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齐俊飞白若澜小说_齐少豪宠小娇妻齐俊飞白若澜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45 ℃
齐俊飞白若澜小说_齐少豪宠小娇妻齐俊飞白若澜

齐少豪宠小娇妻

齐俊飞白若澜 著

连载中免费

齐俊飞白若澜大结局,齐少豪宠小娇妻在哪看,作者小珠珠的《齐少豪宠小娇妻》小说,读者从中看到了那高远而深蓝的天空,感受到了无比的美丽与神奇。齐俊飞白若澜小说精彩节选:齐俊飞是公认的天之骄子,白若澜是肩负家族命运的千金小姐,当这两人撞到一起,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呢?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齐俊飞白若澜大结局,齐少豪宠小娇妻在哪看,作者小珠珠的《齐少豪宠小娇妻》小说,读者从中看到了那高远而深蓝的天空,感受到了无比的美丽与神奇。齐俊飞白若澜小说精彩节选:齐俊飞是公认的天之骄子,白若澜是肩负家族命运的千金小姐,当这两人撞到一起,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呢?

免费阅读

  白若澜摇摇头说:“不认识,但是他是我一位同学的老公,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帮我挡一下让我再拍几张照片。”

  齐俊飞很无奈的被人挪来挪去,等她觉得拍够了才肯坐下来安心的吃餐饭,那个男的去结账的时候,路过他们这张桌,他一直看着白若澜说:“小姐,我们是不是见过?”

  白若澜很不给面子的拿起一杯红酒,倒在他的身上说:“现在觉得眼熟了?你怎么可以背着小米在外面乱来?”

  进出这种场所的,大多数都是要面子,他也不例外,他很生气的擦身上的红酒说:“你····,你这个人怎么蛮不讲理,难道她没和你说吗?我和她早就离婚了。”

  离婚了?!这么重大的消息她怎么没收到呢?于是她果断打电话询问,对方手机关机,她笑着说:“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他冷冷的说:“那个女人和我离婚,骗走了我几个亿啊!我怎么可能骗你呢?你今天必须向我道歉。”

  齐俊飞酷酷的把名片放到他手里说:“有什么问题可以打这个电话。”

  那个男的看到名字,吓得有些腿软的说:“是小人有眼无珠,齐总,我们公司合作不能断啊!” 齐俊飞在商场上有一个传说,就是他不轻易给人发名片,一发准出大事。

  齐俊飞想了一下说:“你不说我还没印象,你放心我一定会重新考虑一下的。”说完话,他就拉着白若澜走了。

  白若澜失神的坐进车里,齐俊飞的脸越靠越近,她一时紧张推开他说:“你··你想干什么?”

  他伸手拉过安全带说:“你满脑子想什么呢?被害妄想症啊!”

  齐俊飞把她安全送到家门口说:“以后不许背着我和野男人约会,还有我的父母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所以你要矜持点。”

  白若澜用力的关上车门,假装没听到的回到房间里,这时,突然收到一封邮件,上面没署名,只有回国的时间和地点,第二天,她和李小菲在机场碰面,她惊讶的说:“那个无名人士该不会也约

  了你在机场见面吧?”

  李小菲拿出手机打开邮箱说:“是啊!那人是谁啊!这么大牌,竟然要我们去接。”

  过了一会儿,米简樱推着行李箱出来说:“小澜,小菲,见到你们我真的好高兴啊!”

  李小菲看到她全身上下的名牌惊讶的说:“最近你老公突然对你大方了?舍得让你穿名牌啦!”

  米简樱伸出手掌说:“我离婚了,分了几亿家产,原来有钱人的日子过的真好。”

  白若澜好奇的问:“就你婆婆那样,舍得那些钱吗?”

  米简樱很伤神的说:“这几年我在他们家,充当的角色说白了就是佣人,挥之则来挥之则去的那种,现在离婚了,我反而过的更好。”

  李小菲很心疼的说:“小米,这几年你发生什么事了?我出国那年,你就了无音信了。”

  她笑着说:“先不说这些了,我好累,先让我休息一下。”

  下午,齐俊飞召开记者招待会,说要和一个集团解约,米简樱的前夫闹到公司撕心裂肺的喊着:“齐总,为什么要和我们解约?请您给我一个解释!”

  齐俊飞高高在上的从他身边路过,无视他的存在,这时,许多记者开始围着他做采访,她的前夫来来回回就只有那一句,所以许多记者开始纷纷转话题,突然有人抓住白若澜的手臂,她整个人往

  后倒去,他眼疾手快的揽住白若澜的腰,记者纷纷把这一幕拍下来,并且询问我们之间的关系。

  白若澜很尴尬的说:“齐总,可以松手了吗?”

  齐俊飞很大气的松开手说:“这个是我的秘书,刚才也只是情急救人。”

  古轩扬在部队看到新闻上的人,他很烦躁的关掉电视,想了一下然后换了一身衣服就开车出去了,晚上,我坐老王的车回到家里,古轩扬从黑暗中走出来说:“小澜,我有事要和你聊。”

  如果当面拒绝好像她知道内幕一样,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点头说:“好吧!到我家院子坐坐吧!”

  古轩扬很直白的说:“你和那个齐总是什么关系?”

  白若澜嘴快的说:“当然是上下级关系。” 后面想想好像有签保密协议,她立马改口说:“不对是男女朋友关系。”

  古轩扬很严肃的看着她说:“知道欺骗军人是犯什么罪吗?”

  白若澜很烦躁的说:“不管了,反正我就是说了。”

  他突然抱着白若澜说:“我很喜欢你,我对你的感觉一直没变,你愿意接受我吗?” 还真是情多了债不愁。

  她很苦恼的说:“你现在是小菲的未婚夫,你不应该和我纠缠不清的。”

  这时,李小菲拿着水果沙拉过来,因为光线昏暗,所以她根本看不到现场的两个人在干嘛,她笑着说:“小澜,你回来了吗?我有些事想和你聊聊。”

  古轩扬很果断的说:“小菲,我有些事要和你说。”

  白若澜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服,生怕他说出一些什么不该说的话,李小菲很高兴的说:“轩扬,你也在,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我真有事。”

  古轩扬看了她们一眼,然后才开车离开,李小菲坐在他刚才坐过的地方,还一脸花痴的样子说:“他那个样子真的好迷人哦!”

  白若澜翻翻白眼说:“嘿,回神了,有什么事快说,别影响我睡觉。”

  她突然惊醒说:“哦!对了,我真的有正事找你,那个小米前夫的公司,今天不是被军启集团撤资了吗?他跑去骚扰小米,弄得她精神恍惚。”

  白若澜想了一下说:“你说,出轨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齐俊飞怎么就咬着不放呢?”

  李小菲吃到停不下嘴说:“谁知道呢!”

  早晨,齐俊飞就解约的事情召开了股东大会,两个小时后,那些股东们很满意的走出来,而且脸上洋溢着全是拥有金钱的幸福感,齐俊飞在门口看见她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偷听吗?”

  白若澜犹豫了一下说:“我想和你谈谈,小米的前夫,你为什么突然撤资?”

  齐俊飞把文件放到她手上说:“他这么大间集团,就算我临时撤资,他还能喘口气勉强支撑,商业的事保密。”

  白若澜打开文件看了一下说:“可是他最近刚离婚,还分给小米几个亿呢!”

  他拿了一杯红酒很享受的品尝说:“仔细看看他这几年的进出帐。”

  白若澜仔细的算了一下帐,发现里面有一大笔的资金空缺,看来这件事她也插不上手了,晚上,她带了许多保镖走进酒店,当她敲门的时候,米简樱很害怕的说:“你别再来找我了,我们已经分

  干净了。”

  她再次敲了一下门说:“小米,是我,开门。”

  米简樱双手颤抖的拉开门,她立刻抱住白若澜说:“小澜,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你家那么有钱,可不可以帮帮他,要他不要来纠缠我了。”

  白若澜拍拍她的后背说:“小米,你的前夫连基本的商业道德都不遵守,他的公司以后很难再运转下去了,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要好好守着你手里的钱,千万别给他。”

  米简樱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说:“他是我的恩人,我不想看到他这个结果,大二那年,我妈欠了一屁股的赌债,我们还不起,他们就堵在我家门口,那个时候是我人生的低谷,后来我在酒吧遇

  见他,他帮我还清了赌债,条件就是要我当他两年名义上的妻子。”

  她很心疼的握着米简樱的手:“当年发生这种事,你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呢?我和小菲都会帮你的。”

  米简樱冷冷的说:“我不想要你们瞧不起我。”

  白若澜把保镖叫进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和定位追踪器后,她笑着说;“小米,你一有事就记得给我打电话,你们就留在这里保护她。”

  那些保镖很恭敬的站在门口,第二天,白若澜去到公司在楼下又碰到小米的前夫,他突然跑过来拉住白若澜的衣服说:“白小姐,请你在齐总面前多说说我的好话,他真的不能撤资,他一撤资我

  的公司就彻底完了。”

  白若澜很不想理会这种人,她挣脱开就跑进电梯里,他仍不死心的在后面喊着:“就算你看在小米的份上,帮帮我吧!”

  她回到办公室看到齐俊飞呆呆的看着楼下,她凑前去看了一眼,原来是小米前夫公司里的老员工拉着横幅在求情,白若澜笑着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就放他一马吧!”

  齐俊飞感觉很有意思的笑了一下说:“商业上的事情只讲究利益,不讲究交情。” 说完,他放下酒杯就走人了。

  他一整天都不在办公室,白若澜难得清闲一下,此时,她正坐在办公椅上转圈圈,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有人推开门,把她吓得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箫落恩忍不住笑出来说:“你以

  前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现在害怕上司了?看来还是齐总有能力啊!”

  白若澜顺手拿起桌子上的钢笔扔向他说:“不许你开我玩笑,你来找我所为何事啊?”

  箫落恩故作玄虚的说:“肯定是有大事啊!那个······,我刚收到消息知道你老板不在,要不要出去偷个懒?”

  她看了一下时间立刻收拾东西说:“当然好啊!这就是我目前的大事。”

  箫落恩拿着她的外套出门说:“跟我来。”

  箫落恩带着她去逛小学的操场,她顺道买了冰淇淋边走边吃,并且很享受这样的生活说:“我发现我就应该像你一样,自己开家公司,想什么时候开溜就什么时候走。”

  他很温和的坐在木椅上说:“还记不记得这张椅子,它可是被你摧残很多次的。”

  白若澜朝后面看了一眼说:“当然记得,那时我好像还喜欢同班的一个小男孩。”

  晚上,齐俊飞回到公司发现隔壁办公室没有人,于是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很生气的开车去找人,这时,白若澜下楼梯没看清楚,踏空了一步,箫落恩连忙扶住她,齐俊飞快速走向前不分青

  红皂白的打她一顿说:“我不是说过不许和这个人靠太近吗?”

  白若澜很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说:“箫落恩是我的朋友,我们之间没你想的那么龌龊,而且这是我的私生活,你无权干涉。”

  齐俊飞理亏的松开手说:“你跟我回去。” 说完后,他硬拽着白若澜上车,车开到半路,白若澜觉得很不对劲。

  她很紧张的说:“这不是我回家的路,你要带我去哪里?”

  齐俊飞语气很温柔的说:“我爸妈想请你吃饭,见见我的女朋友。”

  去到餐厅,他的父母很热情的问东问西,直到问到白若澜答不上来才肯换一个话题,白若澜顿时觉得生无可恋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风景,齐俊飞很细心的帮我切牛排说:“不合胃口吗?”

  白若澜摇摇头说:“挺好吃的,就是感觉这天快要下雨了,心情有点烦躁。”

  齐阿姨笑着说:“小澜,以后俊飞敢欺负你,你就告诉阿姨,我替你教训他。”

  白若澜很有礼貌的拿出礼物说:“齐叔叔,这个是送个你们的礼物。”

  齐阿姨心里特别开心的手下礼物说:“小澜,以后来家里就不要带礼物了,就当来陪陪阿姨。”

  白若澜在台上笑着,实际上在台下狠狠的掐着齐俊飞的大腿,他面不改色的说:“已经不早了,我先送小澜回去了。”

  瞧她这个乌鸦嘴,刚出到门口就下大雨了,齐阿姨笑着说:“小澜,这里离我们家近,要不去我们家住一晚?”

  她本来想拒绝,可是齐俊飞却替她提前做决定说:“好啊!”

  去到他们家,白若澜把他拉进房间说:“我不是你的假女朋友吗?现在怎么感觉我是正牌的了?”

  齐俊飞突然抱着她,闻了一下她身上独特的味道说:“合同没到期之前,你就要充当我女朋友的角色。”

标 签总裁 齐少豪宠小娇妻 齐俊飞白若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