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原来我很爱你网剧原著小说_原来我很爱你虞书欣桑无焉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21 ℃
原来我很爱你网剧原著小说_原来我很爱你虞书欣桑无焉

原来我很爱你虞书欣

桑无焉 著

连载中免费

《原来我很爱你》网剧是由木浮生的原著小说《衾何以堪》改编而来,主角是桑无焉、苏念衾。由虞书欣主演。主要讲述的是:苏念衾是一个性格清冷,父亲早逝的唱作人,桑无焉是一个家庭幸福,阳光快乐的走音电台小助理,桑无焉对苏念衾一见钟情,然后百般纠缠,死乞白赖地粘着他,后来在桑无焉的甜蜜攻势下苏念衾渐渐放下了心防……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原来我很爱你》网剧是由木浮生的原著小说《衾何以堪》改编而来,主角是桑无焉、苏念衾。由虞书欣主演。主要讲述的是:苏念衾是一个性格清冷,父亲早逝的唱作人,桑无焉是一个家庭幸福,阳光快乐的走音电台小助理,桑无焉对苏念衾一见钟情,然后百般纠缠,死乞白赖地粘着他,后来在桑无焉的甜蜜攻势下苏念衾渐渐放下了心防……

免费阅读

  回到家,桑无焉郁闷地爬上.床。

  屋子里安静地要命,房东没有配电视,她也没闲钱买,所以回家的唯一娱乐就是看书,放歌,听收音。

  她从高中开始就在学校广播站做播音,喜欢收集各式各样好听的音乐,流行的,所以每次搬家CD比衣服还多,能装一大箱。

  可是,此刻,她什么歌也不想听。

  “为什么不让他说清楚?”程茵问。

  “是啊,我为什么不想听他解释呢?好奇怪。”桑无焉反问了一句。

  “……”程茵默。

  “难道是我潜意识里觉得爱情神圣不容玷污?”

  “谁知道呢。”

  周六晚上是桑无焉向家里电话汇报本周近况的时间段。

  “爸爸,我想吃汤圆。”桑无焉撒娇。

  “好好好,零花钱还够不,要不我明天再去存些让你买汤圆吃。”桑爸爸说。

  这个时候桑妈妈在旁边唠叨,“她每个月花的生活费是隔壁小琼的好多倍,你还怕她买碗汤圆都没钱。”

  “可是,我只想吃爸爸亲手做的那种芝麻馅儿的。”桑无焉无视桑妈妈,继续撒娇。

  “明天我去做,然后下周你余叔叔要去A城开会,让他把馅儿带给你。但是,只能你自己包。”

  “不要,我想吃你做的,我想你,还想家。”

  “那……”桑爸爸为难了,“那焉焉,不如你下周回来吧。”

  “上课呢?”

  “不上课了,我们请假。”

  “胡闹!”桑妈妈一把夺过电话,“无焉,你少跟你爸爸两个一唱一和的。他惯你惯得无法无天了。自己还当老师呢,不知道怎么教育学生。”

  桑无焉嘿嘿笑。

  桑妈妈继续说:“无焉,下个月研究生报名了,你可想好了是考研还是进社会上班。你要真想考研就专心复习了,别去电台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多耽误时间。还有,也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你爸帮你联系保送的名额上。一个B大某知名教授的女儿读个书居然开后门,闲话说起来多丢人。”

  “恩。”桑妈妈说起道理来,桑无焉只得点头附和。

  别家都是严父慈母,她家是严母慈父。

  “我说的这些都记住了吗?”桑妈妈问。

  “记住了。”

  “魏昊那小伙子,上周打电话来家里问你手机,着急得那样,我看着都揪心。你要是真不愿意和人家过就说清楚,不然以后你爸和你魏叔叔还怎么处。”

  什么过不过的,她妈说话就是直接。

  她和魏昊之间是没有可能的。

  天气渐渐转凉。

  如今学校的课不多,桑无焉每天都去图书馆占座,复习。但是,除了周末去两个补习班,其余时间都花在电台里。

  其实,考研对她来说不是很难。

  用程茵的话说是:“别看你平时呆头呆脑的,脑壳少根筋,但是学习还不笨。”

  “我的一等奖学金就被你用一个不笨就概括了,看来你们属于不太笨的类型。”桑无焉反驳。

  电台里整合了些节目。原来六点档的流行音乐栏目,因为收听率增加和聂熙暴涨人气的等原因进行了调整。

  聂熙一直主播这方面的节目,对圈内比较熟,加上一些人情脉络,时不时能请到些别来求不来的大牌来现场做访谈。

  例如今天,来做节目的是明星A君——桑无焉的偶像。

  A君从艺好几年一直不愠不火,但是从去年的专辑《天明微蓝》又开始聚集人气,重磅回归。

  “一首歌带来巨大成功,你觉得这种成功主要是来自哪方面的原因呢?商业运作?还是自我的一种提升?”聂熙聊得比较随意。“了解的人都知道,你是业内出了名的勤奋。”

  A君笑了笑,“歌迷们喜欢当然是各个方面的。唱片公司对我的支持很大,当然,还要感谢一今老师。”

  “恩,一今老师,《天明微蓝》的词曲的作者。”聂熙随口解释了下,让听众听得明白。

  “他真的很有才华。”A君继续说,“我知道一今老师的歌曲千金难求,当时他拒绝唱片公司的时候,我们都绝望了。”A君沉吟了下。

  “但是绝处逢生。”聂熙笑。

  “所以很感谢一今老师。”A君说得很诚恳。

  直到这里,外面的桑无焉才想起来,原来《天明微蓝》也是一今写的,难怪那天看《利比亚贝壳》的时候总觉得那作者很眼熟。

  大名鼎鼎的一今,桑无焉听说过。

  近两年,此人一首歌就能捧红一个人。但是为人却极为低调,到现在为止,从来没在公众场合露过面,也拒绝任何媒体采访。不要说年龄、相貌、生平简历,就连是男是女也是最近才曝光的。

  这还得多亏一起绯闻。

  今年有一美女,在网络上突然宣称自己就是“一今”本人,然后公开个人博客。并且,自爆本人与明星A君之间一系列“得不得说的故事”。

  一时间,一石激起千层浪,娱乐圈掀起轩然大波。甚至有网站对她做专访,采访她的创作心声。

  记者甲:“为什么会取名一今呢?”

  美女矜持地笑:“一昔一今是在我身上发生的那些那些暧m而温暖的故事,一古一今又是我自小受到国学文化的熏陶,却在国外留学多年后一种思想的冲击与交汇,所以我取了这两层含义化名一今。”

  记者甲:“了不起啊,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居然蕴含这么深刻的思想。”

  结果出来澄清事实的居然是明星A君的唱片公司,而不是一今方面。

  “她和A君的那些绯闻纯属虚构。”

  “你们有什么证据么?”

  “其实很简单,此女是假冒,因为一今根本就是个男人。”

  众记者哗然。

  “那么,可以请一今出席记者招待会么?”有记者问。

  发言人一摊手,“对不起,这个……我们无能为力。”

  当时,程茵点评说:“这男人低调到了几乎bt的程度。”

  “你才是bt。”桑无焉皱眉,居然敢污蔑她的偶像。

  “我这是表扬他呢。”

  “你觉得会有人拿bt这个词来表扬人么?”

  周二上午电台大部分人都休息,桑无焉昨天将手机忘在抽屉里了,于是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地去电台取。

  她将自行车停在外面就去坐电梯。

  结果,那里等电梯的还有一个男人。

  居然就是上回在湖边那个长着一双迷人眼睛的男人。但是此刻脸上神色却有些严肃,手上拿着手杖。

  一根很普通的黑色的金属杖,很细很轻便。

  桑无焉疑惑,年纪轻轻就杵拐棍?

  男人身材挺拔,只是从比例来说略显清瘦,和娇小又脸蛋有些婴儿肥的桑无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原本笔直地正对这电梯门,静静地等着电梯下来,目光竟然毫无焦距。在桑无焉来了以后,他礼貌地朝侧面挪了半步。

  桑无焉只是有些奇怪,这个时候的电台除了值班的以外,几乎没有人,怎么会来个这样的帅哥,难道是来谈广告的?

  不知道是感觉桑无焉在打量自己还是怎么的,男人侧了下头,桑无焉急忙收回视线。

  她迅速将头调了过来,盯住电梯的电子屏幕,目不斜视地看着数字渐渐变化,“9,8,7,……”

  这时候电话响了,男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恩,我自己先上去,你不用下来。”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男人淡淡地答:“右边里面那一竖,从上到下第二行,我记住了。”

  然后挂断。

  这样一个简洁明了的电话,简单得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冷漠,而且隐约还透种不耐烦。

  真是个极其缺乏耐性的男人,桑无焉想。

  “叮咚——”电梯来了。

  男人顿了顿,貌似是让自己先走。

  女士优先,这是天经地义。桑无焉没有犹豫就先迈了进去,然后她转过身按楼层的按钮才顿然发现,男人起步之前压低了那根手杖在电梯口碰了碰,然后伸手扶住门框走进来。

  站在原地的桑无焉目瞪口呆。

  他竟然是个盲人。

  那根普通的金属黑色手杖竟然是盲杖。

  如此境况下,再看他的视线,竟然真的是落在远方没有任何焦距。一双波光盈盈漆黑眸子,它们如此的漂亮,却什么也看不见……

  “砰”地一下,桑无焉听见自己的心脏猛烈地收缩了一下,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遗憾,惋惜,同情,怜悯,感叹……似乎顿时就百感交集了一样。

  回想起,在公园里第一次遇见男人的那个清晨,他久久地坐在湖边,闭着眼睛模样。他当时是在做什么呢?是专心致志地聆听这个世界的声音,还是在安静地等待着昭阳能落入眼眸?

  电梯里,桑无焉在后,他在前。

  桑无焉本来以为,男人会请自己帮他按电梯,却见他迟迟没有开口,便主动问:“需要帮忙吗啊?”

  他顿了下,稍微回了下头,然后又正视前方,淡淡说:“不用,谢谢。”

  四个字以后,又抿紧了他的嘴唇。

  这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礼貌引得桑无焉皱了皱眉毛,升起一丝不悦,可是这种不悦立刻又被那种铺天盖地的同情所淹没。

  她看见他,抬起右手,在电梯门右侧的两行按钮上摸索。从上到下,手指缓缓滑过金属色的表面,然后再顺延往下。

  电梯按钮一共是两竖,他摸索到右侧里面那列。

  电梯在上行,桑无焉想会不会他只到二楼,等他按到的时候目的地已经过了。所以,桑无焉的心也一直在紧张地等待。

  他的手指很敏感,触到第一个按钮——12,他略微停滞了下,又继续向下移。

  看着缓慢拂过那些按钮的手指,桑无焉突然想起刚才的电话。

  他说:“右边里面那一竖,从上到下第二行,我记住了。”那是别人跟他描述的如何按电梯的过程。

  他摸到10那里,他停下来,没有迟疑地按下去。

  可是,桑无焉却傻眼了,10楼的灯就此熄灭。

  电台这个电梯的特性就是当一个楼层的按钮来回按两次以后,便是取消。桑无焉恰好也是去10楼,这样一折腾就没了。

  男人丝毫未觉,仿佛重重地松了口气。

  桑无焉想了想,轻轻地伸出手,从他的身侧绕过去,然后悄悄地重新按了10楼。一系列动作之后,桑无焉确信男人没有察觉,才放下心来。

  桑无焉本想长长地呼口气,却又作罢,只能在心中感叹,真像在做贼。她无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钥匙没有了。

  “呀。”她不禁惊叹了一声。

  这种杂音在电梯里尤为刺耳。

  男人没有动。

  桑无焉捂住嘴,然后再将手袋翻了一次,还是没有。

  她蹙着眉,冥思苦想了两秒后,觉得好像忘记锁自行车,然后钥匙连同车锁一起都放在自行车的篮子了。

  桑无焉看了一眼屏幕才到6楼,于是急急忙忙按了7楼的按钮,等停下来,开了门冲出去,准备换了个电梯向下。

  桑无焉在着急地等待中,无意间朝男人这边瞅了瞅,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缓缓消失在合拢的电梯门后面。


标 签都市 原来我很爱你 桑无焉 苏念衾 网剧 虞书欣 衾何以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