这番话后,最坏的结果,就是被他再次出扔出门外。

  可是,如果留下来,天天面对他这样消极颓废的生活态度,又有何意义?

  她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一直浪费在这里。

  沈修成此时十分暴躁气愤,简琪苒巴拉巴拉把自己想说的话,一股脑儿地倒出来后,端着盘子,顺着他的话,赶紧撤。

  “站住!”可是,才刚走到房门口,就听到一声压仰的暴喝声隔空传来……

  后怕这种东西,往往都是在勇往无惧之后,才会滋生出来的。

  刚才掷地有声地在说那番话时,她可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勇气和胆量。

  这会儿,听到这低喝声,简琪苒下意识绷紧后背,整个人都僵住了。

  “过来!”又一声带怒的低喝声传来。

  她无从选择,只好乖乖又走回去。

  沈修成把轮椅从桌子前退了些出来,再朝她转过来,正面对着她,阴沉沉的脸,像那暴风雨来临前的天色一样,“谁准你这样子对我说话的?”

  这个问题……

  简琪苒无法回答,她总不能说,自己是看不惯他这样的消极态度,所以才会说这番话的吧?

  “刚才不是还伶牙俐齿,挺会说的,现在就成哑巴了?”

  简琪苒明明是站着的,按理,凭借着这个动作,她才是居高临下的那个。

  可轮椅上的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她有种自己才是被睥睨的那个的感觉。

  她依旧,没敢说话。

  一是被他这气场给镇慑住了;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同等经历的人,没资格说话!若想留下来,我不希望再听到这样的话,否则就给我滚!”沈修成整个阴郁低沉得可怕。

  可能是他的那句“没有同等经历的人,没资格说话”,触碰到简琪苒心里的某个点,脑子里突然就回想起自己的遭遇来。

  鼻子一酸,眼眶瞬间热热的,“有一个女孩儿,十一岁那年,爸妈出了车祸,妈妈为救爸爸成了植物人,爸爸却在妈妈病后不到半年,抛妻弃女,重新另娶,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一下子就只剩下一个还未满十二岁的孩子,沈总,她的遭遇比您幸运吗?

  她是不是也该悲天悯人,天天要死不活地流泪发呆看天看地?”

  “你这是在影射谁呢?”沈修成徒然怒喝,脸色比先前又阴沉了几分。

  许是想起躺在病床上的妈妈,那般坚强,让简琪苒突然又有了勇气和胆量,她直直迎上沈修成的目光,“谁在浪费时间,糟蹋生命,我就影射谁!”

  沈修成的主治医生和康复医生都说了,现在是康复的最佳时机,错过这个时机,以后想要再站起来,怕是难了。

  “是,您是不幸遭遇车祸,可想想那些在意外中丧生,或是从此只能在病床上度过的人,您又何其幸运?

  只伤到双腿,且有治愈的希望,可您却一直沉浸在那场车祸里,使劲地折腾自己仅剩的那点健康,……”

  “你知道什么?就敢这么乱说!”沈修成气得青筋突起,双眼喷火地打断她的话。

  如果他的火气能幻化成形,简琪苒此时应该能看到他的头顶燃起的熊熊怒火。

  足见他有愤怒。

  若是放在平时,简琪苒肯定是不敢的,但自从妈妈出事之后,对那些使劲折腾自己身体的人,她总会莫名恼火,借着这股火气,她也直直怼了回去,“是!我是什么不知道,所以您以后,就天天坐在轮椅上,不吃不喝地看着窗子外面吧!”

  说完,也不管沈修成那都快被自己气歪的脸,有多扭曲,端着盘子就往外面走去,临开房门前,简琪苒又转头来,“沈总,如果您已经决定了,余生要在轮椅上度过;那么,请您就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过。”

  话落,门开,人闪。

  这一套动作,快速得几乎不给沈修成反应的时间。

  当沈修成想要再说什么时,房里哪还有她的人影?

  “简……”简什么来着?

  还得想了会儿,才想起来,“简!琪!苒!你给我滚回来!”

  房间外,简琪苒端着盘子一路跑到厨房。

  厨师和保姆们都下班了,厨房里,就只她一个人,生怕沈修成会追过来,简琪苒还把厨房的门给反锁上了。

  简琪苒把手上的盘子和碗刷洗干净后,给自己装了碗咸骨粥,坐下来吃的时候,在脑子里把刚才的事情回想一遍。

  这一回想,把她自己都给吓出一身冷汗来了,刚才真是太冲动了!

  人家折腾的是他自己的身体,他爱康复不康复,也不影响自己走路,怎么就那么冲动呢?

  完了完了,今晚还得回他的房间睡觉呢,他会不会把房间给反锁了,不让她进?

  就算让她进去,会不会关门她揍一顿?

  要么,睡到半夜,起来把她给掐死了?

  ……

  简琪苒脑洞大开,越想越觉得把自己吓得连她最喜欢的咸骨粥都吃不下了。

  但本着浪费可耻的想法,她还是把碗里的粥,给吃完了。

  把碗洗干净,再把厨房收拾一下。

  因为心里还有些后怕,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回沈修成的房间,而去了外面的小花园。

  沈家真不愧是豪门世家,不管是吃的喝的住的,无一不透着奢华。

  沈修成自己住的这栋小楼,前后都带有花园。

  前面的花园略小一点,简琪苒逛一圈,才意外发现,小楼的门口,立着牌子,上面写着“馨园”两个字。

  原来这座小楼叫馨园啊。

  不知道为什么,简琪苒看着这两个字,总觉得,这个名字不是沈修成取的。

  因为气质不符。

  馨园……

  总感觉只有女孩子才会起这样的名字。

  哦,对了,沈修成之前不是有个女朋友么?人

  有可能是他女朋友取的,也不一定。

  简琪苒没再多想,不过,她很喜欢“馨园”这个名字。

  眼下,虽是严冬,但元市是个没有冬天的城市,所以花草树木依旧娇艳苍翠。

  大晚上,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花园里都有些什么花,再者,简琪苒此时脑子乱糟糟的,也没心情赏花。

  在花园里逛了一圈,夜风冷嗖嗖的,让她那乱糟糟的思绪,慢慢平静下来。

  事已至此,现在懊恼,也于事无补。

  况且,简琪苒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是冲动了点儿,但她并不认为,自己行为有错。

  沈修成现在就缺刺激,也许她今晚的话,真的能刺激到他也不一定。

  待到情绪完全稳定下来,简琪苒这才磨磨蹭蹭地往沈修成的房间走去。

  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在她刚进馨园大厅时,花园里,她刚才站过的某处,有什么声音响起……

  在沈修成房门前来回踌躇了两分钟,简琪苒才试着拧了下门把,发现竟然没有反锁。

  只是,房间里,异常安静。

  咦?

  人呢?

  轮椅还在房间里放着,但是轮椅上的人,却不见了。

  不是说双腿都废了?

  还能离开轮椅出去溜跶?

  又或者,自己刚才的话说得太重了,他接受不了,所以想不开,自寻短见去了?

  简琪苒心里很慌,毕竟这是自己负责照顾沈修成的第一天,他要是出点儿啥意外,郑明珠分分钟会把自己给撕了!

  “沈总?沈总?”这个房间,也不知道是多少间房间打通的,连更衣室,书房,卧室,全部连在一起,超级无敌大。

  简琪苒一边找,一边喊……

  然而,偌大的房间里,除了她的声音,再无别的半点儿声响。

  突然,她发现身后的浴室,灯是亮着的,但是里面却安静无比。

  难道是摔晕过去了?

  简琪染被自己这个猜测,吓得拔腿往浴室跑……

  刚跑到浴室门口,手还没伸到门把上呢。

  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沈总,您没事儿……”一个“吧”字,生生被眼前这幕美男出浴图给“惊艳”到说不出口了。

  嗯,简琪苒真是给惊和“艳”到了,久久失语,愣愣的,都不记得要做何反应。

  还是沈修成反应快些,愣了一秒后,“呯”的一声,用力将浴室的门重重给甩上了,那力度之大,差点把站在门口的简琪苒的鼻子都给撞扁了。

  嗷!

  要死了!

  她居然看到啥了?

  她竟然看到沈修成一丝不挂的样子!

  呜呜……

  简琪苒觉得,今天自己的运气真是糟糕透了,先是冲动之下,刺激了沈修成一番,又在无意中,看到他的果身模样。

  他会不会恼羞成怒,把自己给咔嚓掉?

  她又急,又无措,像只陀螺一样,原地转了几圈,默默伸手小爪子拍浴室的门,“沈总……那个……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情,这是她下意识的反应,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子处理,是不是妥当。

  浴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反应传出。

  隔了好久,久到简琪苒都估算不出来是多长时间,才见浴室的门从里打开。

  沈修成那张倾城倾国的俊脸,黑得像锅底一般,两眼冒着火花,死死地盯着门外的简琪苒,“你说什么?”

  “我我我……我说,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毕竟,看人的眼短,简琪苒心虚害怕得厉害,哆哆嗦嗦的。

  特么!

  她自己还不想看呢!

  谁知道这人洗完澡,竟然不穿衣服就敢走出浴室?

  他莫不是有某方面的特殊癖好?

  呃……

  这点,简琪苒还真是错怪沈修成了。

  他并没有某方面的特殊癖好,以前,他洗完澡也是穿着衣服出浴室的。

  双腿受伤之后,一楼的浴室虽然装了辅助器,可以辅助他洗澡,但穿衣服还是有些麻烦。

  索性,他每次洗完澡后,都是回床上,再穿衣服的。

  家里的佣人,一般在晚饭后,没有他的允许,是绝不会出现在他的房间的。

  简琪苒刚才就那么跑出去了,沈修成以为,她短时间内,是不敢再出现他面前了。

  没想到,这丫头胆子倒不小,又跑回来了,还撞上他刚洗完澡……

  “你什么都没看到?”沈修成像那来自地狱的修罗似的,微微勾起唇瓣,扬起一抹让人忍不住寒颤的阴冷笑意,“只有瞎子,才什么都看不到。”

  啊?

  什么?

  简琪苒反应过来,猛的睁开眼睛。

  在沈修成第二次开门时,怕再看到那长针眼的一幕,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标 签言情 替嫁新娘 意溶溶 简琪苒沈修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