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乐遥皇甫御阳小说_首席枭宠成瘾苏乐遥皇甫御阳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043 ℃
苏乐遥皇甫御阳小说_首席枭宠成瘾苏乐遥皇甫御阳

首席枭宠成瘾

苏乐遥皇甫御阳 著

连载中免费

以苏乐遥和皇甫御阳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首席枭宠成瘾》是由作家剪罗-倾心创造,小说讲的是苏乐遥在婚礼前夕竟被相恋多年的未婚夫设计陷害以至和霸总皇甫御阳缠绵一夜,皇甫御阳如猎豹一般静静看着自己的猎物苏乐遥整整五年,他内心抑制住想要苏乐遥的渴望,当苏乐遥一步步陷入皇甫御阳的霸道温柔中时,却未料到被卷入一场豪门漩涡无法抽身......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苏乐遥和皇甫御阳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首席枭宠成瘾》是由作家剪罗-倾心创造,小说讲的是苏乐遥在婚礼前夕竟被相恋多年的未婚夫设计陷害以至和霸总皇甫御阳缠绵一夜,皇甫御阳如猎豹一般静静看着自己的猎物苏乐遥整整五年,他内心抑制住想要苏乐遥的渴望,当苏乐遥一步步陷入皇甫御阳的霸道温柔中时,却未料到被卷入一场豪门漩涡无法抽身......

免费阅读

  等不及这样的语音回复,索性发来视频通话。

  苏乐遥没有接,陷入了沉思,安琪儿说的她不清楚。

  皇甫御阳的名字是财经版上的熟客,日日被提起。但她既不玩股票,也买不起期货,对八卦消息更没有兴趣。

  当然,QK集团她还是知道的。因为她的漫画就投在QK旗下的出版社,所以,知道大BOOS的名字,知道他双腿残疾。

  其他的一概不知。

  “遥遥,你怎么了?快回答啊。”

  “安琪儿,现在知道这些已经晚了。”不对,她从未有过选择的权利。

  “天啊,遥遥你真的成了皇甫御阳的妻子?”安琪儿声线明显拔高。

  “夫人,你的午餐。”张彩不知何时进来的,还领着一群女佣。

  苏乐遥脑子“嗡”一声,一片空白。

  这样的日子还有任何隐私可言吗?

  接下来两天,皇甫御阳并没有出现,苏乐遥除了没有自由外,被好吃好喝供养着。腰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她顶着一个已婚妇女的头衔,嫁给一个恶名昭彰的丈夫。

  如此逍遥自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还真是她曾经盼望过的。

  夏日的雨总是多了几分悲伤和缠绵悱恻,苏乐遥一手扶着腰,来到花园。

  眼前美轮美奂的景物,让她很有创作的冲动。

  如此实景,可比想像来得真实多了,她画起来一定事半功倍。

  连续起伏的假山,音乐喷水池,随处可见的各色珍奇花卉。雨水冲刷了夏日的闷热,微风中夹着草木清香,让人闻得心旷神怡。

  苏乐遥被眼前的美景所迷,眸中不自觉流露出赞叹。

  “你就是苏乐遥?”颐指气使的声音自背后响起,苏乐遥疑惑转身。

  名牌连衣裙穿出了风情万种,美丽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冷艳迷人。一头长波浪卷发,随着动作轻漾,自然流露出的妩媚。

  “我是。”她对这里不熟,不知道眼前高傲的女人是谁。

  女人无礼地打量起了苏乐遥,目光渐渐浮现鄙夷。

  “你又是谁?”她的目光太无礼了,她无法视而不见。

  “皇甫姗。”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语调里尊贵感与皇甫御阳自报家门时如出一辙。

  “哦。”苏乐遥不痛不痒应了句,转身就走。

  她的反应出乎了皇甫姗的意料,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无视她。

  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双手环绕,绕到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我还以为哥哥娶了个怎么了不起的妻子,藏得这么严密,甚至不惜违抗爷爷的命令。今日一见……”

  未说完的话,浓浓的鄙夷。

  就算苏乐遥再迟钝也听得出她的弦外之音。

  “你很失望?”苏乐遥自取其辱般的问话,皇甫姗唇角上扬出讥诮的弧度。

  “S城皇甫家是E国第一豪门,依你的条件连进来当女佣的资格都没有。”皇甫姗如同骄傲的孔雀。

  “嗯,我也这么觉得。”苏乐遥居然附和她的话,这让皇甫姗竖起防备。

  多少名媛淑女,豪门千金为了首席夫人的宝座抢破了头。而这个普通如蝼蚁的女人居然无声无息,脱颖而出,肯定不是什么单纯的小白兔。

  “你什么意思?”皇甫姗没了刚刚的高傲自负,多了一丝防备。

  “字面上的意思啊,我也觉得我很平凡,哪哪都普通,根本就高攀不起皇甫家这棵高枝。”她自贬的话,听得皇甫姗一愣一愣,根本弄不清她是否话里藏针?!

  皇甫姗后退了一步,戒备看着她:“你在耍什么诡计?”

  身为名门之后,自幼见多了各种争宠,陷害的伎俩。只是,像苏乐遥这种,她还是第一次遇见。

  苏乐遥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一本正经的说:“皇甫姗小姐,你是得了被害妄想症了吧?怎么防备心这么重?这里是皇甫御阳的地盘,你也姓皇甫,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初来乍来的弱女子,能对你做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

  她越是如此,皇甫姗越觉得她在耍她。

  只是,她看不出任何问题,这一点说出来会很丢面子。

  在得知皇甫御阳居然瞒着爷爷先斩后奏娶了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时,她就派人调查了她。

  当她看到私家侦探的报告时,直接傻眼了。

  以苏乐遥这样的身份,见识和经历怎么可以进皇甫家?

  不懂皇甫姗的心思百转,苏乐遥继续说:“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实不相瞒,我也觉得自己配不上皇甫御阳。不如这样吧,你去劝劝他和我离婚吧。”

  瞪着眼前一脸天真无辜的女孩,皇甫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垂在身侧的手,握得咯咯作响。

  从简历上来看,苏乐遥的经历如同千千万万平凡女孩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她有点曲折的身世。不过,现在看来,她远比她想像的要有手段。

  见皇甫姗脸色不好,苏乐遥关心地上前问:“你没事吧?”

  皇甫姗像怕被什么脏东西碰到似的,一把拍开苏乐遥的手。

  苏乐遥的腰还没有好,皇甫姗的力道很大,她竟重心不稳,尖叫着往旁边倒下。看着地上的大理石,苏乐遥悲催地想,她跟这地方真是犯冲。

  皇甫御阳的轮椅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赶到,接住了苏乐遥。四目相对,两个离得很近,近得苏乐遥可以感觉他卷翘纤长的睫毛刷过自己眼睑。

  他们唇贴着唇,呼吸交融。

  更夸张的是,皇甫御阳坐得笔挺,像是苏乐遥俯身强吻了他。

  时间静止了,苏乐遥忘了动作,忘了呼吸,脑子一片空白。皇甫御阳也没有推开她,就这么静静任唇瓣相贴,灼人的酥麻流蹿全身。

  “哥哥……”皇甫姗颤动的声音,惊醒了苏乐遥,猛然后退好几步,才喘着粗气,怒瞪着轮椅上优雅清贵的男人。

  捂着发烫的脸颊,恨不能挖个洞将自己埋起来。

  她不止跟这个地方犯冲,还跟皇甫御阳犯冲。

  那可是她的初吻啊,连交往两年的卓兴然都没有得到过,却……

  “姗姗,你怎么来了?”轮椅自动转动,冷厉的双眸望向皇甫姗。

  刚刚还趾高气扬的千金小姐,被皇甫御阳这么一瞪,吓得差点儿腿软,但心却跳得更加厉害。

  或许外界对皇甫御阳有种种不堪,甚至是毁谤性的传言,但她知道他有多优秀,多迷人。从第一次见到他起,她就芳心暗许。

  只是,他始终拿她当妹妹。

  “我听说大哥又结婚了,来看看新嫂子。”说完,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用了“又”这个字。霎时,脸色更白了几分。

  “姗姗,我不管你对遥遥有什么看法,如今我娶了她,她就是皇甫家的少夫人,你的嫂子。今天的事我就当没看到,下不为例,懂?”声音不大,却似冰雹砸在皇甫姗心头。

  “事情不是……”本能想解释,却在发现皇甫御阳的眸色越来越深时,垂下了头:“对不起,我刚刚只是和嫂子开个玩笑。”

  ……

  虽然皇甫御阳及时接住了她,未痊愈的腰还是又扭了下,伤上加伤。

  再度趴在床上,苏乐遥欲哭无泪。

  人在身体不适时对自己原本就怨恨的人,更多了几分憎恶,恨不能一脚送他离开,千里之外。

  然,残忍的现实打碎了她的幻想。

  这里是圣天傲羽,是皇甫御阳的地盘。他是这里的王,她才是外来者。

  “吃点东西吧。”处理完公事,抬起头来。

  与他的深邃幽静又犀利迷人的目光对视,苏乐遥感觉脸颊一烫。

  随即很傲娇地别过脸去:“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皇甫御阳大人大量不与苏乐遥一般见识:“你这个样子怕是无法见客了,只能改天了。”

  一句话成功引起苏乐遥的注意:“见什么客?”

  “安琪儿。”轻轻巧巧的名字击中了苏乐遥的要害,猛一下翻身坐起,扯动腰上的伤痛得她呲牙咧嘴:“她在哪里?”

  “你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会安排的。”淡淡的口吻,酷酷的眼神,着实让人难以信服。

  “我的伤没事,我现在就可以去见安琪儿。”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还走了两圈,以示自己很好:“你看,我还能走。”

  “我可不想再背个虐妻的罪名。”说完,轮椅自动滑出了房间。

  苏乐遥疼得面站扭曲,额头沁出了一层细汗,连骂人的话都说不出口。

  一步一顿,小心翼翼挪到了床边,动作缓慢地坐下。

  此时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少夫人,你慢一点。”少女几个箭步扶住了苏乐遥,让她慢慢躺下。

  “谢谢。”她一向怕疼,又伤在腰部更是要命。

  “少夫人,我帮你捏捏吧。或许能减轻一些疼痛。”苏乐遥勉强转过头,看见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

  可爱的圆脸,娇小玲珑,笑起来两颗小小的虎牙,美甜可人。

  “你是?”

  “我叫朵儿,奉少爷之命来照顾少夫人的。”女孩笑容灿烂,让人一见就喜欢。

  说话间朵儿的手已经按压上苏乐遥受伤的位置,疼得她惊呼了一声。

  “对不起啊,少夫人,很疼吗?”朵儿的声音里多了分个惊恐的颤抖。

  “还好,你轻一点。”疼痛过后有一种筋骨松驰的轻松感。

  “好。”朵儿爬上了床,双手富有技巧地按着。

  五分钟后,苏乐遥觉得好多了。遂有一搭没一搭跟朵儿聊了起来,从她口中知道是刚刚皇甫御阳出去吩咐张彩管家给她找一名理疗师。

  读过两年护理专业的阿朵恰巧听到就自告奋勇了。

  “少夫人,少爷对你真好。”少女的声音如梦似幻是羡慕的甜美。

  苏乐遥默默泪了,这叫对她好吗?他是心中有愧吧?

  开始努力回想自己是否与皇甫御阳有过交集?

  搜遍脑海,仍是一片空白。

  抛开个人的恩怨好恶不谈,用客观的眼光去看。皇甫御阳虽坐在轮椅上,可那俊美无俦的长相,清贵无比的气质,她若见过必不会忘记。

  何况,他最明显的标志是坐着轮椅。

  越想越疑惑,皇甫御阳为什么要娶她?

  朵儿的按摩的确很有效,翌日一早,苏乐遥已经活动自如了。只要不做太夸张的动作,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匆匆下楼,四下寻找。

  张彩上前询问:“少夫人在找什么?”


标 签总裁 首席枭宠成瘾 剪罗- 苏乐遥皇甫御阳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